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39章 撕碎(求推荐求收藏)

    咚!

    壮汉撞在岩壁上,岩壁被轰裂,人镶于裂缝中,直接昏迷过去,就像壁画一般。

    这前前后后,也不过三息的功夫。

    人们瞪大了眼,脑海一片空白。

    壮汉可是有绝魂境四阶的实力啊!!这个人居然一招就将他撂倒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信?

    连秦新红心头都无比震撼,刚才这个人根本没有动用半点魂力,可他为何能轻松甩出绝魂境四阶之人?他到底是谁?

    实际白夜此刻心头也极为惊讶。

    他早就发现,自己的体内所蕴含的不仅只有蛮力,还有一股化不开的元力。

    没错,这的确是元力。白夜这两日再三确认了。

    当初献祭天魂所产生的力量,莫名的附着在肉身之中,虽然感受不到元力魂力半点气味,可这股力量却真真切切的存在,它们就好像隐形了一般,好似献祭天魂后一部分献祭的力量被完美的保留在肉体中。

    这股力量附体,白夜除不能催动魂技外,敏捷、力量、感官皆与之前天魂尚在时无异,且现在的肉身更为强大恐怖。

    而这股力量还在缓慢的增幅,令人匪夷所思。

    或许是那鼎炉给予的好处,白夜这几日竭力的锻炼肉身,却不敢触碰体内那被封存的四道天魂,生怕有什么闪失。

    然而仅凭这具肉身,也足够抗衡绝魂境人了。

    后头天下峰人目瞪口呆,久久没有出声。

    秦新红提前回过神,脸上挂着不可思议,她微吸了口气道:“阁下好力道,这看似随意的一挥,力量至少超过了五万斤!在新红的记忆中,群宗域内唯有力王泰石能做到这一点,不知阁下与泰石是何关系?”秦新红道。

    然,白夜一言不发。

    这一回,天下峰人不敢再乱叫了,弟子们一个个面色紧张,满是警惕的看着那人。尤其是之前那名女子,浑身轻颤,躲在人群后头。

    “叨扰了。”见白夜不做事,秦新红微微一叹,作了一礼,准备将岩壁上的壮汉救下离开。

    “慢着。”这时,白夜又出声了。

    “阁下有何指教?”秦新红忙道。

    “天下峰人,不守规矩,不知礼数,你们对我动手,现在就想离开?”白夜淡道。

    “阁下想如何?”秦新红眉头微皱。

    “那两人霸道蛮横,仗势欺人,信口开河,你打算如何处置?”白夜先问。

    “这二人我会带回去好生管教,这一点就不劳阁下费心了。”

    “那可不行。”

    白夜突然起身,朝秦新红走去。

    秦新红脸色微紧。

    虽然这个人没有半点魂力,可他竟能给自己带来一种震撼心神的压迫力。

    这是怎么回事?

    却见白夜眼神一凛,步伐一踏,人瞬间消失。

    好恐怖的速度!

    秦新红大惊失色,急忙催动魂力,朝那女子冲去。

    但下一秒

    啪!

    沉闷的响声冒出。

    便看那女子脸上出现一个硕大鲜红的掌印,人飞了出去,摔在地上直接晕死。

    四周弟子大骇。

    “你干什么?”

    秦新红大怒。

    “这弟子霸道蛮横,为非作歹,我出手帮你教训教训她,免得你回去舍不得教训。”白夜淡道。

    “那是我天下峰的事情,阁下不觉管得太多吗?”秦新红怒道。

    “若我不敌于她们二人,你可想过我的下场?”白夜倏然问。

    秦新红一听,愣住了,她想起一年前,这二人也做过类似的事情,那是在一家酒楼里,二人结伴前去喝酒,但酒楼生意火爆,竟无座位,于是二人仗着天下峰的身份将一人撵了出去,占了那人的桌子,那被撵之人气不过,便纠集好友前来讨说法,岂料连他及好友再内的五个人,全部被这林、言两弟子废了修为,而宗门人得知此事前来处理时,二人却诬陷是这五人找他们的麻烦,反咬一口。本来秦新红也以为事情是这样,直到后来宗门人调查出真相后才知道,只是此事有碍于天下峰颜面,秦新红也就没有追究了。

    现在这事儿,倒与一年前的事情像极了。若是此人实力不济,只怕也会被二人废掉修为吧?

    秦新红心头发沉,打定主意回去定要好好教训二人,但此时此刻,她还是要顾及宗门颜面的。

    “不管阁下怎么说,他们到底是我天下峰的人,之前我不在,这件事情倒好说,可现在你却当着我的面伤我弟子,便是在挑衅我!”

    “挑衅?那个人对我动手,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你们是在挑衅我?”白夜指着还镶嵌在岩壁内的壮汉问道。

    秦新红脸色微僵。

    以她的实力拦下壮汉轻而易举,但她希望能通过壮汉了解白夜实力,所以没有出手。

    不想这一切竟被白夜看穿了。

    “阁下想如何?要新红赔礼道歉吗?”秦新红压抑着怒火,低声道。

    “那倒不必,我对你们这种没有诚意的道歉也不感兴趣,不过,既然天下峰的秦长老来了,那说不得,白某要向你讨教讨教了。”

    白夜淡道。

    秦新红身为天下峰十长老,实力肯定不是这些弟子能比,正好可以用她来试试手段。

    秦新红一听,面露讶色:“你根本没有天魂,虽然蛮力强大,但真要斗的话,你只能与我这些弟子比个高低,可你却要挑战我?你确定吗?”

    “秦长老似乎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我是对你没自信”秦新红摇摇头:“算了,既然你想与我交手,那来吧,我会注意分寸的,对付一个没魂力的人,我多少下不了手,你要战便战吧,希望你能全力以赴。”

    “哦?那好,秦长老,你注意了。”

    白夜淡道,倏然身形再动。

    轰!

    一圈气环从他消失的地方爆开,地面仿佛被巨人的大手推动了下,猛然晃起。

    天下峰的弟子们个个人仰马翻,摔倒在地,好生狼狈。

    而秦新红则脸色大变。

    错了!完全错了!

    这个人的力量大的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急忙抬手,十指如花,不断摇曳,一道道丝线般的魂力从指间荡开,缠绕四方。

    这些魂力如蛛丝般排布,拥有极强的粘性,任何被魂力缠绕的人会被立即扯住,即便是机动性再强的人也逃不脱这压制。

    然而,白夜一拳轰来,拳头上竟迸发出一股浑厚的拳风,这拳风恐怖如斯,苍劲霸道,竟开始撼动着秦新红的魂力!

    秦新红脸色剧变,对白夜的实力评估再度发生变化。

    仅靠蛮力就能抗衡我的魂力?这个人究竟是谁?

    “你分心了!”

    一声低喝在秦新红的耳边响起。

    秦新红猛然回过神来,娇喝一声,脚下生出一朵花印。

    咚!

    魂力朝四周溅射,压力荡开,刚靠近的白夜立刻被弹了出去。

    但他在被弹飞之际,强行以蛮力沉淀身躯,将险些失去平衡的身躯又稳固了起来。

    秦新红不敢大意,轻盈的身躯立刻飞冲过去,趁着白夜还未落地,柔荑再起,一阵掌印如同盛开的花瓣,裹向白夜。

    白夜见状,一声大喝,拳锋狂袭,竟如狂风骤雨一般,硬生生的击碎了这些花瓣。

    好猛烈的攻势。

    秦新红一跺脚,大势爆发,风暴一般卷去,一时间大地飞沙走石,狂风大作,就连苍穹都变得阴沉了。

    “秦长老,你若再不用上真本事,恐怕继续下去,你要败给在下了。”

    白夜边舞拳头,边开口道。

    “真本事?我这还不算真本事吗?”秦新红一掌震开白夜,沉声道。

    “当然。”白夜淡道:“毕竟你元力还没祭出。”

    “祭动元力?”

    秦新红感觉自己的观念都快被刷新了。

    这样一个没有魂力的家伙,竟要自己祭出元力与他打,然而这人偏偏还真有这样的实力。

    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怪物?

    “不不必!我魂力足够对付你”秦新红银牙一咬,再度冲向白夜。

    用上元力?一旦这么做,那她秦新红可就颜面无存了,虽然她并不是很注重脸面这东西,但身为长老,必须要在弟子面前保持威信,身后这么多弟子看着,元力祭出,胜了白夜胜之不武,败了那就身败名裂了,她岂能干?

    然而白夜却是连连摇头,步伐一转,人如幻影,快速荡开。

    “天罗地网!”

    秦新红娇喝一声,魂网再度撒开。

    “破!”一声沉闷低喝荡开。

    虚空中突然爆发出一股压抑而沉重的蛮力,硬生生的撕开秦新红的魂力。

    “结!!”

    秦新红脸色大变,不断运作魂力,填补被撕裂的地方,同时利用其它魂力朝白夜的身躯裹去,意图将之锁住。

    但这股蛮力厚撼无穷,就像一把砍刀,势如破竹,一往无前。

    秦新红心脏狂跳,眼眸放大数圈。

    终于

    那蛮力彻底将她魂力撕碎,一只拳头临近了她的脸颊。

    魂力骤散。

    蛮劲也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新红剧烈的喘息着,脸颊通红,瞪大着眸子呆呆的看着那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饱满的酥胸一阵起伏。

    而远处的天下峰弟子们,早就呆住了。

    此时此刻,就算是傻子也看得出来,秦长老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