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36章 大喝(求推荐求收藏)

    岳家位于距离万元镇不远处的天华城,骑着云马一个时辰便到了。

    天华城乃群宗域重城,城池由坐落于内的数个大家共同管理,无城主,城内巡防的卫队也是由这些大家族人提供。

    然而一山不容二虎,更不用说多股势力管理这种模式,在当下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这种模式显然是要淘汰,而天华城内的斗事也是愈发激烈。

    刚入天华城,一群穿着华贵服饰的人早早在大门处等候,看到走来的岳轻舞等人,为首一名留着八字胡的男子面色顿沉,低喝道:“轻舞,瞧瞧你干的好事!你好端端的,怎么又去招惹满家的人?”

    “三叔?”岳轻舞柳眉微蹙:“你在这做什么?”

    “我在这做什么?我在这等你!!快点随我回去,你爹要见你!”中年男子严厉的喝着,继而扫视了岳轻舞身后的那些魂者。

    当瞧见平一刀等人时,中年男子面色一怔,继而快步上前,抱拳而笑:“这位就是平少侠吗?果然英武不凡,在下岳老三,幸会幸会!”

    “哦?是岳三爷啊?没想到岳家还是有会说话的人嘛!哈哈,我喜欢你!”平一刀显然很受用,哈哈大笑。

    “诸位来我岳家,我岳家自然不会怠慢!请随我来,老三已经备好酒宴为各位接风洗尘!”

    岳老三笑道,继而领着众人前去。

    岳老三没有注意到人群后头的白夜,待一行人进了岳府,岳轻舞便被唤走了,众人被安排在大厅内。

    厅堂里摆上了酒宴,每人一张酒桌,一共八张,清秀的侍女立于桌旁侍奉。

    岳老三先招呼着招揽而来的魂者,而岳轻舞则被家主带去训话。

    “诶诶诶?你是怎么回事?出去出去,一边去!”

    就在白夜也准备进入厅堂吃上一顿时,守在门口的家卫突然将他拦下。

    但这家卫显然是察觉到白夜是个无魂力者,当即将之拦下。

    他这一嗓子,立刻吸引了厅堂里的众位魂者。

    “呵呵!”

    平一刀等人也不做声,玩味的看着白夜。

    他们自然是认识白夜,这一路岳轻舞可是与白夜聊的甚欢,他们说不嫉妒那是假的,一些人早就瞧他不顺眼了。

    “我是受你家小姐之邀代表岳家参与宗名决选的人,我为何不能进去?”白夜淡道。

    “就你?还代表我们岳家参加决选?除非我家小姐眼瞎了!”那家卫瞪大了眼,哼哼道。

    白夜眉头皱起。

    这时,一名家卫走来,说道:“这位白叶公子的确是小姐请来的,将会代表我们岳家参与此次宗名决选,快些让白公子进去吧,若是小姐知道了,恐怕不好交代。”

    那家卫看起来是在为白夜说话,可言语落出时,却是不断朝那人使眼色。

    他的意思很明白,这是小姐的事情,千万不要掺和进去,否则小姐怪罪起来,那他们可就倒霉,不管的话,事不关己,若真有什么事情,也是小姐担着,与他们无关。

    那家卫愣了下,也立刻明白这道理,咳嗽了两下,不冷不热道:“原来是小姐请来的客人,抱歉,小的有眼不识泰山,白公子进去吧。”

    话虽如此,可眼中的不屑尤为明显。

    白夜淡淡扫了那家卫一眼,一言不发,朝里头走去。

    正厅内,岳三爷一直盯着门口看,瞧见半点魂力都没有的白夜若无其事的走进来,直接坐在了酒桌前,居然就这样吃吃喝喝开了,顿时紧皱起眉头。

    “这位朋友也是被轻舞招来的客人吗?”岳三爷问。

    “是的。”白夜点头:“我叫白叶。”

    “白叶?”

    众人微微皱眉,响起那个最近崛起且声名显赫的妖孽天才。

    “原来是白公子,白公子,您应该知道我们岳家此次拜托各位是为了什么事,宗名决选,以决选初宗候补为目的而创办的比赛,赛方直接由万象门负责,多少天才汇聚,你一个连魂力都没有的人,上去做什么?”岳三爷沉问道。

    “上去找揍呗!”一人调笑道。

    “我看他压根就是活得不耐烦了。”平一刀轻蔑而道。

    “估摸他是脑子不正常。”

    “脑子正常的能干这种事?”

    人们你一言我一句,冷嘲热讽轻蔑不断,哈哈笑声响遍正厅。

    这一刻,白夜就好像成了小丑,成了这些人的调笑品。

    “我与岳小姐之间,可以说是萍水相逢,而我之所以说要代表岳家参加宗名决选赛事,也不过是想要上台与各方天才切磋交流,根本没想过争得什么名次,与其说我是被岳小姐招揽而来的,倒不如说是岳小姐帮助在下参加宗名决选!”这时,白夜淡淡开口,丝毫不为众人之言而恼怒,反而一脸淡定。

    “这么说来,白公子上台,只是为了切磋锻炼,而且,你根本没有把握能取到什么好名次咯?”岳三爷双眼眯了起来。

    “自是如此。”白夜坦然。

    “呵呵,白公子,你把我们岳家当什么地方了?”岳三爷突然哼了一声,之前的客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冰冷面容:“当我这是善堂?还是茶馆?能坐在这里的,都是群宗域内赫赫有名的天才,都是未来可能成为初宗的人,而你一个半分魂力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岳三爷说得对!你这个废物,之前看在岳小姐的面子上,我没有说什么,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就能容忍你,你这种连魂力都没有的废物,就应该待在外面,候着我们,你岂能入内而坐?”平一刀捏着个酒杯,笑眯眯的看着白夜:“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在外头等着,听到了没有?”

    “快点滚出去!你这个废物!”

    “不然老子亲自把你丢出去!”

    其他魂者们也叫嚣开来。

    对他们而言,白夜这种连魂力都没有的普通人能与他们平起平坐?那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白夜皱着眉头,冷冷的扫视了在场这些魂者一眼,冷笑道:“我原以为坐在这里的都是些俊杰天才,可没想到,岳小姐招揽而来的,不过是群狗眼看人低的酒囊饭袋!可笑!”

    “你说什么?”

    一名魂者顿时拍桌站起。

    众人震怒。

    “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平一刀玩味的笑着。

    “这算侮辱?”白夜摇头淡道:“这不过是事实。”

    “混账!”

    岳三爷彻底被激怒了,指着白夜吼道:“家卫!给我把此人轰出去!!”

    “轰?不必!在下有手有脚!既然此处不欢迎我,我走便是!”

    白夜哼道。

    “走?你骂了我们就想走?你把我们当什么了?”

    一名魂者突然纵身一跃,翻到白夜面前,直接拦住他的去路,冷笑道:“你至少要给我跪下来磕头认错,才能走,否则,别想踏出这里半步!!”

    “说的对!马上给我们跪下磕头!不然休想走!”其他魂者们也喝开了。

    “磕头?给你们这群白痴?”白夜摇了摇头,冰冷道:“这个世界上能让我磕头的除了父母,就是师父,你们这些三教九流,也配让我磕头?”

    “找死!”

    那魂者大怒,一掌朝白夜的脸上扇了过去。

    但下一秒,一个清脆的厉喝响起。

    “住手!!”

    是岳轻舞!

    她似乎听到正厅的动静,几乎是小跑过来。

    那魂者明显听到了岳轻舞的喝声,可他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

    先打再说,过会儿再道歉!那魂者如是想着。

    岳轻舞见状,震怒无比。

    可这个时候,已经无法阻止这魂者了。

    众人玩味儿的笑着。

    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

    啪!

    一只手如铁钳般稳稳的抓住了那魂者的手腕,巴掌在距离白夜脸颊不过两寸的地方,猛然停下。

    “嗯?”

    平一刀微微睁开双眼。

    这手,正是白夜的!

    却见白夜手臂发力,那握着对方手腕的臂膀猛然驱动,手掌一扭

    咔嚓。

    骨骼破裂的清脆声在厅堂内回荡。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荡开来。

    那魂者的手腕,竟被硬生生的掰弯

    人们大惊

    “好大的蛮劲儿!”

    岳三爷惊讶不已。

    谁都没料到白夜反应这么快,而且力量还这么大

    “没有半点魂力,却能凭空折断绝魂境三阶人的肉身,你的蛮力很可怕,不过真要打起来,你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毕竟你蛮力再大,也只是蛮力,岂能对的上魂力?刚才他太轻敌了,若他全力以赴,你肯定连一息都撑不住!”

    平一刀饮了一口酒,笑着道。

    众人点头,惊讶也渐渐收起。

    白夜闻声,淡淡的摇了摇头,懒得与这些人争辩。

    “拉开他们!”

    岳轻舞忙道。

    家卫们急忙上前,分开二人。

    “拿下此人!”

    岳三爷站起身来,冲着家卫大喝。

    两名家卫顿时走向白夜,但岳轻舞却在这时拦在白夜面前,家卫们立刻止步。

    “三叔,你做什么?白叶是我请来参与宗名决选的重要客人,你怎能无礼?”岳轻舞急道。

    “就这么一个魂力都没有的废物,也配代表我岳家出战?如果此事传出去,你让我岳家人的脸往哪搁?”岳三爷恼怒。

    “可是”

    “轻舞,你别忘记了,你姓岳,你是大哥的女儿,你要为岳家着想,我们岳家当前形势不比从前,这一次宗名决选是我们岳家翻身的唯一机会,若不能取得好名次,我们岳家处境你想过吗?”岳三爷连拍桌子,大声喝道,声色俱厉。

    他直接将家族的前途搬出来,如山一般压向岳轻舞,直让少女喘不过气来。

    岳轻舞脸色苍白,嘴唇有些发颤,不知该如何反驳。。

    白夜见状,微微摇头,淡道:“岳小姐,多谢你之前对我的相助,既然我与岳家无缘,那么,此事作罢,白夜告辞了!”

    说完,他径直转身,朝岳家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