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六十五章 我有个朋友被绿了,但我不知道怎么开口……(求推荐求收藏)

    “慧娘!”

    进入阁楼,王龙七叫了一声,兴高采烈地将李楚领进来。

    一位身着雅白色轻柔常服的女子,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且看她,眉似初春柳叶,常怀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

    她第一眼见了李楚,怔了怔,转头看向王龙七,莞尔一笑,声音软糯。

    “七郎,这是你的朋友?”

    王龙七对她颔首道:“是啊,就是我常与你提起的那位好兄弟。”

    “噢。”名叫慧娘的女子恍然:“就是你常说的那位……相貌丝毫不逊于你的……小李道长是吧?”

    “啊,对。”王龙七重重点头。

    “七郎的兄弟……”慧娘走下来,柔柔说道:“那我依礼数该叫一声叔叔才是了。”

    出于对残酒的恐惧,李楚赶紧抬手:“大可不必。”

    转过头又道:“叫我小李道长就好,余杭镇的人们都这样称呼。”

    “呵呵。”慧娘掩嘴一笑,“小李道长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一边说着,她一边帮着王龙七换上衣裳,又端来茶水,看上去倒是个勤快又贤惠的女子。

    随后又烧水做饭,做了一桌菜色,手艺也是颇佳。

    尤其令李楚舒适的是,这一整个宴席,她再没多看自己一眼,有也是正常的眼神交流。

    倒是她的目光一触碰到王龙七,就是无比温柔,嘘寒问暖,把个王龙七乐得合不拢腿。

    一顿饭下来,李楚也隐隐觉得有些奇怪。

    看这姑娘的架势,不像是喜欢王龙七,倒像是欠了他什么似的?不过感情的事情他一向不懂,也懒得多想。

    宴席过后,王龙七把李楚送上了船,自己才折返回来。

    ……

    一回到阁楼,王龙七就兴冲冲地上楼,揽住慧娘,道:“我觉得我有点想娶你。”

    “啊?怎么突然这么说。”慧娘又惊又喜地问道。

    王龙七坦然道:“以前我认识的女人……和女鬼……还有女妖……”

    “总之但凡是个雌性生物,只要是见到我和李楚站在一块儿,都会立马看都不看我一眼。”

    “今天我还蛮担心的,可是看到你的表现,我觉得你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

    慧娘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七郎你不许妄自菲薄,在我眼里,你比他英俊得多。”

    王龙七大为感动,紧紧攥住眼前女子的手,心想自己往后余生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个难得一见的瞎子。

    慧娘的眼中也是异彩连连,可是闪动两次之后,忽地又落寞下来。

    “你倒是愿意,可是你家里能同意吗?”她低声问道。

    她虽然不是什么风尘女子,但是孤苦伶仃一人,要王家那样的大户人家给她明媒正娶,也是比较困难的。

    王龙七先是动摇了一下,随即,眉头一拧,“大不了拼了。”

    “啊?你要跟家里人拼了?”慧娘一慌。

    “不,是跟你拼了。”王龙七满脸坚毅道:“我爹娘最盼着有个孙子辈儿,咱们若是早日有个孩子,我不信他们不肯妥协!”

    慧娘听来,也毅然同意:“早日、早日。”

    王龙七正欲宽衣解带,忽地想起什么,拎起腰间被折成一个三角的行随符,对着这符嘿嘿一笑。

    “大秀就不能给你看了,接下来是付费内容。”

    说罢,他将行随符塞到枕头底下,严密盖住,不留一点缝隙。

    “这什么啊?”慧娘问道。

    “没什么,李楚给我的一个小玩意儿。”王龙七随口答道。

    ……

    次日,王龙七大清早又出门去了,急匆匆的,不知想起了什么。

    等他走了一会儿,慧娘从床上爬起来,来到窗边,用手撑着窗棂。

    有心推开窗,又觉身子疲乏。可是收回手,又觉有些可惜。

    一番天人交战,她还是推开了窗子。用竹竿撑起,然后将那段黄纱绑在竹竿上,随风招展。

    她人再转回床榻上歇着。

    不多时,也没人敲门,只见一阵青烟从后院飘悠悠进了门,转瞬即逝。

    一名身着锦缎长袍、帽上插一朵红花的男子便出现在二楼卧室,但见他身材魁梧、容貌英朗,就是眉宇间带着三分散不去的邪气。

    “小娘子——”

    这男子甫一出现,便一声坏笑。

    “混蛋。”慧娘白了他一眼,任由他摸上床榻来。

    男子见她一脸倦容,笑问道:“想必昨夜雨疏风骤?”

    慧娘没好气地道:“当然,你明知道尝过你那离幻丹的滋味后,凡人再难触动我半点。他那风再骤,我又哪里出的来半点雨?”

    “嘿嘿。”男子有又笑两声,才一翻手,掌心出现一颗雪白色的丹药。

    慧娘看着这让自己又爱又恨的丹药,重重咬了咬唇。顿了顿,她又哀哀地说道:“只是今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

    “什么意思?”

    “昨夜七郎对我说……他想娶我,我……我本就于他有愧,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可是……可是……”慧娘期期艾艾地说道。

    “可是今后你就要做大户人家的夫人了?”男子眉头一皱,再一覆手,又将丹药收了回去。

    “我岂有不做的道理?”慧娘反问。

    那男子凝眉深思,半晌,眼中掠过一丝狠意。

    “若我有办法让你嫁给王龙七,又能与我长相厮守,你愿意吗?”他沉沉问道。

    “这……安得有两全的法子?”

    “我就有。”男子眉毛一扬:“若是我变成那王龙七呢?”

    “你变成他?”慧娘讶异一声。

    “我近来搭上一个西域那边的大势力,名叫异妖门。门中诸多大妖,专门能把妖怪变到富贵人家去,保管不留一点痕迹。”

    “那……那七郎会……会去哪?”慧娘有些害怕地问道。

    “你想他去哪,他就去哪……”男子阴狠一笑,说罢,他又拈起那枚丹药,递过去:“我先给你来个大雨倾盆。”

    慧娘眼波似水:“轻一点,腰酸。”

    “没事,垫上就好了。”

    男子说着,拿起了一侧的枕头……

    ……

    李楚有心试看一下行随符在王龙七那边的画面。

    可是考虑到这厮过往的事迹,他并不能确定在夜晚的哪个时间段去看,才不会看到十八禁的内容。

    干脆等过了一夜。

    天亮以后,李楚醒来,想了想,又多等了两个时辰,这才闭目凝神。

    神魂识海中依稀有两处亮光,是代表行随符的所在,一远一近,李楚选择了其中远的那个。

    清晰的视角顿时打开。

    画面一切进去,就是一层厚重的马赛克。李楚眉头大皱,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赶紧切了出来。

    这都什么时辰了……

    过分……

    这样想着,他站起身,正准备出门遛遛,就听外面传来叫声:“李楚,我又来啦!”

    “嗯?”

    这个声音……不对劲啊?

    这是王龙七的声音啊!

    李楚没有第一时间出去迎接,而是闭目凝神,重新切进那个视角。

    这次他看了两秒,确定了……

    男主角果然不是王龙七……

    哦豁。

    正心中思忖,就见王龙七推门而入:“我就说你肯定起床了嘛,来来来,我有事求你。”

    “……”李楚看着王龙七阳光的面孔,欲言又止,先问道:“什么事?”

    王龙七笑道:“昨天见了你之后啊,我觉得……慧娘可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回过头我就决定,我要娶她!”

    “嗯……”李楚沉吟了下,缓缓道:“要不……再考虑考虑吧。”

    “咦?你怎么会这么说?”王龙七诧异道,“我还以为你都不在乎别人的事。”

    “嗯……”李楚再度沉吟,一时也想不好该如何开口,道:“成亲这种人生大事,毕竟还是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你家里人不会同意你娶她吧?”

    “嗨呀,你可真聪明!”王龙七一拍大腿,“我就是想着家里人不好说服,但是我爹娘特别想要个孙子!要是有了孩子,估计我爹娘就能同意了。”

    说到这,他又腼腆了下,“不过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消耗比较大……我昨天听老道长说,你有个小太阳,威力无穷。我来就是想,请你给我照一哈……”

    “嗯……”李楚接连沉吟,而后道:“这倒是没问题……想必你也没吃早饭。昨天你请了我一顿,今天我来请你一顿吧。”

    说做便做,他起身去亲自下厨,去做了丰盛的一桌菜。菜摆上来,王龙七搭眼一看。

    清炒油麦菜、清炒菠菜、清炒茼蒿菜、清炒鸡毛菜、清炒生菜……

    “嚯——”他惊叹一声:“你们道观现在的伙食……这么健康吗?”

    “倒也不是人人都吃这些……”

    李楚小声回了一句。

    吃了一阵,他才又抬眼道:“我有件事不知道怎么讲,我有个朋友……”

    “我知道他可能……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残忍地背叛了。”

    “就是被绿了呗。”王龙七咧嘴一笑:“他本人又没在场,你说那么委婉干嘛,然后呢?”

    “然后……我当然要告诉他。”李楚挠挠头:“但是这种事又……不好开口,你说我该怎么让他知道?”

    “那还不简单。”王龙七笑道:“就当着他的面多弄些绿色的东西,他看了自然会疑心的。你哪个朋友这么倒霉啊,我认不认识的……”

    说着说着。

    他看着一桌子菜。

    忽然间,笑容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