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上生花眉间血

第三十一章 我不认识你(求推荐求收藏)

    他又笑上眉梢,整个人如沐春风,引来宫雄的注视。

    “贤侄啊,你刚才的提议,我觉得……”

    “宫伯父,您或许是误会了,我刚才所言,仅用九天图做聘迎娶您爱女实在是我连家占了大便宜,所以家父命我带了六箱药材,聊表心意,希望您能收下。”

    连崇睿急忙开口表达自己的情谊,将刚才的不愉快掩盖过去,至于平白搭进去的珍稀药材,他看了眼端坐着不动的珞华。

    一切都是值得的。

    “贤侄可说的真心话?”

    “自然。”

    宫雄笑着点头,略带深意的开口:

    “那便是最好,贤侄和珞华的婚事应该尽早办。”

    说罢,他看了眼珞华,珞华轻轻点头,示意可以接受,动作间娴雅依旧。

    “看来珞儿也无意见,如此,我已找人看过,三日后,便是难得的黄道吉日,贤侄应要八抬大轿来接我家珞儿。”

    宫雄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婚事进程,最后同连崇睿说道:

    “等珞儿同你回到江南,再举行大婚,到时我亦会安排人去一趟,你可得好好对待我家珞华。”

    连崇睿今日得此意外之喜,能与珞华重逢,知晓她的身份,又免去了与宫家生隙,还能满足祖母的期盼。

    最重要的是,很合自己的心意。

    当下便郑重承诺。

    “请伯父,大哥放心,在下一定会如绝世珍宝一般,好好对待珞华,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宫建棕听了倒真心为珞华高兴,他猛地起身,郑重的拍了拍连崇睿的肩膀。

    “如此甚好,我妹子吃了不少苦,你以后要好好待他,如果敢让我妹子受了委屈,我就让你们连家在蜀中混不下去。”

    宫家是蜀中霸主,让连家在蜀中受点磋磨,关门大吉,并不是什么难事。

    连崇睿点头,再次拱手说道:

    “三日后,在下会将聘礼一起带来,迎娶珞华。”

    宫雄对他的态度很是满意,且这事本就是计划好的,当即点头,又交代连崇睿,迎亲当日会有众多远来的贵客。

    连崇睿明白,这事虽已成定局,但是某些虎视眈眈的人,远来蜀中,可不仅仅是为了参与宫家嫁女,他若不能在当场展示出九天图,恐怕会再生波澜。

    “此时离午膳还早,不如,珞儿,你带贤婿走一走。”

    珞华起身,优雅的行了礼,退出门去,静待连崇睿。

    二人找了一个凉亭坐下,凉亭修建在湖中央,一条长长的水廊将凉亭隔离成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你再见。”

    连崇睿端坐着,身姿挺拔,剑眉星目,甚是俊逸。

    当他露出笑意时,便如缓缓展开的画卷,叫人每每倍感舒坦。

    珞华却很是淡然,她动作娴熟的给连崇睿倒了一杯茶,递给他,一句话却让人生凉。

    “听公子的意思,珞华曾与公子见过吗?”

    她嘴唇带着疏离的笑意,看连崇睿的目光清澈温柔,同在孤烟镇时完全不同,哪里看得出半点妩媚挑逗的模样。

    连崇睿有些困惑,珞华的问话过于突然,他一时怔住,试探着开口:

    “在孤烟镇时,你我曾经历艰险,如今我仍时常会想起……”

    “公子恐怕认错了人,珞华一直未离开过蜀中,也未曾去过孤烟镇。”

    她的话宛如一道惊雷,连崇睿怔了半晌,双手握成拳头,眼睛也锐利起来。

    仔细观察珞华的一举一动。

    凉亭中有风,风缓缓吹来,扰乱了珞华鬓边的一缕长发,她轻抬手,将长发掖在了耳后。

    这动作?很是熟悉啊。

    见珞华一直否认自己的身份,连崇睿只得压下心头的疑惑,猜测珞华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

    二人又在凉亭坐了许久,珞华举止一直很温雅,神情淡淡的,不似孤烟镇时,总是软着身体,她背脊挺直成一条线,因此身姿极为流畅,显得气质高雅。

    但她不经意透露的一些习惯,又能隐隐和孤烟镇时对应上。

    “公子一直盯着我看,是在看我与那人有何不同吗?”

    珞华带着得体的微笑,也不等连崇睿回答,看了看日头,转而说道:

    “到用膳时间了,公子请。”

    她引着连崇睿去到饭厅,饭厅里坐着不久前见过的宫雄,宫建棕,还有另外两男三女。

    经过介绍,连崇睿知道那中年女人是薛玲,另外和珞华年纪相似的是宫琅华,以及一名女童宫燕华,都是珞华的妹妹。

    两名男子分别是宫建棕的兄弟,稍高的叫做宫建律,另一名叫做宫建才。

    这便是宫家的嫡系。

    经过和珞华那一番交谈,他激动的情绪平复下来,只有一肚子的疑惑,此时再看这一家人,便察觉出一些不一样来。

    薛玲对两个小女儿十分亲近,却对宫珞华十分疏远,即便偶尔的对视也会快速的挪开目光。

    再看宫雄,他倒是没有那么明显,不过就在不久前,看似关怀的一些询问,很像是在征求宫珞华的意见。

    满满一桌人,只有宫建棕似乎未察觉不对劲儿,依旧对宫珞华十分关心,还能记住宫珞华喜欢的菜品,时常给她夹菜。

    若不是对宫建棕有些了解,恐怕他的行为和其他宫家人比起来。

    他险些觉得,宫建棕对珞华有什么非分之想。

    吃过有些奇怪的午膳,连崇睿回到蜀中别院,带着一头雾水。

    他找来连三元。

    “帮我查一下宫珞华的行踪,尤其是一个月前,她有没有离开过蜀中。”

    顿了顿,他又开口说道:

    “她在宫家的一切,都找来给我,还有,你去查一查玉娇娘的行踪。”

    连三元看出连崇睿有心事,秉着为未来家主解决问题的心态,他问了问今日在宫家的情况。

    “我应下了亲事,三日之后,不知道准备新的聘礼,需要多久?”

    连三元先是一笑,接着变戏法一样从袖口里揪出一本新的册子。

    册子上面写有绫罗绸缎,金银珠宝,数之不尽,还有稀有的红狐皮毛,深海明珠,竟足足写满了三页纸。

    连三元解释道:

    “这也是老爷准备的,若是公子想要迎娶宫大小姐,这些东西便是聘礼,您过目。如有需要更改的地方,属下再去准备。”

    阿满在一旁惊呆了,这,可真是面面俱全啊!当即缠上了连三元:

    “连管事,求您收我为徒啊,我一定好好孝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