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三十二章 如果让你重新来过……(求推荐求收藏)

    温柔里之所以能短短几年时间就在杭州府声名鹊起,力压桃谷楼和寻香斋,是有原因的。

    一进入其中,看到的不是其他青楼那样宽敞的大堂,而是小小的一个会客厅。客人自打进入,就会被引入不同的小间内。

    走过灯光暧昧的暖色长廊,来到旖旎的红烛光影下,让人很有安全感,好似置身云端。

    正如此间的名字。

    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随后才有嫲嫲、老鸨进来与你详谈,喜欢什么样的好姑娘,有没有熟悉的牌子。

    王龙七到了这里,就好似龙游大海、虎归山林,说不出的意气风发。

    等被领入了小间内,他朝那老鸨说了句:“劳烦叫颜姨过来,我有事想和她谈。”

    “哟。”老鸨一笑:“王七少,你要打颜姑娘的主意,可是晚生了二十年啊。”

    王龙七也不废话,直接一块大银锭摆上桌。

    老鸨飞快地抹了银子进袖,同时一竖拇指:“巅峰正好重合。”

    王龙七微微一笑。

    情知她也就是随口说点俏皮话,颜姨如今的身份,就算仍旧接客,也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少爷能碰到的。

    过了半晌,就听环佩叮当,一阵银铃似的轻笑,走进一人来。

    当真是。

    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正是杭州府里赫赫有名的颜小腰。

    她盘着飞仙发髻,满头金翠珠玉。一张俏脸,能看出年纪,却看不出痕迹。个子不高,但珠圆玉润。腰肢柔软,行走间好似有一股别样的韵律,说不出的媚态风流。

    可也仅仅是随意的举手投足而已。

    只能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尤物。

    “王七少,一来就指名道姓的找你颜姨,可是有什么事啊?”

    她一开口,瞬间就让人觉得十分亲切。其实她与王龙七也不过见过几面而已,熟悉更谈不上。

    她这些年游走在杭州府的上层,长袖飘飘,结识权贵无数。

    可对着这样一个小镇来的公子哥,也能如此照顾,随叫随到,也难怪人人都称她一声好。

    “颜姨,我可是来给你送大礼的。”王龙七嘻嘻一笑。

    颜小腰瞥了眼他旁边的李楚,眼波一转。

    王龙七对这一幕可太熟悉了。

    他赶紧应激式地摆手:“不是小道士,是老道士。”

    看上去像是在说胡话,但颜小腰偏偏听懂了。

    她款款坐下,疑惑:“老道士?比这小道士还英俊吗?”

    “额,他不是英不英俊的问题。”王龙七解释道:“他是那种,很少见的那种……”

    说着,他一指李楚。

    “就是我这位朋友的师傅,他呢,有个东西要捎给颜姨,你先看看再说吧。”

    李楚闻言从袖子里取出一物。

    正是余七安交给他的那支珠花。

    这珠花看得出来年头久了,本来也不太名贵,光芒黯淡。

    和颜小腰头上那些比起来,更是一支都比不了。

    但是偏偏看到的一刹那,她整个人忽然定住,就像中了李楚的点穴手一般。

    好半晌,她才颤巍巍从王龙七手里接过那串珠花。

    “你……”她似乎想问什么,但却又说不出口,好久,又喃喃一声:“我……”

    “这串珠花的主人,还交代我要替他问你两个问题。”王龙七轻声道。

    颜小腰仰起头,双手在眼眶扇了好一会儿,才重新看向他:“问吧。”

    “第一个问题是……”王龙七缓缓问道:“桃谷楼的柳清怜化妖,是不是你们温柔里做的手脚?”

    “嗯?”颜小腰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她握了握手里的珠花,又看了一眼李楚,“这真是他让你们来问的?你真是他的徒弟?”

    李楚颔首道:“是。”

    “那你说……他叫什么名字?”颜小腰又谨慎地问道。

    “李乘风。”李楚答道。

    还好出门前他记得问了一声,不然师傅马甲万千,还真不知道当年他披的哪一条。

    “他脖颈上有颗痣,长在左边还是右边?”

    “右边。”

    “他喜欢吃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脑?”

    “只要是豆腐,都爱吃。”

    “他喜欢从前面还是从后面?”

    “嗯?”

    李楚一怔。

    这倒是把他问住了。

    没想到会考这种彻底的知识盲区。

    “我知道!”王龙七举起手,嘿嘿一笑:“这题我会答,我恰好和老观主探讨过这个问题。”

    他满脸都洋溢着差生第一次回答问题的喜悦。

    尤其还是一个刚刚考住了优等生的难题。

    颜小腰将目光移向他。

    “老观主说过,这个问题要……”就听王龙七一字一顿道:“因地制宜。”

    “所以,颜姨的话……”

    颜小腰脸色一寒,“可以了!”

    “那……”王龙七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颜小腰沉默了一阵,才道:“那些腌舎事儿,我参与的不多,但是我知道……大概是有的。”

    “你们可知道温柔里背后的老板是谁?”

    二人摇摇头。

    温柔里虽然崛起得快,但幕后老板却极为神秘,明面上游走的人物就是颜小腰,但她一个前花魁,自然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是江南王。”

    “姬霸骁?”王龙七惊呼一声。

    温柔里的背后居然是江南王,难怪这几年风头如此之盛,却没有人能阻止。

    只是……

    “九州王之一,世代享皇家供奉,身份何其尊贵,何必来青楼行抢生意呢?”他有些奇怪。

    颜小腰摇摇头,“具体内情我不了解,我只知道,近些年江南王府在暗中参与了许多生意,而且极为隐蔽。”

    “杭州府里举凡崛起极快,又查不到背后东家的大商铺,多半都有他们的影子。”

    “我若不是为温柔里办事,应该也没机会知晓这些。”

    李楚问道:“小柳姑娘的事情,也和江南王有关系?”

    “杭州府里传闻江南王曾经找桃谷楼商量,想要买下柳清怜,其实是真的。”颜小腰道:“但不是因为他好女色,而是因为柳清怜横空出世,极大影响了我们的生意。”

    “他本想以王爷身份不动声色地解决,却不想碰了钉子。”

    “听说他很生气。”

    “我们楼里有一位坐镇的修者,大家都称他为‘徐师’。他是江南王的亲信,前两日,他曾对我透露过,小王爷要动用别的手段。”

    “只是具体用什么招数,他没跟我说过,想不到中秋大礼就出了那场变故。”

    “中间若是有什么手脚,应该也是徐师去做的。”颜小腰顿了顿,又道:“若是你们还想知道更多,我可以再去打探一下。”

    “不必了。”李楚缓缓摇头,“有风险的事,我们自己去做就好了。”

    颜小腰似乎猜到他的想法,道:“徐师修为高绝,绝非普通的青楼供奉可比,你们不要……”

    “放心吧颜姨。”王龙七无所谓地笑笑。

    他对李楚,有着近乎盲目的信心。

    李楚也点点头,“我行事向来稳健。”

    看他严肃认真的神情,确实像个稳健的年轻人。

    颜小腰微微放心。

    于是她问道:“那……他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额……他问的是……”王龙七想了想,然后学着余七安的语气,郑重地说道:

    “如果让你重新来过,你会不会爱我?”

    颜小腰的肩膀顿时一颤。

    好似有难言的旋律在房间里响彻起来……

    ……

    徐紫府是温柔里的供奉。

    一般青楼都会请一位供奉坐镇,毕竟这一行非比寻常,既是销金库,又是修罗场,难免会常常有或是人为、或是天降的诡事。

    寻常有些真材实料的修者,顾惜声名,通常不会来青楼供职。

    可徐紫府非比寻常。

    他曾在青羊宫苦修二十年,一身修为早达到神合境巅峰,堪称半步化龙。

    再进分毫即可成为江湖名宿。

    只是后来犯了门规,被逐出门庭,就此失去了归处。

    但他修为高绝,自然不缺去处。

    很快,他便被江南王府重金聘请,近年来才被派到温柔里来坐镇。

    原本以他出身仙门的矜傲,也不想来这种地方供职的。

    可是……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在他心里,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小小的青楼供奉。

    而是一个要在此地放飞理想的有志道士。

    温柔里的环境也不错,在烟花繁盛之中,特地给他建了一座宽敞的净室修行。四下清幽,且隔音良好,倒也不担心被人烦扰。

    除非诡事发生,否则平时三两个月也没有人赶来打扰他。

    前天他才为小王爷办过一件大事,想来又可以清静一段时间。

    此时他正在净室中盘膝打坐。

    突然,外面响起急匆匆的脚步声。

    不像是平日里的伙计。

    他神识一扫,看见了两个年轻人来到净室门外。

    当先一个,趾高气扬,穿着锦缎绫罗。后面一个,面色淡然,穿着青色道袍。

    徐紫府眉头一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人,这么不懂规矩。

    他站起身,想要给他们一些惩戒。

    结果没等他去开门,净室大门就被那锦衣青年一脚踹开!嘭!

    徐紫府大怒。

    好生无礼!

    他眉宇一展,杀机隐现。

    叱!

    一瞬间,整座净室连带着偌大的温柔里,甚至包括外面半座街区的人们,都突然堕入一阵严寒之中!

    这寒意不是从外而来,而是由内而发。

    这已然是近乎化龙境的威压了。

    心念一动,可慑万人!

    下一秒,就会有森然剑芒出鞘,将这两个年轻人当心穿透。

    这就是不速之客的下场!

    但……

    他到底还是慢了一些。

    门一打开,那小道士就抬起两根手指。

    “定。”

    徐紫府惊恐地发现,随着他话音一落,自己当场动弹不得。连带着一身运转的周天,瞬间滞住。

    周遭的寒意消失。

    但是他的心里开始发寒了。

    仙法……

    这年轻人什么来头?

    他虽然出身仙门,见识非比常人。但也正因如此,他才知道这些能传承仙法的年轻修者,都是什么级别的怪物。

    这种人,为什么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青楼供奉啊喂?

    他利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弱小和无助,但没人会可怜他。

    王龙七掏出一个大麻袋,直接将他上身套住,李楚将他横着扛起过肩,转身就走。

    干脆利落。

    这一天,里里外外的人,都看见了这奇怪的一幕。

    一个无比英俊的小道士,扛着一个被麻袋套头的道士,大摇大摆地从一家青楼走出来。

    街上的人们开始窃窃私语,“怎么回事?”

    有人猜测:“不知道,大概是不努力修行,还偷着去青楼,被同门抓回去了吧?”

    “咦,那可不是什么正经道士。”

    “……”

    颜小腰在楼上,扶着栏杆,看着李楚和王龙七就这么扛着徐紫府扬长而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她目瞪口呆。

    小道士片刻前所说的话,言犹在耳。

    我行事向来稳健。

    嗯?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