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二十三章 相泽之南的仙人洞(求推荐求收藏)

    任老太爷绝不是任家集的最后一只僵尸,我们若是就此收手,明年恐怕还是会有僵尸出现。”李楚道。

    “你是说……”李辛夷沉吟道:“尸源未除?”

    这个说法不止是李楚提起过,其实朝天阙内部一直有共识。

    僵尸的产生只有两条路径,排除掉一条,那就只剩下第二条。

    可是他们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那只不知潜伏在哪里的僵尸,也只能接受这种治标不治本的现状。

    “是的,我想去殷砀山看看。”李楚道。

    任家集就这么大,如果有僵尸潜藏,方才心眼一扫就发现了。

    如果说僵尸能藏在哪里,偌大的殷砀山就是最好的去处。

    “好!我陪你一起去。”李辛夷跃跃欲试。

    虽然夜上殷砀山可能有些危险,但是有李楚在,倒也不用担心什么。

    当即,李辛夷祭起一枝带有一朵桃花的花枝,那花枝滴溜溜迎风一转,花朵瞬间化作丈许大小。

    “嘻嘻,上来吧。”她不无炫耀的一笑。

    她进入神合境以后,师尊便摘了一朵妙花送与她,令她爱不释手。

    李楚觉得颇为神奇,一纵身跃上花瓣间,只觉绵软带着花香,属实有些舒服。

    李辛夷也坐上去,接着指诀一翻,便又腾空而起,缓缓飞离了任家大宅。

    那供奉羡慕地仰望着花枝飞离,别说他只是个气海境初期的野路子修者,根本操纵不了这类需要神识驭使的法器。

    就算他苦修一生进入神合境,也没有门路弄到这般法器。

    在当今的修真界,正经法器要比修者稀罕得多。

    想到自己这种野路子只能在这小破地方给土财主当供奉,就不免悲从中来。

    谁曾经还不是一个追梦少年呢,可如今都不过是生活支配下的玩偶罢了。

    长叹一口气。

    唉——

    一转头,发现任老爷已经在家人的簇拥下进了大堂。

    他连忙跟上去,谄媚地笑道:“恭喜啊任老爷,如今你爹灰飞烟灭,你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哼。”任老爷斜睨了他一眼,“你刚才进门先迈的哪只脚?”

    “额?”任家供奉一愣,想了想,“许是右脚?”

    “我最讨厌右脚先进门的人了!你去账房那里折算一下这几天的工钱,收拾铺盖,明早就走人吧。”任老爷冷冰冰地说道。

    “不是,这算哪门子理由。”供奉傻掉了,呆了半天,道:“最多下不为例嘛……”

    任老爷已然无情地拂袖而去了。

    只留下寒冷的风,放肆拼命地吹……

    ……

    殷砀山。

    一个你必须字正腔圆地读出来,不然就会显得很不正经的名字。

    在河洛王朝的版图上,它却是颇为重要的一条线,划分着天南洲与江南洲的分界。对江南洲的百姓来说,它阻隔着天南洲的蛮荒气息……和妖魔邪祟。

    江南军镇就坐落在殷砀山脚下,离任家集不远处。

    对于河洛朝廷来说,天南洲因为天高皇帝远、又有天南七家的存在,一直是朝堂控制力最差的一洲。朝廷的政令到了这里,若是没有天南七家配合,基本无法实行。

    所以附近几洲的军镇,无一例外的都建在与天南洲的交界处。其中明晃晃的提防与警示之意,不言而喻。

    茫茫无垠的山脉,在夜色中仿佛一条盘踞的黑龙,骨甲剑突。

    李楚用心眼一扫,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就是十余股较为强盛的妖气。

    这个妖气的密度,哪怕是深山里,在江南洲其余地方都是无法想象的。

    不过,只要这些妖物不下山侵扰百姓,山下的修者通常也不会主动来剿杀他们。

    李楚现今倒盼着能有几只不规矩的妖怪突然跳出来,说我就是心怀着要吃人的梦想,谁也不能剥夺我追求梦想的权力。

    然后他在正义的驱使下出手,一剑平妖,顺便……收获一些经验值。

    可惜,殷砀山上还能活着的妖物,对于人类的规矩清楚得很。

    它们之间只会有互相残杀,而不会有谁敢下山害人。

    花枝从山脉的一侧缓缓掠过,李楚的心眼术一直开着,中间虽然有许多妖气、阴气,却始终未见尸气。

    显然,殷砀山里存在的僵尸,早就被人一波又一波清扫得差不多了。

    若是这么简单就能搜到,也不用等到他来。

    想了想,他问道:“此间大山,应该有山神土地之类的存在吧?”

    “是有的。”李辛夷点头道:“而且此间山神,还是一位颇为有名的开国将军所化,以往朝廷的人路过此处,都要往山神庙那边参拜。”

    李楚道:“我们若是去问问他,会不会有些消息?”

    “山神大人身为此间神祇,监管此地一切妖魔鬼怪,若是有害人僵尸的消息,早就亲自出手了,哪用我们去问?”李辛夷道,犹豫了下,她又道:“不过若是实在没有头绪,去打探一下也好。”

    说罢,她调转花枝,朝山脉顶端一座高大的庙宇飞去。

    李楚还是第一次降临本地神祇的庙宇,心目一扫,就见一坨坨的霞光云彩充斥在这庙宇之内,几乎看不清其他气息。

    这霞云……是功德。

    看来这位山神确实为此地百姓做了许多贡献。

    通常,山神、土地、河神……这类后天神祇,多是山精野怪。当它们在一块无主之地度过了长年的修行,取得了本地山川、河流、大地的认可,就可以获封为本地神祇。

    当日黑水江中作恶多端的水鬼甚至都有获封河神的可能,足可见这神祇也不一定多正义。

    或者说,万物有灵,山川河流心中的正义,不一定是人类的正义。

    但殷砀山脉的这位山神却不一样。

    他是河洛开国前期有名的一位将军,姓陈,河洛太祖赐名开疆。

    在那场神魔大战中,有浩浩荡荡的毒兽大军想要翻越殷砀山脉,进入富庶的江南洲掀起屠杀。

    陈开疆率领麾下八千符甲卒,在缺乏解毒药剂的情况下,死死堵住了这条山脉。驻守三天三夜,援军方至。

    等到符甲卒营退下以后,才发现他们近乎全部都已经毒入膏肓,八千人最终活下来的,不超过三百。

    尤其主将陈开疆,他一直面色如常的斩妖杀怪,稳定三军。

    等到退下战场以后,顿时如山倾倒,割开他的血肉,周身再流不出一滴红色的血。很难想象是什么力量,支撑他坚持着战斗。

    或许是身后江南洲的几千万百姓,又或许是三十年憧憬的太平江山……

    八千将士的英烈之气,感天动地,竟得到了殷砀山脉的认可。将这一团化散不开的英烈之气,融入陈开疆的阴魂,将他封做了本地的山神。

    山神在殷砀山脉的范围内,操控着天地伟力,权能极盛。他靠着这股力量,监管整座殷砀山脉。

    八百多年来,殷砀山脉这么多妖魔邪祟,居然没有闹过一次兽潮,没有发生过一次大型妖祸,实属罕见。这些功德,都要归属于这位山神身上。

    当然,任家集的僵尸属于例外。

    这里的山神庙是当年太祖下令按最高规格建造的,堂皇之极,后来又几经修缮,如今更显庄严。

    此时虽是夜里,没什么人参拜,一走进其中,也能感到一阵暖意,仿佛有什么令人心安的力量充斥在庙宇中。

    李楚和李辛夷怀着崇敬的心情,分别敬奉香火。

    而后,李楚道:“后辈小道,为殷砀山下数百年僵尸之祸而来。若山神大人知其内情,还请赐予指引。”

    片刻之后,仍旧鸦雀无声。

    李辛夷劝道:“或许山神大人也不知道吧。”

    李楚点点头,毕竟只是一位后天神祇,也不能要求太多。

    像余杭镇很多地方的土地公,可能连一些厉害点的妖怪都不如。指望他们全知全能,实在有些为难。

    看着上方的山神像,那一位明盔亮甲的魁梧将军,李楚却突然感觉……有些奇怪。

    好像……有点别样的气息。

    可是心目去看,又被众多功德霞云掩住,看不透太多内里。

    没有多想,就在他们要转身回走的时刻,突然听到一声:“且慢。”

    “嗯?”

    二人猛地回身。

    就见那山神像中,光华一闪,竟走出一个虚影。

    这虚影身高丈二,英武非凡,更多几分山岳般的沉稳,正是那位山神将军的形象!

    “你二人真有心除此尸祸?”山神沉声问道。

    李楚颔首:“这是自然。”

    山神稍作沉吟,道:“那我便告知你们一个去处。”

    李辛夷眼睛一亮。

    “在殷砀山往西三百里,有一处大泽,名为相泽。在相泽之南,有一处洞窟。当地土民将其名为仙人洞,常年活人祭祀。”

    “可是据我观察,那相泽之中分明就是一窝尸僵!只是其中两只修行大成,成了气候,方才假名仙人。而殷砀山下的尸祸,我也怀疑与那处仙人洞中的僵尸有关。”

    “只是我一旦离开殷砀山,就会失去法力,更无法斗的过那窝僵尸。若是你们有心,便可去那边看看。”

    “若是你们担心那僵尸道行太高,便回山门禀报师长,再另行探寻,切忌鲁莽行事。”

    李楚和李辛夷齐声道:“多谢山神大人。”

    “相泽南的仙人洞吗?”李楚喃喃道:“我们这就去一探究竟。”

    说罢,二人再拜过山神,离开了山神庙。

    眼看着那一朵花枝又遥遥进入夜幕中了。

    留在原地的山神虚影眺望着他们,目光深邃,忽地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