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成了造物主

第一百八十五章 机会(求推荐求收藏)

    正常的世界晋升就如同种树一样,树长大了开花结果,果核落地生成次一级的世界,当次一级的世界积累到一定界限就会推动主世界晋升,这就好像是金字塔似的堆砌过程,但左孟不准备这么做,因为太慢了,按照这种速度计算下去,世界想要晋级到天界还不知道需要多少岁月,简单估算一下也是百个混沌纪元往上跑,还不一定成功的那种。

    如果不按照常规的方法,剩下的就是掠夺了,正好左孟这里有一个世界的线索,他准备过去看看。

    “师父,希望您老人家的世界不要太高级啊。”

    左孟以前在六合派时候的师父左寒声、师妹左秋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本土成员,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离开的,但等到左孟整合完这个纪元以后,肯定能够找到痕迹。

    在左孟开始琢磨其他世界的时候。

    博阳君也遇到了困境,摇摇欲坠的夏王朝出现了混乱的兆头,一位偏远的诸侯王叛乱了。

    本来这种事在夏王朝的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每次王都都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叛乱镇压,但这一次出现了意外,夏朝军队竟然败了,以十万之众击对方三千草寇,竟然大败而归,十万大军折损将近一半,主帅都阵亡了,这结果简直把天捅了一个窟窿,一下子连带出了无数的权贵克扣军费,吃空饷的事。大夏腐朽虚弱的本质一下子就暴露了出来,原本观望的诸侯王也都起了心思。

    为了解决这件事,并追究战败的责任,朝臣已经吵了快三天了。

    三天时间,没有任何结果。

    千年王朝,已经烂到根子里面了。

    议事厅内。

    争吵还在继续,这座原本有初代夏皇诺搭建起来的临时宫殿经过一次次修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奢华的宫殿,能够进入这里的人无一不是夏王朝的顶级权贵。博阳君虽然也有资格立于殿内,但排名非常靠后,平常议事的时候他基本上都和小透明一样,没什么存在感,但今天他被夏王点名了。

    原因很简单。

    经过多方博弈,这群朝臣决定找一个替死鬼出来,博阳君这个没什么背景和人脉的小透明被推了出来,至于理由——博阳君监造的兵器出了问题,正是因为兵器出了问题,王朝军队才会战败。

    “一派胡言!”

    兔子被逼急了还要咬人呢,更何况是博阳君,反正都已经撕破脸了,他也管不得什么尊卑了,指着那几个污蔑他的朝臣就喷了起来。

    “我只负责冶炼,兵器破旧之事休想赖到我头上。”

    “镇北军军械皆出自君侯之手,如今除了变故,君侯想一言了之?世上哪有这么美的差事。”

    说话的是一位王侯,这人乃是夏朝元老拓的后人,千年家族流传到现在也破败的差不多了,在加上后人愚蠢,干过不少蠢事,所以这老家伙虽为王侯,但实际上已经不是顶级权贵了,沦为了某些人的排头兵。

    “原来是吉仓王,王侯今天竟然没去城西胡同,跑来议政了?”

    城西胡同是夏王都有名的烟花巷,吉仓王常年流连其中,这事在夏王都传的非常广,不过这些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博阳君将这事拿出来说已经是揭人老底了。

    “你......放肆!”

    吉仓王气的胡子直跳。

    “好了!”

    夏王终于说话了,如今的夏王早已经不是曾经那群元老的后代了,禅让至今夏王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家族了,传承至今隐隐有了家天下的迹象了,只是还没有人敢打破这个规则。

    “吉仓王叔,你先退下吧。”

    见夏王发话,吉仓王只能恨恨的看了博阳君一眼,退回了原位。

    “博阳君,这事终究是与你有些干系的。这样吧,寡人与你五万大军。若你能剿灭叛军,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倘若不能到时候数罪并罚,你这君侯也别做了,直接去北山放牧吧。”

    夏皇也觉得有些烦了,直接下了结论。不管是不是博阳君的干系,这件事都没必要再议了,至于大军战败的真实原因,夏皇并不感兴趣,又不是美人,他哪有心思理会。至于叛逆,不过癣疥之疾,不足挂齿。

    “是。”

    尽管不甘,但博阳君也不敢违逆夏皇,只能领命出宫。

    博阳君府邸。

    “五万大军剿匪?”

    “夏皇竟然让父亲领军?您不是负责冶炼的吗!”

    刚刚从左孟那里回来的君阳公子也被这个消息给震住了,他不是震惊责任的问题,而是夏皇的决议。五万大军托付给一个负责冶炼的君侯,足见当今夏皇昏庸到了什么程度,夏王朝也烂到了哪种境界。

    “现在不是关心这些事的问题,而是五万人怎么打败那些叛逆,那可是十万镇北军都没能解决的大麻烦。”

    博阳君和夏王都的所有权贵一样,都没有把领军打仗当一回事。

    或许在这些权贵的眼中,领军打仗就是把人带到,然后下令冲锋,剩下的就是等结果。

    “也许,这是一个机会。”

    和那些已经完全腐朽的权贵不一样,君阳从小跟随左孟学习,不论是军事还是政治都有涉足,生活在夏王都的其他权贵或许还习惯以前的生活方式,但在君阳看来这世界已经到了变革的边缘了,这位诸侯王的叛乱如果不能尽快平息下去,天下很快就会进入混乱状态,到时候手里有军队才能说得上话。

    “机会?”

    博阳君有些不解。

    君阳只好耐下心来仔细道出了其中的厉害关系,博阳君越听越是那么回事,觉得自己把儿子送去孟先生那里是他做出的最正确选择。

    “不行,我要亲自去请教一下先生。”

    博阳君坐不住了,谨慎起见他准备亲自过去一趟找孟先生请教。作为左孟唯一的弟子,君阳只好跟着一起去了。

    屋内。

    左孟看着一脸紧张的父子两人,目光落在君阳的身上。

    “你想领军?”

    左孟已经看出自己的弟子慢慢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个十二岁的少年有了父辈不曾拥有的野心,他亦想逐鹿天下。

    “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见老师没有拒绝,君阳公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想,那就去吧。”

    左孟点头,没有说出对与否,只是告诉他遵从自己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