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四十六章 王龙七与柳姥姥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求推荐求收藏)

    又是一度斜阳。

    远处,一个狗狗祟祟的身影顺着山坡溜到兰洛寺前。

    来人一副浓眉大眼,样貌倒是炯炯有神。就是他虽穿一身儒衫,戴一顶儒冠,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书生。

    看他眼角眉梢的意味,倒是像极了那些在傍晚就来到青楼等好姑娘的文人雅士们。

    其实他本没必要也打扮成书生,只是他坚持如此。还说什么书生、破庙和女鬼是绝配……也只好由他了。

    人间路。

    快乐少年郎。

    来人自然是王家七少,自余杭镇而来。

    王龙七踏进兰洛寺里,四下看看,皱了皱眉头:“这也太简陋了。”

    还好墙边的干草颇多,考察一番之后,他将那可供一排人并躺的干草拢作了一堆。

    想了想,他又将干草分作了两堆,左边一堆,右边一堆。

    这才笑了笑:“一边做事,一边睡觉。”

    又想了想,他将左边一堆干草的中间垫起来,使得那部分比前后都高出一块。

    “垫起来才舒服。”

    做完这些布置,他才终于满意地拍拍手。

    “嗯……对劲,对劲。”

    折腾了半天,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

    只是深秋空幽,山中早就没有什么活物的鸣叫了,更何况是这阴森柳林旁,氛围一向死寂。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竟然隐隐有些期待。

    回想起自己被鬼新娘折腾的痛不欲生的时候,居然也就是去年的事情。

    呵呵。

    可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少年了。

    这段时间,王龙七跟着李楚闯荡,上下涨了不少见识。

    对于生死之交这种事,他不仅不会害怕,反而隐约感觉有些刺激。

    毕竟这种事,都是一回疼二回麻……不,一回生二回熟的。

    尤其是现在有两大高手看护。

    他已经交代李楚他们了,不用急着出来,等他叫了救命再现身就可以。

    凭他丰富的经验,知道吸阳气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女鬼在吸你阳气之前,一定会有一段风情万种的勾引,就像是糖衣炮弹。

    要把敌人的糖衣剥了,把炮弹射回去才行……

    又过了一会儿。

    四下里都没有什么响动,还感觉有些冷了,王龙七缩了缩肩膀,不会是根本没有女鬼吧?

    毕竟他们先前也说了,神目和尚来住过几晚,李楚也来住过一晚。

    全都无事发生。

    正担心着……

    忽然听一阵阴风席卷,骤然一阵湿冷之气窜进体内。

    王龙七浑身打了个激灵。

    但心中却是一喜。

    哈哈,来了!

    神目和尚来了女鬼不现身,李楚来了也女鬼也不现身?

    我来了,她现身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在鬼物的世界里,壮汉没有用,美男也没有用……

    还是我王七少这一款最受欢迎!

    什么难得一见的女鬼。

    还不是被我拿捏得死死的!

    来吧。

    勾引我吧。

    向我展示你的糖衣吧。

    这样想着,王龙七站起身,急不可耐的几步走向窗边,想要看看外面来的女鬼长什么样子?

    长腿御姐?粉嫩少女?丰韵徐娘?

    探头一看,这一看,他就愣住了。

    ……

    怒不可遏的柳姥姥经历了火诸葛一下午名为安抚、实为拱火的劝慰,此时对小道士的,莫名恨意已然极高。

    恨不得直接冲到德云观去。

    只是火诸葛劝诫她,那里的老道士修为深不可测,不如就在这里,等着杀一个小道士撒气。

    所以她准备今晚在兰洛寺大开杀戒,把小道士再引过来一次。

    没让她失望,晚间果然又来了一个形容猥琐的书生。

    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

    柳姥姥带着一团叱咤的阴风,气势汹汹来到兰洛寺。

    沿着门墙走过去,正遇上里面那书生探头出来。

    那书生忽然愣住了。

    看他的神情……好像不是恐惧,反而是……愤怒?

    柳姥姥也皱了皱眉,想要看看这个倒霉蛋是什么意思。

    旋即。

    就听王龙七忿忿地骂了一声:“滚!”

    然后就把头缩回去了。

    柳姥姥懵了。

    她自一株河畔柳修行至今近两千年,自化形以来,还从没见过任何一个凡人,敢对她如此大放厥词!

    这……好没礼貌!

    王龙七也自然有理由生气。

    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过,长得这么不走心的人……不,包括妖魔鬼怪全部在内。

    这样的女鬼也想来吸我的阳气?

    眼神不好甚至都看不出这是个女鬼!

    你把本少爷当什么人了?

    气愤之下,他竟瞬间代入了一个去文人雅士的聚会场所、结果碰到了一位长这样的好姑娘的情境。

    有钱人的品味是很难说。

    但我们有钱人不瞎!

    他探头出去,骂了一句,瞬间缩头回来。正考虑着要不要再喊一声,让她换一批过来,就听嗖嗖两声。

    两根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黑色触手似的粗大丝条猛地出现,将他整个人缠住,一下子卷了出去!

    “哇——”王龙七惊呼一声。

    再一睁眼,自己就已经飘在半空。

    而那个长得一言难尽的高大老妪,正在自己对面,一脸怒气。

    柳姥姥咬牙道:“你敢对我不敬?!”

    她本来就憋了一腔子火,此时被王龙七没头没尾地骂了一声,更像是火上浇油。

    王龙七丝毫不怂,回道:“你长成这个样子还出来吸阳气,有给过我一点尊敬吗?!”

    柳姥姥原本怒极,但细细一想,竟觉得他说得有几分道理……

    于是她就更生气了!

    “我要你死!”柳姥姥怒吼一声,又一根触手猛地弹出。

    王龙七猛地将怀里佛像掷出。

    嗡——

    一瞬间,金光耀眼!

    一尊巨大的罗汉金身横在他身前。

    神目和尚所言不虚,寻常鬼物见了,怕是要直接人间蒸发。

    但是下一秒,这金光就被那触手一击消散,顷刻间整个佛像便已破碎成一块快落地。

    王龙七这才惊觉不好。

    心道大和尚骗我。

    还说什么佛像厉害,寻常鬼物能够瞬间击杀。

    分别是你这佛像被人一击就干得稀碎啊!

    于是他张嘴大叫道:“李楚!救……”

    话没喊完,黑色触手就恶狠狠地塞进了他的口中……

    王龙七一辈子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尝到这种感觉……

    那一瞬间,他脑中闪过无数念头,大抵就是什么苍天饶过谁……天道好轮回……一爆……不,一报还一报……

    不过这根丝条不是要注入什么,而是在吸取他的阳气!

    霎时间,他的一身阳气便如水般被吸起!

    这千钧一发的当口,李楚终于现身。

    若是等到王龙七自己喊出救命来,怕是什么都晚了。

    李楚在柳姥姥弹出触手、泄露妖气的那一刻,就察觉到不对劲,这才瞬间赶了过来。

    他断喝一声:“放开他!”

    柳姥姥见了李楚一身道袍,眼睛瞬间红了。

    “就是你这小道士杀光了我养的阴魂?”

    “嗯?”李楚眉头一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我今日便要看看,你的神通有多厉害,敢如此嚣张,在整个江南洲……”

    她还在喋喋不休,但是王龙七那渴求的目光表示着,再让她说下去,李楚自己倒是无所谓。

    王七少可能就要凉了……

    于是李楚拔出剑来,中止了柳姥姥的话语。

    “不好意思,打断一下。”

    不是打断你的话……

    而是打断你的命……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