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伏世录

第三十五章 神秘的水神(求推荐求收藏)

    阴阳之力触碰到丹田之后,先是迟疑了几秒,随后是一阵的喜悦,下一瞬间丹田直接把它吞了进去,没有半点犹豫,这个胞吞的过程有点快。

    “这小子挺有天赋的,身边的那只小兔子有点意思。”程德谋的话语重点很明显是放在后面那句上的,他也发现了小兔子的特殊性,一开始还没怎么注意到,自己的一些进攻破解倒是不难,他的注意力基本上都在穆凡的身上。

    “傻眼儿了吧,这只小兔子名叫小蛮!”梦梦挺着胸膛傲娇的说道。

    听完后,程德谋扑哧笑了,“你说什么怎么都可以cue到她,心底的那点阴影还没过去啊。”程德谋提到的那个人和梦梦初次听到小蛮这个名字时想到的是同一个人。

    “我就不信你没遇到过她,她肯定找你过过招,征战天下英豪,你肯定遇到过。”

    “打住,你的意思是你也是英豪,打住哈,给你说我和她过招的那次,控制权全程都在我手里,她可没能踏进我身前半步。”

    “鬼才信,你那点招数,她开启战鬼血脉了,两刀就解决了,不,只要一刀,两刀还是抬举你了。”梦梦立刻补刀说道,从程德谋的话中梦梦发现程德谋估计没遇到开启战鬼血脉的小蛮,想到这儿,梦梦激动了,他可是与战鬼状态的小蛮过招了的,比他牛。

    程德谋听清了梦梦嘴里说了一遍又一遍的那个血脉,回忆整个过程,貌似真的没有碰到过,“你是说她拥有那个人的战鬼血脉,不会吧。”程德谋震惊了,一阵后怕席卷全身。

    “咯咯咯咯,就知道你没遇到,不过你现在知道了一样的,等这只小兔子成长起来了,你就可以好好感受一波战鬼血脉。”梦梦的视线投射到穆小蛮的身上,这只小兔子吸收了穆凡的阳刚之气,似乎更通了人性,那份灵性又提升了几分。

    程德谋知道这只兔子,它们一家在柘山可是出了名的山霸王,一旦看中了一块地,方圆几里灵兽不生,一直以为就是霸道了点,看样子没那么简单,“小兔子没他爹娘的暴脾气,是个好苗子,小蛮,这名字挺好的。”

    一番探查下没有感受到穆凡丹田的变化,小蛮坐到穆凡面前,老老实实的盘膝继续回复气武的消耗,若不是看着穆凡练不出什么名堂,它可懒得醒过来,小兔子他妈在临终前给小兔子的那个白色印记中,掺杂了穆凡的一丝气息,这让小蛮格外的喜欢穆凡。

    属于穆凡的阳刚之气汇入小蛮体内,这让小蛮彻底认可了穆凡,从今以后一人一兽形影不离,小蛮的战鬼血脉完全不需要去考虑阳刚之气的过剩,来多少吃多少,没有吃不饱只有吃不够。

    阴阳之力在穆凡的丹田稳定后,便开始了植入,现在就只需要阴阳之力与丹田内的气武融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气武星子的融合,那十颗气武星子是前四境武者的根本上的根本,十颗星子是在气武境形成的,一旦星子消失,就等于气武境的根基不稳,根基不牢,地动山摇。

    融合过程倒也算得上顺利,没有半点排斥,此时此刻丹田星子将有了依托之处,阴阳海与气武星子相辅相成,源源不断的气武从丹田处向四周扩散,丹田、胸腔两个地方同频率起伏,算算实力应该达到了武修境中期,修炼的速度到还满意。

    气息内敛,完成所有操作后,穆凡睁开双眼站了起身,现在要去处理那些水人、水蛇了,灵羽探魂枪入手,凛冽的枪意从灵羽探魂枪内释放,坐在地上的小蛮一个踉跄,这突如其来的枪意让它有些措手不及,以为来了什么对手,进攻的手势摆上,下一秒估计就是空气波。

    周围的水人、水蛇安顿了下来,它们并没有因为穆凡的苏醒而选择进攻,穆凡相信有了他和小蛮,冲出这片地域倒是没有问题,不过他并不想离开这儿,之前那人的话语中提到了一个水神祭坛,想了想储物腰带里的那个珠子,肯定是要一探究竟的。

    水人、水蛇的退让让穆凡很是有些意外,按照剧情,有了突破的他应该要大杀四方然后获得之前说话的那个人的认可,万般注目下进入水神祭坛,现在貌似省去了一些步骤。

    穆凡往前走了几步,他十分谨慎的四处张望,目光随时都在变换方位,不按常理出牌肯定有问题,既然是说有问题那么他就更加需要小心了,这么宽广的地方,被那四十米大刀命中了,人就没了,又往前走了几步,穆凡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梦梦说让他待在原地别动的,穆凡转过身子朝着来的方向走去,他就是去探探深浅,什么都没做。“行了,继续走吧,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凹槽,你把储物腰带里的那个珠子放进去,那些水人啊、水蛇啊,就没了。”梦梦出现在穆凡的肩头,见到了梦梦,穆凡松了一口气。

    “累了就回水岭注里休息,不知道还会有什么变数,我和小蛮可以应付一些。”

    “你说的啊。”说完,梦梦化为了虚影从穆凡的肩头消失,另一边潇潇洒洒坐着的小蛮,对着梦梦消失的位置哼了一声,它居然可以休息。

    没有任何阻碍,穆凡来到了一片极为广阔的地带,在穆凡的脚底下出现了一个凹槽,凹槽的大小正好与之前获得的珠子相契合,穆凡慢慢的把珠子送入凹槽内,过了几秒,咯吱、咯吱发出了几声声响,那些水人啊、水蛇啊,化作了一滩水渗透地面。

    随后是地动山摇之感,穆凡的身子剧烈的晃荡着,在他面前的那片宽广地带里,自下而上出现了好几个阶层,跟着几声轰鸣声下,一尊石像在云雾中显露了出来,看样子这就是之前那人口中的水神,穆凡虔诚的向前走了三步,一步一叩首。

    “破我水蛇阵、水人阵、水柱阵,所为何事!”水神说道,穆凡周围空气变得极为潮湿,水元素内充斥着威压,水神有些恼怒,布置一个阵法可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穆凡拱手以待,弯着腰说道:“无意冒犯前辈,我来此地只是想探寻柘山一二,多谢前辈手下留情。”石像开口说话,这一点有些意外,穆凡以为是别人在冒充面前的石像,空中水元素的控制让他认定了面前这位石像。

    “小子不是徐家之人,来此地只是为了探寻?”石像谨慎的问道,虽然他知道穆凡的身份,但为了掩饰身份,他决定把自己当个傻子,好好和这个小娃娃玩玩。

    “小人穆凡,是穆家子嗣,来到此地只是为了探寻,想知道徐家为何纷纷获得了实体武魄。”穆凡知道自己瞒不过眼前的这位,自己的心思估计被他看的清清楚楚的,与其掩饰,不如直接告知,这样会少了许多没必要出现的事。

    “找到答案了吗。”石像反问道,开始都没问题,这一问倒是问出了问题,它居然关心我。

    穆凡停顿了几秒,但还是做出了回答,“因为有您的存在,他们才获得了实体武魄,您是一位强大的武者,应该是因为某些原因被迫化为石像,所谓水神不假。”

    这小子居然把这个地方的情况弄清楚了,好小子,不愧是被梦梦盯上的孩子,“既然弄清楚了,那就早点离开啊,为何还在此地驻留。”

    “前辈所言极是,只是与家主约定,来此地修炼一个月的时间,算算时间这才过去半个月,还有半个月的时间,不着急的。”程德谋恨不得两下扇飞面前的这个小娃娃,怎么这么难缠。

    见石像半天没有给予答复,穆凡心底便有了谱,从一开始穆凡就在给水神挖坑,他来到此地一定是要学点东西的,面前的这位实力不俗。

    “既来之则安之,小子,来到此地说明我们有缘,你想学什么。”程德谋发现自己说的越多,暴露的越多,梦梦在离开之前特地强调不能暴露了他俩的关系,梦梦还没有打算告诉穆凡梦之大陆的事情,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去承受那些。

    “前辈您在之前的操作中,展示出了强悍的控制力,我想学习气武控制。”听完了穆凡的提议后,程德谋就觉得脑壳大了一圈,水元素控制是他浑身本事的精髓,这小子一提就找到了他的核心,这是要把自己活生生的解剖了才满意啊。

    作为前辈,程德谋没有直接拒绝穆凡,“气武控制这个有点大,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你想学习东西就要从基本的开始,学东西不能像猴子搬苞谷,学到最后就留下最后的那个。”

    穆凡点了点头,肯定了程德谋的说法,其实穆凡就是简单地说说,并没有指望面前的这尊石像真正教他什么,多挖几个坑,总有一个他肯定要跳进去的,谁知全中了。

    穆凡老老实实的盘膝坐好,小蛮也规规矩矩的盘坐在穆凡肩头,一人一兽心意相通,感受到穆凡稳住气息后,程德谋便开始他的小课堂教学,离开了梦之大陆他就很少开设课堂传授所学,没有想到来到山海界教的第一个人,就是时空传承者。

    “气武的控制如同水流控制,二者都随着意识本源意动则形动,水流刚柔并济体现出的就是意识上的控制,随我神会我形,答我意通其表,同一个招式有着万般的表象,水刺、水刀,水蛇、水柱,一刚一柔,其本质却都为水,水之流动在意,意动则形动。”

    程德谋想尽一切办法往玄乎上讲,最好是做的自己都是云里雾里的,那么这小子肯定也搞不清楚了,自己好好修炼就行了。话落,程德谋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显得深藏不漏,点到为止,其实他就是词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