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195章 瓦解(求推荐求收藏)

    公岳登台,气势不如青云,也无青云那股自信,然而他的眼里却有着一股奇妙的稳重,仿佛面对这个暴戾的恶魔,他无所畏惧。

    白夜将录言水晶公之于众,是为了报复公岳等人的出尔反尔。人们得知公岳之前已经败给白夜一次,对他已不抱多大希望,毕竟连青云都败了,他这个排名第七的初宗,能有多大胜算?

    “降天宫主!”

    这时,公岳冲着降天老人抱拳作礼:“我有个提议,还望宫主批准。”

    “什么提议?”降天老人来了兴趣。

    “我希望能与此人进行生死之战!至死方休,败的一方,身上的所有物品包括尸体,都要归属于胜者!”公岳道。

    “哦?”

    降天老人眉头一皱。

    “连尸体都要?好端端的怎么连尸体都不放过?”

    “公岳,我听闻过一种炼尸之术,可暂时将死者复生,虽然复生的时间很短,却能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套出其嘴里的秘辛,你该不会是想炼制白夜的尸体吧?这可是邪术啊!”张山水沉道。

    “我...我怎么会用邪术?我只是想将此人尸体悬挂于山门,雪我耻辱罢了!”公岳眼神微慌,低声说道。

    “是吗?”部分人用着异样的眼光看着公岳,虽然没有点破,但很多人已有了心思。

    恐怕公岳的目的,还是冲着白夜掌握的那个护山法阵去的吧。

    “白夜公子,你意下如何?”降天老人不以为意,将视线放在白夜身上。

    “我拒绝,我身上的宝贝虽然不多,还是有几件的,倒是公岳,一身破烂,若我赢了他,只得一具无用的腐尸跟一堆破烂,我有何好处可言?”白夜淡道。

    “混账!你敢说我一身破烂?”公岳怒不可遏。

    “那你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白夜反问。

    “当然,我有...”

    “至少匹敌流云珠。”公岳刚要列举身上的法宝,白夜又补了一句。

    瞬间,公岳哑口了。

    流云珠?青云能拿出流云珠来,全仰仗于他的身份,他可是千丈峰峰主的义子,身份摆在那,公岳算什么?他虽然是清一宗的优异弟子,但宗门不可能赐予他流云珠这样的宝贝,毕竟连降天老人这样的一方巨头都为之心动,岂能是泛泛之物?

    公岳踟蹰了。

    “拿不出么?堂堂清一宗,堂堂初宗第七,却是这般寒酸?既然如此,那你刚才说的话,给我收回去吧。”白夜摇了摇头。

    “你...”

    公岳脸色时红时白,不知如何反驳。

    “放心好了,这一战,公岳会拿出匹敌流云珠的宝贝的!”

    就在这时,方作林开腔了。

    只见他伸手一晃,一道光晕在手间荡开,是一个宛如莲花纹路的圆盘,他朝空一丢,投向公岳。

    公岳接住,看清这法宝,顿时愣住了。

    “这是...”公岳脸色大变,忙扭过头:“老师...这...这可是您的护身法宝‘莲印宝鉴’啊,您...”

    “啊,莲印宝鉴?”

    四周响起阵阵惊呼之声。

    “据说莲印宝鉴是莲印圣人的本命法宝,莲印圣人陨落之后,这件宝贝便不知所踪,没想到居然在方长老的身上。”

    “莲印宝鉴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莲印宝鉴内封存的力量全部催出,可让一个濒死之人瞬间恢复到最佳状态,就连体内消耗的魂力也能全部补回,极为可怖!”

    “你说的这种功效是莲印宝鉴内部能量储存到十层才能做到的,要将内部能量充能到十层,对于绝魂境人不知要消耗多少年的光景,也不知这宝鉴里头的能量有几层。”有人质疑道。

    “放心,这莲印宝鉴我炼制了七年,内部能量已经全部注满。”方作林淡道。

    这话再度引起一阵骚动。

    满层能量的莲印宝鉴...那几乎都是整个群宗域最顶尖的灵丹妙药了...

    “老师,如此贵重之物,若...”公岳欲言又止。

    方作林抬起手,淡道:“不必担心,你不会输的,先不说白夜之前大战了一场,就算他没有战,也绝非你的对手!这一战,稳操胜券!我不会拿这种东西做赌注的!”

    公岳一听,紧握了下莲印宝鉴,将之收入戒内,双目充斥着汹汹战意,瞪着白夜。

    “白夜,现在可以一战了吧?”

    “当然。”白夜点头。

    “那么说,白夜是同意公岳的提议了?”降天老人点头,淡道:“既然如此,那这一局的招亲比试规矩,按二人所定规矩进行!我宣布,招亲继续开始!”

    声音一落,公岳冲了过来。

    他直接祭出天魂,魂化元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剑身如潇潇暮雨,激荡起层层涟漪。

    恐怖的剑气似若穿透虚空,光是面对,便让人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白夜心头微诧,公岳的剑意怎的这般恐怖?这才不过短短数日,却给人一种能够精神被摧残的感觉。

    他定目望去,发现公岳手中之剑与当初所用之剑截然不同,此刻的他剑柄处有一颗璀璨的红宝石,而剑身也有一层繁琐的符箓覆盖。

    符文剑?

    白夜心头一惊。

    这种剑他曾与龙月交谈时听其谈起过,符文剑是一种以法印、符箓为基础进行炼制的兵刃,符文剑的炼制极为困难,首先这必须是一位实力至少为武魂境以上的巅峰强者,其次,此人必须精通符箓、法印,这二者必须要在大师境界,符文剑的炼制极为苛刻,只能由单人完成,而要找到一个武魂境实力又精通符箓与法印的强者,在群宗域简直难如登天,而符文剑并不是长久以往存在的,一把普通的符文剑在炼制成功后,只能存在大约五十天的时间,五十天后,符文剑上的符箓与法印将会失效,符文剑会变成普通的兵刃,需要重新加持,因此符文剑极为稀有。

    没想到公岳居然有一把,难道是方作林给予的?方作林是符文大师?

    白夜心疑,提剑祭气,浓厚的魂气在面前形成一堵厚厚的墙壁。

    咚!

    剑气直接砸在魂气壁上,饕餮魂力竟直接被击碎,剑气势如破竹,朝白夜轰去。

    白夜面色一紧,拔剑斩去。

    但剑锋刚刚触碰剑气的刹那,一股刺麻之感席卷而来。

    滋滋滋滋...

    一道闪电在古铜剑上爆开。

    轰隆!

    白夜直接被炸退,浑身被闪电缭绕,吃了大亏。

    这就是符文剑的威力!

    “符文剑?”

    阵外人终于识出了这恐怖之剑。

    “降天宫主,您之前不是说不许使用魂器法宝吗?公岳这算什么?”

    凤青羽开口喊道。

    “符文剑应该不算法宝魂器的范畴内吧?”降天老人道。

    凤青羽默不作声。

    很多人面露不甘,符文剑虽为剑,但却加持法阵符箓,加上它有时限,与法宝极为相像,按理说应该也算法宝的范畴内。

    不过降天老人却说不属于范畴之内,只怕是看上了公岳手中的符文剑。一把符文剑对神女宫而言代表不了什么,但要知道,公岳背后可能存在一位符文大师,若神女宫能与之结交,必是好处不断。

    看样子从公岳取出这把符文剑开始,降天老人已起另心。

    “怎样?白夜,后悔了吗?我有这把符文剑,将战无不胜,你根本不是我的敌手!”

    公岳冷笑,再度踏前,凌空而挥。

    嗖嗖...

    两道剑气飞出,剑气之中,夹杂如同毒蛇般的闪电,恐怖如斯。

    白夜再度举剑抵挡。

    咚!

    咚!

    剑气炸开,人再度被击退,一直退至阵之边缘,无处可退...

    “糟了!”

    “白夜那把剑只是把普通的剑,而公岳却拥有可怕的符文剑,白夜要吃大亏了!”

    “本来魂境上就相差太多,如今兵器上又如此悬殊,即便白夜魂技惊人,怕也不能弥补了!”

    人们摇头,万没想到这公岳的战力,竟在这一刻超过了青云。

    “死死死!给我去死!”

    公岳双瞳泛着疯狂,剑身狂舞,可怕的剑气雷电猛轰过去,丝毫不给白夜喘息的机会。

    剑气暴戾,直压的人喘不过气!

    “九魂剑诀!”

    白夜顿了顿气,倏一扬手。

    嗖嗖嗖...

    大量剑气轰出。

    但却不敌公岳之剑气,需知当前的公岳不仅发动符文剑,更用上了元力,他在以全力与白夜战斗。

    “没用的,放弃抵抗吧,我会留你全尸!”公岳哈哈大笑,之前被白夜羞辱时的憋屈在这一刻全部宣泄出来。

    “放弃抵抗?就你这点程度?”

    白夜突然冷哼,古铜剑朝地面插去,头顶爆出异光,变异饕餮天魂飞梭出来。

    哗啦。

    古铜剑被饕餮火焰裹住,他臂膀震动,魂化元力,元力如线条般缠绕于剑身,继而一挥。

    嗖!

    剑身突然蹦出三把造型奇异的剑气,轰了过去。

    砰砰砰砰...

    公岳打出的符文剑气瞬间被瓦解,阵中响起如鞭炮般的密集爆炸。

    “什么?”公岳面色一愕。

    白夜的剑气...竟能匹敌当下他的剑气?

    “即便你用来符文剑又能如何?你,依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白夜喝道,双瞳闪烁金光,身后凝出浓浓元力,而这股元力,竟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化为了七把造型不同的剑气。

    这是什么剑气??

    这是什么魂技?

    阵里阵外的人齐齐瞪大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