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三十章 陈化吉的舔狗日记(求推荐求收藏)

    陈化吉第一次见到柳清怜,是在她的初舞台。

    彼时桃谷楼提前一个月就开始造势,甚至不惜将小柳姑娘宣传成“四千年一遇的美少女”,吊起了全城文人雅士的胃口。

    如此造势其实是一种很危险的行为,因为那位好姑娘一旦不符合人们心中的期待,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但是,小柳姑娘接住了全城人的期待。

    而且还大大超出了。

    她当日的第一曲,穿着和周围伴舞姑娘们同样的服饰,可是在人群中,所有人都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一样。

    一舞南国花落尽。

    回家以后,陈化吉在日记中写下。

    “六月十三,记得初初见你,人群中独自美丽。”

    “就在今天,我遇上了此生的真爱,小柳姑娘。”

    “这次是真正的真爱……”

    “和之前对颜小腰、陈白漪、戴露浓、隋杨柳、楚卿颜、萧明月……的,都不一样。”

    “我发誓。”

    “顺便,把前几次的誓言统统作废。”

    ……

    七天之后,待全城的文人雅士的好奇心都已经烘到极致,桃谷楼才再次让小柳姑娘进行表演。

    并且在表演结束后,选择桃花榜上的雅客清谈,来积攒人气。

    桃谷楼的打赏,是用绢帛做的桃花替代。十两银可以换一枝桃花,文人雅士们遇见喜欢的姑娘,便可以赠予桃花。

    捐得较多的前排雅客,可以上桃花榜。

    小柳姑娘选择的清谈对象,不一定是打赏最多的,但一定要在桃花榜上。

    这一日,陈化吉没有上榜。

    他捐了一支价值不菲的珠钗,换了二十朵桃花。若是在别的姑娘那,铁定足够上榜了。

    可小柳姑娘的人气实在非比寻常。

    朝天阙的俸禄虽然很高,但是他的出手和那些一掷千金的土豪比起来,还是有些不太够看。

    于是他写下。

    “六月二十一,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妻妾肯定一大堆。”

    “今天体会到了贫穷带来的苦楚,我捐了一支二百两的珠花,居然都不足以上榜。”

    “喜欢小柳姑娘的人实在太多了。”

    “不过这也正说明了我的眼光很好。”

    “希望,她能戴上那朵珠花吧。”

    “这样在她和别的文人雅士会面的时候。”

    “我也能有一丝参与感。”

    ……

    又过了七天,这一次,陈化吉早早赶到了桃谷楼,在小柳姑娘还没出场的时候,就捐了一整个月的俸禄。

    终于,他上榜了,甚至一度占据了榜一的位置。

    长达三息时间。

    只可惜,最后的环节,他并没有被选中。

    毕竟,榜上的文人雅士足有百名。

    于是他写下。

    “六月二十八,在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运气。”

    “今天终于上了小柳姑娘。”

    “的榜。”

    “在她念着我的名字、说出感谢的话语的那时候。”

    “觉得生命都从此与众不同了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

    “锅里的冷粥变香了。”

    “饭碗里的咸菜变甜了。”

    “昨夜的馒头变软了。”

    “房子虽然漏了雨,却也格外温暖。”

    “我决定了。”

    “明天开始,我要打两份工。”

    ……

    又过了七天,陈化吉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了桃谷楼。

    最近这阵子,他白天在朝天阙当值,夜晚还另外给一个大户人家看宅护院。

    仗着神合境初期修者的神魂强大,每天只睡一个时辰。

    其实,若是正经的神合境修者,是相当受尊重的。

    光是在大户人家挂上一个供奉牌子,偶尔出一两次手,每个月就可以有相当可观的收入。

    可是……

    陈化吉只会五行遁法。

    大户人家需要的供奉都是威慑旁人,或者坐镇家宅。

    至少得有一样唬人的神通。

    而陈化吉……专业精通各系崩撤卖溜。

    输出全靠符箓。

    嗯……

    他只好自降身份,去做夜间护院。

    雇他的这户人家,是因为家宅很大,夜里担心进飞贼,但是家里几位夫人又都很怕狗……

    一条夜用型的陈化吉,完美地填补了这个空缺。

    走进桃谷楼的时候,他的怀里揣着自己所有的积蓄。

    这些积蓄,勉强让他搭上了小柳姑娘的榜尾。

    当最后环节,司仪念出他的名字的时候,他难以置信。

    我被选中了?

    我被选中了?

    我被选中了?

    我这辈子居然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和小柳姑娘,面对面,闲聊一个时辰。

    天呐。

    便是死也值了。

    直到小丫鬟领着他上楼,兜兜转转来到小柳姑娘的会客厅时,他还是晕乎乎的。

    小柳姑娘轻轻说了一声坐。

    他才如梦方醒的坐下,随即,便给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这笑容温暖纯真。

    隔着那层淡淡的花鸟屏风,他能看见小柳姑娘窈窕的身形、清雅的面容,就好像在眼前一样。

    他几乎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但又每一句都深深记在脑海。

    回家以后,他激动地写下。

    “七月五日,想要带你去浪漫的流花河,然后一起,去神洛和朝歌。”

    “今天我被选中和小柳姑娘清谈了。”

    “我和她整整说了六十八句话、七百八十二个字,其中八成是我说的,两成是她说的。”

    “她的话里,除去‘哦’、‘呵呵’、‘然后呢’,还有整整四十几个字。”

    “满满的干货。”

    “我问了她许多体贴而不失礼貌的问题。”

    “譬如。”

    “吃了吗?”

    “吃的什么?”

    “在干嘛?”

    “一个月赚多少?”

    “多大了?”

    “家里几口人”

    “……”

    “经过这一次长谈,我对小柳姑娘有了极为深入的了解。”

    “相信我风趣而不失内涵的谈吐,一定也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才只是我们的第一次谈话而已。”

    “来日方长。”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

    “她太累了。”

    “才聊了半个时辰。”

    “她就说她今天想早点睡。”

    “先去洗澡了。”

    ……

    之后又过了一个多月,陈化吉对小柳姑娘的思念日益加剧。

    他相信上次一别,小柳姑娘对自己应该也有几分怀念。

    这一个多月里,小柳姑娘的名气愈发得大。

    他打两份工的速度,已经抵不上喜欢她的文人雅士增长的速度了。

    小柳姑娘的桃花榜,他再没有沾过边。

    但是小柳姑娘的表演,他一场也没有落下过。

    当听说她挤掉萧明月成为这一年的月下花魁时,他大喜过望。

    虽然萧明月还是他上一个真爱来着……

    但是……

    男人,最重要的就是专一。

    舌头只有一条,真爱也只能有一个。

    中秋节。

    他等啊等,等啊等。

    等到了圆月升空,皎透云间。

    等到了华灯初上,溢彩千条。

    等到了她披一身明月彩霞,顺着透明缎带缓缓从天而降,那一刻,颠倒众生。

    那一舞,倾国倾城。

    他与千千万万的观众一样,为之陶醉。

    可是万万没想到,那一舞之后,她竟颓然倒地,显化妖身。

    人群骚乱,在场的朝天阙门下当场将她缉拿,押入大牢。

    他也是朝天阙门下,却呆呆愣在原地。

    原来……她是妖精吗?

    一路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住处,沉思良久,他下定决心。

    他相信小柳姑娘是一个善良的女子,她不论是人是妖,都没有做出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按照河洛律法,这样混入城池、引起骚乱的妖怪,轻则放逐、重则发卖。

    他不能看着小柳姑娘沦为奴隶!

    必须去救她!

    朝天阙的大牢守卫森严。

    万幸小柳姑娘只被关在第一层。

    凭他的遁术,应该不难带她出入。至于镣铐的钥匙,对于内鬼来说也不难搞到。

    心中定好了周密的计划之后。

    他又写下。

    “八月十五,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我会给你怀抱。”

    “我决定去救小柳姑娘。”

    “虽然她出身青楼,还变成了妖怪。”

    “但我相信她是个好女孩儿。”

    “虽然危险,可只要经这一次劫狱,能够让她看清我的真心,那就值得。”

    “我决定……”

    “今后生男孩儿就叫陈清,生女孩儿就叫陈怜。”

    ……

    这一晚。

    他勇闯朝天阙大牢,冲锋陷阵,矫若游龙,将小柳姑娘救了出来。

    却不想小柳姑娘第一眼居然没认出自己。

    嗯……

    她刚刚经历过大起大落,精神有些恍惚,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好,提起名字,她就记起了自己的身份。

    说明自己对她还是非常独特的存在。

    对吧?

    可是即便忆起了自己的身份。

    她好像不是很信任自己。

    嗯……

    她一个弱女子……弱女妖,在人类世界里没有安全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要自己慢慢的展露友善和真心,想必她很快就会被自己的爱意融化。

    对吧?

    这时候一个小道士出现了。

    她突然间……很信任那个小道士。

    还拉住了凝神戒备的自己,说那个小道士不是坏人。

    那个小道士看起来除了英俊之外,一无是处。

    嗯……

    她身为一个青楼女子,对“修道之人”感到亲切,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对吧?

    小道士走了过来,他明明面无表情。

    而自己的笑容温暖纯真。

    可小柳姑娘偏偏下意识地向他靠近。

    还越靠越近。

    她还在靠。

    别靠了,求求了。

    靠。

    嗯……

    既然她说她不是妖精,那可能是还不习惯这副蛇躯,倚靠一些附近的物体,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对吧?

    看着小柳姑娘娇柔地倚着小道士,越聊越开心似的。

    陈化吉温暖纯真的笑容消失了,他的嘴角渐渐弯曲向下,鼻孔渐渐扩大,眼里泪光隐现……

    他在心中默默记着。

    “八月十六,我不应该在庙里,我应该在庙底。”

    “我费尽千辛万苦救出了小柳姑娘。”

    “她却对一个小道士比对我亲近。”

    “可是……没关系。”

    “只要待会儿你对我说一句你们是清白的。”

    “我一定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