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37章 梅花岭(求推荐求收藏)

    岳轻舞出面了,平一刀自然不会自找没趣的继续为难白夜,毕竟从岳轻舞的态度来看,她还是极为欣赏白夜的,有岳老三出面就足够了,他若再为难白夜,只会降低佳人对他的好感。

    “白久,底蕴浑厚,更培养出不少优秀人才,如果能够拜入,绝不会荒废了任何人的天赋。

    而落云阁到来后,以修剑著名的梅花岭大长老管剑也到了。

    梅花岭的梅花七绝剑闻名天下,宗门之人,皆为剑道天才,剑道造诣极为浑厚,有人云,梅花闻一剑,人间练十年,修习剑道的魂者,以拜入梅花岭为至高目标,奈何梅花岭每三年才举行一次招新,且每次不超过千人,进入条件极为苛刻,谁都没想到,这次宗名决选,梅花岭的人也到了。

    初次之外,飞拳门、伏虎阁、秦山殿等宗门代表,皆纷纷入驻。

    而直到宗名决选的前一天,一个劲爆的消息,点燃了整个天华城。

    天下峰十长老秦新红率领弟子入驻!

    群宗域霸主势力,天下峰来了!

    天华城大街上,两旁的魂者们停下步子,看着骑着云马走来的人,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天下峰的人真来了那位就是天下峰的十长老秦新红吗?好年轻!”

    “是个大美人呢,听说秦新红不过三十多岁,便坐上了天下峰十长老的位置,当真是年轻有为!”

    “天下峰派她来这,想必也是有意栽培她啊!”

    路人们小声道。

    这种被派遣招收弟子的长老,所招之人即便入了宗门,多半也是跟随招揽他们的长老身边修行,如此便是变相壮大长老在宗门内的地位与权力。无论是谁,不管进入多大的门派,心里头都会对那个引他入门的人心存感激。

    秦新红入了会场,却未急着去万象门的赛场,而是直奔最大的酒楼,摆下了十桌宴席,大宴四方。

    天华城内的大家族都被邀请而来,除此之外,还有当地赫赫有名的年轻俊才,一时间群英荟萃,场面极为耀眼。

    人们莫名的很,秦新红这是要做什么?

    然而当赴宴之人到达酒楼时,众人才恍然。

    秦新红是要提前挑好招收的对象!

    满家的满孙领着一枝花、黄飞剑等俊才赴宴。

    岳家岳轻舞则带着平一刀、洛赫等俊才。

    初次之外,姑苏月、萧默白等天华城赫赫有名的少年天才们都受到了邀请,纷纷抵达酒楼。

    除此之外,天华城众家族里实力最为强劲的詹家,也派人来了。不过詹家代表只有两人,詹家大少詹飞焱,以及名剑清酒。

    詹飞焱为人低调,天华城内关于他的消息一向很少,对于此人,很多人都觉得陌生,但清酒可就不一般,据说清酒曾拜得酒剑仙为师,习得一身精湛的醉剑诀,年过二十,就挑遍同龄同境之人,年过二十二,迈入绝魂境一阶,且轻松战败二阶强者,人称为绝代名剑,日后定成剑道大能。如今他已过二十五,亦不知实力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詹飞焱领着他赴宴,意图很明显,那便是威慑。

    虽然詹家派的人不多,但仅清酒一人,便足以将这诸多豪强压的抬不起头来。

    白夜离开后,岳轻舞这几日显得心不在焉,虽然身边的平一刀、洛赫等人极力对她献殷勤,但她看得出,这些人图的,不过是庞大的岳家罢了,真心实意待她的几乎没有。

    宴场上,岳轻舞随着岳家人坐在一块,视线盯着杯中酒水微微入神。

    “咦?这就是你们岳家派来参赛的代表吗?”一个轻蔑的笑声传了过来。

    岳家人纷纷望去,只见满孙领着一群人朝这边走来,为首两人正是赫赫有名的黄飞剑与一枝花。

    黄飞剑一身黄袍,腰间别着把长剑,英武不凡,气质凌厉。

    而一枝花模样妖娆,身材前凸后翘,任何男人看见,视线都挪不开,不过莫看一枝花这般模样,其人却冰冷的很,谁的眼睛若在她身上停留超过十息,定会吃到苦头,这虽然是朵娇花,但却带刺儿。

    “哦?这位不就是满家的那位纨绔大少吗?怎的?有什么指教吗?”平一刀听到满孙话语中的不屑,眉头皱起,立刻出声。

    “平一刀?你也算是个人才,怎的做了岳家的走狗?”满孙冷笑。

    “你说什么?”平一刀眉头扭起。

    “狗也会选个好主人,岳家可不是什么好主子,不如滚过来跟我如何?”满孙毫不畏惧,轻笑说道。

    “混账!”平一刀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但下一秒,一个人影立在他的面前。

    黄飞剑!

    平一刀脸色变了变。

    “三年前,你提刀战我,输我十八招,两年前,你提刀战我,输我十九招,那么今年呢?平一刀,我们要不要在宗名决选上再战一场?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到底还能退步到什么程度?”黄飞剑淡道。

    “你”平一刀气的浑身哆嗦。

    黄飞剑乃剑道天才,声名显赫,平一刀为博名声,曾上门挑战,但接连两次都以惨败而归,这是他心头最大的结。

    “岳家就靠这么一群酒囊饭袋吗?看样子自岳家二爷死去后,岳家果然没落了,一代不如一代!”一枝花也开腔了,声音冰冷,有些尖锐。

    岳轻舞脸色涨红,眸里布满怒火,却沉默不言。

    “此次宗名决选,岳家无人出线,最后的机会失去了,我满家就大力施压,凭你岳家当前的实力,必然不是我满家对手,到时候我再逼迫岳家人把你嫁给我,岳轻舞啊岳轻舞!你不是很嚣张吗?很快,我就会让你跪在我面前,任我摆布了!”满孙心里头恶毒的想着,眼神贪婪的在那少女身上扫视。

    岳满两家又对上了,周遭的人纷纷将视线朝这边抛来。

    “出了什么事吗?”

    就在这时,宴会的主人走了过来。。

    是秦新红。

    她穿着一件羽领大衣,长发垂落双肩,臻首素颜,唇红齿白,极为靓丽,容貌竟不比一枝花及岳轻舞差,人们眼前一亮,心头暗叹:好一位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