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50章 一剑斩灭(求推荐求收藏)

    怀才遇等人对这秀才如此恭敬,可见他在万象门中地位何等优越,然而这身份不凡的秀才,却对白叶态度也是如此尊敬,一时间,周遭人全部懵住了。

    这个白叶到底是谁?

    决选因为外头的争斗而被暂时中止,岳家等天华城家族人纷纷走出,当看到怀才遇、秀才等人的这一幕时,他的眼珠子几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

    这个来路不明没有天魂的小子,莫不成是哪里走出来的大人物?

    “多谢秀才大人关心,这只是白夜的一点私事。”白夜抱了抱拳,万象门中,他对秀才还是颇有好感的。

    “若这些人想对白初宗不利,秀才定会全力相助。”秀才开口道,在特定情况下,万象门是有义务保护初宗的安危的,但不会过度去庇护,毕竟修魂之路,艰险无比,初宗是在不断的磨练中成长起来,若万象门过度呵护,反倒会害了初宗。

    然就当前形势来看,秀才可不认为这是修魂之路上该遇到的艰险。

    听到秀才开口,满江山的脸色就如猪肝一般,极为难看。

    “万象门的各位大人莫不成是要护下此人?”满江山紧咬着牙问。

    “怀长老,事情的经过如何?”秀才没有急着回答,而是询问身旁怀才遇一众。

    怀才遇作礼,将事情经过原本讲述,不偏袒任何一方。

    秀才闻声,点了点头:“满鸿龙技不如人,被白初宗斩去,这有何可说?倒是让秀才奇怪的是,白初宗您已是初宗第五,为何还要参加这宗名决选的赛事?”

    “初宗第五?”

    众人听到这句话,耳朵纷纷竖起。

    岳阳豪错愕不已。

    秦新红则脸色剧变。

    满江山紧皱眉头,盯着秀才,沉道:“执事大人,您说什么?此人初宗榜第五?”

    “白初宗战败上任第五寒江陵公子时,我就在现场,此事还能有假?”秀才说道。

    “这这不可能”满江山惊愕了。

    “已经有十七个宗门代表来我万象门询问白初宗的信息,且有意吸纳白初宗,这十七个宗门已将白初宗视为宗门之人,你若敢对白初宗不利,我敢保证,明日这天华城内,就不会再有满家了。”

    登上初宗榜的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但大部分初宗皆有宗门,而像白夜这种进入前五且无宗门的人,已是各路门派高层眼中的香饽饽,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白夜,替白夜扫除几个眼中钉这种事情,自然也不会吝惜力气。

    满江山一听,脸色剧变。

    初宗威名,他自然听过,可他万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是排名第五的初宗。

    “不可能,你说这个人是白夜,可为何他没有天魂?据我所知,排名第五的白夜拥有四尊天魂,天赋震惊世人,此人身上却无半点魂力,秀才大人,你是不是弄错了?”

    就在这时,管剑站了出来发出质问。

    “这个”

    秀才也不知如何回答。

    的确,他一靠近白夜就发现了这一点,白夜本该拥有四尊天魂,魂力极为浓郁,可现在的他,根本感受不到半点魂力。

    “我的四尊天魂因为使用了献祭天魂,如今一尊都不存下,现在的我,身无半点魂力,已不能称作为魂者了。”白夜淡淡说道。

    此言一坠,全场哗然。

    献祭四尊天魂?

    这简直比自杀还要凶残啊!

    “白初宗,你这可是无上的前途啊,怎么就这般毁掉了?”秀才痛心不已。

    “秀才大人,白夜天魂被废,已无资格进入初宗榜,如此一个废人,我相信也无人再会护他吧?”满江山笑着说道,当真是峰回路转,若白夜的的确确是初宗第五,恐怕他奈何不了此人,但他现在失了天魂,还有可能继续在初宗榜上待吗?

    “长老,此人定然是打伤桑长老的那个白夜,没想到此人还活着,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拿下他?”一名弟子走到秦新红身边,小心说道。

    “拿?怎么拿?”秦新红扭头质问:“这里这么多人,你要以什么理由去拿白夜?说白夜与我峰主大战一场,全身而退,且打伤我宗门大长老?若此事传出,别人会如何看我天下峰?我天下峰还如何在群宗域立足?”

    “这”

    “静观其变,莫要轻举妄动!”秦新红沉道。

    弟子们点头。

    “事已至此,秀才也没什么可说的,不过白夜大人虽然丧失天魂,但你能够斩掉满鸿龙这样的绝魂境六阶之人,可见你实力还是有的,在他人没有挑战你之前,你依然是第五初宗。”秀才深吸了口气,认真说道。

    满江山面色再沉,秀才这话无疑是继续承认白夜的地位,只要有这层身份在,他就不能对白夜如何。

    “秀才大人,你的好意白夜知晓,在此先谢过,但白夜做事,只求干净利落,今日你能庇我,来日呢?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日之事,还应该彻底解决。”

    白夜突然说道,继而上前一步,盯着满江山:“满江山,你既然要为你儿子报仇,那我满足你,我与你一对一,你若能败我,我虽死无憾!无怨无悔!万象门的诸位,也绝不会怪你,你看如何?”

    四周再出哗声。

    白夜竟主动挑战武魂境人?

    “白夜,这可是你说的!”

    满江山瞬间激动,一步上前,急忙应道。

    “白夜!”

    “白初宗!”

    岳轻舞及秀才等人急忙劝道。

    白夜没有天魂,却要挑战武魂境人,这不是找死吗?

    “无妨。”白夜抬手。

    “白夜,满家主虽然只有武魂境一阶,可他到底是武魂境人,即便是初入武魂之人,也绝非绝魂人能比,你要想清楚啊!”那边的怀才遇也忍不住开腔了。

    白夜虽然失了天魂,可他展露出来的实力折服了这些评委,若此人就在这陨落,当真令人惋惜。

    “不必。”

    白夜淡道,脸上古井无波,但眼里却渗着凝肃与认真,他盯着满江山,沉喝:“来吧,满江山,出手吧!”

    “呵呵,这可是你自找的!”满江山嘴角扬着狰狞:“天堂有路你不走,地域无门你闯进来,秀才大人好心护着你,你却不知死活不知所谓,你真以为败了几个后生,就天下无敌了?我会让你明白真正的强者,到底有多可怕!”

    “我也该让你明白,我在失去了天魂之后,又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白夜淡道。

    “失了天魂,就是个废人,还如何成长?”

    满江山冷笑一声,纵身跃起,如炮弹一般朝白夜射来,那排山倒海般的魂力宣泄四方,直接将周遭的人逼退。

    一拳袭来,毁天灭地。

    动手了!而且这般突然,这般不客气!

    一出手,就是杀招。

    “来得好!”

    白夜一声大喝,却不闪避,反而抬起拳锋迎向满江山。

    咚!

    双拳对撞,二人再度正面交锋,但这回,白夜连退十步,而满江山也退了十步。

    不分上下?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

    “无天魂者竟硬接住了武魂境人一拳!白夜这个人的肉身到底有多强悍?”秦新红呢喃着,眼泛滞色。

    “你就这点实力?”

    白夜继续刺激着满江山。

    “黄口小儿,受死!”

    满江山怒火冲天,再度逼杀过来。

    他再度出拳,但这一回他的拳锋携带着撕裂一切的澎湃魂力,仿佛轰来的不再是拳头,是一把把钢刀利剑。

    满江山没有丝毫的留手!

    “白夜,快闪开,你若硬接,必会被撕碎的!”怀才遇察觉到不对,急忙喊道。

    但白夜却是哈哈大笑,身上涌出一股斗意,浑身皮肤竟荡出一股金光。

    金刚不灭!

    他抬起拳头,再度朝满江山袭去。

    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咚!

    毁灭气环荡开。

    满江山与白夜再度被对方震退。

    不过这回,白夜身躯狂颤,浑身皮肤裂开,显然吃了大亏。

    你终归不是我对手。

    满江山眼中渗着凛冷,嘴角一扬,再度跃去,而他手臂震开,一柄炽热如火的大刀出现在掌心,如流星般坠下,斩向白夜。

    “初宗头颅?祭奠我死去的龙儿吧!”满江山吼着,杀意迸开。

    “在我眼中,你与满鸿龙都一样,只是我练手的工具罢了!”

    白夜冷冽一笑,一拂衣袖,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如月牙般旋向那火刀。

    白夜即便吃了亏,可他好像不受半点影响般,青剑袭来,剑意阵阵,劲力呼吸恐怖。

    铛!

    刀剑相撞。

    但这一回,白夜根本不受对方力量的撼动,一剑被挡,他立马续起力量,再度振出第二剑,凶狠的朝满江山斩去。

    好凶狠!

    “破!”满江山大喝,魂化元力,身前涌出大量元力,化为气盾,抵挡青剑。

    铛!

    青剑再度被挡。

    而众人大惊无比。

    满江山竟被白夜逼出了元力。

    然而元力是一名魂者最后的底牌,也是魂者最强的力量,若元力祭出,那便代表着这场战斗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满江山以元力覆盖身躯,宛如战神袭来。

    他一刀斩下,刀身冲出大浪般的气劲,撕裂了空气,几乎燃烧了苍穹。

    四周魂者再度后退,感觉身躯都要烧着了。

    但这股气浪刚近了白夜,便被一剑斩灭。

    “这不可能!”

    满江山瞳孔睁大,完全看不懂此人。

    他明明没有天魂,为何能拥有这样可怕的实力?

    “刀满日月!”

    满江山再喝,纵身跃起,长刀高举,蹦出一刀数丈长的刀影,朝下狠劈。

    轰咚!

    一刀下来,天华城震动,大地裂开。

    尘土飞扬,人群慌忙退散。。

    然,白夜却相安无事,他独自一人,持剑而立,剑身高举,横于头顶,竟正面接下这一刀。

    满江山彻底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