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四十章 不就是要草吗? 【二合一大章】(求推荐求收藏)

    “罗氏女?”

    小神医活像个好奇宝宝,什么事情都想问一下。

    老翁语调沧桑道:“是我们这流传的一个传说,百年前啊,有一位罗氏女子。”

    “她的夫君外出打仗去了,她就每天在湖水边盼望着她夫君回来,盼啊盼。”

    “不知怎么有一天,她突然就投了水了。”

    “村里人没救上来她,又过去了三天,才传来消息,原来罗氏女的丈夫在军中牺牲了。他死亡的时候,正是罗氏女投湖的时候。”

    “那之后就有传说,罗氏女的阴魂始终徘徊在村子里,还在等她的丈夫回来。”

    “所以村子里一发生什么诡事,大家就会觉得是不是罗氏女的阴魂不散,家家户户就都会祭奠她。”

    小神医摸着下巴,纳闷道:“这就奇怪了,她为丈夫殉情而死,又不是被人害的,何必阴魂不散?”

    “更何况村里人又没做亏心事,干嘛常年祭奠她?”

    老翁的脸色变了变,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二位,早去早回。”

    被态度转变极快的老翁送上了路,李楚瞥了一眼旁边的小神医,摇了摇头。

    这人的情商。

    太低。

    没前途。

    ……

    湖心亭。

    黑影一闪,黑袍人重新出现在亭子中。

    旋即,只见湖面波纹荡漾,无风自起一圈涟漪,那涟漪中缓缓升起一道身影来。

    一身白衣,黑发垂落挡脸,清冷幽森。

    “水神大人,今日的返仙草呢?”黑袍人问道。

    女子幽幽说道:“咱们说好,一条人命一株返仙草,今天齐家村里无人新死,我自然也不会给你草。”

    黑袍人道:“不可能!我的阳禄虫明明已经咬了人,那人必死无疑!”

    女子道:“可事实就是没有人死。”

    “好。”黑袍人沉吟道:“明日我多杀两人,你先给我草。”

    女子似是在幽幽地笑,“咱们明明说好的先杀人后给草,此时已经过了午夜,你还没杀死人,只好等明天再给你草了。”

    黑袍人道:“水神大人莫要玩笑,你一天不给我草,知道会有多么严重的后果吗……”

    “我不知你们在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咱们说好的,就是这样。”女子丝毫不动摇。

    “水神大人!我再这么叫你一次。”黑袍人的语气中,隐含威胁:“我知你性情古怪,但这件事,不是你能闹性子的。你影响的是人间大计,后果绝非你一只小小水鬼可以承受。”

    “呵。”女子冷冷一笑:“给草就叫人家水神大人,不给草就叫人家水鬼。你们男人,还真是……”

    一言不合,黑袍人已霍然起身。

    “怎么?你还要用强吗?”

    女子一眼望来,黑发飞扬,气势陡增!

    黑袍人这才看见她的瞳孔,竟然是纯白色的。

    但他怡然不惧,凛凛道:“我自己去取便是。”

    女子森然道:“你敢?那些魔熊拿我没办法,拿你可不一定。”

    “哼。”

    黑袍人冷哼一声,扬手打出一道白色符箓!

    女子察觉不对,双手一卷,周遭顿时扬起滔天大浪,想要阻止他!

    但终究还是慢了。

    就听黑袍人口中高声念着:“吾主行随!分神驾临!”

    轰然一声,整道白色符箓自尾部开始燃烧起来。火光燃起的那一刻,半空中开始出现一道白髯老者的虚影。

    仅仅是一道虚影,就镇压了周围的一切水浪,气势无上!

    起初还是淡淡的,可随着那符箓越烧越多,这道身影也越发凝实。

    女子见势不好,一转头便钻入水面,瞬间溶于其中。

    对于修成河神的水鬼来说,这片湖泊就仿佛它们自己的躯体,如臂使指。

    当那白髯老者的身影完全凝实。

    只见他披一身宽大的素白麻袍,白髯浓重,头发倒是不多,露着光亮饱满的前额。双眼瞳光精亮,闪着仿佛悲天悯人似的温和光芒。

    黑袍人早已跪倒在地,口中高呼:“主人!”

    白髯老者左右看看,微微一笑:“左丹奴,你可是遇见了什么难处,居然用了我的分神符箓。”

    黑袍人跪地说道:“主人,小的本负责造化丹材料的搜集。杭州府只有此间生长返仙草,我与此处水神达成协议,每日交换一株返仙草。可今日她不给我草,来日的造化丹炼制便要断绝。小的不敢承担如此重责,是以恭请主人法身降临。”

    “这样啊。”

    白袍老者微微颔首,他看似迈步前行,但仔细看过去,他双脚根本没有踏地,而是虚空行走!

    几步间,他踏上水面。

    咻——

    水面泛起一道涟漪。

    随即,整片水泊以他的脚下为中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为黑色!就好像有大量的浓墨被倾倒入其中!

    嘭——

    转瞬之间,整片秦泽化为一潭黑水。

    女子被再度逼出水来。

    恨恨地看着白髯老者:“你是什么人?”

    “我啊,我叫白石公。”老者仍旧微笑着:“我的奴仆每天兢兢业业完成你们之间的约定,你为何不给他草呢?这太过分了。”

    他不知是用什么手段影响了整片水泽,泽中之水与水神休戚相关。

    女子的身子颤了颤,显然是下面的水控制不住了。

    她只好咬牙道:“我给你们。”

    白髯老者微笑着摇头:“晚了。”

    女子怒道:“你还要什么?”

    白髯老者笑道:“我全都要。”

    说着,他朝趴伏于脚下的奴仆道:“左丹奴,去把岸上的返仙草全都采了吧。留在这里给那些禽兽,终究暴殄天物。”

    “是。”

    黑袍人得令,立刻化作一道黑影,飞向岸边。

    岸边看守返仙草的几头魔熊原本正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看着水中央神仙打架。

    此时突然看见有人朝这边来,又惊又怒,但又不敢阻拦,只能发出一声:“嗷嗷——”

    山谷那边,顿时传出一声愤怒的:“嗷嗷——”

    吼声尚且在山谷间回荡,就听嘭嘭两声巨响!

    一头巨大的黑影翻越了过来。

    那是一头几乎有半座山高的超巨大黑熊,皮毛间泛着浓浓的黑金色,俨然已经快要返祖了!

    这些居住在此的魔熊,不是“妖”,而是“怪”,是上古大金魔熊的遗种。

    它们修行的终极目标不是化形或是得道,而是“返祖”。

    即通过修行不断唤醒自己血脉中的先祖之力,最终成为真正的洪荒巨兽。

    只是当今之世,想要达成十分困难,所以它们需要宝药辅助。

    对于这个级别的魔熊王来说,返仙草毫无作用。它需要的是众多返仙草中几百年才有可能开出的一朵的返仙花,还要再等返仙花中几百年才有可能结出一颗的返仙果。

    是以,魔熊一族才会守候在这里,静静地等待着这里的返仙草繁衍生长。

    秦泽水神有能力滋养返仙草,促进它们的成长,所以她时而拿走一株,这些魔熊敢怒不敢言。

    但现在竟有他人想要染指返仙草,而且要全部拔走!

    这是魔熊一族绝对不能容忍的!

    随着熊王领头,一头又一头凶蛮的黑熊翻越山脉,熊族大军浩浩荡荡。

    秦泽多魔熊。

    所言不虚。

    “吼——”熊王在行走间,又是一声怒吼,随即带起了全族的吼叫!

    熊族永不为奴!

    白髯老者转眼看向它们,身形一动,好似随风飘荡,极为缥缈又极为快速。眨眼间,就来到了一众熊族的头顶。

    背靠着一轮大月,白袍猎猎。

    他的身影就在熊王的额间,巍峨如山的熊王看着他,就像人类在看自己头上的一只苍蝇。

    熊王正想伸出双爪拍死这个小东西,就听老者口中轻轻吐出两字。

    “镇压。”

    轰!

    言出法随!神威天降!

    仿佛是有一座无形的大山从天而降,压在宽厚的背上。那熊王轰然间便趴伏下去,脸颊贴地,龇牙咧嘴,面容痛苦。

    与之同时,身后那数以百计的高大魔熊,全都趴伏于地。

    仿佛跪拜一般。

    “这种脑子,收做妖奴都嫌太笨,待会全都杀了取丹吧,记得把熊掌切了带回来。”

    老者微笑着,随口说道,眼中还是那温和的光彩,仿佛悲悯。

    黑袍人这才飞掠到岸边而已,他连声称是,语气中带着无上的崇敬。

    水神看着这一切,只觉一阵深切的绝望笼罩。她不觉得老者忘了自己。

    她是无法离开这片湖水的。

    老者可以随时回过身,重新灭杀了她。

    就在这个当口,有两道颀长的身影并肩,翻过了通明山谷。

    ……

    李楚和小神医看着眼前的一切,都有些发愣。

    这一幕着实有些震撼。

    一位老者当空悬浮,仿若仙人,身前如山的巨熊跪拜一地。

    幽幽水畔,月盈山谷。

    小神医讶然道:“白石公?!”

    “你认识他?”李楚道。

    “白石公是世上名医之一,与我师尊悬壶翁、北方的长春叟三人齐名。”小神医目光谨慎,沉声道:“只是他为医者声名不显,因为他除了医道之外,另有一个身份……魔门的五尊法王之一,天地大能!”

    这还是他第一次露出如此紧张的神情。

    李楚道:“只是一具分身。”

    早在翻过山谷前,他就以心目扫过此间。知晓半空中那一道,只不过是一道神识投影。

    只是……仅仅是一具分身,也足够强大。

    既然是魔门中人,那毫无疑问,就是自己的敌人。面对着这样的敌人,自然是要先下手为强。

    “呵。”小神医苦笑一声:“你可能对真正的大能没有了解,即使是一道分神,也拥有莫测之威能,那是另一个层面的存在。你先不要动,我师傅与他有旧,说不定……你要干嘛?!”

    没等他说完,李楚见对方似要有所动作,已然踏前一步,一剑斩出!

    对面。

    白髯老者看见这面新出现的两名年轻人,轻轻一笑,正想随手镇压,忽然感觉不对。

    其中一名容颜俊美的不像话的年轻人,突然扬手挥出一剑……

    这一剑。

    电光火石,石破天惊,惊天动地,地动山摇……

    轰隆隆——

    一道剑气火柱横空掠去,根本没有再给他任何表演的空间。

    方才还登萍度水、言出法随的白髯老者,突然间被这一道剑气柱吞没。

    水面的女子看呆了。

    岸边的黑袍人看呆了。

    山下的熊看呆了。

    旁边的小神医看呆了。

    煌煌天威,来得实在太快太突兀,他们根本都没有准备好。

    这一道又粗又长的剑气柱,吞没了半空中的身影之后,仍旧不停歇地直奔月亮去了……

    一瞬间,女子产生了一种错觉。

    好像这根东西要直接进入月亮里面似的。

    不知道月亮顶不顶得住……

    甫一出现,便消灭了场间最强大的存在。

    而后,李楚冲着呆愣愣的众人一拱手,“诸位,我只是来采药的而已。”

    啊……

    没人回应他,大家都还没有从呆滞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李楚推了推小神医,叫他前去采药。

    小神医阿巴啊巴两声,才反应过来,“你这……”

    李楚道:“先去采药,有事回去再说。”

    “啊……好。”

    小神医几步来到岸边,看见了一旁呆立的黑袍人,觉得他气质有些不对,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袍人看看他,看看空荡荡的天空,再看看李楚,一摸头:“噢……那个……我路过的。”

    “嗯?”小神医皱眉。

    大半夜的路过到这荒郊野岭。

    没事硬溜达?

    这时就听水上,女子大喝一声:“他是那白髯老者的仆从,那道分神就是他召唤出来的!”

    黑袍人暴怒:“你不给我草就算了,何苦害我性命!”

    李楚一听,眉峰凛起。

    好嘛,这不光是个魔门中人,还是个淫贼。

    而且……那可是个水鬼啊。

    太恶劣了。

    心思电转,掌中的纯阳剑已然举了起来。

    黑袍人眼见不好,当即袍袖一甩,打出几点金星。飞速朝小神医掠去。

    他想赶紧把较弱这个控制当做人质!

    谁知那几点金星到了小神医身边,却忽然停下,不再向前,反而绕着他团团飞了起来。

    “竟是南疆罕见的阳禄虫!”小神医道:“齐家村的人就是他害的!”

    李楚的剑已经落下了。

    黑袍人最后吼出一句:“就是那水鬼叫我杀的!”

    话刚出口,就有一道赤龙将其席卷、湮灭。

    呼——

    一团白光入体,李楚吐出口气。

    七十六级!

    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也到了靠杀人升级的地步。

    只是这人周身怨气缠绕,不知害了多少人命,起码齐家村的几十人都由他所害。

    死有余辜。

    李楚对小神医道:“你先采返仙草,此间魔熊若是阻拦……”

    他将目光投向那体魄如山的熊王。

    熊王此时刚从镇压中解脱出来,正瘫坐在地。看见李楚的目光扫过来,它忙连连摇头,同时俩腿一匹。

    不就是要草吗?

    随便啊。

    熊族永不为奴。

    除非下手太毒。

    小神医这才放心走进返仙草的丛中。

    而李楚,也将目光投向了场间最后一方,那位修成了河神了水鬼。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