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浮生烬

第392章(求推荐求收藏)

    李秋双此刻的脸色极为难看,或许,在她的认知了,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太过于惊世骇俗,以至于如今的她都不能冷静下来,更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从头到尾与她毫无关系,她也犯不着如此地气急败坏。

    “他可是你的二皇兄,你……,他如今神志不清,对你甚是依恋,那也是出于孩童的……,可你……你知不知道你做出的这是什么事情!你这样,你……”李秋双指着庄梦蝶,语无伦次了起来,这些事情,就连说出口,她都觉得难堪,可庄梦蝶竟做得出来。

    庄梦蝶神情平静的看着气得浑身发抖的李秋双,没想到这李秋双性子朴实,倒有几分路见不平的江湖气势,这原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她却如此地愤愤不平。

    庄梦蝶虽然神情平静,但内心却已经翻起了波澜,如若李秋双像婢女真真那边心有城府,或许她还能拉着李秋双好好谈一谈,用利益交换来掩下这一件事,可李秋双这样的人着实让庄梦蝶头疼,李秋双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能守得住秘密的人。

    最能守住秘密的,从来都只有死人,只有死人的嘴才是最紧的,可偏偏这个李秋双,庄梦蝶不能动她,至少现在还不能动她。

    这样的人,多留着一天,她和庄非鱼的危险就多了一分,因为,庄梦蝶此刻的不动声色下,是一颗慌乱的心。即便从她做出选择开始,她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可这一切来得也太猝不及防了,让她不得不慌乱。

    庄非鱼虽然不太明白此刻的场面意味着什么,但方才李秋双的举动还是吓到了他,他害怕地躲在了庄梦蝶的身后,紧紧地抱着庄梦蝶。

    这正是这一份熟悉的温暖,稍稍安抚了庄梦蝶的慌乱,支撑住了庄梦蝶颤抖的身心。

    庄梦蝶什么话都没有说,更没有去反驳李秋双,即便事实真的是李秋双误解了她和庄非鱼的关系,误解了他们的身份。

    对于这一份情感,她庄梦蝶问心无愧,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她唯一问心有愧的是,如今的庄非鱼并不是以前的庄非鱼,她趁着庄非鱼心智不全时替他们做下了这一个决定。她不知道,如若有一天庄非鱼清醒过来,会不会还为以前的事怨她,恨她,又会不会因为如今她的自作主张而怨她,怪她。

    她只知道,她不会后悔。

    即便她知道如今这一件事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即便她知道接下来等着她的会是怎样的血雨腥风。

    没有等到庄梦蝶的任何解释和辩驳,李秋双脸色极为难看的连辞别都没有,就快步离开了会客厅。真真或许也没有想到她对李秋双附耳低语了她的发现后,李秋双会这般沉不住气,当场就指责闹开来。

    看到李秋双快步离去,真真这才慌忙向立于原地的庄梦蝶和庄非鱼躬身行了一礼,而后抱紧了怀里的白灵小跑着追了出去。

    看到李秋双那一对主仆一前一后地匆忙离开,庄梦蝶望着远处,无声地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蝶姐姐,那个李姑娘,她为什么这么生气啊,她刚才还抓我,我不过是想摸一摸那只可爱的猫而已。”庄非鱼终于慢慢地从庄梦蝶的身后走了出来,心有余悸地往会客厅外张望了一会,直到确认李秋双那两人已经彻底离开后,才不明所以地问庄梦蝶道。

    庄非鱼觉得很奇怪,不知道那个从哪里冒出来的李姑娘为什么明明刚开始还好好地和他说笑,讲那只白猫的趣事,突然就会变得那么凶,还无礼地去扯蝶姐姐和他的衣衫,怒气冲冲地冲着蝶姐姐说一些他也听不懂的话,真的是很吓人。

    而且,那个李姑娘还对蝶姐姐说什么二皇兄?蝶姐姐莫非是其他国家的皇女?也难怪蝶姐姐长得那么好看,气质这么高贵。可是这里是天璇国啊,蝶姐姐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个李姑娘,也是其他国家的吗?

    庄非鱼正胡思乱想着,庄梦蝶浅浅笑着,轻轻替庄非鱼整理好了衣襟,温柔地抚了抚他的鬓发,沉默了片刻,像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柔声问庄非鱼道:“非鱼,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即便知道这个熟悉的天璇,熟悉的王府才更有助于庄非鱼的恢复,但是,庄梦蝶还是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带庄非鱼离开,可是,如今八岁孩童心智的庄非鱼会愿意随她离开吗?会为了她选择抛下自己的家国,离开他对挂念的三皇妹小庄梦蝶和母皇孤注一掷地随她离开吗?

    自己在庄非鱼的心里,和这属于他的一切比起来,究竟又是孰轻孰重呢?

    如果庄非鱼选择和她一起离开,即便这一辈子他都再也无法恢复,她再也见不到已经那个对她呵护备至,宠溺偏爱的庄非鱼,即便这一路艰难险阻,危险重重,她也绝不会后悔。

    可是,庄非鱼他会后悔吗?在两人确定这份情意时,她已经擅作了主张,如今她又一意孤行地想要带他走,往后,庄非鱼真的不会后悔吗?

    “离开这里?那我们是要去哪里?”庄非鱼一脸疑惑地看着庄梦蝶问道。

    是啊,他们离开了天璇,又能去哪里呢?难怪还要回到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天璇边境吗?又或者去其他国家?

    庄梦蝶一时间也给不了庄非鱼这个答案,因为她还没有想要他们究竟要去哪里,她只知道,她要趁着这一场腥风血雨来临之前,尽快带着庄非鱼离开,至于要去哪里,哪里才是他们的容身之所,天地之大,总会有容得下他们的地方。

    “非鱼,我们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在那里没有人会认识我们,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我每天再也不用在书房里处理事务,也不用把你一个人丢下独自出去办事,我们每天都可以陪在彼此的左右,你说好不好?”庄梦蝶深深地看进庄非鱼的眼眸里,认真地说道。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