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80章 不会相信(求推荐求收藏)

    “师弟,我去给你开路,你想办法先撤!”林正天微微笑道。

    “师兄这可不厚道了,他们是冲我来的,岂能让你独自一人殿后?”

    白夜摇了摇头,径直朝小道走去。

    “更何况,这大路宽敞,何须走的匆忙?”

    说罢,白夜脸上的魂纹迸出一股元火,手中青剑更被元火覆盖,火焰发白,元力充沛。

    斗战奥义升腾。

    大势弥漫。

    蛮力催动。

    金刚不灭之力涌上肉身各处,将皮肤映衬的金黄之色,好似黄金打造。

    白夜长袍舞动,长发飘舞,一人一剑,踏上这条魂者凌厉的大道。

    林正天怔怔的看着他,那双英气的瞳孔微微失神。

    “师兄!”白夜侧首,淡道:“走吧!”

    说罢,步伐一动。

    嗖!

    人瞬间消失。

    杀意如金戈铁马,奔袭而来!

    “杀!”

    斩空瞳孔一缩,撕心大吼。

    魂者躁动。

    无数刀剑朝白夜残影砍去。

    他疯舞青剑,虚空之中狂荡着重重剑影。

    剑影就像死神的镰刀,不断穿过那些魂者的颈脖,一朵朵鲜艳的血花在这崎岖的山道上绽放

    “白夜!!!”

    斩空眼里渗着的冰寒几乎快要将他的瞳珠冰封,他伸手凌空抓去,一根镶有龙蛇纹印的法木被取出。

    斩空甩手而挥,法木中飞出数道气刃,斩杀过来。

    白夜步伐一滞,青剑朝地面刺去。

    “破山河!”

    咚!!!!

    大地瞬间被斩成两半,狂颤不已,攻向白夜的人顿时人仰马翻。

    他眼神一凛,一手朝那几道气刃挥去。

    “金刚不灭!”

    铛!

    铛!

    手臂硬生生的撞碎了气刃。

    而人再扣青剑,朝斩空冲去。

    “什么?”斩空震惊。

    “肉身硬接气刃?”

    杀来的公山愣住了。

    “杀的好!师弟,你这肉身,堪比罡岩了!哈哈哈”

    林正天大笑,拔剑而起,斩向不远处的长鹰掠空。

    长鹰掠空大怒,无论是白夜还是林正天,都是他的小辈,白夜不说,天赋如此妖孽,斗不过也就罢了,但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林正天,竟也敢挑战他,他如何不怒?

    然而交锋之后,长鹰掠空胆战心惊。

    林正天的剑术简直堪称完美,一剑斩过,流光飞梭,剑的力道、轨迹、魂力的多少,都恰到好处,完美无缺,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他是最纯粹的剑道天才!

    而且林正天的剑中,还透露着一种奇妙的奥义力量。

    剑道奥义?

    长鹰掠空顿觉压力暴增,冷汗直流。

    这个人,领悟了剑道奥义?这是多少剑修梦寐以求的奥义啊!

    长鹰掠空被林正天牵制,斩空、公山则同时朝白夜出手。

    斩空举着法棍抵向白夜,那法棍看似木制,却坚硬如铁,与青剑相撞,发出铿锵之声,元力气环在二器碰撞之处荡开。

    斩空被震退,对方强横的蛮力让他手臂发麻。

    “我有武魂境六阶实力,但在蛮力上竟拼不过此人?”斩空心头震思。

    “吃我一招,裂山斩!”

    公山趁势朝白夜背部斩去,刀势冲天,元力倾泻。

    这种关头,根本没人催魂力,而是不竭余力的用上最恐怖的元力。

    “一念!”

    白夜身形倏转,嘴里低喝,青剑脱手而出,凌空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一剑!”

    青剑转罢,剑锋骤劈。

    铛!

    双方兵武再度相撞。

    但公山的力量显然也不及白夜,被硬生生的震退。

    “不要与他拼蛮力!以魂技取胜!”

    斩空大吼,双手扣着法棍,法棍上的龙蛇纹印竟活了过来,在法棍上不断蠕动,他再度大喝,在法棍上连拍数掌,便将之丢开。

    咔嚓。

    法棍凌空变化,竟化成了一条体态修长纤细的机关蛇,龙蛇纹印仿佛是灵魂,驱动着机关蛇四处乱窜。

    它如闪电,不断穿梭,逼杀而来。

    白夜狂舞青剑斩击,但这机关蛇的速度快的没谱,竟跟上了白夜的剑影。

    “机关术?”

    白夜哼了一声,元力祭出,化为一面帷幕,朝之覆盖过去。

    “白夜,你虽有四尊变异天魂,但论元力品级,你岂能是我敌手?”

    斩空不屑说道,狂祭元力,那机关蛇表层立刻燃起一层火焰,直接撞开了白夜的元力。

    可当两种元力相互接触的刹那,一股更为炙热的火焰燃起!

    元力被点燃!

    “这是变异天魂的力量?”

    斩空眼神发紧,低喝一声,一股狂风从机关蛇内荡出,将这点燃的元力撕裂。

    斩空拥有两尊天魂,而其中一尊,也是变异天魂,兼备狂风之力。

    “再吃我一招!龙闪轰击!”

    只见机关蛇突然窜向长空,在那浓厚的云层中不断旋转,云雾立刻被它搅动,云雾变得漆黑起来,一道道可怖的闪电窜出。

    白夜抬头盯着长空。

    这是以元力牵引天地之力的魂术,对施术者的魂量要求极高!

    “降!”

    斩空抬手一指。

    轰咚!

    机关蛇从空坠落,但与之随同落下的还有可怖至极的几十道闪电。

    下方魂者见状,大惊失色。

    酣战于一起的长鹰掠空及林正天立刻避开。

    正欲协同击杀白夜的公山面色一怔,慌忙后退。

    闪电降落,轰击大地,那些闪避不及时的魂者立刻被雷电击中,瞬间化为碎屑死去。

    这是真正的天地力量!

    根本不分敌我。

    白夜步伐急转,左右躲避,雷电之意刺激的他浑身毛发竖立。

    一轮下来,崎岖山路已是满目疮痍,天下峰的弟子们吓得浑身颤抖,爆退连连,无人再敢上前。

    白夜在雷电轰击下仓促躲闪,人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但下一秒,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倏然猛催大势。

    哗!

    周身一切顿时缓慢下来。

    迸溅的碎石在空中缓缓划着弧线。

    狂荡的劲风也变得轻柔起来。

    那坠下的闪电,也变得异常缓慢,白夜躲闪极为轻松。

    “七重大势奥义?”

    斩空顿惊。

    他知道白夜有大势,但从未察觉到白夜的大势,已经达到七重这可怖的境界。

    “你才知道吗?”

    白夜眼神一凛,突然携大势靠近。

    “不好!”

    斩空脸色大变,急忙后退,欲召回机关蛇。

    但白夜的速度快的没谱,携大势冲来,七重大势立刻将之吞没。

    斩空只觉自己在一瞬间被无数只手按住了,动起身子来变得极为困难!

    白夜提着青剑,剑锋横斩,直袭其颈!

    “白夜放了我”斩空眼里充斥着绝望,双腿颤颤。

    可已经迟了

    噗嗤!

    刺响冒出,斩空头颅直飞空中,血柱冲天,那根法棍所变得机关蛇也从半空中落了下来,随着斩空的无头尸体坠了在地上。

    “啊?”

    后头的公山大惊失色。

    “斩空长老竟亡了?”

    长鹰掠空双瞳狂颤。

    “你在看哪呢?”

    一声轻笑在他耳边传来,长鹰掠空猛然回头,却见一阵杀意扑面而来,便是寒光闪眼,人顿时双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长鹰掠空,亡!

    这电光火石间,斩空与长鹰掠空!全灭!

    白夜提着青剑,踏过斩空的尸体,朝前走去。

    “白夜!”

    半空之中,响起郎天涯勃然大怒的咆哮。

    他气势狂震,山峰崩碎,大地裂开,下方魂者全部匍匐在地。

    郎天涯彻底怒了。

    桑冬名!巨岩!如今的斩空,这些天下峰的支柱,竟全部被白夜斩杀!

    这是要屠灭天下峰呐!!

    他震开涧月,好像发了疯,不顾一切的朝白夜冲了过去。

    “我必杀你!!!!!!!”

    吼声撕裂天地!

    “郎天涯,你真的能杀我吗?”

    白夜猛然转身,青剑刺入地面,眼中斗志高涨。

    他径直将手掌按在了死龙剑上,脸上四道魂纹疯狂荡漾。

    “死龙?”

    郎天涯浑身一颤。

    “就算死龙不灭你!你可想过,我献祭四尊二变天魂,会有何等威力?你真以为,你能奈何我?”

    白夜狞道。

    这话一落,郎天涯如堕冰窖!

    若是其他人说这种话,郎天涯决然不会相信,四尊天魂?何等天资?拥有这种天资的人宁愿死也绝不会做出献祭天魂这种事。

    但白夜不同!

    他是有前车之鉴的人!他可以为了覆灭对方而不折手段,不计后果,哪怕舍掉这一身无上的天赋!

    他就是个疯子!

    白夜,已经有与他正面抗衡的资本了!哪怕不靠死龙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