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二十二章 他杀你爹有一手啊(求推荐求收藏)

    当李辛夷来到任家集县衙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一群赤着上身的精壮汉子,好像打了鸡血一般,在县衙院子内挥拳踢脚,虎虎生风。

    谢瑞麟穿插在中央,不时地呼喝两声。

    “用力!”

    “很好!”

    “很有精神!”

    他们沐浴着黄昏的天光,周身肌肉鼓涨、金光灿灿,流下的汗珠都仿佛金色的颗粒。偶尔彼此间会碰撞一下,发出有力的嘭嘭声。

    整个画面都充满了哲学的气息……

    她不禁心中暗道,难怪任家集自古就爱闹僵尸。

    这里的人……活得也太躁了……

    谢瑞麟看着捕快们操练,正在兴头上,忽地瞥见一位盘靓条顺的姑娘站在一边,赶紧喝止众人。

    “停!都停!把衣服穿好!看你们,像什么样子!”

    谢大捕头嘴上喊着,同时身体力行的第一个穿好了衣服,系好腰带,迎了过去。

    “这位姑娘,你是有事?”

    李辛夷好一阵无语,随即,将朝天阙的牌子掏了出来。

    “朝天阙门下玄衣卫,李辛夷,我是奉命来除僵尸的。”

    “噢,是朝天阙的上官啊。”

    谢瑞麟接待朝天阙的经验比周大福还要多一些,但还是十分恭敬,赶紧叫众人列队欢迎。

    李辛夷赶紧摆摆手:“不用这么麻烦……别打扰诸位的例行……操练。”

    “没有。”谢瑞麟有些尴尬,赶紧解释道:“是今日来了一位小道长,为我们兄弟加持了一道佛法,现今都觉得龙精虎猛,才想操练一番。我们平时是不会这样。”

    李辛夷奇怪地看着他。

    一位道长……加持的佛法?

    这时刚好李楚去县衙后收拾好了自己的房间,回转出来。

    谢瑞麟赶紧叫道:“小李道长,这位是朝天阙的李姑娘。”

    李楚见了熟人,微微一笑,“好久不见。”

    李辛夷也笑靥如花:“确实好久不见啦……”

    李楚上次见她,还是通报异妖门的情况,之后余杭镇一直风平浪静,她就再没见过小道士了。

    谢瑞麟看着她的表情,再看看李楚的脸,表情顿时变得微妙起来,“李姑娘……小李道长,你们认识?”

    就听二人同时说道:

    “小李道长救过我几次性命。”

    “我从李姑娘那里领过不少赏金。”

    李辛夷瞥了李楚一眼,扁了扁嘴。

    谢瑞麟呵呵一笑,道:“那你们二位配合起来可就方便多了,我先前还担心你们不对付呢。”

    他是真的有这个担心,如果是朝天阙自己人手不足,请人来帮忙,那自然好说。可是地方上通报了朝天阙之后,再请别人来,很容易会引起双方不悦。

    还好这两人相熟,自己也省了麻烦。

    李辛夷也点了点头,这倒是句实话。

    跟李楚配合,只需要把“六六六”喊的大声一点就好。

    确实很方便……

    而且,任家集的僵尸年年都闹,在朝天阙眼里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不外乎就是飞僵或者跳僵,派一位神合境的玄衣卫过来,对付这些绰绰有余。

    像李楚之前曾经于无意中、随手一剑、不小心斩杀的那位鬼将青甲,就是飞僵中顶尖强大的存在。

    他修行了几百年,又身怀诡术,完全能与普通的神合境修者匹敌。

    若是一般刚刚尸变的飞僵,面对着拥有诸多神通、法宝的神合境修者,是毫无胜算的。

    跳僵就更不用提了。

    这次任家的任老太爷就是一位跳僵,所以朝天阙也没有太重视。

    就从玄衣卫里挑了一位较为菜鸡的过来。

    ……

    “每年朝天阙都会选派一位精锐来处理任家集的事情。”

    和李楚漫步在镇子上,李辛夷说道。

    “最近好像是杭州府里不太平,有大妖现世,上头把大部分人手都召回府城了。现在还在外面办事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

    “哦?大妖现世?”李楚好奇了一下。

    “对啊,听说是开天辟地时期就有的祖妖呢。那个级别的大妖,虽然一般不会害人,但不管它做什么,一点余波波及到杭州府,都可能会造成灾难,所以要全力提防。”李辛夷道。

    “嗯。”李楚颔首。

    他想起了正气书院曾经的那位槐祖,随便留下一道分身都能存续八百多年,并且拥有很强的力量。

    那个级别的大妖确实很恐怖。

    没走多远,就来到了任家大宅。

    很多地方都传说僵尸会先吸至亲之人的血,这个说法其实并不准确。

    是因为活尸与跳僵这个级别的僵尸最多,而这类僵尸还没有开启灵智,它的活动会遵循着生前的习惯。

    它会下意识地走到生前的路径上去,也经常会回到生前熟悉的地方。

    这个地方,往往就是它的家。

    回家,自然就很可能伤害到至亲血脉。

    先前受伤的那两位捕快,也是知道这个常理,才在任家大宅周围巡视。

    本想着是青天白日,僵尸不会出来,谁知道任老太爷就藏在任家周围一条小路的土棚内。

    一名捕快偷偷拐进去撒尿,正好撞上任老太爷。

    它伤人之后,被赶来的人群逼退,往殷砀山的方向跳走了。跳僵已然力大如牛、弹跳如飞一众凡人在空地也拦不住它,只好让它去了。

    但到了晚上,它八成还会回来。

    任家人对于两位修者的到来,自然是万分欢迎。他们自家虽然也请了修者镇宅,但是这种小镇的家族供奉,和朝天阙门下一比,自然就不够看了。

    论名头的唬人程度,在余杭镇以外,李楚还真不如李辛夷,这就是大势力的好处。

    不过任家那位供奉还是坚持,自己做了许多准备,应该由自己先来对付那位僵尸试试。

    李楚和李辛夷倒也答应。

    毕竟他们来过一次就走了,这位供奉是要一直在这讨饭吃的,让他露一手,也没甚不可。

    任家的宅子不是那种传统的阁楼建筑,而是类似于一个筒子楼。

    家里人都围楼而居,楼门口居然还有一个类似瓮城的空间。

    万一僵尸闯入,只要落下第一道、第二道两处门闸,就可以将其困在里面,一看就是经过几百年斗争攒下的丰富经验。

    只是今日要用在自家人身上了。

    很快,天就黑了。

    任家人都缩在围楼上,隔着窗子,战战兢兢地看着。

    这样的晚上还能睡着的人,不知道心得有多大。

    李楚在空地处坐着,好似在闭目冥想,实则心眼术已然铺开在了整座任家集。

    任家那位镇宅的供奉还在给任老太爷的儿子——当代任老爷,介绍他的守门阵法。

    “任老爷你听完我准备的阵势,就丝毫不会担忧了。我在第二道闸门上放了十二道灵官金锏符,到时任老太爷冲过来,触碰到这个,就相当于被十二位灵官齐齐合击。加上上千斤重的巨石闸门拦路,它肯定推不开,它会怎么办呢?它就要回头。”

    “可这时,第一道闸门也会落下。嘿嘿,我在上面放了二十道火部祛阴符,专克僵尸!这时候,还会有十桶火油从天而降!配上火部符箓的强势,那天雷地火的烧起来。”

    “保管叫你爹尸骨无存!哈哈!”

    “……”

    任老爷听完,不发一言,就只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咦?”

    那供奉挠了挠头,任老爷怎么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这时,李楚眼睛一睁,“来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让楼上楼下的人都为之一颤。

    片刻之后……

    嘭!嘭!嘭!

    重重的脚步声传过来,那是跳僵前进的声音。

    跳僵的确是双手双脚僵直,但要是以为它们都不灵活,那就大错特错了。

    晋升成跳僵之后,僵尸不仅身体坚硬且力大如牛,并且灵活性会大大增加。它一步就能跳出三五丈远,而且可以接连跳跃,寻常人面对着跳僵,根本没有任何逃跑的余地!

    “来了来了,准备拉闸!”那位供奉高声道。

    嘭!

    随着又一个重重的脚步声,任老太爷的身形显现出来。

    它穿着临死前的袍子,一声锦缎已然破破烂烂了,浑身肌肤腐烂漆黑,完全看不出生前的样子。

    此时哪怕是生前最疼爱的儿孙,也不敢多看它一眼。

    嘭!

    又一步,它跳进了两道闸门之间!

    “拉闸!”供奉大喝一声,上面自有家丁斩断绳索。

    轰——嘭!

    一声重重的巨石落地声,内里的第二道闸门轰然落下。

    与此同时,前方的第一道闸门也重重落下。必须同时,不然稍有间隙,就会被速度极快的跳僵逃脱。

    就听里面两声爆响,僵尸发出“嗷——”的一声嘶吼。

    任家供奉听到这声叫,开心地扯着任老爷,“哈哈,你爹中了我的计,它被我打傻了!”

    接着,是瓮城上方的火油倾倒。

    轰的一声,烈焰窜起,从缝隙中透出火光!

    “你爹在里面被烧了!你爹在里面被烧了!”眼见计划顺利,任家供奉大喜过望,“你听它叫得多惨啊!”

    任老爷的嘴唇直哆嗦,指着他,半晌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

    不知该从何骂起……

    烈火燃起半晌,里面的惨叫声却还是不绝。

    “嘶。”任家供奉不由得犯起嘀咕,“你爹怎么还不死啊……”

    “哼!”任老爷终于一拂袖,怒道:“要是这次的事情出了差错,你一文钱也别想拿到!”

    这时,就听嘭的一声!

    靠近围楼的第二道闸门受到了重击!居然晃动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是跳僵……绝不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李辛夷也惊了一下。

    李楚一直用心眼术看着里面的情况,此时道:“它的炁,变强了。”

    嘭!

    又是一声重击。

    嘭!

    在任家全部人的胆战心惊中,那道上千斤的巨石闸门居然被打碎了!

    一道烧得焦黑糜烂却越发光亮的黑影猛得窜了出来!

    “我的娘耶——”任家供奉被吓得一下跌倒在地,“你爹变飞僵了!”

    在方才的烈火灼烧之中,任老太爷不仅没死,居然还晋升成了飞僵!

    这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飞僵已然有了灵智,即使它是刚刚开启,也记住了外面这个一直盼着自己死的人!

    就在它猛地朝供奉飞过去的时刻。

    李楚站了起来,拔剑,斩落。

    嗤——

    一道赤龙破空,经过李楚的提前预判,分毫不差地落在那飞僵身上。

    轰然一声。

    偌大一只无数烈焰焚烧未死的飞僵,居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那任家供奉方才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必死,此时突然逃得性命,整个人都有点傻了。

    他呆呆地看着李楚,又看了看旁边同样吓傻了的任老爷,喃喃道:“这小道士,杀你爹有一手啊。”

    围楼上偷看的任家人,在方才那一刹那,满心恐惧刚刚提到顶点——

    然后突然消失。

    此时居然感觉心里都有点空落落的……

    莫名的好像缺少了点什么。

    李辛夷对此倒是习惯了,出于捧场,她敷衍地鼓了鼓掌。

    看李楚驱邪是这样的。

    朴实无华……且枯燥。

    任老爷从地上爬起来,颤歪歪看着李楚,道:“小李道长,这就结束了?”

    他也有些难以置信。

    李楚却摇摇头。

    “不,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