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93章 就此分别(求推荐求收藏)

    白夜一众离开,九心仙子也未久留,对着阁主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你们都退下吧!”

    长恨歌咬了咬牙,对曼舞等一众弟子道。

    “不必。”飞凰阁主抬起手,示意众弟子留下,继而淡道:“大长老,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既然大家都在这,我便与你好好说说吧。”

    他在厅中来回踱着,厅堂寂静,人们齐齐望着飞凰阁主。

    “白夜此人,你们了解的信息并不多,毕竟他是最近才崛起的初宗新星,你们对他不了解是很正常的!”

    飞凰阁主停下,望着窗外,陷入沉思。

    “神女宫祸乱,已经传遍整个群宗域,你们应该都听过,白夜力敌数尊初宗,更是当众灭杀数个宗派的高手,威震一方,挺近初宗第五,而被他击败的初宗,不是死就是残,没有一个得善,他也因此被人惧称为初宗杀手!”

    “这个我也听过,可阁主,这又能如何?难道就因为这我飞凰阁便怕他?”长恨歌不甘道。

    “若仅是这样,我飞凰阁自然不必向他低头,可你是否知道,天下峰的衰落,就是因为白夜!”飞凰阁主沉道。

    “天下峰?”长恨歌眼凝了凝:“难道阁主也相信郎天涯的死真的是白夜所为?”

    天下峰之事已经传开,但白夜造成的战绩太惊人了,很多人根本不信,更者,堂堂群宗域霸主郎天涯,怎会死在一个小辈手中?这根本不可能。

    “当然相信,而且深信不疑!”飞凰阁主径直道:“无论是莫道远、斩空、巨岩,还是公山、长鹰掠空这些豪杰诸强,他们的死,都是白夜一手造成,或者说,是白夜亲手斩杀的!”

    “不可能!”

    长恨歌大手连摆,坚定道:“这绝对不可能,他只有武魂境一阶!阁主所列之人,哪个魂境不比他高?哪个不是惊艳一方或名动一方的大人物,他们岂能死在白夜手中?定是白夜用了什么卑劣手段,才害死这些人!”

    “就算白夜用了卑劣手段,那也是他的本事,他能杀斩空一众,就不能杀你吗?”阁主冷哼。

    长恨歌微惊。

    “更者,白夜并非用什么卑劣手段,而是完全以实力碾压!”阁主深吸了口气,沙哑道:“你不信,那是因为你没有亲眼所见,我之所以信,则是因为我安插在天下峰中的眼线,亲口向我汇报了当初的情景!白夜一人当关,屠灭群雄,不可一世!你不要以为他只有七重大势,除此之外,他还有三重斗战奥义,更兼四尊二变天魂不出十年,群宗域定将迎来属于他的时代”

    字字清晰,一出其口,厅堂一片寂静。

    无论是弟子还是长老,皆沉默不语。

    “白夜功法玄妙,天魂更是强大无匹,四生天魂者,何等恐怖?整个群宗域内有多少这样逆天之才?更兼二变之姿,再配合至高奥义斗战奥义!大长老,平心而论,本座不觉得你是白夜的敌手。”飞凰阁主淡道。

    长恨歌脸色变了变,却不敢吱声。

    若飞凰阁主所言属实,连斩空一众都被白夜所杀,那他的确不是白夜敌手。

    而周遭弟子闻声,个个心惊胆战,暗暗乍舌。

    这事出自其他人口,众弟子定不会信,但这话是出自自家阁主之口,信服力太大了。

    想着那个俊俏纤瘦的青年,谁都不敢相信他有这般恐怖。

    “我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个,就是希望你们不要去招惹他!其实像这样惊艳天才,不懂收敛,夭折的可能极大,也无需担心,可本尊忌惮的,就是他已经成为擎天初宗!有擎天长老守护,有万象门做后盾,就算是我出手,也极难奈何他!只要白夜安稳度过这未来十年,那个时候,他的所有敌人,都将迎来末日!”飞凰阁主闭起双眼。

    长恨歌好似被当头棒喝,瞬间醒悟,这才明白为何阁主宁愿屈尊纡贵向白夜低头,他惊的一身冷汗,哆嗦了一下,急忙抱拳:“恨歌差点为飞凰阁惹下劲敌,成飞凰阁罪人!请阁主责罚!”

    “现在还不算晚,你不必自责。”

    飞凰阁主眼冒光芒,低声道:“不过白夜当前的劲敌并不少,他杀了莫家莫道远,莫家显然不会善罢甘休,我料定莫家已经开始动手,若莫家那几位出动,怕是擎天长老也会很头疼,且看白夜能否撑过。”

    “莫家?”长恨歌陷入思绪。

    “查清楚龙渊派的落脚地,多送些修炼用的物资,与龙渊人重新打好关系,另外传我命令,着音血月继任第十长老,抚梧桐因处置不当,间接害死弟子连苍黄,贬为执事!”

    “阁主”人群中的抚梧桐急喊。

    “梧桐,这或许会委屈你,但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阁主淡道。

    “必须要做?”

    长恨歌愣了下,恍然大悟,低声道:“阁主是要讨好白夜?”

    “对!白夜所在龙渊派,已是名存实亡,仅靠这些弟子,根本复兴不了龙渊派,若能将白夜吸入飞凰阁,我飞凰阁日后登顶群宗域,指日可待。”

    有这样一位擎天初宗,何愁不兴?

    长恨歌眼前一亮,再度抱拳:“阁主英明。”

    “都退下吧。”

    飞凰阁主淡道。

    一行人拜退

    “白师弟!”

    白夜一众刚出飞凰阁,后头便响起悦耳呼声。

    只见音血月疾步跑来。

    “音师姐?”白夜驻步。

    “白夜,这次的事情,真的很抱歉,这段时间师尊一直在督促我修炼,以至于疏忽了龙渊派的各位师兄师姐,血月在这向诸位告罪。”

    音血月认真的对众人鞠了一躬。

    “血月姑娘,这次的事情错不在你,你不必道歉。”

    “就是啊,音师妹,若不是你,我们恐怕连飞凰阁的大门都进不了,又怎会怪你呢?”

    “整个飞凰阁,我觉得只有音姑娘最实在最好了!”

    龙渊一众围了过来,表达感激。

    苗一芳也点点头,面露笑容:“音姑娘,您已经为我们做了很多了,一芳感激不尽,此情必然铭记于心,至于这次的事情,绝非你的过错,请千万不要自责。”

    “师姐,你也听到了!”白夜微微一笑。

    “但我没有尽到我的义务,还是有责任的。”音血月叹气。

    “师姐不必内疚,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白夜道。

    “白夜,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音血月默了会儿道。

    “你是指阁主向我道歉一事?”

    “对!”音血月点头,却没有多说。

    相信不光是她,龙渊派人也没有不感到疑惑的。

    “不必去猜,日后自会明白。”

    白夜坦然一笑,天上不会掉馅饼,别人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向你示好,飞凰阁主当众低头,定是有所图。

    音血月点点头,问道:“白师弟,今后有何打算?”

    “处理完群宗域的事情,就回大夏一趟,暂时没有长远的计划。”

    “这样啊”

    “音师姐呢?”

    “我?我过段时间要随师尊去一趟宗门城,回来后估计也是留在飞凰阁修行,师父音律造诣极高,我还有很多要学的。”

    “宗门城?”

    白夜眼神一紧,脑海里立刻浮现龙月当初所说的话。

    “师姐去宗门城作甚?”

    “好像是有一位大人物娶亲,师尊作为宗门代表前往祝贺。白师弟,怎么了?”音血月察觉到一点不对。

    “没没什么。”

    白夜摇摇头,转过视线看向苗一芳。

    “苗师姐,你呢?”

    “郎天涯与桑东名既已被师弟你斩杀,天下峰应该不会再针对我们龙渊派了,我打算返回龙渊旧址,重新开宗立派,重建龙渊。”苗一芳道。

    众人显得颇为激动。

    “也好,不过我不能与你们在一起,我斩了莫家莫道远,莫家必会寻上门来,我们必须就此分别。”白夜道。

    “师弟,若有难处,当及时与我们联系啊。”苗一芳关切道。

    “不必担心,我有擎天长老守护,即便是莫家,也奈何不了我。”白夜笑道。

    众人一听,也放下心来。

    一行人嘘寒一番,便各自分别。

    白夜步伐一转,朝宗门城的方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