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202章 纵身一跃(求推荐求收藏)

    当龙影显现之际,白夜感受到自身充斥着无穷尽的力量!那是一种妙不可言,令人留恋无比的感觉。

    群龙啸天,场面恢宏壮阔。

    众人眼神发颤,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青年。

    恐怖!

    冰寒!

    强大!

    恐惧!

    这是白夜给予他们的感受!

    “不对!不对!这是法阵是法阵的力量。”

    张山水突然浑身哆嗦,察觉到了异样。

    这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法阵,或许施阵者不强,但这法阵之力无比深奥,繁琐至极,即便是他这个对法阵极有造诣的长者,竟也看不透!

    “白夜,你这是装神弄鬼吗?凭你一绝魂境一阶之人,怎能使用出这种力量?多半是虚晃一枪,哄骗我们的!”

    夏侯英才轻蔑说道,即便白夜手中握有强大魂器他也不惧,魂器强弱,并不取决于魂器自身,而是取决于施器者的强弱。一只蚂蚁,即便给他世间最强大的魂器,它也只能在魂器周围爬动,却不能将之激活。

    夏侯英才相信,白夜手中肯定有至高神物,但他自身力量太弱,绝不可能发挥出百分百的实力,因此,也没什么可怕的。

    “哄骗你们?那我就让你们看看我这手段是不是哄骗?”

    白夜恢宏而喝,突然纵身跃起,如同天神悬于长空。

    他身旁几十条金色巨龙立刻倾泻而下,砸向人群。

    呼!

    群龙坠落,如末世之景,波澜壮阔。

    众人大骇。

    轰咚!

    群龙将大地撞裂,地动山摇,山河破碎。

    一些闪避不及时的魂者直接被撞成肉酱,不分绝魂境一阶还是四阶,全部身死。

    夏侯英才呆住了。

    这破坏力,何等恐怖?

    “你说我装神弄鬼,你说我虚晃一枪,那么夏侯英才,你敢接我这一击吗?”白夜冷冽道,龙剑一挥,身旁神龙再度窜出,携带所向披靡之势,撞击地面。

    夏侯英才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气压朝自己逼近,他身上的魂器衣服被撕裂,皮肤也出现了裂痕,头发乱舞,身躯晃动,已经站不稳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般强大?这是白夜的力量?这不可能!

    夏侯英才咆哮着,祭出元力,一拳打出一只如狮子般的庞大元印。

    “大元狮子印!”

    狮子咆哮,元力奔泄!

    但元印刚出现,便被金龙撕碎,金龙咆哮冲来,张开大嘴,瞬间将夏侯英才吞没。

    根本阻挡不住!

    这些金龙皆为魂力所化,吞掉的夏侯英才进入布满了魂力的金龙腹中,刹那间被扯成碎片,直接惨死。

    秒杀!

    夏侯英才被秒杀!万剑门的长老,就这么死了!

    降天老人呆呆的看着那如同天神一般的白夜,完全石化了。

    “怎么会这样?”

    众人神魂俱颤,这一刻谁还敢再质疑白夜的实力?一个个发疯似的往外逃。

    “逃?你们逃得掉吗?”

    白夜再度驱动金龙,朝下方坠去,金龙庞大的魂力砸去,硬生生的将人砸成肉酱。

    他如天神,至高无上。

    那些宗门俊才尽数死去,无人能反抗,哪怕是宗门的长老、高手,也难以抵挡,自身难保。

    白夜疯狂屠戮,金龙好似镰刀,不断收割,眨眼间,地面崩裂,血流成河。

    “白夜!快住手!难道你要把我们都杀了吗?那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与整个群宗域为敌!”

    下方的张山水嘶吼道。

    这里的人都是来自于群宗域各派强者,若白夜将他们都杀了,便是得罪了大半个群宗域宗门,这跟成为众矢之的没区别。

    一旦白夜将这些人全部屠戮于此,那么,他将受到乃至整个群宗域的攻袭。

    “怎么?就准你们杀我?却不允许我杀你们?”

    白夜声音冰冷,目光清冽,再挥龙剑,直斩张山水。

    没有丝毫的顾忌。

    “白夜!!你敢?”张山水愣住了,颤抖大喊。

    “我有什么不敢?”

    白夜面色狰狞道。

    金龙坠下,砸向张山水,他仓促之间的抵挡根本阻止不了坠落的金龙。

    砰!

    惊天动地的爆炸再度响起。

    张山水步了夏侯英才的后尘,一并惨死。

    方作林瞪大了双眼,浑身剧颤,无论是张山水还是夏侯英才,都是与他同辈之人,实力旗鼓相当,但在白夜面前,却连一招都撑不住!

    这个人不可能是绝魂境一阶,他到底有多强?

    方作林面色发寒,不再有丝毫的保留,祭出一道玉色勾镰,朝远方甩去。

    这道玉色钩镰名为通天镰,镰勾千里,顺镰而行,是专门用来逃生的器物。

    不过,方作林可不仅仅为了逃生,他要以此为信号,向远在千里外的同门宣告此处战局。

    连通天镰都祭出来了,战局自然不容乐观,宗门人肯定会第一时间赶来。

    方作林臂膀甩动,通天镰如破晓之光,射向远方,一道光束被他紧握于手,他扭过头盯着白夜,却见数道狂龙已经坠来,气压上升。

    方作林目现精光,低声怒吼:“白夜,你杀不了我们的!杀不了!!”

    嗖!

    一道道银线突然从方作林的身上窜了出来,一个银色身影出现于其面前,为之抵挡那坠来的金龙。

    是傀儡机关人!

    这个机关人完全以纯银打造,金刚不坏,身躯强固,金龙落去,却未能将之撕开。

    好强大的机关人,怕是比白夜曾经制作的巨型机关人强几十倍不止。

    方作林面浮喜色,立刻催动机关人朝白夜冲去。

    他深信白夜的强大不过依赖于法宝,自身绝对强不到哪去。

    机关人汇聚出一道澎湃的魂力,魂力化作一柄长刀,破空而起杀向白夜,虚空之中都响起了尖锐的呼啸声。

    “你还要反抗?”

    白夜双眼浮现神光,如天神一般,朝方作林冲来,他紧扣龙剑,身如金色闪电,几乎瞬间穿过了那傀儡机关人。

    金龙不能破,但他手中这把代表着阵源的龙剑,却是无坚不摧,龙剑斩下,机关人身躯立刻攀爬起无数裂缝,继而化为大量残片,周遭激荡的魂力将它身躯彻底撕碎。

    又是一击斩杀!

    到底什么东西能撑得住他第二招?

    “逃!”

    看到这里,方作林不敢再生出任何反抗的念头,猛催通天镰,顺着镰锁,远遁千里。

    “斩!”

    白夜一跺脚,龙剑的剑影爆出数丈长的影光,这影光一现,虚空之中群龙狂啸,仿佛全部发了狂,朝那链锁涌起,将之死死缠绕。

    刚欲飞走的方作林瞬间停了下来,面色大变。

    通天镰的功能竟被这些金龙的力量强行封锁。

    “不好!”

    方作林心生皆颤,松开通天镰,转身朝山门外逃去,他动作狂躁,将那些一齐奔逃的魂修撞了个七零八落,但他的一举一动,皆在白夜眼中,数道金龙立刻扑去,强大的魂压将方作林压的寸步难行,险些趴在地上。

    “白夜!放过我!!饶我一命,如何?我给你我身上所有的法宝丹药,我许你无数好处,你放我一马,好不好?”

    见逃不掉了,方作林立刻喊开,他心里头已被满满的恐惧所侵占,白夜的力量,竟压得他反抗不得!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若我不敌于你,你是否会放过我?”白夜冷道,却不留情,一剑斩下,狂龙咆哮,方作林的身躯立刻受到魂力挤压,开始龟裂。

    “白夜!!!!你不得好死!!你会被群宗域的人追杀到天涯海角!!!你一定不得好死!”

    方作林见无生还可能,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你放心,我一定会活的好好的!”

    白夜冷冽而道,没有丝毫手软,再催龙剑。

    噗嗤!

    方作林直接被分尸。

    所有人心中路翻江倒海般惊骇!

    白夜根本是不计后果,疯狂屠戮。

    这些想要杀死他或废掉他的人,如今在迎接着他最为残忍的报复!

    白夜视线残酷的望着那些奔袭的人,在强大魂压之下,他们根本逃不出神女山。

    他举起龙剑,再度冲去。

    天影教、万剑门、天鸿宗所有人皆未能幸免,除去万象门及部分飞凰阁的弟子外,其余人皆遭屠戮,他仿佛将每一个对他露出杀意的人都记在眼里,没一个放过。

    “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这到底是什么魂术?”

    降天老人呆呆的望着那宛如天神一般的身影,心头震颤。

    而紫嬛神女更是呆若木鸡,难以置信

    这是她儿子?

    二十年前,他才刚刚出生,二十余年后,他竟在这大杀四方?

    自己的儿子到底是谁?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紫嬛神女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心里头却陷入了无尽的自责。对于白夜,她更多的是愧疚,自从生下白夜之后,她就没有尽到哪怕一天做为人母的责任,然而白夜却在今日,为她战四方,斩群雄

    “夜儿。”紫嬛神女瘫坐在地上,泪水从眼眸里涌出,心头五味俱全,复杂无比。

    龙剑不断挥动,群龙疯狂咆哮,神女宫的人不敢再上前阻扰,只能怔怔的望着这一边倒的屠杀现场。

    当最后一名群宗之人倒在群龙爪下时,白夜终于停了下来。

    他站在狰狞可怖的尸山上,身上的光晕渐渐消失,头顶的天魂也慢慢泯灭,那漫天神龙也随着云雾烟消云散。

    一切仿佛回到初始。

    白夜喘着气,扭过头盯着降天老人,冰冷道:“今日开始,任何人胆敢觊觎紫嬛神女者,无论他是谁,我必杀之!!”

    话音落下,他纵身一跃,一道金龙不知从何时腾空而起,载着他飞向远方。

    降天老人心头一颤,总算回过神来,可看着那远遁天际的身影,心中却是一阵失落。

    错过了!

    她错过了一条真龙呐!

    白夜能有如此手段,哪怕他真的是紫嬛神女的私生子,又能如何?耻笑不过一时,他拥有此等手段,将来必能登顶群宗域,带领神女宫走向群宗域的巅峰!

    可如今她明白,她与白夜之间,已出现永远不能抹除的隔阂了!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降天老人看着这满地的尸体,面色苍白无比,人也苍老了无数,如将死之人一般。

    “姥姥”嬛诗樱连忙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坠双目无神的降天老人。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降天老人不断呢喃。。

    而就在这时,山门之外,涌来大量魂者。

    他们抬起头,望着空中那乘龙而去的身影,一个个面露惊骇,心神发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