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上生花眉间血

第二十九章 自我谎言(求推荐求收藏)

    安静的夜里,高高的屋顶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那人身穿黑衣,身材健硕,应该是名青年。

    连崇睿顿时警觉,此时,一条飞索从他背后窜了出来,那飞索上的钩子正对准他手上的九天图。

    “哼。”

    连崇睿轻哼,迅速反应过来,身手极快,一把抓住钩子的底部,再用力一扯,那假山背后的人立马被拽了出来。

    虽穿着黑衣,但身姿饱满,应该是名女子。

    “哎呀,被发现了。”

    女子扭着腰肢,嘻嘻笑着。

    连崇睿冷眼看着前后二人,这二人一明一暗,趁他出神,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再从背后偷袭,心机深重,手段卑鄙。

    “兄弟何必如此?”

    那屋顶上的人飞身落在院里,一双眼睛很是贪婪,死死盯着连崇睿手里的九天图。

    “雌雄双盗。”

    连崇睿喊出了二人的外号。

    二人身影一顿,很快那男的便承认了,还有些不经心的开起了玩笑。

    “不过借九天图看看,兄弟何必这么小气。”

    连崇睿冷着脸,雌雄双盗在九天大陆上的名声并不好,杀人劫财,无所不为,偏偏二人行踪诡异,至今还没有伏诛。

    “谁派你们来的?”

    九天图这样的珍宝,大陆上觊觎之人不少,但明知道九天揽月图在连家手里还敢动手阻拦的,也没几个。

    雌雄双盗虽有些本事,但还不够格动连家的东西。

    面对连崇睿的质问,雌雄双盗避而不谈,那女的更是同男的示意:

    “何必同他多言,赶紧杀了他,拿了东西走。”

    “想杀我?”

    连崇睿宛如听到一个笑话,他为人随性惯了,一向也大度,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明目张胆,微眯了眯眼睛,透出几分狠厉来,再次同二人确认道:

    “你们真不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雌雄双盗没再说话,缓缓的靠近。

    连崇睿先收好九天图,而后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

    接着,在那青年的眼中,连崇睿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下一秒,他便感觉到耳边闪过一阵凉风,迅速抬手格挡。

    但是,他的手掌反被连崇睿抓住,宛如一双铁手,力大无比,他挣脱不开,那女的看在眼里,从假山附近飞身而起,在半空中拔出了长剑。

    连崇睿抓着男子右手,膝盖重重撞击在男子的背脊,他只觉得疼痛袭来,还没做出反应,连崇睿已经将他被制住的手用力一扳,在一声沉闷的咔擦声里,他的手臂断裂,扭曲的倒挂在身后。

    连崇睿未停,一脚踢开男子偷袭的左腿,他抓着男子的头发,将他拎起,左手伸出,拽住男子另一只完好的手臂,用力,男子翻了个身。

    连崇睿抵着他的身体,整个人前冲,那女子正执剑赶来,却没料到连崇睿在最后一刻和男子换了个方位,正好将男子当做了盾牌。

    那女子的剑,丝毫不差的插进了男子的喉咙里,原本对连崇睿的凶狠,全都招呼在自己同伴身上。

    连崇睿神色不变,对于这样混不吝的一类,谈不上心慈,伸手一推,那剑尖穿过喉咙,将男子刺了个对穿。

    “啊啊啊!混蛋。”

    女子没想到会误杀的自己的同伴,而罪魁祸首正笑着讥讽她。

    她怒火攻心,反手拔出长剑,对着连崇睿横劈一招。

    这剑含怒出手,威力竟比刚才那一刺大出不少,连崇睿不会愚蠢的硬扛,他双腿在原地快速的移动,只留下一道残影,再接着,他出现在那女子身边。

    一掌狠狠的劈在女子胳膊上。

    女子胳膊瞬间麻痹,长剑随之脱手。

    连崇睿甩出一开始女子偷袭所用的绳索,缠绕在女子手臂上,步子再一动,绳子宛如一条灵活的毒蛇,在他手上甩动,等他再停下时,女子的动作已经被完全限制。

    那绳子从她的手臂到脖子,再到另一只手,捆得十分结实。

    她喘着粗气,被捆了也不肯认命,抬起那双长腿便是一阵猛踢,连崇睿哪能让她如愿,用力一扯绳子。

    绳索顿时勒紧,女子喘不上气,脸色泛青,翻着白眼,软绵绵的倒在地上。

    这时,连三元和阿满也赶了过来,看到地上躺着两名黑衣人,但好在连崇睿一身轻松,并无大碍。

    连三元镇定下来,指挥身边的人手把二人待下去。

    “公子是否无恙?”

    “我很好,审问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清晨,柔和的光芒照亮整个蜀中,唤起沉睡的鸟儿,窗外吱吱喳喳的不停。

    宫家,现任家主宫雄已经用完早膳,这几日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他也忙得不可开交。

    “家中的事,你也可放手给建棕,别总是大包大揽,辛苦自己。”

    宫夫人薛玲体贴的给丈夫穿上外衣,又为他整理了一下发冠,温声细语。

    “今日可不行,来的是正主。”

    薛玲有些惊讶,却又很快平静下来,附和道:

    “算算日子,也该来了,闹了这么一大出,可真是辛苦了我的老爷。”

    她的语气里似乎有些埋怨,但及时被宫雄制止,安抚道。

    “那小子毕竟是连家的继承人,她若嫁过去,便是当家的,倒也不错,且那小子一到蜀中就递上拜贴,可见是个有礼数的。”

    薛玲瞪了宫雄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夫婿也是她自己选的,以后便与她互不相欠。”

    虽说幼时便将珞华送走,对她不住,可这十年来,珞华也学了一身本领,远远胜过自家的另外两个女儿,长生丹的丹方作为补偿也交给了她,现在婚事她也要自作主张,她和宫雄作为双亲,已经是很开明、很宠爱她了。

    “你又在想些什么?”

    宫雄和薛玲是几十年的夫妻了,听薛玲这番话宫雄就知道她心里犯疙瘩了。

    “珞儿在南山那么多年,和我们关系疏远也是正常,我将长生丹教给她也是补偿,她不会再教给别人的。”

    薛玲不在意的点头,心里想的却是自己另外两个女儿,琅华燕华哪个不比珞华可爱,凭什么就能将长生丹教给那十来年不见面的女儿,瞧瞧那冷漠的态度,真像自己欠了她似的。

    薛玲心里不舒坦,手下的劲儿大了些,宫雄皱眉,再次说道:

    “当年用她换来长生丹,她有怨气你要多多安抚。”

    同样的话听得多了,薛玲也听不进去,她凑近宫雄,戳破了彼此间的泡沫。

    “珞华真的是去了南山吗?”

    宫雄背脊一寒,捂住薛玲的唇,眼中冷冷的:

    “她当然是去了南山。”

    对视的眼中,都能看到,这是一个美好的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