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上生花眉间血

第三十章 原来是你(求推荐求收藏)

    连崇睿临出门时遇到了连三元,特意停下来,询问昨夜抓住的女子可有交代什么。

    连三元有些羞愧,他低首回道:

    “昨夜审问得知,那女人并不知道幕后之人,只知道是此次求娶宫家大小姐其中的一人。再多的,没来得及问。”

    “没来得及问是何意?”

    此事涉及到祖父安危,他定是要弄明白的。

    “那女子毒发身死,不过从她临死的表现看,她并不知道自己中毒了。”

    连崇睿皱了下眉头,这事情有古怪。

    “继续追查。”

    他交代完这话,正巧阿满牵着马车到了门口,也不同连三元多谈,便上了马车,往宫家去。

    连三元看他离开,回想起昨夜,从发现刺客入侵到赶到现场,那么短的时间里,连崇睿竟能将已成名的雌雄双盗一死一擒,果真了不得,当即收起了对连崇睿这唯一继承人的轻视,在审问时更是尽心尽力。

    只是可惜,没问出有用的信息。

    连崇睿和一众抬着礼箱的随从刚到宫府门口,还没进门,便遇到了宫家的大公子,宫建棕。

    宫建棕很是热情,亲自一路陪着连崇睿,将他迎到了待客的大厅里,更坐在连崇睿的左侧与他交谈。

    二人本是一辈人,交谈少了客套,言语间很是放松。

    “早听说云清人杰地灵,今日看到崇睿,果真如此。”

    “宫兄过誉,比起蜀中,云清不值一提,何况我看宫兄气势豪迈,才乃是真真的热血好男儿。”

    宫建棕闻言哈哈一笑,他举起大拇指,对连崇睿的话很是认同。

    “你说的倒是中听,人人看我宫家,总觉得神医就该不动声色,泰山崩于前也不慌,其实,我就是直来直去,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憋不住!”

    连崇睿端起茶杯遮住自己的笑,这宫建棕虽然是宫家的大公子,但是行为作风都很豪迈,的确不像个神医,反而有些草莽义气。

    这样的人,比擅于隐藏情绪的人要好处许多。

    “宫兄快人快语,小弟有一问想宫兄解惑。”

    “你直言便是,对了,”他探出身,叫来一名侍女说道:“你去跟大小姐说一声,她未来夫婿来了,可否出来一见。”

    连崇睿有心阻止,却跟不上宫建棕的嘴皮子,偏宫建棕还回头跟他说道:

    “我这妹子很少见客,性子也温吞,不催一催,恐怕还不好意思出来见面。”

    “你说,咱们义气儿女,哪里拘大家闺秀那一套,你既然得到了九天揽月图又有心求娶,早晚都是一家人,我看,你也别叫我宫兄了,不如随我妹子叫我一声大哥。”

    连崇睿扶额,这宫建棕还真是符合这蜀中的热情风俗,豪爽大气,他还真跟不上这爽快的思路。

    “不是,宫兄,我想跟你打听一下,关于此次求亲的人,都有谁呢?”

    宫建棕摸着下巴想了想,细数道:

    “这可多了,京邑钟侯,兴武张士千,逍遥古召,还有金陵陆遥……”

    说了好几个名字,或许是人多,他索性放弃,以为连崇睿是担忧有变故,反而鼓励起他来。

    “不必打听了,纵使还有多人,可宫家只认九天图,你放宽心。”

    连崇睿只得点头,知道再问下去,这言行大大咧咧的大公子恐怕还得脑补更多画面,不如不问。

    “不过,今日你怎地带了这许多礼物?”

    宫建棕指了指堆在院里的六抬礼物,有些不解,“我怎地闻到了药香。”

    连崇睿感叹,这人再怎么豪放,再怎么不拘小节,可到底是宫家的人,这对药材的敏锐无人能敌。

    “棕儿,在跟贤侄聊什么,如此开心啊。”

    宫雄人未至声先到,厅内二人急忙起身到门口。

    “怎地在门口站着,快进屋。”

    “莲香,去上一壶药茶来,”宫雄看了一眼院里的礼物,久久地与连崇睿对视,意味深长,“贤侄,屋里坐。”

    连崇睿面对宫雄探究的目光,仍是不卑不亢,言行彬彬有礼。

    “贤侄如今也满十八了,当年你母亲重病,我还见过你。”

    宫雄一边提起往事,一边打量连崇睿的反应。

    心里暗道,这连崇睿的确仪表堂堂,气质儒雅,和他那狐狸父亲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从行为上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来。

    奇怪的是,院里那六抬礼物全是珍稀药材,不符合上门求亲的礼数啊!

    宫雄人老成精,一琢磨,便有了猜测。

    面上却丝毫未表露出来,他仍面色祥和的和连崇睿拉家常,问候连家众人的近况。

    连崇睿一一作答,心中讶异连家和宫家竟有不少来往。

    既然如此,那么开口解除婚事,以九天图交换长生丹,这事成功的几率也会大些。

    打定主意,趁着此时氛围还不错,不如及早将事情敲定。

    他站了起来,拱手赔罪。

    “家主,在下这次来,其实另有一事相求,我想用九天图和您交换长生丹。”

    他弯低了腰,态度很是恭敬。

    “贤侄你这是?”

    “哎,连崇睿,你……”

    宫雄和宫建棕纷纷出声,对他所言大有不满,他们不是傻子,听这话的意思是:

    买椟还珠。

    连崇睿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但也不得不提,只能再次恳求:

    “还请您……”

    “妹妹你来了,快过来。”

    连崇睿还未说完,便听到宫建棕雄厚的嗓音响起,他身后,传来脚步声。

    他下意识回看。

    那女子,柳叶眉丹凤眼,柔媚自成,却神色温柔,姿态典雅,令人挪不开眼睛。

    “珞华,到为父这来。”

    连崇睿在看清珞华的面容后,瞬间握紧了拳头,一股暖流从心中升起,脸上的笑容掩盖不住,从嘴角到眉眼,没有一处不叫人看不出他心情极为喜悦。

    “是你。”

    “宫珞华,见过连公子。”

    珞华微微笑着,同连崇睿行了礼,越过他身侧去到宫雄身边。

    “听说得到九天图之人来府,女儿特来一见。”

    “妹妹,来哥哥这坐。”

    宫建棕之前和连崇睿聊过几句,对他很有好感,便有意撮合他和自家妹子,急急招手,想让出挨着连崇睿的座位。

    珞华没理他,反而走到右侧,选了居中的位置坐下,她端起莲香端来的药茶,轻轻呡了一口。

    一番动作下来,举止优雅,长长的袖摆搭在腿上,宛如天上云朵,落落大方。

    连崇睿收回自己的目光,面上有些羞怯,不知道刚才那番话珞华听到了多少。

    但他很想问问珞华,与他在孤烟镇分别之时为何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又为何留下假名,钟意。

    不过,仔细回想,珞华在孤烟镇时一直蒙面伪装,且那时她假扮妓子,行为姿态与此时截然不同,必然是不能被发现的。

    连崇睿自己给了自己答案,又灵光乍现,珞华在分别时告知的名字并不是毫无意义的。

    “钟意,中意!”

    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