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十七章 有内鬼?我就是内鬼!(求推荐求收藏)

    万里飞沙被施了法的绳子捆着,扔到地上的时候,还是有些发懵,不太知道自己到底惹了一个什么角色。,更多好免费。

    随即,便有三条大汉的影子罩住了他。

    道士……和尚……丑男……

    万里飞沙看着这个阵容,咽了口唾沫,夹紧双腿、连续提肛,同时颤声问道:“你们……要干嘛?”

    神目和尚凝眉怒目,有如罗汉金刚,沉声道:“老实交代,不然将你打入阿鼻地狱。”

    赵良辰面容冷峻:“如若不招的话,我也有诸般手段等着炮制你。”

    李楚盯着他道:“你跑不了的。”

    神目和尚陡然暴喝一声:“你到底招不招!再不招我可真动手了!”

    “我这恰好有两颗引雷丸。”赵良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阴仄仄地笑道:“我看你需要电一电……”

    “停停停!我招!”

    万里飞沙开始慌了,他大喊一声,先让三人停手。而后,又弱弱地道:“不过……在我招之前……你们总得先问吧……”

    “额。”

    三人对视一眼,这才发现,大家都缺乏逼供的经验。

    但是神目和尚立刻一提胸膛,大喝一声:“还要问?你究竟干了多少亏心事!你自己统统说出来!等我们问的话,事情就大了!”

    万里飞沙被吓得一个哆嗦,忙道:“好好好,我说……”

    “那个……十岁那年,我偷看过师姐洗澡……”万里飞沙支支吾吾说了一句,便不再说话了。

    “嗯?没了?”神目和尚打断他,“就这一件?”

    万里飞沙犹豫了下,道:“嗯……也不是一件。我是从十岁开始每天偷看师姐洗澡……一直看到二十岁……”

    “你耍我是吧?”神目和尚一把揪住万里飞沙。

    赵良辰又插话道:“他还是需要电一电。”

    “把你姓什么!叫什么!从哪儿来!来平安镇干什么,说清楚!”神目怒道。

    “好好好。”万里飞沙忙道:“我叫万里飞沙,是偃月教的弟子。”

    “魔门偃月教!”

    赵良辰惊呼一声,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错。”万里飞沙瞥了他一眼,又道:“天地良心,我虽然是偃月教弟子,但是出山机会不多,还从来没杀过一个人啊。”

    “偃月教弟子,从没杀过人?”神目和尚狐疑地看向他。

    这话无异于一个好姑娘说自己是处子身。

    虽然不是没有,但也相当罕见。

    “是真的!”万里飞沙道:“我虽然是出身魔门,但是一向心存正义……”

    看着三人灼热的目光,他又一缩脖子:“当然,主要还是实力不济……我的主要天赋,是逃跑……”

    这点李楚倒是没有异议,因为用心眼术,他可以看出万里飞沙身上并没有附着戾气或者怨气之类。

    通常,但凡手上沾血腥的人,身上总是免不了染上一些怨气的。

    万里飞沙继续道:“所以这次……嗯,上头就派我来负责收罗修行种子,因为我跑得快,办这种事比较方便……”

    “可这也都是被人逼迫的,我是真不愿意做这种事的!”万里飞沙大声道。

    这个倒是真的。

    哪个有理想的魔门弟子,会想要整天哄小孩子?

    “你抓到的孩子应该不少了吧?都把他们藏在哪里?”李楚问道。

    “我们的分舵,目前在一处猎场里……”

    “猎场?”赵良辰眉头一拧,“整个平安镇左近,圈了猎场的可只有一个人……”

    他渐渐想到一些不好的猜测。,更多好免费。

    “没错。”万里飞沙垂头道:“就是那个猎场。”

    “哪个人?”李楚看向赵良辰。

    赵良辰嗓音低沉,缓缓道:“江南王……姬霸骁!”

    “啊?”这次连神目都有些吃惊。

    ……

    在平安镇附近,有一座偌大的猎场,属于当今江南王。

    这座猎场占地极大,且内里荒僻,野兽众而无人迹,向来没有人敢靠近。

    偃月教把孩子们藏在这里,也难怪没人能发现。

    万里飞沙不疾不徐地走进来,面色如常。

    猎场中心有一排六七栋小阁楼,本是给江南王临时留宿用的。

    此时这些小阁楼里,住着几十个孩童。每栋楼,都有一个黑衣人看守。

    这些看守都是偃月教里的小喽啰,大多是半路出家加入魔门,所学驳杂、道行不高。

    万里飞沙虽然在本门地位极低,但是在这些小喽啰面前,还是算头目的。

    所以这处分舵,他是分舵主。

    正因为这些小喽啰的存在,李楚给了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这些人离孩子们太近,他们担心无法一下救出所有孩子。会有人狗急跳墙,万一伤到哪怕一个孩子,那也不好。

    给万里飞沙的任务,就是凭借他分舵主的权威,将这些小喽啰召集起来,方便他们一网打尽。

    很简单的任务。

    万里飞沙心中盘算着,这处分舵一共有六个小喽啰,修为都不高。毕竟只是照看孩子而已,精兵强将当然不会留在这。

    只要将他们聚起来,那三条大汉里的任意一个应该都可以对付。只要别有一个人逃掉,就没人知道有内鬼。

    自己就还是干净的。

    至于立即逃跑……万里飞沙不敢尝试。

    那个小道士给他留下的阴影太大了,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跑不过的人。

    虽然现在他不在自己身边。

    但是万里飞沙的脊背上一直有一股凉飕飕的感觉。

    这感觉提醒着他……

    小道士在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

    走过一栋阁楼之前,阁楼下的小喽啰冲他一颔首:“分舵主。”

    “嗯。”万里飞沙点点头,道:“你去把所有兄弟叫来见我。”

    “啊?分舵主……是要做什么?”那人一愣。

    “开会。”

    “可是……”

    “可是什么?”

    万里飞沙有些不悦,怎么你一个小喽啰屁话也这么多,抢镜吗?

    “可是鬼连邪大人来了,他说让你回来立刻去见他……”

    “……”万里飞沙心里咯噔一下,“你不早说!”

    那人被骂得莫名其妙,委屈地问道:“那咱们还开会吗?”

    “滚开!”

    万里飞沙斥了一声,快步往中心走去。

    最中间的大堂里,灯火通明。

    一个黑衣蒙面、只露出一双蓝色异瞳的高大男子在那里等他。

    这人,便是鬼连邪。

    当今教主的心腹之一,教中地位仅在偃月教主和五尊法王之下。

    万里飞沙本就怕他,再加上心里有鬼,此时见了,差点双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他颤声问道:“鬼连邪大人,您怎么来了?”

    鬼连邪的声音也幽幽的渗人,“情况有些变化,诸葛决定暂时中止这边的事情。你今晚就带人把这边的孩子送回教中,任务就算圆满完成了。”

    万里飞沙心中不禁暗骂一声。

    你他娘的……再早半天来也好啊……

    鬼连邪见他脸上冷汗直流,面色十分纠结,却又不说话,便问道:“怎么了?”

    万里飞沙心中正在天人交战,不停地对比着鬼连邪和小道士的分量。

    小道士虽然厉害,但是鬼连邪背后代表是整个偃月教……

    此时听到鬼连邪一问,他肩膀一颤。

    旋即,便咬牙道:“鬼连邪大人,今晚转移可能不会那么顺利……”

    “嗯?怎么了?”

    鬼连邪重重说道:“有内鬼!”

    “内鬼?”

    “对。”万里飞沙道:“我得到可靠消息,这处分舵有人里应外合,联合了一伙人今晚要来劫走这些孩子。咱们要是现在转移,肯定会造成麻烦。”

    “哦?”鬼连邪冷笑一声:“那我来的还正是时候。”

    “鬼连邪大人的意思是……”

    “想来劫人……那就让他们来好了……”

    ……

    李楚用心眼术观察着猎场中的人手流动。

    果然,万里飞沙进去不久,安插在几个阁楼里的小喽啰就都被调开,聚集到了中间一栋楼里。

    怪聚在一起,就好对付了。

    他一睁眼,道:“可以了。”

    月光下,兔起鹘落,三道身影杀入这个猎场之中,直奔最中心的阁楼。

    计划很简单,只要将里面的几个小喽啰都解决掉,再把周围的孩子们救出来就好了。

    唯一让李楚觉得不大对劲的是,人数对不上。

    多了一个。

    不过……应该也无所谓。

    中间阁楼的大堂中,偃月教的几个小喽啰被聚集在一起,正有些茫然。

    就听嘭嘭两声,大门被人踹开。

    “什么人?”他们惊呼道。

    “你爹!”赵良辰沉声道。

    “你和尚爷爷!”神目和尚与他同时道。

    赵良辰转头看了他一眼,觉得不大对劲,

    神目和尚大喝一声,已经挥舞着拳头,龙精虎猛地冲了上去。

    李楚没有向前冲,他先前就观察到,在阁楼的二楼,有一道除了万里飞沙以外的阴冷气息。

    本着不放跑一人的作战原则,他一闪身,便出现在了二楼上。

    甫一出现,便看到了一道黑衣蒙面的身影。

    他的手中,举着一把巨大的镰刀!

    那是一柄由紫黑色的真气聚集而成的法刃,但看上去却比任何真实的兵器更加坚韧、锋利,闪烁着森寒的幽光。

    绝魂斩魄刀!

    鬼连邪本命交修的最强法器。

    李楚的瞬间出现没有惊到他,反倒让他露出了一丝嗜血的笑容。

    “又有生魂可以收割了,嘿嘿。”

    巨大的镰刀,隔着十余丈的距离,带着幽影挥落。

    嗖——

    鬼连邪曾经凭着这一刀,斩掠一支八百多人的骑兵队。那队骑兵又一直冲出数十丈,才骤然停下脚步。连人带马,俱是生前的样子,周身上下也寻不到一处伤口。

    但无一活口。

    神魂已然尽数被斩灭殆尽。

    绝魂斩魄刀,专杀神魂!

    这一刀落下,躲在角落里的万里飞沙心胆俱寒!

    他原本打定主意,看这一战究竟是谁赢,那自己就往那边倒……

    可是看这样子,小道士刚出现,毫无提防之下,就中了鬼连邪的最强神通,绝无幸理。

    看来自己……

    咦?

    他的瞳孔猛然一缩。

    当绝魂斩魄刀的刀影掠过小道士的身躯的时候,鬼连邪和万里飞沙一样,都以为战斗结束了。

    虽然不会再肉身上留下伤口,但小道士的神魂无疑已经崩碎了。

    鬼连邪用一个霸气的姿势收刀,正要转身下楼,去对付另外两个不速之客。

    就见那小道士又朝前迈了一步……

    李楚也有些茫然,刚出现就被一道幽幽的黑影透体而过。

    他也惊诧了一下。

    但是……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好像……无事发生?

    对方那把大刀,仅仅是吓唬人的吗?

    他也有些怀疑,于是再上前一步试探。

    “什么?还能动?”

    鬼连邪眸中寒光闪烁,这么多年来,能接他一刀而不死的敌人。

    有,但个个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存在。

    这小道士显然不在此列。

    尤其在他已经收刀转身了,看起来就有些尴尬……

    于是他很生气,决定给这小道士来一记狠的。

    咻——

    真气流转,一柄紫黑色的镰刀法刃再度凝聚。

    “你应该方才就死的,这样你还有步入轮回的机会……现在,没有了。”

    鬼连邪的声音彻骨阴寒!

    “绝魂斩魄……诛灭斩!”

    当即,一式最强神通出手!

    嘭——

    这次李楚才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受到了一下撞击,脑中略有震感。

    程度类似于……

    被三岁的小孩子轻轻弹了一个脑瓜崩。

    啪。

    鬼连邪的镰刀这次没有收回,而是响起了清脆的一声响。

    然后……龟裂从底端渐渐蔓延上去……

    他的眼中闪烁着难以置信,却无法阻止。

    这是什么级别的神魂?

    一刀斩上去,震动之强,竟然将自己至强的绝魂斩魄刀瞬间摧毁!

    他抬起头,震惊地看着小道士,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还没来得及出声,整把绝魂斩魄刀就哗啦啦崩碎在地!

    “噗——”

    鬼连邪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瞬间萎靡倒地。

    本命交修的法器……在极度强大的碰撞中崩碎,对他神魂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他的精神恍惚起来,看着眼前的小道士,特别想问一句话,但是却没有力气开口……

    “你难道是……”

    他努力地抬起手,终于吐出几个字。

    但……

    这时候,一个幽幽的身影瞬间出现在他背后。

    万里飞沙。

    他凝眉、垂首、眼中正气凛然!

    “鬼连邪,你身为魔门爪牙、杀人如麻、无恶不作,所犯罪行罄竹难书。今日,我便代表河洛王朝、代表天下百姓、代表正义……消灭你!”

    哧——

    一道利刃捅进了鬼连邪的后心,当场终结了邪恶的一生。

    鬼连邪瞪大着眼睛,死死盯着万里飞沙。

    “你……你……”他不甘地呻吟。

    万里飞沙凑到他耳边,小声道:

    “没错,我就是内鬼!”

    ,精彩!

    (m.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