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伏世录

第十八章 交心(求推荐求收藏)

    睁开双眼,深吸一口气后穆凡发觉自己竟然回到了家里,小木屋的门掩着的,丁点烛光抖动着,给予了木屋温馨,爸爸妈妈,那两个熟悉的人影萦绕脑门,爸爸妈妈我一定会努力成为强大的武者,找到你们。

    生活在穆家八年,穆家给他的除了一些基本功外什么都没有,但他对穆家还是充满了感激,爸爸妈妈给予他生命,他和爸爸身上流淌着的是穆家血脉,纵观这么几个月的所学,哪一项不是血脉上的造化。

    穆凡蹬了蹬双脚,脚边的一个东西阻挡住了他脚的去向。“家,家主!”

    穆松坐在床脚弯着身子,寂静的房间里充斥着轻微的呼吸声,穆凡的几脚蹬醒了他的美梦,“小凡,醒了啊。”穆松的出现吓醒了穆凡,这啥时候出来的人啊。“家主,你怎么在我家呆着啊,这么晚了。”穆凡的话语中暗藏着对穆松的抵触,那倒也是,穆凡的记忆里穆松这个人占据着很大的一部分,当然他并不想刻意去回忆。

    穆松见穆凡沉默了想了想,自己就没有继续说下去,或许这是解开他们俩之间心结的时候。穆凡盘坐在床上,“家主,可以给我说说爸妈的故事吗,小时候的事记不清了。”

    小凡肯定是知道的,他不想翻开过往的伤疤,但心底下还是有一些痂想去弄清楚。“小时候啊,你那么点个头,最喜欢的就是跨在我的脖子上,整天嚷嚷着要我带你飞。”说到这儿,穆松两眼充盈着些许泪花,但他还是刻意的压抑着他的情绪。

    “大哥是宗族尤其是爸爸眼里的骄傲,据说长老殿里的各位宿老决定的下一任宗主就是他,那年圣陨降下圣灾,你老爸他恰逢进阶的关键时刻,爸爸也就是你爷爷他为了让你父亲顺利渡劫,调动宗族上下气武激发护宗大阵,那个时候可真是力排众议,尤其是那些端卧长老殿的宿老。”

    “那晚天边满月红的刺眼,血色笼罩了整个穆家,消失匿迹百年之久的血宗在这一个月圆夜破开穹窿,大哥渡劫已进入关键时期,虽然长老殿的众位宿老全力调动护宗大阵,但依旧有着破碎的迹象,血蝙蝠遮天蔽日,山海界里百年不遇的迹象。”

    “为了护宗,你爷爷以肉身之躯作为护宗大阵的核心,维持着整个大阵的运行,你爷爷可是一位半步武圣境界的武者,赫赫有名的老龙。”穆松瞧了穆凡一眼,继续说道“你爷爷他陨落了,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全宗活下来的机会,后来我才知道那晚血宗出动了三位武宗九转的武学强者,你父亲倒是顺利的渡劫了,滚雷炼心、气武具象,让外界的一切与自身相契合,成为了穆家唯一一位圣心境武圣,可你爷爷却因此失去了生命。”

    “你爷爷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宗主,没有一人愿意面对这种结果,用一位圣心境武圣去换资深的半步武圣,没有一人愿意的,大哥他年少有为,未来有着无限可能,爷爷死后咱们家迟迟没有立新宗主。”

    穆凡的手颤抖着,没有料想到小时候居然有着这样的一段,那个时候懵懵懂懂的什么都不知道,襁褓里的他只知道闭着眼浑浑噩噩的睡觉,穆松的话语停了下来,他不想提起那段时光了,“小凡,或许我俩之间的误会不会因我的一两句话而解开,但我希望你能够变的足够强大,去寻觅真相。”

    穆松轻拍穆凡的肩膀,“看你气武恢复的差不多了,那就早点休息吧,明天的比试好好努力。”在穆松眼里小凡是穆家最具潜力的孩子,更是分家里具有成为强大武者资质的人,或许真的可以解开当年真相带领他们回到宗家,当然需要更多的磨练。

    一道念力从眉心闪过,抓紧时间好好修炼,当然他想知道脑海里的那个梦界到底是真是假,梦梦说的那本水岭注出现在他的面前,水岭注在他气武的控制下缓缓打开,翻开的第一面印刻着的正是他在梦界遇到最多的那颗参天古树,树枝光秃,一片死气。

    不知道怎样才可以让它重焕生机,穆凡的手平放在建木上,随后便来到了梦界,梦界静谧无比,他来到建木外盘膝坐下,今天比试台上就遇到了一位气武境大圆满的武者,明天所遇到的武者实力肯定在此之上,武修境界也不是不可以。

    梦界里修炼有一种涅槃的感觉,空中游离最多的就是时间、空间铭文,倒是与他的体质相契合,起初穆凡并没有在意本想着此处乃时空领域的梦界,不会出现其他的一些铭文,可经过了一夜的修炼感知,他发现了独立于时空铭文之外的一种含量极大的铭文。

    死亡铭文,建木外的死亡铭文是最稀薄的,在它的体内蕴藏着一股微不足道的生命铭文,些许绿色光芒与那些死亡铭文做着顽强的抵抗,穆凡尝试着去寻找生命铭文的原产地生命印记,可寻找了一周并没有发现生命印记的踪迹。

    那生命铭文变成了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随时都要消散殆尽的那个时刻,那时梦界的一切就会被死亡主宰,所有的铭文都会臣服于死亡,这里将会成为一片真正的死界,没有想到初代竟然给我留下了这么一滩烂摊子,想着想着穆凡有点埋怨那位梦梦口中的初代了。

    穆凡掐准时间,清晨时分便离开了梦界,这是他的秘密,而现在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这个秘密,起床洗漱,整了一点面条下肚,今天是比试的最后一天了,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走到最后,成为那个云镇的代表与鹤镇的代表争锋。

    推开门一阵清风拂面,初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脸上,穆凡慵懒的伸着懒腰,他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一抹时间划痕,看来梦界的修炼对自己真的很有帮助,他有些痴呆的盯着快要消散的时间划痕,没有去干扰。

    “穆凡,干啥呢?”远处的一声呼唤叫醒了穆凡,穆凡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看清楚后他有些忸怩的往门后挪了挪,穆天穿的衣服那是一个光鲜亮丽啊,低着头去瞧瞧自个儿身上的粗布大衣,咱啥都不知道。

    穆凡微笑着没有说话,“咋了,没休息好啊,那可不行啊,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开始比赛了。”听后穆凡愣住了,今天的比赛开始的这么早啊,也罢,没有人去通知他,估计早就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小凡,若没有其它的事了我们就快点去比试台那儿,这时候估计就等我们了。”穆天说道,他说得很慢,不着急的样子与他的话语形成了很大的差距。

    穆凡向前走出一步顺手拉紧了木门,“好的,天哥咱们出发吧。”没有多虑,他心里关于今天比试的还有许多事宜想问问穆天。“天哥,你刚刚说他们在等我们,难道今天的比试对手不是几位家主抽签的?”

    穆天的步子慢了下来,捏了捏鼻尖,“我也是昨晚才得到的消息,今天是由选手抽签选择对手的,两个号数,抽到一样的两位进行比试,期望我俩不要抽到一样的。”

    穆凡点了点头,“最好不要了,我和天哥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天哥应该武修境了吧。”虽然在之前的斗武过程中穆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只有气武境,但他相信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可能被家主挑中第一轮轮空。

    穆天的一只手食指捂在嘴尖,“小凡,我们是一家人,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没必要这么试探我吧,你也隐藏了许多是吧。”穆天的反问一句不失礼貌,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知道心底藏着这些或那些。穆天的脚步急促了起来,家族里年轻辈儿中众人最熟悉的就是他,在他眼中穆凡就是一个危险人物。

    穆天的心里捣鼓着什么,他对穆凡不仅仅只有羡慕,羡慕之外是一种贪婪,一个黑色的暗影自下而上涌入他的胸膛,他极力掩蔽着暗影的气息,生怕被穆凡的小眼神抓住些什么端倪。

    比试台外和昨天的情况一样,人山人海、欢呼雀跃,穆凡的出现更是掀起了一阵浪潮,昨天在比试台上的表现惊艳了许多人,短暂的三场比赛,可家主就上场了两场,穆凡的脸上带有着傻傻的呆萌,他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

    文山裁判换了一身衣服,即便是崭新的衣服依旧无法限制住他那充满魔力的大肚子,他撅着小嘴出现在比试台中央,脸上写满了傲娇,“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先点个名,第一轮轮空的三位穆家穆天、宋家宋大美、徐家徐娇,你们到了没。”

    穆天、宋大美、徐娇三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徐娇背后探出了几块冰晶,她出脚的每一步脚底下都会出现一小块冰晶,水元素凝结成冰,一个很小的举动就展现出了徐娇的实力,穆天没有落后,彼此都是家族的佼佼者。

    白色羽毛和着片片乳色龙鳞从他的骨肉里浮了出来,一对硕大的翅膀从他的背部钻出,翅膀上有一个醒目的龙印,在龙印边缘有一只羽毛,穆凡的眼角不经意间瞥了穆天一眼,在他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字眼,托鲁克,居然穆天的武魄是托鲁克。

    水岭注出现,穆凡的双眼里浮现出了一组文字,居然是托鲁克的介绍,托鲁克,居住地天空之城,乃亚龙种,拿手绝活就是之前施展过的风刃。山海界里的所有物种都会有属于它们自己的名字,当然这是造物主给予它们的造化,万物有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