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之战

第一百五十三章,步步紧逼(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天都之战

    以当前危急的情形来看,对于她来说很是不利。

    这红衣女子如果在此地,就与对方三人撕破脸皮,大打出手的话。

    以这红衣女子筑基中期的修为实力,不用多说,肯定是讨不到什么好处,很有可能会搭上自己的一条小命。

    一名身材瘦瘦高高的黄衣男子,面如同刀削的脸上毫无波澜,侧目看了一眼,那欲要准备踏入草丛中,靠近那红衣女子自家的少主,他毫不迟疑的高声叫道:

    “黄少主小心一些,我们就这样贸然闯进去,怕是不妥,你先等等,待我打开一条通道”。

    白衣青年男子闻言先是一怔,眼中的神色略微的一犹豫,旋即停住脚步。

    那瘦瘦高高的黄衣男子,见自家少主停住脚步,随着一股强大的法力,飞快的涌入这黄衣男子的右脚。

    下一刻,他抬起脚冲着前方就是一个横扫,一股无形的劲风过后,挡在他面前半人高的杂草,就被他清理出一条宽阔的道路。

    忽见里面那红衣女子的目光,此刻正在四下打量着四周,黄衣男子当即就冷声道:

    “你现在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要乱动什么不好的心思”。

    “这次你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有机会逃离出去,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不然,可别怪我手上没有轻重打伤了你”。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说出这样的话了,前不久,在一片戈壁滩上,这瘦瘦高高的男子,也说类似的恐呵言语。

    那红衣女子微咬下唇,飞快的收回目光,警惕的看着此人,并没有出言反驳什么。

    “不错,黄护法说的即是,你们二人快将她给我绑起来,带回家族中……,老子都有些快等不及了”。

    那白衣青年用淫邪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挥手间,便做了一个作战的手势,口中缓缓的如此说道。

    在这白衣青年的二侧随行护法,气息内敛,修为都在筑基后期,然而这发号施令的白衣青年,却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实力。

    “是”!

    这二人冷笑着,答应一声,有戏虐的目光看着小脸煞白的红衣女子,他二人暗自对视一眼,随后便有了动作,脚下生风步伐诡异,以前后夹击之势,步步靠近那一脸恐惧的红衣少女,他们二人手上的动作不停歇,五指掐决连连。

    左侧的一人看似漫不经心的缓缓抬起手,随着他五指张开,一道白光微闪,骤然间其掌心一道螺旋状的水波扭曲着荡漾而出,一块闪烁着青光濛濛的青色玉牌,从中显现而出。

    而另一人手中黄光一闪,一根细如毛发,闪烁着淡淡金光的金丝细绳,游荡着钻出,随即在其掌心弹跳伸缩,如同游鱼一样。

    那被三人步步紧逼的红衣女子,口中苦笑着嗤笑一声,目光冰冷的看着紧逼的三人,她半是自言自语的道:

    “事到如今,你想要我做你的修炼炉鼎,那是决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是你黄家的势力滔天,也不可能强势到可以的横扫整个玄武国,你们会有报应的”。

    她这般说着,藏在袖中的手,却是紧紧的握着某样东西,那件被她紧握着的东西一缕缕红光微闪,蓄势待发。

    在这三人一个不留神的不经意间,呼啦的一下,一张火红色符箓,朝着近在咫尺的白衣青年的方向,激射而去。

    看她现在这般举动的样子,应该是想要做最后一博。

    “少主小心”!一人见状急呼一声。

    符箓祭出的电光火石之间,红色符箓其表面书写的符文,已然悉数被亮起,一股股灼热的火属性气息,从这些亮起来的符文上骤然浮现,滋滋声大作,宛如怒涛洪流一般的火浪,冲着那白衣青年席卷而去。

    “小丫头片子,你就这么点手段,看来你也是穷途末路了,这个时候才想要鱼死网破,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瘦瘦高高的黄姓护卫,眼睛骤然间微一眯,看出她的举动,口中如此讥讽道。

    刹那间,他脸上骤然泛起凝重之色,心念微动似乎是想到什么一样,侧头高声提醒道:“少主快退,小心那是爆裂符”。

    白衣青年赫然闻声,脑海中豁然一惊,旋即施展出身法,极速飞掠后退。

    那瘦瘦高高的男子说罢,飞快的一抖手上的玉牌法宝,嘴唇飞快翕动张合,玉佩表面骤然泛起阵阵螺旋状的涟漪,一道道宛如实质的蓝色光芒,骤然间蒸腾而起。

    蕴含在其中火焰的符文,频频的跳动不已,一道禁锢之力如同一缕烟雾那般,陡然飘散而出,他口中低喝一声。

    “给我封住她体内的法源”!

    那弹射而出的禁锢之力,朝着被包围在中央的红衣女子卷射而去。

    而另外一旁的马脸男子,原本嘴角勾起一抹嘲讽,闻言见状,迅速便反应过来,手上动作不停歇,当即便将手中的金绳一抛,十指频频弯曲掐决。

    几乎是在瞬间,一股束缚之力,朝着那原本束手待擒的红衣女子电射而去。

    砰的一声剧烈炸响,顿时间火光四射,一股股烟尘四起。

    就在他二人刚刚做完这一切,符箓轰然剧烈的爆裂开来,顿时间,地面上的土石杂草被一道冲击波,恶狠狠狂刮而过,地面为之猛烈的一震,如同发生地震一样。

    地表上的一些杂草碎石四处飞溅,空中烟尘四起,以此地为中心的方圆百里外,都能感知到这里的爆炸余波。

    方才以犄角之势,包围红衣女子的二人,各自迅速施法迅速后退,各自体表霞光透体而出,手上并飞快的取出防御法宝来抵挡。

    只见在一个蓝濛濛光盾中的白衣男子,轻吐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喃喃道:好险好险,幸好有老祖宗赐下来的保命法宝,不然,今日算是栽了”。

    与此同时,在百里之外,某片高空中。

    此时正在高空御剑飞行赶路的青衣男子,脑海中略微感知道,有一股淡淡的法力冲击余波,冲着他这里席卷而来。

    他先是一怔,当即停住飞行遁光,目光一凝,朝着法力余波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何人在那个方向打斗,怎么强的爆炸余波,想必不会是什么低级修士争斗”,他眉梢微挑,口中喃喃道。

    片刻过后,其嘴角蓦然间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心念一动,有些跃跃欲试的自语道:

    “还是去看看,能不能挣点意外之财,才能维持得了接下来的修炼”。

    他斟酌片刻,蓦的抬手单指一戳眉心,一股神念之力透体而出,随即施展敛息易容术。

    紧接着下一刻,随着这男子的体表白光微闪,身体内骨骼传出一阵阵咔咔爆响声。

    他一身筑基初期的修为境界,同时压制到只有练气期二三层的样子。

    不久后,地面上便多了一个矮胖中年人,脸上还长着几疙瘩,样貌可以说是比较丑陋。

    他当即屈指一弹,一缕红光激射而出,便化作一柄火红色飞剑,悬浮在高处。

    他毫不迟疑的纵身一跃跳上悬空的飞剑,朝着爆裂余波来的方向,迅速飞遁而去,想要去做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旁观者。

    爆裂之处待烟尘散去,却不见居中的红衣女子。

    那三人施法将挡在身前的防御法宝一收,眼中陡然见状,脸色蓦然一变,随即放开神识之力,仔细的探查四周情况。

    “人呐,去那里了”,白衣青年有些错愕,表情极为狰狞可怖。

    “少主你不必焦急,她跑不了”,那马脸男子大袖一抖,随即施法一收那用来防御的盾牌,装入腰间的储物袋,用手指了指地面,沉声说道:“她躲藏在地下,待我施法将其逼出”。

    “好,那我便拭目以待,今日多谢黄护卫尽心尽力的追捕,待事成之后,我定要把两位的功劳,上报我父亲”,

    白衣青年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笑呵呵冲着那马脸男子说道。

    二人闻言均是脸露喜色,他们如此不计代价的帮助眼前的这位小主人,要的便是这份功劳,想必事成之后修炼所用的资源,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此时使用遁地符的红衣女子,躲藏在地下约莫五丈的土石之中,周身上下被两件法宝给死死的捆缚着。

    她此时小脸苍白,嘴角略带血渍,体内的法力几乎枯竭,现如今在地下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眼眶湿润泫然欲泣,几点滴热眼潸然而下,方才的那张符箓已经是她最后的依仗。

    除此之外,只能在此坐以待毙,她已经不奢求家族的长老,以及自己父亲会赶来救自己。

    她原本回家族是想见自己的父亲,让其父亲帮忙,求助家族中的那位家族大长老,求求他老人家大发慈悲,跟黄家的家主罢免这段婚约。

    可是谁曾想族中的哪位大长老,竟然将她拒之门外,根本就没有半分意思想要见她一面。

    其父亲在几日之前,便出了远门,她跟本也就没有见上一面,转而回归宗门寻求师傅的庇护。

    她也不知道在自己家族中,是谁走漏了风声,她在会宗门的半路上,居然被这黄姓修真家族的三人,早有预谋的拦路逼迫,一路逃离至此,已经是精疲力尽。

    她心念如此,蓦的一下,束缚着身上的两件法宝陡然间加重了捆缚之力,她原本清丽可人的脸上,骤然间变得扭曲起来,口中咳嗽连连,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轰”……

    地面上一只磨盘般大小手掌,轰然砸向地底,随即地面便是土石蹦飞,顷刻间,地面被这强大的法力,豁开一道七八尺宽的缝隙。

    那瘦瘦高高的黄衣男子,嘴里嘿嘿的节节怪笑,随即口中厉喝一声:“你还不给我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