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伏世录

第四章 一气回血丹(求推荐求收藏)

    外界压力的作用下,穆广开始着急了,原本心性浮躁的他慢慢的耐不住性子,仰天发出鹰鸣,龙鹰爪一道又一道的划出,他大力喘息着,多次施展龙鹰爪加大的气武的消耗。“你这个小杂碎,弄些什么虚的!”青筋冒出,即便气武的供应已有些不足,但是他还是没有减缓龙鹰爪的释放。

    一个虚幻的龙形在空中形成,随之是强而有力的威压,“你再说一遍你刚刚的这句话。”穆凡的声音在穆广的耳畔回响,穆广听后喷了一口气,心想着居然敢威胁我,我倒还不信了,你有什么能力可以威胁到我。

    “你想听是吧,你个小杂种,弄些什么虚的!”空中飞龙突然间瞪大了双眼,云雾之中探出了一只龙爪,穆广终于看清了穆凡的藏匿之地,紧咬着牙,体内残余的气武全部汇于颤抖的双手手心。

    穆广的龙鹰实际上是鹰的一种,只是混杂了些许龙的血脉,其本质依旧是鹰,他的两手五指紧闭着,指甲微长化成了鹰嘴的模样,手臂成抱球状,空中的那只龙爪降落在他面前之际,双手挥出。

    龙爪直下,穆广精心设计的漫天龙鹰爪爪痕在龙爪面前显得是多么的不堪一击,当然这也显示出了次品和正品的差距,穆凡身法之快,快到天空中只有一道醒目的黑痕。

    “你敢再说一遍吗?”穆凡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再次回想,这次穆广迟疑了,怎么会这样,堂堂凡阶初级功法居然抵挡不了毫无品阶的武技,即便如此穆广还是没有放下他内心的执顽。

    “小杂种,小杂种,小杂种,怎么着了!”穆广的嘴唇咬破,鲜血的刺激下倒是清新了半分,气血沸腾,身体内的气武涌到了掌心,依旧是一道又一道的龙鹰爪。

    没有多言,此刻也无需多言,龙爪直下,势如破竹,眼下的一切在龙爪的面前都是虚无缥缈的,徒增笑尔,没有半点训练的效果。龙鹰爪遮蔽了的半空,渐渐明了,穆凡的身影一跃而上,他的右手托天,源源不断的气武聚于掌心。

    穆凡的白龙武魄浮出体表,白龙探了探龙爪仿佛抓住了什么,轻吟了一声,穆凡的手掌随着空中的那道龙爪先后挥出,手掌的降落速度竟然在龙爪之上!

    若只是单纯的龙爪,穆广倒是有信心抵挡住,可谁知那个手掌竟然后来居上,不可能发生的事啊,想到这儿穆广扣了扣手腕处的那个手环,几块简陋的铠甲从中飞出,放大,附着在了穆广的身子外,一层厚厚的保护膜形成,没有想到对付这个小杂种竟然掏出了底牌,这可是他给穆天准备的压箱底。

    武凯和武学有着一样的分类,凡阶、灵阶、玄阶、圣阶,当下穆广身上穿着的武凯借助外力施展只能是凡阶武凯,达到灵阶的武凯便通了灵性,与武者的身体相融合,玄阶武凯自成体系,算得上武者的第二条命,而圣阶武凯,那只是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东西,无人知晓。

    “老三,没想到你居然给广儿安排了这个,真是用心良苦啊!”斗武场一侧高楼上,有一排人整整齐齐的坐在那儿,二当家的摸着肚子笑着说道,周围的人默不作声,显然二当家的是在讽刺三当家的。

    “想必你为天儿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听说前些时日你去了御龙林。”三当家的云淡风轻的说道,抚了抚短短的胡子。

    二当家的听后脸色顺变,侧着脸假笑道“那可真是劳烦三当家的了,记得家族藏书楼有一块储物手镯,不知道还在不在啊,哎呀,怎么忘了这茬。”

    三当家的瞪大了双眼,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二当家的竟然知道这件事,晶蓝色龙鳞浮现,磅礴之势瞬放,三当家的也不示弱,土黄色的龙鳞随后出现。

    “你们两个够了,在小辈面前干这种事?”两人这才注意到夹在中间的家主穆松,武魄收敛两人侧着头不再理会。

    以自己的气武催动武凯,释放气武护罩,这是穆广唯一可以挡下穆凡两招的手断了,两口鲜血喷出,穆广的手臂无力下垂,刚刚的这一下已耗尽了体内气武,若是继续硬撑下去,便是给穆凡打败他的机会。

    但他不甘就此认输,再怎样自己也是堂堂云鹤城穆家分家三当家的儿子,怎愿屈膝穆凡这个小杂种,早就听说了穆凡测武大典那天的一鸣惊人,没有想到他居然达到了这种地步,穆广斜了斜头瞥了右手边的斗武场。

    一颗丹药顺势送入穆广的口中,穆广怒喝一声,原本意有溃散之意的气武这一瞬间再次从他的身子里爆出,双手凝成的龙鹰比他上场之前更有气势。

    死死抿住的嘴唇撕开后,一长段黄色的秽气吐出,穆广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极为阴沉,鹰目斜上挑,丹田内迸出了整整五颗武魄凝丹,毅然是气武境五段!

    厚重的丝带状符边蔓延至他的肌肤表面,“穆凡,奉劝你一句,早些认输!”

    穆凡听后冷笑了一声,“没想到你居然留有这手,凡阶二品丹药一气回血丸。”

    “既然你知道,那就早些认输,省些气力去对付其他人。”穆凡的能力经过了这么几轮的碰撞他倒是摸清一二,从他是放开来的气武凝实度,了不起气武二段,之前出现的那条龙应该是他的武魄,想到这儿,穆广的眼角流露出了贪婪之意。

    穆凡并没有理会穆广的一番话,片缕白光闪耀,穆凡的右手被一团乳白色的气武包裹,下一瞬间便消失了踪影,在空中本就占据了一定的优势,此刻又消失的无影无踪,让穆广对场面的把控更加的扑朔迷离。

    手掌颤动,穆广眼角倒钩直挺,双手交叉空中立马出现了十道醒目的龙鹰爪,没有想到一气回血丹对他的增幅这么大,龙鹰爪外周遭扩散出了一些邪秽之气。

    十道龙鹰爪气势恢宏,穆凡的身影在这几下阵势显露的一清二楚,豆大的汗珠滚落,龙步的速度完全应付不了龙鹰爪挥出的速度,尤其是龙鹰爪所造成的威力。

    血渍从他的嘴角沁出,穆凡灵巧的步子的确躲过了不少的龙鹰爪,即便如此在龙鹰爪繁杂的爪痕下,再稳的步子也会被扰乱的杂乱无章,“穆凡,听说你凝聚出了武魄,怎么还不拿出来溜溜啊。”

    层层龙鳞状的羽毛钻出穆广的肤表,他的嘴唇慢慢向前突出,阳光下鹰嘴钩投射出了刺目的光,手臂打开向四周延伸,嘹亮的鹰鸣响彻。

    “三弟!”二当家的怒瞪了三当家一眼,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用出了一气回血丹,堂堂凡阶二品丹药可不是一般人拿得出来的,更何况家境一直不景气的穆家。

    “大哥、二哥我这就把穆广那小子抓来!”说完二当家的站了起身,片息间他的身后风云变幻,一条威武身着厚重武凯的土黄色战龙出现在天边的不远处,朝着三当家的方向冲去。

    一处落雷滚动,镇压住了土属性战龙,“老三,你还是这么稳不住气,当年父亲的话莫非忘得一干二净了?”二当家的脸角抖动,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武魄涣散,“既然是他们年轻一代的事就让他们自己解决,我们只能给予帮助,不能强加干涉,此事若再无波澜,老三和老二回宗族看看父亲去。”

    白色龙鳞浮现,穆凡的两鬓角显露出了龙的下颚,食指指向眉心,浩然正气释放,穆广凛冽的龙鹰气势瞬间被打压,上等武魄得天独厚的优势,给予等次低的武魄实质上的压迫白龙爪挥出,与龙鹰爪一上一下。

    不应该啊,加上一气回血丹自己可是堂堂的气武境五段,与穆凡有两段的差距,怎么可能不相上下,喘了一口粗气,龙鹰爪再次施展,一波进攻下来,两人依旧是不分彼此,谁都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武魄,一定是武魄,自己的龙鹰只是龙的亚种,还是那种血脉极薄的,之前出现的贪婪神色这次又一次出现,一个念头在穆广的脑海一晃而过,但很快便打消了。

    别出来,现在不是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穆广嘴唇苍白嘴里嘀哩咕噜的说了些什么旁人听不清的话,神志渐渐清晰,穆广心里泛滥起了阵阵后怕,自己在斗武场上做的事众人可是尽收眼底。

    穆广狠狠地闷了胸口一拳,鲜血喷出,倒也精神了许多,又是一枚有着丝带状符边的丹药送入口中,长长的秽气吐出,穆广的头微微低沉,沉沉的眩晕感漫步全身。一气回血丹虽然有着强而有效的的回复效果,但它的后劲儿不容小觑,更何况这两枚来历不明的一气回血丹。

    豆大的血珠从他的眼角滴落,他的皮肤开始层层剥开,取而代之的是血红色龙甲,一气回血丹似乎将他的血脉提纯了,鼓着脸皮、凸着肚子,嘹亮的鹰鸣响彻,鹰鸣化为了圈圈声波,穆凡在这声波下直接退到了斗武场边缘,来来回回几招下气武所剩无几。

    眼下要想全身而退,就只有一个办法,认输。

    其实从一开始起,他就没有想赢,只是不想输,参加斗武场擂台想学些东西,这三个月来的东西需要实践来证明,当然也想看看身子内的那条龙说的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