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90章 事以至此(求推荐求收藏)

    噗嗤!

    血肉被刺破的声音在这一刻显得极为刺耳。

    连苍黄全程跪在地上,即便被青芒贯穿心脏,也是保持着跪着的姿势,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大势撤掉,连苍黄得以解脱,但他这回是彻底的解脱,那根完全没办法催用的笛子脱手而落,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怎么怎么可能?你到底是什么实力?”连苍黄竭力的抬起头,声音沙哑,虚弱不甘的喊道。

    “武魂境一阶。”白夜淡道。

    “不可能!!”连苍黄双眼爆出金光,怒吼连连:“我也是武魂境人!为何!为何在你面前连出招的机会都没有?你骗我!!你在骗我!!”

    “你信或不信,与我无关!”

    白夜冷哼,青芒拔出。

    连苍黄浑身一颤,双眼黯淡,倒地死去。

    飞凰阁赫赫有名的天赐之才,就这般陨落。

    周遭的弟子们好似石化一般,心神如暴风雨中的小舟,摇晃不止。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凤青羽为何要说出那样的话,甚至不惜以他们的性命要挟,阻止他们对白夜动手,因为一旦动了手,他们都将步连苍黄的后尘,全部被白夜斩杀。

    这位初宗!很可怕!

    抚梧桐爬了起来,看到已经倒在血泊中的连苍黄,整个人都傻了。

    “怎么会这样?”她呢喃着。

    “抚长老,你真的对擎天初宗一点概念都没有吗?”凤青羽摇头而叹:“莫说是你,就算是阁主大人亲自到了这里,怕也不能奈何的了白夜!他,可是有擎天长老守护的!”

    “擎天长老?”抚梧桐脸色变幻不止。

    她对擎天初宗的概念很模糊,初宗之上,还有擎天初宗,擎天初宗是公认的妖孽天才,擎天初宗的出现不是按照区域出现,而是按照时间出现,一片区域,会出几位初宗,但这片区域的历史上,或许可能会出现一名擎天初宗。

    抚梧桐认为,擎天初宗当是那些惊艳世人的超级天才,但他们还没有成长起来,不足为虑,天才夭折是很常见的事情,但擎天长老却不同,这些强者皆来自于万象门,神秘莫测,实力惊人,每一尊都能比肩群宗域内的一宗之主,可怖无匹。

    先不说擎天初宗的实力如何,单单就说擎天初宗被擎天长老守护这一点,抚梧桐就拿白夜没有半点办法。

    白夜提着青剑,转过身来,冲着那龙渊弟子道:“于师兄,还有哪些人?”

    那龙渊弟子还处于愣神之中,白夜的强势完全颠覆了他的思维,他知道白夜很强,身为初宗,岂能没有实力,可他根本没想到白夜竟连长老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于师兄?”白夜再唤了一声。

    于勇浑身一震,立刻跑了过来,他趾高气昂的扫视着这些飞凰阁人,抬起手指着曼舞等人,叫道:“师弟,就是这些家伙!!”

    那些飞凰阁人脸色一变,曼舞吓得连连后退,急忙躲到人群后头,嘴里更是大喊:“抚长老!抚长老!救救我们!!”

    “白夜”抚梧桐咬了咬牙,却不敢动,刚才白夜那一手让她瞬间明白自己与他还是有些差距的,若真动起手,未必是其对手。

    “我也不为难你们,过来,向我师兄师姐道歉,你们如何对我师兄师姐的,我师兄师姐双倍奉还即可。”

    “这这样我们必然会被他们打死的!”一弟子颤道。

    “去把苗师姐他们请来!谁敢阻拦,杀!”白夜冷冽道。

    “好嘞!”

    于勇喜道,立刻转身跑开,路上的飞凰阁弟子们如避瘟疫般闪开。

    苗一芳等人还被困在厅外,得知白夜到来,她们迫不及待的想要与白夜见面,却被连苍黄的人堵在外头,无法进来。

    “苗师姐!”

    于勇快步跑来,气喘吁吁的喊道。

    “苗师姐,是于勇!于勇回来了!”

    “白师弟呢?”

    那些还在与飞凰阁对峙的龙渊派人立刻兴奋而呼。

    “于勇安然回来,肯定是见到白师弟了!”苗一芳松了口气,暗暗想到。

    “都让开!让开!”

    于勇冲了过来,冲着苗一芳等人激动道:“苗师姐,都没事了,有白师弟在,我们没事了!!”

    “你快些将白师弟招来,与我等离开这里。”苗一芳喊道。

    她现在对飞凰阁是避之不及,恨不得马上离开,若不是得知白夜到来,她也不会这般。

    然而于勇却是哈哈大笑:“苗师姐,不用担心,白师弟特地让我过来唤你等过去报仇呢!咱们快些进去吧!”

    “报仇,报什么仇?”

    “自然是报飞凰阁人辱我等的仇啊!”于勇扫了眼那几名飞凰阁人,哼道:“连苍黄已经死了!”

    “死了?”

    苗一芳一众大吃一惊!

    “我看你脑子坏了吧?连师兄刚进去不久,怎会死?”

    “你们龙渊派人不仅废,还傻!也好,你们既然要进去,我们便让你们进去,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报什么仇!”

    那几名飞凰阁人不屑哼道。

    “苗师姐,我们走!”于勇懒得理会那几人。

    苗一芳踟蹰了下,点头道:“那好,我们进去看看,先与白师弟会合再说。”

    一行龙渊派人快步朝厅内行去。

    “你去通知其他长老,就说龙渊派人意图对我飞凰阁不利,请他们速来支援,其他人随我进去!按连师兄指令行动!”那弟子低沉道。

    “好!”众人点头。

    人群朝厅内敢去。

    苗一芳等人心脏狂跳,忐忑不已。

    然而刚靠近厅门,阵阵血腥味弥来。

    只见厅堂前头,立着不少飞凰阁弟子,每个人的脸上皆被恐惧覆盖,身躯颤抖,一副想走又不敢走的样子。

    苗一芳愣了,加快步伐推开人群,一眼便瞧见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连苍黄。

    她大惊失色,一行人也好似石化。

    “白夜!”

    苗一芳急忙朝前望去,当瞧见那笔直而立的青年时,绷紧凝重的脸立刻浮现惊喜。

    “白师弟!”

    “白师弟在这,太好了!”

    “这连苍黄,真的是白师弟你杀的吗?”

    “杀的好!”

    龙渊派人纷纷过来,围着白夜,欣喜不已。

    尽管众人身负伤势,但那种久别重逢的喜悦让他们忘却了身上的疼痛。

    这一双双眼里流露出来的感情都是最为真切的,龙渊派遭受大难,历经重重艰险,宗门内的每一个人都将彼此视作亲人,白夜也不例外。

    这一点是那些大宗大派完全比不了的。

    “各位师兄师姐还算安好,白夜便放心了。”

    白夜微微一笑,视线转移,望向那边的曼舞等人,神色一冷,低声道:“各位师兄师姐,连苍黄已经被我杀了,但这些人,还没有处置,我将他们交给你们,你们可以随意报仇,若他们敢反抗!杀便是了!”

    “飞凰阁这边”

    “飞凰阁不仁在前,又岂能怪我们不义?”

    白夜哼道。

    不说音血月这层关系,单单就说同为群宗域宗门,龙渊派落难,飞凰阁可以选择出手相助,也可以选择冷眼旁观,白夜都不会生气,毕竟飞凰阁要考虑宗门利益,接纳龙渊派人便是得罪莫家与天下峰,换做其他人肯定也会拒绝,这在情理之中,也怨不得谁。

    但飞凰阁既然选择了接纳,那就该负责,白夜也不指望飞凰阁人能将他们照顾的多好,至少人生安全应当保证,但这些龙渊派人在飞凰阁待了不过短短一月光景,断腿的断腿,重伤的重伤,几乎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就连苗一芳脸色都比刚进来憔悴不少。

    飞凰阁若不愿收留,驱走即可,白夜绝不会埋怨半分,但飞凰阁却百般折磨,他如何不怒?

    曼舞等人一听,吓得几乎都站不直了。

    一人悄悄朝后摸去,想要开溜,白夜眼神一寒,抬手一点,一抹魂气从指间荡出,如同迅雷般打在了那人的胸口,直接击碎了他的天魂。

    噗嗤!

    那人大吐鲜血,倒地不起,胸口血肉模糊,天魂被废修为丧失。

    众人震愕。

    白夜好狠毒!

    “逃者,修为废除,反抗者,杀无赦!”

    白夜冷道。

    全场被震。

    这一刻,没有人不惧怕这位擎天初宗,包括抚梧桐。

    凤青羽全程闭着双眼,视而不见,他显然不管,就算要管,也管不了!

    “白师弟,事已至此,就算杀了这些人,又能如何?恩怨宜解不宜结!再继续追究下去也没有意思!还是算了吧。”苗一芳摇头叹息,苗一芳有她的考虑,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够了,继续赶尽杀绝,只会为龙渊派再竖一敌,得不偿失。

    其他人也点点头,同意苗一芳的决定。

    “苗师姐既然这般说,那就这样办吧。”白夜也不是傻子,明白苗一芳的顾忌,不过,倘若苗一芳等人真的要继续追究,他也不在乎。

    然而就在这时,一记恢弘之声从外头传来。

    紧接着一股恐怖的气势朝这压来。

    “究竟是谁,竟在我飞凰阁闹事?”

    声音落下,一道身影窜来,一股大势瞬间弥漫开来。

    八重大势奥义?

    白夜眉头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