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9章 气势如虹(求推荐求收藏)

    长枪袭来,气势如虹,恐怖的枪头凌空激荡。

    可当白夜稳稳抓住长枪时,这两名破天军士才发现其惊人与可怖。

    白夜双手被枪头震得出血,然而他臂膀处荡来的蛮力竟直接把这两名破天军从蛮马上拽了下来。

    砰!砰!

    两脚过去,狠狠踹在这二人身上。

    一名破天军来不及反应,脑门被轰的七荤八素,后面一名弟子冲了上来,一人补了一剑,二人死去。

    “白师兄,快走!”那弟子急道。

    白夜面色发紧,朝大殿口望去。

    书绝陨落,一众长老战死!

    卫青侯已经完全被人群包围,无数高手对之发动围攻。

    逃已经不可能了。

    辛不绝与泰东彻底完全攻占了绝魂宗。

    就在这时,卫青侯突然转过身,看了白夜一眼。

    白夜愣住了。

    那一眼,他根本忘不掉。

    那双黯淡、浑浊的眼里,却有一丝滕亮...

    只见卫青侯忽然高举着手,那手指上,一枚金灿灿的戒指不知何时闪烁起光芒来。

    “潜龙戒!”

    泰东大呼。

    “砍下那只手!”辛不绝几乎是第一时间喊出。

    但话音刚落下,卫青侯的身躯涌起无数暴戾惊人的魂力。

    泰东与辛不绝脸色大变,那些靠近卫青侯的人身躯突然炸裂,粉身碎骨,仿佛他周身有一圈看不清的屏障,任何触碰的人都将死无全尸。

    “不好!”

    辛不绝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急吼:“他要毁掉潜龙戒!”

    “阻止他!全部给我冲!”

    泰东怒吼。

    破天军悍不畏死的朝卫青侯冲去。

    卫青侯笑了,很是轻松的笑,仿佛没有了负担,没有了责任,他再度看了白夜一眼,很是隐晦的一眼,但白夜却读懂了他眼中的意思。

    那是寄托,那是厚望。

    那一刹那,白夜感觉自己双肩沉重了许多。

    咚!!!!!!!

    惊天爆炸响起。

    魂力如毁灭风暴般席卷了整个大殿内外。

    大殿崩塌,无数圣院高手与破天军葬身其中。

    卫青侯用他的意志,证明了绝魂宗!

    魂绝,亦立世!

    白夜也被这魂力掀飞,摔向了后方。

    那是枚假的戒指,卫青侯用他的血肉之躯自爆,制造出毁灭潜龙戒的假象!

    辛不绝与泰东都被炸飞,二人摔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白,但二人早有防范,并未受太重的伤。

    卫青侯所在之处已成一个大坑,半山腰都被轰裂,不知多少人死去。

    大殿被崩塌的乱石堵住,暂时阻缓了破天军的进发,泰东见状,气的浑身直颤,青筋暴起。

    “卫青侯!你以为毁掉潜龙戒!就能让我放过你们绝魂宗吗?休想!”

    他纵身一跃,一掌震碎大殿,怒吼道:“给我追,绝魂宗人!杀无赦!!杀光!杀!!”

    破天军前赴后继,冲入大殿。

    暗道内,鱼长松正领着剩余的弟子朝外退去,卫青侯的自爆为众人争取到了时间。

    暗道的尽头,是一片巨大的空地,这些空地上刻画着大量正方形的纹路,足足有数百个之多。

    “宗主早就察觉到圣院人会对绝魂宗下手,以前圣院就派遣过不少高手抢夺潜龙戒,但都被宗主赶回去了,而如今却不同,圣院借助了王朝军的力量,对我绝魂宗下手!宗主得到消息,立刻布置了暗道,他不想放弃绝魂宗,更不想放弃你们!”

    鱼长松沉重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们所有人站在那些方形里头,快!”

    弟子们闻声,虽然不解,但还是照做。

    白夜感觉有些不对。

    但就在这时,鱼长松突然将暗道旁边的一个石雕按了进去。

    刹那间,地面处的那些方形泛起大量魂力,继而全部裂开,站在上头的人直接坠了下去。

    鱼长松见状,立刻蓄起魂力,朝之狠狠砸去,毁掉这逃出生天的隧道。

    没过多久,泰东与辛不绝追了过来。

    看到那些破碎的暗道,辛不绝气的咬牙切齿。

    鱼长松闭起双眼,深吸着气。

    没过多久,暗道处再度响起惊天巨响。

    绝魂宗的最后一名长老,也没有选择逃离,而是追随着众长老与宗主,一同留在了那沧桑的蟒山之上...

    ....

    每一个方形都通往绝魂宗不同的地方,白夜也坠落下去,当人反应过来时,人已坠入水中。

    他晃了晃脑袋,立刻游至岸边,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居然是黑石峡。

    距离蟒山已经有几十里的路。

    那暗道布有法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将人送至此处...

    白夜双拳攥紧,眺望着远处蟒山,一阵阵沉闷的响声荡了过来。

    沧桑的大山,仿佛已经被一层血雾笼罩。

    卫青侯完全可以交出潜龙戒,保全住自己的性命,但他没有,因为他知道,潜龙戒交给了圣院,可能牺牲的人会更多。

    他可以单独逃跑,但他依旧没有,而是选择掩护弟子离去。

    还有书绝前辈,木绝前辈,他们都是隐世高手,都能轻松逃离,可为了这些绝魂宗最普通的弟子,他们选择永远的留在那儿。

    他们一直不忘初心,一直遵守宗义!

    这样的人,如何不让人钦佩?

    白夜看着手指上的潜龙戒,神情沉重。

    “宗主,谷大师,书绝前辈,木绝前辈,你们放心,我会守护好潜龙戒的,而绝魂宗,也绝不会因此而没落!”

    白夜站起身来,压抑着心中的悲伤,朝旁边的林子里行去。

    圣院与破天军的人在攻克了绝魂宗后,必然派人在蟒山附近找寻逃离的绝魂宗弟子,这里已不安全。

    破天军胯下蛮马速度风驰电掣,往外逃肯定没用,人的双脚根本比不过马的四蹄,不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个时候上山或许是最佳选择。

    “啧啧啧,没想到绝魂宗也有今日,这可真是倒了大霉啦。”

    就在白夜准备摸索着返回蟒山时,一个戏谑的声音飘入他的耳中。

    “谁?”

    白夜大喝。

    “这句话该我说,小子,你应该是绝魂宗的人?”

    声音从灌木丛里飘来,紧接着一条浑身黑不溜秋的瘦狼从里头钻了出来。

    瘦狼浑身皮包骨头,尾巴还断了一截,看起来丑陋无比。

    不过让白夜十分震惊的是这狼居然会说话。

    会说话的狼,按照书上记载,也只有妖兽才能做到了,还必须是修为不俗的妖兽。

    “绝魂宗附近,怎么会出现妖兽?”白夜惊讶道。

    “怎么会有妖兽?老子有四条腿,哪不能去?这有什么稀奇的?”那断尾巴狼嗤笑一声。

    白夜眉头皱起,未做声,转身离去。

    但他刚抬步,那断尾巴狼突然跑来,拦下了他。

    “做什么?”白夜微微警觉。

    断尾巴狼眼珠子扫视了白夜一眼,突然发出笑声。

    “小子,你最好不要到处乱跑,如果你是绝魂宗的人,现在出去无疑是自寻死路。”

    “留在这里就安全么?”白夜淡道。

    “我能护你安全。”

    “我不认识你,更不知你是敌是友,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断尾巴狼一听,哈哈大笑。

    “小子,我如果是敌人,那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你知道吗?”

    “那前辈你...拦我作甚?”白夜小心道,但警戒心不减。

    断尾巴狼那双泛着森光的狼眼眯了眯,围绕着白夜转了圈,打量着他的浑身上下。

    片刻后,他直嘿嘿的笑道:“拦你作甚?当然是要你做我传人啊!”

    “传人?”白夜云里雾里:“什么意思?”

    “这都不理解?我传授你绝世功法,帮助你提升境界,还为你暂时提供庇护,不让那些攻杀绝魂宗的人找到你,明白吗?”断尾巴狼翻了翻眼。

    白夜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前辈看我像白痴吗?”

    突然跳出这么个家伙一张嘴就要自己做传人什么的,谁听了不觉得吃惊?

    “什么意思?”断尾巴狼不解。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你觉得我会信?”白夜摇头。

    “你可以选择不答应。”

    “那我不答应。”

    “如此的话,我就必须杀了你,免得暴露我的行踪。”断尾巴狼声音变得阴沉。

    白夜眉头一皱:“我不喜欢别人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而是交易。”

    “交易有这种一厢情愿的吗?”

    “我不是给了你选择吗?”断尾巴狼一脸无辜。

    白夜无语。

    “放心好了,你做我的传人,我也会提条件的,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你只要为我办一件事情,我就会把我的毕生修为全部传授给你,也会给你无数好处,怎样?答应不答应?”

    断尾巴狼满是诱惑道。

    白夜低头思忖,在这种地方碰到这么一头怪狼,也着实让人心疑,可当下走投无路,看样子只能顺从了。

    也罢,先瞧瞧它要做什么。

    其实,白夜现在还担心一件事。

    那就是洛城的白家。

    叶家有圣院做靠山,白家依仗绝魂宗,但现在绝魂宗发生如此变故,叶家必然再度兴风作浪,要想保住白家,保父亲无恙,还需要绝对的实力。

    且看看这断尾巴狼有何打算,若它真能提供庇护,倒也不错。

    “我答应你,看你搞什么花招。”白夜开口道。

    “爽快,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断尾巴狼笑道。

    “现在?”

    “修炼一事,刻不容缓,当然是现在,你随我来。”

    说罢,那瘦狼朝林子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