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十九章 菩提一拈天下惊!(求推荐求收藏)

    霜扉寺。

    杭州府内最负盛名的千年古刹,在天下间也是较为著名的一座佛门胜地。

    其名源于佛门静念祖师的一句诗。

    “明月经寒寺,山僧掩霜扉。”

    霜扉寺的第一代住持在此诗内摘名,本想名为“月经寺”,被众僧死命劝阻,只好改为“霜扉寺”。

    经过近千年发展至今,大秀山上霜扉寺的规模已然相当庞大。

    殿台楼阁总计三百余座,长长的院墙绵延半山。最大的一面“佛字墙”上,刻着一个高十余丈、宽七八丈的巨大金箔佛字,每逢夜晚还会亮起金光,亮光透出十余里。

    官道上行夜路的人,看不清那黑暗中的山体与寺院轮廓,只能看见一个硕大的“佛”字悬于半空。

    初次见识的人,常会误认为自己看见了西天佛国。

    李楚也是初次来到此地,沿石阶缓慢上山。

    霜扉寺的香火向来旺盛,上山的人群迤逦成行,今天那则亲子招领的告示一出,更是有许多丢了孩子家庭来认领,哭天抹泪地带孩子回家。

    有上山求子的夫妻不明就里,看到这一幕,不禁大为惊叹,“现在寺庙送子……都是直接发了吗?”

    李楚来到寺中,朝接引僧问神目和尚的所在。那小和尚立刻恭恭敬敬将他领到后山口,指了一条山路,让李楚自己过去。

    神目和尚在寺中辈分颇高,人又凶得很,上下僧众都很怕他。

    后山有一条厚重的瀑布,李楚来时,就见神目和尚在瀑布下,顶着巨大的冲击力挥拳出脚。背后纹着的天龙,在日光下熠熠生辉,几欲睁眼似的。

    每一个动作,都有风雷之声,轰然若晴空霹雳。

    他的慧眼敏锐,见李楚远远走来,他便从河水中一跃而出。

    真气一转,瞬间蒸腾水气,再披上僧袍,这才从容地走了过来。

    “小李道长,你来得早啊,回去都没有休息吧。”神目和尚热情招呼道。

    “神目大师的精神也不错。”李楚微笑回应。

    “哈哈。”神目和尚大笑两声,才问道:“东西拿来了?”

    “自然。”

    李楚一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极为破旧的小册子,一看就是有些年头。小册子上写着几个大字,《三十天学会铁布衫》。

    铁布衫?

    神目和尚疑惑了一下。

    这么烂大街的名字,他当然听说过,但是还真没练过……

    没办法,以霜扉寺的牌面,自然不可能给武僧练这种东西,他们孩童时期起手的炼体功法都是“降龙伏虎金身法诀”这类的传世佛法。

    可是联想到李楚恐怖的实力,神目和尚觉得,这本秘笈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光从外表也能看出来,你看这本秘笈,多……破啊。

    众所周知,越破的秘笈越厉害,对吧?

    相比之下自己的这本就太精致了,都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手……

    他取出一本锦缎封皮的薄册,不是翻动的,而是折叠式的书页,一打开,一目了然。内里的都不是普通的纸张,而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绢帛。即使过了几百年,也不会有一丝朽坏。

    李楚见了,也是眼前一亮。

    自己先前想的还是保守了,光是这秘笈的材料,不管上面是什么内容,都少说值上几百两银子。

    “这是我寺当年与白龙寺交换佛法,换来的一本小菩提咒。刚好符合你的要求,又不属于秘传神通,我就拿过来了一本。”神目和尚介绍道。

    “这咒法功效极多,就是修炼难度有些大。不过你悟性肯定不低,平常人要练一年半载,想必你三两个月也就掌握了。”

    “我这铁布衫倒是通俗易懂,你看了应该就能明白。”李楚也提了一句。

    李楚接过《小菩提咒》。

    神目和尚接过《三十天学会铁布衫》。

    双方都觉得,这波应该是赚了。

    “很好,顺利的话,今后我们可以继续合作。”临走时李楚说道。

    “好!”

    神目和尚重重点头。

    李楚的身影一消失,他就迫不及待地席地而坐,打开那本《三十天学会铁布衫》,仔细研读起来。

    只是读着读着,面色渐渐有些奇怪,阴晴不定……

    咦?

    ……

    李楚回到德云观的时候,就看到万里飞沙穿着一身旧道袍,里里外外的帮忙招呼香客、打扫庭院,十分有干劲的样子。

    而且脸上满是笑容,一点也看不出是被逼迫的。

    他暗暗点头,师傅果然厉害,一下子就能把一个魔门弟子变得如此阳光。

    不知用了什么神奇的手段……

    只是万里飞沙这一住进来,加上狐女和小锦鲤,德云观的房间又有点捉襟见肘了。看来又该扩建了,反正现在也不缺钱,这次扩建干脆就建得大一点。

    想到方才霜扉寺的规模,李楚不禁有些心热。

    可惜,十里坡还是小了点……

    回到房间,他满怀期待地打开那本《小菩提咒》,开始仔细研读。

    字数不多,但翻阅下来,居然让李楚有些心惊。

    原来……力量的使用可以如此精细。

    先前自己所修炼的那些“秘笈”,与之相比就太过粗糙了。

    这小菩提咒也算是佛门中较为著名的一门咒法,主要的用途,就是回复。

    没错,也就是李楚缺的那条边……

    利用佛法仁和之力,可以止血化瘀、祛毒安神、促进周天、养颜通便……

    总之,就是功效很多。

    但是功效多,往往也就意味着效果平庸。

    如果是小伤小病,照一照,包治百病。如果是大伤,多半是只能延缓,不能痊愈。

    就是那种……什么时候都可以拿来照一照,但是真的在生死存亡时刻,多半是救不了命的东西……

    使得李楚看过后,想起了一种叫做“板蓝根”的奇物……

    不过李楚依然有些兴奋,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接触佛法……甚至是术法。

    往大了说,这让他了解到了一种与从前完全不同的力量使用方式。

    印法、咒诀、神念……

    对于旁的修者或许司空见惯,但对他来说,还是颇为奇妙的存在。

    即使是这种最简单的。

    闭目冥想……

    手拈小菩提。

    口颂菩提咒。

    神意念菩提。

    菩提在我心。

    一道金光,透过他的指尖,瞬间笼罩了整片屋子,很快发展到了炽热的程度,好似李楚攥着一轮小太阳!

    ……

    天南净土云浮寺。

    身为十二仙门中排名靠前的五大派之一,云浮净土,无疑是当今天下佛门弟子最向往的存在。

    甚至有“佛在灵山,法在天南”的说法。

    这一日。

    云浮寺上下,忽然都听到了一声无端响起的古奥钟鸣!

    铛——

    这钟声与寻常的晨暮钟声不同,浑厚悠久,沉重庄严,带着涤荡神魂的强大力量!

    如同一道涟漪一般,瞬间掠过方圆百里的范围!

    这一声响,寺院某处。

    一位身着月白僧袍的俊秀和尚,缓缓睁开双目。

    这一双眼波澜不兴,却又好似蕴着无尽的神光,其深邃之处难以尽述。

    “容易?”

    不知何处,有人叫了他一声。

    “在的。”

    月白僧人应了一声,起身,迈步。

    一步迈出,便出现在了一处幽静的佛堂中。

    这一步,无距。

    佛堂中原本就盘膝坐了一个老和尚,身着珠光宝气的金色袈裟,极为华贵。一双长眉,脸颊瘦削,一脸的法相庄严。

    “你上次说,天下间要四十年后才会有第二尊罗汉。”老和尚出声道。

    月白僧人微笑:“先别急。”

    稍稍顿了顿。

    铛——

    又有一声钟声响起!

    “啊?”老和尚有些惊诧,“还有?”

    似乎是印证他的话。

    铛——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钟鸣!

    又过了良久,似乎是没有再响了,老和尚才微微舒了一口气。

    若是法钟再鸣,他就要起身跪拜了。

    “法钟长鸣,只有三件事。”

    “佛陀降世,菩提传法,罗汉证果。”

    老和尚沉吟道:“佛陀降世,不过是传说,不得而知。菩萨传法,已万年未有。罗汉证果倒是常见,可百年间也往往只有一次,今日连鸣三响……”

    月白僧人眺望远处,轻声道:“许是世间,已有真菩提。”

    “蛤?”

    老和尚皱起一双长眉:“谁还能走在你的前面?”

    “不知。”月白僧人目光中露出些许的憧憬。

    “真想见一见啊……”

    ……

    神洛城,白龙寺。

    当年佛法西来,中土承经的第一座寺庙就是白龙寺。上古至今,已然不知多少岁月。

    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白龙寺都是天下第一寺庙,唯一的佛门胜地。

    直到千年之前,佛法南移。

    天南的云浮寺屡屡出现绝世高僧,居然一连十余代!生生打出了“云浮净土”的称号。

    白龙寺的天下第一名存实亡。

    河洛建朝后,分封十二仙门。其中唯一的佛门传承便是天南净土云浮寺,且排在前列的五大派中。

    而白龙寺根本未得提及。

    就此,双方的地位盖棺定论。

    失去了第一,分明还是第二。但不知为何,全天下都好像认为白龙寺没落了。谁提起来,都是一副惋惜。

    或许……第二确实不差,除了对那个原本的第一来说。

    铛——

    铛——

    铛——

    三声法钟敲响,响彻神洛城。

    有些见识的,知道这是天下佛门有大事发生。

    不知道的就会非常纳闷,以往城外的寺庙敲钟,可从来没传进来过。

    今日怎么这般响亮?

    而且这钟声中,似乎蕴含着涤荡人心的巨力。

    影响最大的,当属那些文人雅士的聚会场所。

    此时虽是白天,但神洛城号称花都,城里花街、水中画舫,向来是要日上三竿的。

    这三声钟鸣响过。

    所有人,都冷静了。

    男人们都变得柔软了,从床榻上滑下来,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并对妻子产生歉疚。

    有些是对自己的妻子,有些是对别人的……

    好姑娘们想起自己经历的每一日,也不禁觉得索然无味……

    白龙寺里。

    某处山峰的顶点,站着一个小小的和尚。

    他看上去只有七八岁年纪,面庞白净,唇红齿白,样貌清秀可爱之极。

    穿着略有些宽大的僧袍,配上他一脸的成熟表情,画面有些违和、有些好笑。

    但他的目光却是极认真的。

    远眺南方。

    “江容易,我轮回九世,到底还是被你抢先了一步吗?”

    他看了看自己白嫩的双手。

    “这禅,不修也罢。”

    说着,他纵身一跃,竟从凌云绝巅一跃而下。

    落地时,已经出了白龙寺的山门。

    这时,有一道声音急急地传进耳朵里。

    “师祖,师祖!您去哪里啊?”

    “出去玩!”

    小和尚没好气地答道。

    那神情样貌,倒真像极了一个懒得念佛、下山去玩的孩子。

    ……

    德云观里。

    李楚心满意足地合上秘笈,心道这小菩提咒果然厉害,被那日轮一照,自己周身气血都感觉沸腾了起来。若是有内外伤势,想必可以瞬间愈合。

    就是修炼确实难度大了一点,饶是自己,也练习了整整……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