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画剑侠图

第四十章 八宝楼(求推荐求收藏)

    二人进门后抬眼一看,房内有一座花梨大理石案台,台上摆着文房四宝,台后是一张檀木太师椅。案台左右是几只硕大花囊和画缸,里面摆放各色卷轴,太师椅后有一面宽约两三丈的巨大描金屏风,房间四周墙壁悬垂黄色锦绣幔帐。

    秦飞拉着朵儿,径直掠到屏风后面,隐起身形。门外说话声越来越近,竟是直奔房内而来。

    “内廷卫那帮人,如今竟连大军征战也要插手,似此下去,大辽国危矣!”一个苍老声音说道。

    “白兄切勿着恼,当今圣上偏信那赫连腾宝,便是我再去谏言也是自讨没趣。”

    门外两人进到屋内,分别落座。

    “萧大人,我朝自太祖始,向来用兵都是由南院大王与南枢密院合议后,向上进言。如今南院大王虚位空悬十多年,南枢密院又遭内廷卫排挤,将来外敌来犯之时,我大辽国还可依靠何人?”

    那个叫萧大人的,名叫萧天斗,世代簪缨之家,钦宗于哥继位后,即拜为南枢密院掌院,然则有职无权。

    另一位长者则是萧天斗请来的枢密院客卿白景宣,此人身负绝学,长于行军布阵,运筹帷幄。自受老友萧天斗相邀,来到南枢密院后,却是终日无所事事,是以心中一直苦闷。

    “自我执掌南枢密院十余载,竟是不得与闻军机之事,空负定国安邦之志,却也只得任岁月蹉跎。”萧天斗长叹一声:“现下将到冬季,圣上竟听信赫连腾宝之言,要向西夏进兵,北地冬季天寒地冻,单是粮草接济便是极大难事。外间只道南枢密院为大辽军机中枢,却不知南枢密院早已不闻军机多年。”

    白景宣道:“辽国连年征伐,国库日渐空虚,早已不复当年圣宗朝之威。辽东阿骨打部日渐兴盛,已会盟草原数十部落,隐隐有犯我大辽之意,此刻却对西夏兴兵,实为不智。”

    二人相对唏嘘,萧天斗道:“白兄,圣上钦定,下月初自云州、大同两处出兵,首取夏州,此事已成定局,你我也不必再去烦忧。倒是皇后在出兵前,要来这八宝楼为出征将士祈福,到时却要小心谨慎,切莫出了乱子。”

    白景宣点头,“掌院放心,八宝楼不似那建在山林的寻常寺庙,广受百姓香火,自是龙蛇混杂。这八宝楼供奉了八位大德高僧舍利,建在枢密院宫殿之内,寻常百姓不能靠近。本就是皇家祭拜之所,当是不会出什么乱子。”

    萧天斗苦笑道:“想我堂堂南枢密院,却成了皇家祭祀之所,真是令人可叹。”

    二人又说了会闲话,起身离开房间,自去了别处。

    秦飞和朵儿在屏风后听得真真切切,本以为南枢密院八宝楼是龙潭虎穴、刀山剑林,哪知道竟是这般结果,着实令人意外。秦飞心有不甘,与朵儿出了屋子,来到殿中央高耸的塔下,竟是连个守卫都没有,二人进到塔内,拾级而上,来到顶层祭坛。

    祭坛内烛火明亮,正中一尊高大的释迦牟尼佛坐像,面目慈祥,左右是十八罗汉雕像及众弟子、信众小像,观之确是令人为之肃然,宛如置身“诸恶皆除,众德悉备,净色遍照法界”之境,塔壁刻有佛教屋宇和信众拜佛的景象,数幅黄色经幡自塔顶直垂而下,除此之外再无别物。

    秦飞对朵儿道:“外间传言多有不实,人道这八宝楼遍布机关陷阱,楼内藏满奇珍异宝,哪知竟只是皇家祭祀之所,看来金刀大侠并未到此。”朵儿点头,“那萧天斗执掌南枢密院已有十余年,而章大侠失踪只是五年前,可见与这八宝楼并无干系。”

    二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不过此行倒也不是全无收获,起码知道了辽国下月初,自云州、大同两处出兵,攻打夏州,如此一来自是无力南侵。听枢密院殿中两人对话,辽国国力日渐衰落,且朝堂之上近小人而远贤臣,看来大辽国已是日薄西山。

    回到客栈,秦飞将探得讯息写下,用蜜蜡封好,命郝大富传往代州雁山郭家寨,郝大富欣然领命,即刻派人连夜快马赶奔代州。

    秦飞对朵儿道:“妹子,明日我们去内廷卫寻那赫连腾宝。”朵儿点头道好。

    此后一连数日,秦飞与朵儿都去内廷卫探访,却是不见赫连腾宝踪迹,转眼快到月底,秦飞对朵儿道:“妹子,泰山会盟时玄鹤和虎痴放火烧了内廷卫的引火之物,虎痴甘道人也与草上飞叶无痕拼得两败俱伤,赫连腾宝想是因此忌恨在心,才一力撺掇辽钦宗发兵攻打西夏国。内廷卫向来都有随大军征战的惯例,你说那赫连腾宝会不会随在军中?”

    朵儿摇了摇头,“这个却是难说,不过这几日去内廷卫府司衙门都未看到其中高手,却不知是去了哪里。”

    秦飞也有同感,莫说赫连腾宝、小剑魔,就连叶无青等人也未看到,廷卫府司衙门里,身穿供奉服饰的也没几个,多只是一些金阶护卫,以及品阶更低的廷卫。

    “有个地方一定有内廷卫高手。”朵儿调皮地看着秦飞道:“皇宫大内!”

    秦飞也正想说皇宫内院,闻言笑道:“那今晚就去皇宫走一遭,瞧瞧能否撞到腾宝老贼。”朵儿闻言点头。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二人出了客栈,向皇宫方向行去。皇宫在客栈西面五里,防卫比南枢密院森严许多,离老远就能看见高大的宫墙,墙外至少有上百丈宽的开阔地,没有树木房屋,怕有歹人隐匿其中。宫墙院外不时有羽林军人马往来巡视,在羽林军外围更有城防营兵卒戒备。

    整个皇宫被守卫得如同铁桶一般,秦飞与朵儿离老远围着宫墙外转了一圈,也找不到僻静无人之所。倘若一旦踏进开阔处,便会立刻被人发现,若想不被人发觉夜入皇宫,简直势比登天。二人不想硬闯内宫,此行只为探查赫连腾宝讯息,若是惊动众守卫,非但无法探听消息,恐怕连脱身都属不易。

    朵儿靠着秦飞,牵着秦飞的手说道:“秦哥哥,既然进不了宫,我们且回吧,腾宝老贼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总不见得一辈子都不现身吧。”

    秦飞点点头,捏紧朵儿小手道:“那老贼甚是狡猾,行踪诡秘。但若能遇上,我定要替你父王报仇。”朵儿点点头,“老贼恐也知道我们寻他,自是着意提防。不过,这么些年都过去了,报仇倒也不急在这一时。秦哥哥,我们就这般慢慢走回客栈吧,你看今晚天上月色多好。”

    秦飞点头道好,抬眼向上看去,只见碧空如洗,一弯下弦月像只弯钩,周围发散出淡淡的金色光辉,在夜空中显得格外幽静、遥远,整个天空像一片结了冰的湖水,至柔至美。

    二人转身向客栈方向缓步行去,尚未走出一箭之地,就听身后皇宫方向传来嘈杂人声,定睛看去,只见两道人影像大鸟般从宫墙上跳下,向皇宫外驰去,身形迅疾异常。

    俄顷,由宫墙上又跳下几道身影,似是内廷卫高手,在那二人身后疾追,宫墙外羽林军及城防营士卒纷纷鼓噪,宫门开处,数十骑健马也在后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