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14章 点头了(求推荐求收藏)

    催动死龙剑后,白夜浑身仿佛被掏空,没有半点气力,他吃力的抱着般若,迈着沉重步子朝山外跑去,宗小黑颤抖的跟在后头,跌跌撞撞,一路上不知栽了多少个跟头,浑身是泥。

    一路上,白夜心脏狂跳。

    为何般若会朝死龙剑注入能量?她应该是知晓死龙剑的存在。

    死龙剑对白夜而言,是最大的秘密,也是他最大的底牌。

    只怕般若亦或龙老,都是知晓死龙剑的人。

    “大大哥,我们现在该去哪?”宗小黑声音颤抖道。

    “先离开这再说。”

    白夜沉道。

    一路奔袭,约莫半天的功夫,总算离开了天下峰的范围。

    然就在这时,长空之上,突然响起一记嘹亮的鸣叫声。

    白夜抬目而望,却见一只通体冰蓝的硕大巨鸟朝这飞来。

    这鸟像极了凤凰,但却少了凤凰的灵韵,身有四翅,羽翼丰满,像是某种高级灵兽。

    而在鸟背上,还站着几个人,男男女女,模样年轻,服饰却都是灰褐之色,与龙老及般若的打扮很像。

    他们发现了白夜,巨鸟立刻下沉,落在白夜前方,上头的人急匆匆的跑了下来,直接将白夜围住。

    “般若长老怎么了?”

    为首一名身材高瘦皮肤白皙的男子快步跑来,紧张的看着被白夜抱着的般若,急道:“她怎么了?”

    “赵师兄,你别急,长老气息尚在,不会有事,看她样子,应该只是昏迷过去了。”旁边一名秀净的女子直接抱过般若,开口说道。

    “你们是谁?”白夜问道。

    “我们是谁?这话我们还未问你呢,你是谁?”赵鹰扬目光冰冷的盯着白夜,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桀骜。

    “怎么是个绝魂境二阶的人?这边这个居然还只是气魂境般若长老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

    “怎的不见龙长老?”

    其余几人边打量着白夜边问。

    “这位朋友,可曾见到我们龙长老吗?”那女子走来,开口说道,声音不轻不重,不急不缓。

    白夜对这些人并不感冒,但想着龙老可能有危险,这些人应该是来相助龙老的,便开了口:“天下峰人拦截我等,大长老桑冬名亲自出手,龙老为让我们安全逃脱,独自断后,他现在应该还在天下峰山脚处。”

    “什么?”

    众人一听,惊愕连连。

    “你是谁?你与龙长老认识吗?”

    女子问。

    “在下不过一无名小卒,被天下峰人刁难,龙长老路见不平,出手相助,仅此而已。”白夜道。

    “哼,龙老还是这么爱管闲事。”赵鹰扬哼道。

    “锄强扶弱,恪守本心一心向道,乃我龙渊派之宗义,龙长老此举怎能被称之为多管闲事呢?”那女子皱眉道。

    “苗师姐,我们龙渊派就是因为管的闲事太多,才会到处竖敌,以至宗门遭受打压,一蹶不振!”旁边一名生的壮硕的男子摇了摇头,粗着嗓子,他叫邵乾坤,龙渊派的精锐弟子。

    “若是龙老相助的都是些世家或者大能,那也另当别论,可他每次帮的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或者是些修为低劣的废物,为这些人得罪那些大宗大派根本不值得。”赵鹰扬摇摇头道:“以后出了事,那些世家或者大能还能出手相助,可那些魂力低下的废物呢?他们自身都难保,又岂会管我们龙渊派?邵师弟说的一点都没错,继续这样下去,我们龙渊派又要倒霉了!”

    “赵鹰扬,邵乾坤,你们你们还是不是龙渊派人?”苗子芳气的浑身颤抖。

    “好了好了,苗师姐,莫要生气了,我们还是快些去找龙老吧。”

    旁人劝道。

    苗子芳深吸了口气,瞪了二人一眼,继而道:“派个人将般若长老送回去,其余人随我去寻龙长老。”

    “好!”

    几人点头。

    可就在这时,一道迅影窜了过来,直接落于此处,定目而望,正是龙离。

    “龙长老!”

    人们喜呼。

    “你们怎么来了?”龙离凝目。

    “我等不放心二位长老单独来此,所以一直跟着,却见二位长老迟迟不回,且天下峰上,似有打斗迹象,这才过来了。”赵鹰扬作了一礼。

    “的确有些麻烦,咱们先回宗门吧。”

    龙老说道。

    众人点头。

    他转过视线,望着白夜与宗小黑:“小黑,你也随我回去吧。”

    “是,长老。”宗小黑忙道。

    “这位小友,虽然你不愿加入我龙渊派,不过今日事后,天下峰定会追查抓捕你,你的处境并不好,老头子认为你可以随我们一起返回龙渊派,待此事过去了,你再自行离去,当然,决定权在你手中,老头子不会强求。”

    “龙老一片盛情,若白夜再不接纳,倒算作是自作清高了!”

    “好!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回去吧。”

    龙老笑道。

    赵鹰扬皱着眉头扫了眼白夜与宗小黑,鼻腔里微微发出哼声。

    龙渊派距天下峰有一段距离,但有那巨鸟在,也不过半天的功夫便抵达了,龙渊派的宗门住址可不像天下峰那般,坐落在宏伟的高峰之上,它仅仅是平平无奇的落于一处山头,且这山头周边还有不少村落。

    然而令白夜吃惊的是,当巨鸟飞过时,那些村落内的人如睹神灵般,纷纷跪下,朝巨鸟叩拜,模样就好像最虔诚的信徒。

    巨鸟落地,白夜来到一座座样式普通的建筑群前,这些建筑都只是最为普通的矮房,一座座挨在一起,没有玉砖没有法阵,而在矮房的前头,能看到不少修为并不高的魂者甚至是寻常百姓在进进出出。

    这一幕让白夜十分惊讶,要知道,实力是行走于群宗域的资本,低劣的实力,会让人不受待见,这里的大部分人,要是放在其他宗门,只怕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就更莫要说进门了。

    这就是龙渊派?

    虽然看起来并不怎样,可当白夜迈入宗门的那一刻,立刻被一股浓郁的灵韵裹住了身躯。

    他精神一震,感觉枯竭的身躯似乎受到某种温润的能量滋润,极为舒坦。

    龙老在这些百姓及修为低劣的魂者之中威望极高,当他到来时,人们几乎是热情相拥,神情虔诚而激动,那是一种发自于内心深处的尊敬。

    忽然间,他有一种错觉。

    这龙渊派,倒有几分绝魂宗的味道。

    “一芳,鹰扬,今日起,这位小黑就是你们的师弟了,我带他去领套弟子服,一芳,你先去为这位白夜小友安排下住处,不可怠慢了,知道吗?”龙老说道。

    “是。”苗一芳点头。

    “师弟?龙老,他才气魂境修为,也能入我龙渊派?”赵鹰扬一脸惊诧。

    “我龙渊派收人,不问实力。”龙离深深的看了眼赵鹰扬,继而领着宗小黑离去。

    般若被安排休息,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白夜,你跟我来吧。”苗一芳对白夜道。

    “有劳苗师姐了。”

    白夜点头。

    但就在这时,一名弟子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冲着苗一芳道:“苗师姐,龙长老呢?”

    “怎么了?”

    “新派那边来人了!”那弟子踟蹰下说。

    “新派?”苗一芳脸色微变,思量下,对白夜道:“白夜,你先在这稍等片刻。”

    话落人便跑开。

    “新派?那是什么?”白夜一头雾水。

    “你是新入派的弟子吧?”那弟子打量了下白夜,叹了口气:“你不知道吗?我们龙渊派已经分作两派了。”

    “何意?”

    “自宗门衰败后,龙渊派的长老之间发生了分歧,不少长老对龙渊派秉承的宗义产生质疑,认为咱们龙渊派不该继续按照老路走下去,但龙长老却坚持咱们龙渊派一贯的作风,于是长老之间分作两派,一派坚守旧地,而一派则于三百里外的灵秀江边创立了新派,以新的教义为宗旨,不少优秀的宗门弟子都去了,我们将那称之为新派。”

    “既然是这样,那还有什么新旧之分?那已经算是个独立宗派了,当与龙渊派没关系才是。”白夜道。

    “哎,长老之间的事情,咱们这些做弟子的哪能明白的了呢?”那人苦着个脸道。

    “那这位师兄怎的没去?”白夜好奇问道。

    “我拜了龙长老为师,哪去的了?去了,岂不是背叛师父了?”那人无奈道。

    看他样子,倒是很想去新派。

    “这位师弟,若你还没有拜入旧派,我劝你还是赶紧退出,旧派无论是资源、环境、导师实力,都比不了新派,要想学得一身本事,新派绝对比旧派强的多!”

    “是吗?”白夜微疑。这家伙怎的向自己解释的这么清楚?

    “白夜,你莫要听阿祥胡说!,这个阿祥,不过是怕有人入宗之后,分了他的修炼资源而已!我们旧派,并不比新派差。”

    这时,苗一芳走了过来,鼻腔里冒出哼声。

    那叫阿祥的弟子见状,缩了缩脖子,讪笑了两声跑开了。

    苗一芳走来后,立刻驱散了宗门前头的百姓及魂者,没过多久,一群穿着华贵长袍的人,骑着通体雪白的云马来到了龙渊派前。

    这些人应该就是所谓的新派之人吧。

    “白夜,你随我来吧,我带你去休息。”苗一芳对白夜道。

    白夜点头。

    但就在这时,那些新派之人中,发出一记呼声。

    “龙长老,听说你今日因两个实力低劣之人而得罪了天下峰,甚至还将这二人带了回来?可有此事?”

    白夜一听,步伐一僵。

    但看龙长老领着邵乾坤及赵鹰扬等人走了出来,他眉头紧锁,盯着这些新派之人,淡道:“我前脚刚入宗门,你们新派的人后脚便到了,来的倒好快啊!”

    说罢,他扫了眼身旁的赵鹰扬等人。

    很明显,在路上,恐怕就有人通知了新派之人。

    “龙长老,我听说你所收的弟子之中,还有一人曾是天下峰的弟子,敢问那人在何处?快些把他交出来,我马上命人将之押回天下峰!”。

    “你这是何意?”龙离脸色微沉。

    “何意?”那说话之人一脸怒意:“你知不知道,你要葬送了龙渊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