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330章 大病初愈(求推荐求收藏)

    宗家全部被屠,被灭满门,白夜再度用他血腥狠辣的手段向世人宣告他的权威与恐怖。

    魂者们头皮发麻的望着他,眼里只剩下尊敬与畏惧。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谁的拳头大,谁才有生存的权利。宗家不光羞辱紫嬛神女,更欲对白夜痛下杀手,若是对宗家手软,保不准来日连大夏的亲人都会遭到迫害。更者,白夜要以宗家之血,震慑群雄。

    身边人受到伤害,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白夜将青剑收起,狠狠吐了口气,视线一转,扫视着周遭的魂者。

    这里头的魂者,除傅无情、凤青羽等人最先站出来的人外,其他人的意图如何白夜岂能不知?

    这些人,完全是见风使舵唯利是图,若站出来相助白夜的人少了,他们只会在一旁看戏,站在白夜这边的人多了,他们觉得宗家无胜算,才出来捡一回便宜,卖白夜个人情,毕竟是无本买卖,不做白不做。

    “白夜不是白痴,那些真心相助白夜的人,白夜在这里先道一声谢,各位的情,白夜会铭记,但那些见风使舵心怀鬼胎者,与白夜毫无干系!来日若招惹到了我的头上,依是定杀不饶!”白夜冷哼着,声如冰风。

    四周不少魂者一听,浑身顿颤。

    白夜冲着傅无情一众微微点头,继而便朝神女宫那边走去。

    神女宫人聚在一起,害怕又崇敬的望着白夜。

    这位擎天当立英气风发的青年,正是少宫主之子,也是她们的公子,一些神女宫的弟子们心头颇为复杂。

    降天老人浑身一颤,回过神来,昏暗的瞳孔望着白夜,神情变幻起来。

    “降天宫主,我之前说过的话,你难道忘记了吗?”白夜淡淡开口,眼神却无比坚毅。

    “白夜,你是什么身份?敢这样跟我说话?”降天老人咬着牙道。

    “他是初宗榜排名第二的白初宗,更是擎天初宗!他的身份,还不够吗?”傅无情走来,哼声道。

    擎天初宗,多少人仰望的存在,而排名第二的擎天初宗,假以时日,必是一方霸主,已能与大宗派的至尊相提并论。

    “就算是擎天初宗,又如何?我神女宫还轮不到你来管!”降天老人沉声道。

    “说的好!”

    白夜点头,淡淡说道:“既然如此,那神女宫与我白夜便是敌人了,在白夜眼中,敌人是没有存在的必要!”

    “你说什么?”降天老人神色一变。

    “我能杀郎天涯,能灭五方城莫家,能斩宗家,还对付不了你一个小小的神女宫?”白夜冷道:“现在起,我白夜正式向神女宫宣战,任何从神女宫退出来的人,皆我白夜之友,而任何继续留在神女宫相助降天老人的人,就是我白夜的敌人,对付敌人,我只有一条原则,杀!!”

    声如刀剑,直刺人心。

    那些神女宫的弟子们纷纷色变,齐齐望着紫嬛神女。

    “夜儿,这”紫嬛神女想说什么,但立刻被白夜打断。

    “娘,这件事情你不必插嘴,也没有商量,她不承认父亲,不承认我,更欲将你嫁给他人,以谋取神女宫的利益,既然如此,我便亲手毁掉神女宫,让她再也得不到这一切!”白夜冷冽道。

    降天老人气急,脸色煞白,指着白夜浑身颤抖,却说不出话来。

    “宫主,斑斓认为此事您的确做的不妥,虽然我神女宫江河日下,但与宗家联姻,却非上上之策,更者,白初宗实力强大,背靠万象门,更得天魂境者守护,而他自身也有斩杀天魂境人的实力,我们是断不可能与他抗衡的,倘若他真的要灭神女宫,我们只能退出了。”这时,楚斑斓站了出来,踟蹰了下说道。

    降天老人一听,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斑斓,你你说什么?”

    “宫主,神女宫的强盛不是靠少宫主就能成的,更何况,公子并不是想要害我神女宫,只是为了少宫主的幸福,我不觉得他有错,所以,我附议斑斓长老,暂且退出神女宫,两不相帮。”

    “我也附议!”

    “附议!”

    其他几位长老也纷纷开口。

    长老做下决定,弟子们也立刻后退开来,表面了立场。

    降天老人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周围的人,她,竟被孤立了。

    “你们”

    “娘,白夜到底是你外孙啊,难道到了这种地步你还不愿意承认他吗?”紫嬛神女低着头沙哑道,眼眸里泪光闪烁。

    “我不承认!我不认可!!白夜将我神女宫迫害成这种地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原谅他!他不是我外孙!!我女儿还未出嫁,怎会有孩子?我不信!”降天老人咆哮着,仿佛癫狂了一般。

    然而楚斑斓一众却是叹息连连。

    紫嬛神女未婚先有子,必会使神女宫颜面尽失,名誉荡然无存,但是,紫嬛神女的孩子,却是擎天初宗,更是横扫天下峰、五方城及宗门城的不世强者,更得万象门庇护,身兼大势奥义、斗战奥义,还有逆天的五尊天魂,现在的白夜,真的只会给神女宫带来耻辱吗?不,一旦降天老人承认白夜的身份,她享受的只会是无上的荣誉。

    但,她放不开这层隔阂!

    “你信或不信,那是你的事情,你不承认我,我无所谓,但你不承认我父亲,那我不能置之不理了,降天老人!你真以为现在的你在我心中能有份量吗?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要么,你卸下神女宫宫主之位,退居二线,要么,我亲自杀上神女宫,灭你神宫!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因为,你在我眼中,如地上群蚁一般!”

    白夜冷冽说道,径直转身走开。

    “你你”

    降天老人气的几乎瘫坐在地上,可她无计可施,白夜说的对,连黑爵都死在他手上,她拿什么与白夜斗?更何况,白夜身为擎天初宗,她更不可能奈何的了他。

    没有人觉得白夜狂妄,因为他的确有这个资本。

    “降天宫主!您太愚蠢了,五生天魂,擎天初宗!更得阴阳道人这样的天魂者守护,白夜日后必然前途不可限量,他若是你外孙,你们神女宫日后必是一片辉煌,将来你们的实力只会比莫家宗家高,可你却如此顽固,如此放不下颜面,更触及白初宗的逆鳞,真是愚蠢至极啊!”梅花岭的李姝玉走了过来,连连摇头冷笑。

    “你们神女宫自求多福吧!”落云阁人也哼笑了一声。

    “群宗域已迎来了白初宗的时代,得罪白初宗,你们神女宫多半是无法继续存在下去,要么按照白初宗所言去做,要么,被覆灭,你应该好好考虑考虑,眼光当放长远一些。”祖龙剑圣也忍不住念叨着。

    一时间,神女宫竟成了众矢之的。

    起初降天老人还言语反驳,但渐渐奚落的人多了,她也沉默了。

    她知道,她已经彻底失势了,或者说,是失了人心

    紫嬛神女心头无比复杂,叹了口气,低声道:“娘,走吧。”

    “宫主”彩儿也安慰着。

    嬛诗樱怔怔望着那离去的背影,呢喃一声,有些不知所措。

    “看样子,我到底还是老了。”

    终于,降天老人出了声。

    她深深的看了眼白夜,容颜已入迟暮般,头发渐渐变得全白,人疲倦的转过身,低语了一声,继而沙哑道:“回去吧”

    “嗯。”

    紫嬛神女轻轻点头,看了眼白夜,白夜却在这时也停了下来,背对着她们。

    “夜儿若你回了大夏替我转告你父亲待神女宫事情结束我会回去向他请安”紫嬛神女嗫嚅了下唇,低语道。

    白夜心头颤抖了下,忍着心中的复杂情绪,点头道:“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你多加保重”紫嬛神女神情不舍,在嬛诗樱的搀扶下,上了青灵鸟

    大鸟展翅,即将腾空。

    “娘”这时,呼声落出。

    紫嬛神女娇躯猛颤,定目望去,是白夜。

    他依然没有转过身,但声音却异常的低沉。

    “一路保重”四个沉重的字冒出。

    但落在紫嬛神女耳中,却宛如天籁,她那悲苦的脸终于露出欣喜的笑,她激动的呼道:“娘亲知道了,孩子,你也要保重啊”

    青灵鸟升空,神女宫一众离去。

    人们凝望着离开的庞然大物,一个个陷入沉思。

    若降天老人向白夜妥协,那么,神女宫必然很快易主,而神女宫的主人一旦替上了紫嬛神女,那么,群宗域将迎接一个新的主宰

    果不其然,神女宫人折返神女宫不过数日,易主的消息便传遍了群宗域,降天老人心力交瘁,回宫便病倒,将宫中事物全部交于紫嬛神女负责,并将宫主之令亲自传给她,十日之后,降天老人大病初愈,便举行了易主大殿,紫嬛神女接任,神女宫迎来了新的时代,而降天老人则进入神宫禁地,再也没有出来。

    “白初宗!”

    就在白夜准备离去之际,一个低沉的喝声响起。

    白夜微微转身,却见子笑踏步走来,他面色苍白,之前大战,他被众多高手缠住,无法支援宗啸及宗元海,心中无比懊悔,他痛恨自己无能为力。

    “子笑初宗是想要为宗家人报仇吗?”白夜淡问。

    “宗啸做法欠缺考虑,会有这样的下场,皆由己祸,但他无论做了什么事情,都是我的义父,都是养我之人,若无宗啸,就不会有今日的擎天初宗子笑,所以,宗家之仇,我一定会找你报!”子笑咬牙道。

    “我给你机会,你现在就可以对我出手。”白夜平静道。

    “子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你的对手,子笑非宗豹宗洛一行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今日我虽不敌白初宗,但子笑不信一辈子都不是白初宗你的对手,子笑愿苦修三年,三年之后,子笑希望能光明正大的与白初宗进行一对一的比斗,子笑不求能杀白初宗,只忘能为义父他们争得一丝名誉!”子笑义正言辞的说道。

    白夜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好,我接受你三年后的挑战,三年之后,就在这里,我等你!”

    “告辞!”子笑抱拳,毅然转身离开。

    宗家大多数人虽阴恶无耻,但子笑却不同,他的的确确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从之前与白夜交手时,白夜便看清了,而且子笑极力反对宗家对白夜下手,奈何他能做的并不多。

    白夜相信子笑只会通过正当手段报仇,这种人,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凡,因为他自始至终都不忘初心。

    子笑一离开,傅无情便走了过来。

    “白夜,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今日再见,你的实力已成长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倘若你现在回到大夏,亦不知大夏里的那些人该怎么对待你了。”傅无情一脸苦涩的笑容说道。

    当初结识白夜时,傅无情还自信能与白夜一争高下,而入了群宗域后,她的运气也不差,入极富盛名的大宗派清一宗,更得清一宗主的大力栽培,修为突飞猛进,更在上月被宗主以秘法相助踏入了武魂境,她还曾想过再遇白夜,必让他大吃一惊,可不想今日一见,大吃一惊的不是白夜,倒是她了。

    “无情,无论我实力变强或是变弱,我还是那个我,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白夜微微一笑。

    “五尊天魂,简直不敢想象,白夜数年之后,你又会成长到什么程度真是让人期待啊!”傅无情笑道。

    “修炼之路,艰险困难,谁都不能预料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傅无情望着他那张坚毅的脸,眸子微微失神,继而嘴角轻扬,问:“白夜,你打算回大夏吗?”

    “嗯。”

    “什么时候回去?”

    “还不确定,或许是近期吧,怎么?无情,你也打算回去吗?”

    “近期暂时不会,这次来宗门城,也是得知你与子笑决战,这才赶来一睹擎天英姿,你们之间的战斗给了我不少启示,我返回宗门后,会闭关一段时间,虽然我天赋不如你,但我的努力可不会比你差,不能被你拉下太多,否则以后都不敢自称是你的朋友了”

    傅无情洒脱一笑,那星辰般的眸子微微弯曲,好似月牙,拜别一声,便踏上雷马,返回清一宗。

    “白初宗当真是好福气啊,这无情姑娘在群宗域内,也是一位倾城绝艳的佳人呐,号称冰美人,她自打进入清一宗后,就没对谁笑过,整天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就连面对清一宗主也是这般,而无情姑娘天赋惊人,更晋升擎天初宗,凤羽听说清一宗主有意将她培养成清一宗的接班人,前途不可限量啊,自打她晋升初宗后,就有无数青年俊才前去提亲,想要摘得这朵冰艳娇花,但谁都是碰了一鼻子灰回来,可不想今日无情姑娘竟对白初宗您展露笑颜,由此可见,无情姑娘一直对您是一片倾心呐,当真是羡煞我等!!”

    凤青羽走了过来,打趣说道。

    白夜闻声,摇了摇头:“青羽兄就不要取笑白夜了!”

    “这可不是取笑,若白初宗对无情姑娘有意,青羽保证您一开口,无情姑娘必然投怀送抱。”凤青羽认真道。

    白夜微露苦笑:“男女之事,讲究水到渠成,若我与无情真有缘分,自会走到一起,也不必强求。”

    “说的也是。”凤青羽点点头。

    凤青羽与黄之远一众离去。

    祖龙剑圣、李姝玉等一众大势力代表过来寒暄几句,白夜随口应和几声将之打发走,对于这些大宗派的负责人,他一向都没有好感,毕竟这类人思考问题只会站在利益方面考虑问题,他们愿意出手相助白夜,也是看在白夜无限的潜力上,倘若白夜不敌宗家,他们定会袖手旁观。

    詹家兄妹也准备离开,离别之际,打了声招呼,相邀白夜有时间来天华城一叙。

    白夜点头答应,他出了五方城时,便看到了岳轻舞那丫头,她多半是担忧自己出事去哪搬救兵了,宗门城事传开后,她应该也会安下心来回天华城吧,待去了天华城,得去好好看看那妮子。

    “白初宗!”

    就在魂者们陆陆续续散去时,秀才、阴阳道人及涧月朝这边走来。

    秀才的脸色并不好看,眼里还有几分担忧。

    白夜侧身:“秀才大人,有什么事吗?”

    “白初宗!”秀才抱了抱拳,说道:“宗家事情已经结束,您还是速速离开这里,趁早离开群宗域吧!”

    “听秀才大人的口吻,似乎我遇到了什么麻烦?”白夜皱眉问。

    秀才踟蹰了下,旁边的阴阳道人却是叹了口气,点头道:“白初宗,您当前的处境的确不是很乐观!”

    “何以见得?”白夜反问。

    却见阴阳道人抬起手来,手掌心捧着一堆碎木,仔细一看,这些碎木正是宗啸的族长令牌,他在死后族长令牌自行裂开,里头飞出一道讯号射向长空,像是在宣告着什么。

    白夜盯着令牌,淡问:“这能代表什么?”

    “这块族长之令,不是出自于宗家人之手,而是出自于林氏一脉人的手中,由林氏中的高人亲自打造!”阴阳道人指着几处碎屑,那碎屑上还能看到一个法阵的纹路,这法阵虽然小巧,但却十分精细,散发着金灿灿的光晕,绝非寻常人能施布出来。

    “林氏一脉?”

    “三百年前,群宗域内,一个超级家族宣告隐世,不再参与群宗域内的任何纷争。”阴阳道人沉道:“这个家族财力雄厚,族中高手如云,实力可怖,饶是当今天下峰、莫家、宗家加一块,也不能与之争雄,这个家族,就是林家!”

    “林氏家族内光是武魂尊者就有几十位之多,而天魂境者更有三尊,雄霸群宗域,俯瞰天下,他们凭借雄厚实力,侵占群宗域大部分有名的修炼之地,并以武力逼迫各门各派向他们俯首称臣,林家几乎已经坐上这群宗域之主的宝座了,那个时候,没有谁敢与他们正面争雄,就连当初处于巅峰时期的天下峰,也是避其锋芒。然而盛极必衰,物极必反,林家的蛮横霸道激怒了不少魂修,当初林家以铁血手段压迫众多门派时,可是将群宗域内杀的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啊,光是被林家覆灭的宗门就有十几个之多,已是天怒人怨!而就在这个家族即将称王称霸时,一股反抗势力倏然涌出,与这家族分庭抗礼,而这股反抗势力,就是以天鸿宗、万剑门、神女宫、梅花岭、落云阁、清一宗等群宗域大派组成的联军,这些势力不堪林家奴役,纷纷反抗,而领导他们的,则是当年被尊称为‘剑尊’的至高强者连城溪!”

    “连城溪?”白夜眉头一皱。

    这位存在可是货真价实的剑道至尊啊,群宗域内,擅用剑者,数之不尽,但剑道大成者,却极为稀少,除万剑门的那位外,便属散修联盟的祖龙剑圣了,但祖龙剑圣的剑还没到出神入化地步,他之所以被称为剑圣,不过是个外号而已,与他修炼的祖龙剑诀有关,但若真要尊称圣人,无论是万剑门那位还是祖龙剑圣,都不够格,而连城溪的剑术,却在三百年前便已超凡入圣,为群宗域至高一剑,无人敢与之争锋。

    “三百年前,林家绝世天才林圣飞携第一初宗之盛,亲领林家近万高手挥剑南下,斩尽忤逆林家之人,直到遇见连城溪,方才被阻,林圣飞与连城溪就在那古云山上进行决战,这一战,便是三天三夜,最终林圣飞败北,携人逃去,连城溪领人北上,扫平林家势力,林家不堪压迫,这才宣告隐退,不再介入群宗域纷争,如此,林家的时代才算结束。”秀才缓缓说道。

    “那个时候,万象门没有介入此事吗?”白夜问。

    “无论什么时候,我万象门都不会介入各大势力之间的争斗里。”秀才道。

    “是吗?”白夜却是眉头皱紧:“听秀才大人这般说,那林圣飞只是初宗榜第一,按理说,年纪也不大,却能与剑尊连城溪大战林圣飞的实力及天赋定非当下初宗能比吧?”

    “的确,那一届的初宗榜堪称卧虎藏龙,说句实在话,除了那你们三位擎天初宗,其他初宗若放在当年,怕是连后补初宗都排不上。”秀才道。

    白夜陷入沉思。

    只有擎天初宗才能上榜,那一届的初宗榜,究竟多可怕?

    “从这令牌可以推断,宗家可能是林家在外的代言人,或许,林家就从没安分隐世,而是一直在关注群宗域动向,他们也许有出山的意图!”阴阳道人沉道。

    一旦林家出山,第一件事情,必是找白夜报仇百镀一下“武逆剑圣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