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四十五章 这是谁干的……谁干的?!(求推荐求收藏)

    翌日清晨,李楚才离开兰洛寺,来到林外神目和尚藏身的地方,与他会合。

    “昨晚……来了吗?”

    “没有。”

    “一次都没有?”

    “一直没有。”

    “看来是……不行吗?”

    “大概是不行的。”

    “唉。”

    “……”

    两人对视一眼,都觉有些困惑。

    李楚从外表看上去,除了相貌异常英俊之外,都与凡人无异。若这样都瞒不过那些鬼物,那就说明任何伪装都没有用了。

    “会不会鬼物根本不在兰洛寺害人?”他提出疑问。

    神目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不会啊,此间没有比这座寺庙更适合的地方了……”

    “亦或鬼物背后有人操纵,所以才会知道躲避。”李楚又道。

    “可是连你都无法引出它们……”神目和尚道:“难道我们还能找开个真书生不成?”

    李楚忽然道:“也不是不成。”

    神目摆手道:“这可是撞鬼的事情,不是闹着玩儿。就算你我敢保证能把人看护的好好的,又有谁敢相信咱们?”

    李楚缓缓道:“我有一个朋友……”

    “嗯?”

    “他在这方面颇有经验。”

    ……

    深山之中,别有一处无比巨大的洞窟。

    身着道袍的青年,背后跟着巨人般的男子,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进其中。

    这洞窟虽不阴暗,却让人感觉脊背生寒。因为洞壁两侧垂落无数的黑色丝条,似是人的黑发,又像是无根的柳枝。

    那巨人走着走着,许是无聊,顺手拽了一根这黑色丝条,扯了一下,竟没扯断。

    他顿觉来了兴致,用上几成力气,用力一拽,咔嚓一声,终于扯断了一条。

    只是仅仅断了这一根丝条,周遭的洞壁竟好像吃痛,不知从哪里发出了一声“哎呦!”

    巨人吓了一跳。

    火诸葛连忙回头,道:“在别人家里,不要毛手毛脚的!”

    “噢。”那巨人吐了吐舌头,紧跟在他身后,不敢再乱动。

    两人在这洞窟中穿行许久,才见到前方光芒大作,走出去,就看见别有洞天。

    甫一走出,他先叫了一声。

    “晚辈火诸葛,前来拜见!”

    几个山精柳怪头上披着带树叶的头发,身形还未完全长成,听到声音,围拢上前,叽叽喳喳地怪叫着。

    这时,后面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孩儿们退下,莫要惊扰了贵客。”

    这洞穴一侧,盘踞着几道无比粗壮的木质隆起,好似是什么树木扎在地底的根。只是根系如此粗壮,不知道树身得有多高大。

    在这一条平滑的根系上,整齐地摆放着一张卧椅、一面方桌,桌上还有些酒菜之类。

    卧椅上,正半躺着一名胖大的老妪,一声锦翠衣袍,乱蓬蓬的头发用不知几根金钗玉簪插着,却还是乱糟糟的。五官面目粗犷,倒有三分像个男人。

    看样子,她也正是此间的主人。

    火诸葛忙低头,谦逊笑道:“魔门晚辈,冒昧前来拜访柳姥姥,怎敢言称贵客?”

    “嘿嘿,你这小子倒是懂礼貌。”老妪坐起身来,用尖利难听的声音笑道。

    “我这百年修为突飞猛进,全赖当年阴帝大人传我御鬼化阳之法,魔门这份恩情,我可一直记得。更何况我和你奶奶也颇有交情,这许多年不联系了,如今你上我门来,我当然要好好招待。”

    说话间,旁边忽地伸出无数黑色丝条,不知从何而来。给二人搬来桌椅,摆上吃食。

    东西摆好,这些丝条又瞬间撤走,好像东西是凭空出现似的。

    那巨人看着好玩,想要揪住一根不让它走,火诸葛一声轻咳,他连忙缩回手,乖乖坐好。

    柳姥姥饶有兴趣地看着巨汉,问道:“他是哪家孩子,我怎么看着也有点熟悉?”

    “呵呵。”火诸葛笑了笑,“是金菩萨,只是……他自幼不在家中居住,我俩一起长大,情同手足。”

    巨人听到这话,一仰脸,说了声:“对!”

    同时露出灿烂的笑容。

    “噢,居然金法王的孩子,倒也憨直有趣。”柳姥姥又笑了下,便问道:“好啦,便直说吧,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火诸葛微微一笑:“姥姥快言快语,晚辈也不耽搁。此次前来,只因我得到消息,有一人要前往兰洛寺阻碍姥姥手下的鬼物吸取阳气,所以特地前来告知。”

    “这你便有所不知了。”

    柳姥姥笑道:“我在兰洛寺外养鬼替我吸人阳气,早知会有事发之日。所以我将她们藏得很深,并且每次只准出一只阴魂去吸阳气,如此轮换,我再每月过去收取阳气。”

    “纵有修者前来驱邪,也就只能消灭一只阴魂,蛰伏几日,它们还可以继续出手。再不济,被人抓住蛛丝马迹,一窝端了,也不过是一些阴魂而已,牵扯不到我的身上,我十天半个月又能重新养出来。”

    “所以兰洛寺外的事情,安全得很,我向来是不操心的。”

    “这样……”

    火诸葛沉吟片刻,直截了当道:“我也不瞒姥姥,那个前来驱邪的小道士,其实是我魔门的仇人……”

    “我这次同行的一位好手折损在他们观里,不知是被他……还是被他师傅所杀。所以,我一直盯着他的动向。这次见他来了兰洛寺,我才想起姥姥,想要请姥姥一同出手对付他。”

    “嗨,那你早说嘛。”柳姥姥一摆手,“不过一名小道士,我随手应付了便是了,哪还用你们一起出手。”

    火诸葛道:“这未免有些不好意思……”

    “甭说了,以我和你奶奶的交情,就算你直接来找我帮忙也没问题。何况这次那小道士还是去兰洛寺,坏我的事。”

    说话间,她霍然起身,“随我来吧。”

    “好。”

    这柳姥姥办事也是雷厉风行,说走就走。

    没说几句话,便带着火诸葛与金刚奴出了洞窟,御风而起。

    火诸葛掐诀念咒,随之御风跟在后面。

    巨人不会飞,便在地面随之奔跑,翔跃起落间,丝毫也不落后。

    一转眼,三人便来到了兰洛寺外那片柳树林,那棵树洞幽深的老树之前。

    就见柳姥姥双手一摆,喝一声:“开门!”

    那树洞便不用人探身,竟自己愈发扩大,光华闪烁间,化作两扇木质的高大门户。

    “姥姥的手段果然玄奇。”火诸葛赞道:“随手之间已可再造洞天。”

    “谈不上,不过是个障眼法罢了。”柳姥姥道:“只是我这小手段,普天下也没有几个人找得到就是了。”

    她微笑着如是说道,话音未落,就见身前的门户洞开,露出其中场景。

    里面是一个空荡荡的洞窟。

    洞窟内只有树墩和镜子仍旧待在原地。

    空气中隐约飘荡着几许幽幽的魂灵,那东西就好似阴魂、鬼物的尸体,在鬼物被消灭之后可能会在空中残存几日,再行消散。

    柳姥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以她的修为,当然感受得到,此间发生过激烈的阴气碰撞,然后……所有阴魂都殒命了。

    不由得怒从中来。

    说是不在乎这些小小阴魂的死活,但毕竟是苦心经营的一处窝点……

    而且……

    若是身边没有两个小辈,或者方才没有说过自夸的话,她还不至于如此愤怒……

    “这是谁干的……谁干的?!”柳姥姥仰天怒吼。

    火诸葛在一旁适时地、小声说道:“我说的那小道士,是有些手段的,或许就是他做得也说不定。”

    柳姥姥有些不愿相信:“我这树洞如此隐蔽,谁能发现?”

    身后巨人嘿嘿一笑:“没人能发现的话,那就只能是她们是自己杀自己了。”

    火诸葛忙瞪他一眼,示意他别乱说话,而后道:“道门神通繁杂,一切皆有可能。”

    “呵呵。”柳姥姥怒极反笑,“好啊,那这回我亲自去兰洛寺守着,有过路人就杀了,就等那小道士再来一次……”

    “我倒要看看,他的手段有多通神!”

    随着她狞笑几声,这棵枯萎的老树,竟然痛苦地扭曲起来,树身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响!

    火诸葛垂着头,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

    “有鬼吸阳气?要我用美男计?”

    “你要非这么说也没问题……”

    王龙七看着眼前的李楚和神目,陷入了思忖之中。

    “不错。”神目和尚道:“那些鬼物不见得多厉害,只是背后可能有人操纵,所以每每都会避开我们。所以我们才想,找一个真正的普通人去试试。”

    王龙七看了他一眼,似乎有所顾虑。

    李楚道:“我会远远地看着你,有事情的话,我能够及时出现。”

    王龙七摸了摸下巴,还在考虑。

    神目和尚掏出一尊巴掌大的金色佛像,道:“你可以把这尊罗汉法身带在身上,不仅可以保证你的阳气不会流失,关键时候掏出来,寻常鬼物,可以被瞬间灭杀!”

    这佛像鎏金漆身,入手颇重,显然是件不俗的佛家法器。

    王龙七接过来,而后道:“其实我担心的只有一个问题。”

    “嗯?”二人认真地听。

    “这个吸人阳气的鬼物……它是女鬼吗?”王龙七也极认真地问道。

    “啊……额。”神目和尚似乎没料到有此一问,顿了顿,才答道:“被害的都是男子,鬼物想要下手,自然是要幻化成年轻女子的。”

    王龙七又问道:“那你们说的这个女鬼,她漂亮吗?”

    “……”神目和尚有些摸不透此人脑中想的是什么,斟酌着答道:“她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