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26章 时间不算久(求推荐求收藏)

    p1()

        轻易之下,龙离绝不会随便让弟子离开,毕竟所有弟子都走了,宗门也就名存实亡了。闪舞35xs

    龙离说过,龙渊派有先祖留下的护宗大阵,足以抵御强敌,但他却将这些弟子送出宗门,可见来者之强大,超乎想象,宗门大阵都不一定能护住。

    “这些弟子们折返回去,怕也无济于事。”

    白夜不是傻子,这样傻乎乎的跑去多半是自寻死路。

    不管怎样,先搞明白对方是何人再说!

    白夜心思着,步子一扭,调转了方向,饶至宗门的右侧。

    那里是赶往龙渊派的必经之路,在此之前,先看看究竟何人到来。

    宗门前一片寂静,龙渊派也相安无事。

    但龙渊派内,却空无一人,仅是大门前立着一个佝偻的身影。

    那正是龙离。

    他双手后负,老目闭起,如石雕般一动不动。

    而就在这时,宗外小径,响起一阵嘈杂错乱的马蹄声,声音由小至大,密集无比,一股稳重的魂息朝这边覆盖过来。

    白夜睁大双眼,朝小径望去,那儿渐渐出现一个个骑着云马的身影,当他看清前头的几个人时,眼神顿时凝重起来,心脏更狂跳不已。

    天下峰的人他不认识几个,但是桑冬名这位天下峰大长老还是知道的,可现在,这位大长老却骑着云马跟在一名神情严肃目光威严的中年男子后头,表情动作无比恭谨。

    能让桑冬名这般敬畏的,天下峰里除了峰主郎天涯,有谁还有这种能耐?

    郎天涯亲自来了!!

    若峰主到来,仅靠龙离一人,的确不可能撑住,也难怪龙离会让苗一芳带众弟子离开。

    白夜目光发凝,继续紧盯,愕然发现除郎天涯、桑冬名等天下峰强者外,龙渊新派的人居然也到了!

    在天下峰的后方跟着数百名衣着华丽的人,为首的正是幕岩!!

    “幕长老!”

    郎天涯喊了一声。35xs

    幕岩立刻驱马快行过去。

    “郎峰主,有何指教?”慕言抱拳问道。

    “快要到龙渊派了,你准备准备,龙渊派的护派大阵,就交给你了!”郎天涯淡道。

    慕言点头:“郎峰主放心,这些年来我已将先祖留下的护宗大阵吃透,o jie大阵定不在话下!”

    “好!”郎天涯闭起双眼,不再说话。

    而不远处的白夜听到这番话,眼神顿紧。

    难怪郎天涯亲自出动,难怪龙离放弃抵抗。

    原来幕岩竟做了天下峰的走狗。

    幕岩曾是龙渊派长老,对龙渊派的护派大阵肯定有所了解,他破护宗大阵绝非不可能!

    “龙老这样下去,肯定凶多吉少!”

    白夜心头一沉,紧握着死龙剑转身超龙渊派冲去。

    但人刚靠近龙渊派时,竟被一股无形的壁垒所隔绝,人再难进半寸。

    这是

    白夜瞳孔微微放大。

    他侧目望去,却见不远处苗一芳、宗小黑等弟子也被这股壁垒所隔绝,根本入不得宗派。

    “你们不用回来了,我已经决定跟龙渊派共存亡了,你们即便来了,我也不会离开,所以,走吧!”

    就在这时,众人耳中响起了龙离的声音。

    “长老!”

    人们悲呼。

    “我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但我真的没有料到幕岩竟会选择与郎天涯狼狈为奸,做天下峰的走狗,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我等已无力回天,如果你们还念及龙渊派对你们的情义,那么,走!走的越远越好,你们进来,只是送死!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相反,你们走了,我龙渊派就还有复兴的可能!!”

    龙离的声音仿若在咆哮,又仿若再哀求。35xs

    弟子们纷纷跪在地上,捶打着那不可逾越的结界,痛哭悲呼。

    “长老,难道你要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天下峰跟幕岩那帮畜生害死吗?”

    一名身材壮硕的汉子双眼通红,大声的吼着。

    “那你们就想着为我报仇,快点走!!若不走,便无人为我报仇,无人为龙渊派报仇!活着,才有一切,死了,就真的结束了!!”幕岩沉道。

    “不!现在还能挽回,我们为何要放弃?”

    苗一芳喊道,她之前压根不知道宗门竟已到了灭顶之灾的地步,否则她岂会乖乖按照龙离之言离开?

    “对!长老,苗师姐说的对,现在还能挽回,我们不会离开的,我们要救你,大不了我们就跟宗门共存亡,要死大家一起死!”

    “对!长老,快些放我们进去吧!!”

    “大家何必进去?我们现在就去大门前头,堵住天下峰的那帮畜生去!”

    “走!!”

    弟子们群情激奋,一个个嘶喊着,仿佛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

    “够了!!!”

    就在这时,一声低吼从旁侧传来。

    弟子们纷纷一震,顺声看去,却瞧见白夜双目血红的站在壁垒前,他低着脑袋,竭力的喘着气,面前的壁垒被他捶打的荡漾不已,仿佛随时都会破裂。

    “你们留下又能如何?来人是天下峰跟新派精锐,不说精锐,随便一个长老,都足够将你们压得起不了身,你们即便去了,那也是送死!!所以,乖乖听长老的话,快点走!!”

    他喊道。

    弟子们愣了愣,那壮汉沉道:“白夜!你没有资格叫我们走!”

    “我们走?那你呢?”又有人质疑。

    “我留下。”

    “你?你的确很强,天赋也十分可怕,但是,你能杀段嚣,能杀天野原,可你杀的了幕岩,杀的了桑冬名吗?你凭什么留下?”一名留着长发的女子质问。

    “就凭我的确杀的了他们!!”白夜冷道:“不光是他们,你信不信我连郎天涯都杀给你们看??”

    若是死龙剑真的拥有遇强则强的无限可能,那么,他的确拥有斩杀郎天涯的可能。

    但这只是可能,郎天涯乃天下峰峰主,群宗域赫赫有名的霸主,他比白夜强的已经不仅仅是修为了,心境、阅历、魂技、精神乃至魂器,几乎都是碾压,白夜不能保证郎天涯就没有什么强于死龙剑的魂器,对上郎天涯,很有可能连死龙剑都拔不出,便被对方斩杀。

    听到白夜这话,众人愕然。

    “吹牛,你既然有杀死郎天涯的手段,那你为何还要我们走?我们大可留下来,把这些畜生赶跑!!”那壮汉哼道。

    “赶跑?就凭你们?”

    白夜冷笑不已:“在我眼中,你们不过是一群废物罢了,就你们也想杀郎天涯?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也不好好看看你们的手段?你们过去,绝魂境三阶?四阶?你们连我都打不过,去了也不过是送上几颗人头罢了!杀了郎天涯,我白夜便能名震群宗域,你们这群废物千方百计想要留下,莫不成是想沾我的光?混点名声?如果是这样,我劝你们还是快点滚,免得我心情不爽,先拿你们开刀!”

    “白夜,你”

    众人气急,可没想到白夜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白夜,你太狂妄了!!”

    “你以为自己是谁?就你也想杀郎天涯?做梦!!”

    “你最好给我们道歉,否则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众人嚣叫道。

    但下一秒,一股大势弥漫过来,直接镇向众人。

    咚!

    众人双脚一沉,身躯几欲陷入泥土之中,站立困难,好生难受。

    “白夜,你这股混蛋”弟子们咬牙切断,愤怒的瞪着他。

    “你们连我的大势都承受不住,还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种话?更没有资格留在这,你们这群废物,只会碍手碍脚!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马上滚,否则,我便废了你们!!”白夜声音冰冷说道,那双眼,寒冷刺骨。

    “混账!!!”

    壮汉气的疯狂咆哮,想要挣脱白夜大势,但这大势压力重达数万斤,岂能轻易甩开?

    壮汉等人气的几乎要疯了,但人群中苗一芳几人却是深深的看着白夜,眼里充斥着复杂。

    “大哥,你是故意要激我们走吗?”

    这时,憨头憨脑的宗小黑突然开腔。

    这话一落,大汉等人怔住了。

    “你在胡说什么?”白夜沉道。

    “虽然我认识大哥的时间不算久,可我知道,以大哥的为人,绝不会说出这种话的,除非大哥是想故意激我们走,是不是?”宗小黑一脸的认真。

    大汉等人一听,顿时恍然大悟。

    的确,他们虽然也不算很了解白夜,但从当日白夜激战天野原等新派之人的表现来看,他是很维护龙渊派的,而且,这段时间在宗门内,白夜表现的一直很低调,根本不是这样狂妄之人。

    众人被当前局面整的心头发急,却差点被白夜骗了。

    白夜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龙离的叹息也传来,他早就看出白夜的意图,故意不点破,也希望白夜能够劝走这些人,但现在看来,白夜也失败了。

    就在这时,一道金色光束从远处传来,宛如流星般狠狠的撞击在宗门的壁垒上。

    哐当。

    阻隔了众人的壁垒瞬间如玻璃一般支离破碎,紧接着是一记恢弘之声响起。

    “天下峰郎天涯,前来龙渊派拜会龙离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