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8章 狂妄(求推荐求收藏)

    面对宛若潮水般的敌人,白夜脸色绷紧。但黑意木人去率先一步冲了上去,阻挡过去。

    军队是一个整体,而非单独一人,白夜虽然能够抗衡两三名破天军,然成百上千名破天军聚集在一起,他们的力量绝非一加一这么简单,发挥出来的威力是成倍增长。

    白夜摆开架势,可就在他准备冲上去时,一只手突然从他背后伸出,抓着他往后甩。

    是谷草!

    “大师!”

    白夜急呼。

    “白夜,你忘记了宗主交给你的重任吗?你忘记你手指上佩戴着的是什么吗?不要再留恋了!走!快走!如果你不走,潜龙戒落入圣院手中,那宗主所牺牲的一切就白白牺牲了,这些死去的宗门人也就白死了!不要辜负他们!”谷草痛心低呼。

    白夜闻声,步伐一僵。

    谷草没有办法再多说什么,黑意木人已被破天军淹没。

    谷草迈动着苍老的身躯,挡了过去,去意已决,义无反顾!

    绝魂宗落败是注定的事情,已经无法改变。

    但这摧毁不了众人的意志。

    白夜瞪大了眼。

    很快,谷草没在了蛮马的铁蹄之下。

    明知是死,但他毫不犹豫。

    “大师!”

    白夜整个人彻底狂怒了,恨不得立刻将这些破天军生生撕碎!

    “你若真想救绝魂宗,就立刻离开,我已经让部分弟子走暗道下山!白夜,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要相信你自己!”

    这时,耳边再度传来声音,声音仿佛低语,常人未察觉,转目一望,是远处正与破天军厮杀的那名书阁老者。

    “前辈...”

    白夜双目发红。

    老者斩掉一名破天军,步伐一点,落在白夜旁侧,他伸出手来,直接拍在了白夜的头顶上。

    手掌落下的瞬间,一股燥热的力量从头顶灌输下来,白夜发觉自己体内的潜力瞬间被激活,魂境刹那间冲破了气魂境的限制,飙升到了气魂境一阶!

    “绝魂宗在宗主卫青侯未来之前有三绝,木绝、书绝、剑绝,木绝精通傀儡之术,书绝懂得万千魂术,剑绝一剑破尽天下,你所学的《九魂剑诀》是三绝中最强的剑绝耗费了毕生心血以上古残卷为基础,研写出来神诀,这本剑诀虽然成就了他剑绝名号,但也终结了他的性命!不要辜负宗主,不要辜负剑绝,更不要辜负绝魂宗,马上走!离开这里!”

    老者说罢,再度冲向绝魂宗。

    白夜双手攥的极紧,仿佛要将剑柄与枪杆捏碎。

    “绝魂宗弟子,全部过来!!”

    这时,卫青侯大喊起来。

    众人纷纷朝大殿退去。

    白夜不敢迟疑,随之而退。

    破天军与圣院人趁机重整阵容,开始合围。

    精锐弟子全部站在外围,那些最年轻最有天赋的弟子,则被严实的护在里头。

    卫青侯与一众长老立在最前方,丝毫没有顾忌自己的性命安全。

    辛不绝与泰东暂且退开,二人对持。

    绝魂宗万余人,如今只有数千人而已,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便折损了半宗人的性命。

    “我对不起老宗主。”卫青侯看了眼满地的尸体,染红的宗门,声音沙哑。

    木人房管事走了出来,扭过头看了眼背后这些伤痕累累、浑身是血的弟子,他微微一笑,神情突然表现的极为轻松。

    弟子们都愣住了。

    这个管事往日里只有不苟言笑,一副严肃姿态,但今日,却如此和煦。

    这就是他真实的一面吗?

    “你们都是我绝魂宗最优秀的弟子,今日无论你们谁能活着离开这里,我希望你们能够记住,重建宗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初心,决不可忘!卫道者,当捍道!世间公道,应在人心!”

    声音落下,他冲了出去。

    那些还在与破天军缠斗的木人们突然发了疯般冲了过来,它们就像搭积木般重叠在了一起,眨眼间化为一个庞大无比的木人。

    只是这木之巨人虽然生成,却有形无魂。

    在所有弟子的注视中,木绝冲了过去。

    他浑身的魂力突然动荡起来,继而炸裂,粉身碎骨,鲜血撒向了木之巨人。

    木绝,陨!

    吼!!!!

    淋了鲜血的木之巨人发出震天怒吼,暴戾与肃杀弥漫了整个蟒山!

    “傀儡禁术?”

    泰东与辛不绝皆脸色剧变。

    木之巨人抬脚踏去,一脚震下,破天军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弟子们震惊了。

    卫青侯双眼通红,悲痛万分。

    “长松!带他们走!”

    他压抑着悲愤低吼。

    “宗主!”

    “走!”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

    弟子们泣不成声。

    白夜咬了咬牙,低喝道:“宗主似乎看错我白某了,我留下!”说罢,他伸手欲摘手中戒指,但却愕然发现,潜龙戒仿佛沾在了上头,怎么也拿不下。

    白夜脸色发白,毫不犹豫的拔出铁剑,朝指头斩去。

    但剑锋刚靠近,便被一道魂力震开。

    “白夜,你要放弃绝魂宗吗?”卫青侯面目狰狞:“让你走你便走!莫要再留下!”

    话音落下,一股罡风袭来,众人全部被吹入殿内。

    “宗主!”

    “杀!”

    破天军冲杀过来。

    泰东骑着猛虎,一人当先。

    “卫青侯,把命留下!”

    “泰将军,你我联手,斩除此人,如何?”辛不绝赶了过来。

    “可以,不过夺得潜龙戒,我必须第一时间上交给太子!”

    泰东面无表情道。

    “当然,不然将军您也不会亲自来此了。”

    辛不绝淡道。

    二人逼迫过去。

    卫青侯虽强,但决然不可能抗衡的了这二人,一众长老也在忙着对付圣院高手。

    木绝以命使出傀儡禁术,庞大的木人一脚踩去,破天军人仰马翻,大地震颤,整座蟒山都被撼动。

    但那庞大的傀儡能力有限,越来越多的破天军冲过了木之巨人,朝这冲来。

    泰东见破天军已经临近,大喝一声,提刀杀去。

    卫青侯连忙祭出魂力应战,他的魂力就像闪电,不断在泰东周旁绕动,牵制对方。

    泰东占不得便宜,但辛不绝也已杀来。

    破天军如此潮水般冲进了大殿,势不可挡。

    “全部后撤。”

    鱼长松大喊。

    弟子们徐徐后退。

    可破天军的蛮马速度何等惊人?众人还未退入大殿后方的暗道,敌人便降临此处。

    弟子中冲出不少内门人,立在前面,快速构建一道防线。

    可血肉之躯,岂能抵挡强壮的蛮马?

    眨眼间这些人便被撞开,有的被一枪挑翻,有的被铁蹄践踏死去。

    白夜提剑轰去,炽热的魂力如火焰般卷杀。

    一名铁骑被魂力笼罩,步伐僵下,他纵身一跃,一剑封喉。

    一名破天军,死!

    “混账!”

    “这个人杀了我们好多兄弟!”

    “先杀他!”

    破天军士们怒了,一齐围向白夜。

    白夜急忙甩动剑身,但四周十余把长枪,攻速频繁,魂力可怖,他之前大战一番,消耗甚大,竟有些力不从心。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把纤细的长剑从旁边窜来,‘铛’的一声,为他震开几把长枪。

    白夜着目望去,愣住了。

    是白芷心...

    然而白芷心根本承受不了破天军的蛮力,一剑挡去,自身被震开,对方魂力压来,直接轰在她胸口上,人倒退数步,嘴里吐出鲜血。

    白夜立刻冲上去扶住。

    “哥,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对不起你,其实我爹的事情我早就知道,我也清楚是我爹对不起白家,但我很嫉妒,我嫉妒你战胜了叶倩,我嫉妒你成为了洛城第一天才,我想要击败你,想要证明给宗内的师兄师姐们看,证明被白家甚至是洛城人看,我依旧是白家的第一天才,但因为这个,我甚至抛弃了我们之间的亲情,哥,原谅我。”

    白芷心哭着,嘴角还留着鲜血,梨花带雨,悲伤至极。

    这番话,她压抑了很久。

    她脸色极为苍白,显然天魂受损。

    “不要再说了,先离开这里!”

    白夜咬牙道。

    那边的鱼长松领着内门弟子杀来,抵挡破天军,人们且战且退。

    几名内门弟子扶着白芷心后撤,白夜转过视线,冰冷的盯着那边的破天军,神情变得狰狞起来。

    突然间,他体内那寂静的魂府出现了一丝裂痕。

    但他没在意,书绝为他开了一掌,激活了体内的潜力,他此刻暂时拥有气魂境一阶的实力。

    “你们先退!”

    白夜提着铁剑,立于大殿暗道的前方。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鱼长松等人双拳难挡四手,又有几名破天军涌来。

    他紧握着剑,神情狰狞。

    “死!”

    白夜一剑轰去,剑身嗡嗡作响,似有猛兽在其中咆哮。

    “不知死活的东西!”

    一名身材壮硕的破天军人提着长枪震了过来,可怕的魂压仿佛要将大地撕碎。

    但白夜却不闪不避,硬生生的撞开这股魂压,炽热的魂力伴随着铁剑轰去。

    咚!

    火光四溅,如怒龙咆哮。

    那破天军人胸前的铠甲直接被刺穿,一剑透心,穿透的地方火红一片,仿佛烧着了。

    白夜乘胜追击,杀将而去。

    那铁剑的剑身已经被他挥舞的出现了裂痕,但蛮力与魂力的加持下,它却发挥出了极为可怕的威力。

    哐当!

    终于,脆响声冒出,铁剑再也承受不起白夜这样高强度的战斗,剑身化为粉末,彻底被破坏。

    “好机会!”

    剩余那两名破天军眼神一寒,立刻刺来。

    但看白夜面色狰狞,抬起双臂朝那长枪抓去。

    “狂妄!”二人大怒。

    区区一名山野小派的弟子,竟敢正面抗衡两名王朝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