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190章 一雪前耻(求推荐求收藏)

    “死?那要看看是你死还是我死!”白夜眼神一凛,手臂一晃,一抹寒光在他臂间晃动。

    铿锵。

    是剑鸣之声。

    江鹤只觉浑身毛发一竖,一股寒意突然笼罩全身。

    这寒意直袭心底。

    他眼神一紧,立刻举刀横挡,但在这时

    噗嗤!

    血肉被撕裂的痛楚瞬间弥漫了他的全身,定目一看,江鹤的一只胳膊凭空被斩下。

    而白夜的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古铜色的长剑。

    那剑熠熠生辉,光芒绽放,虽然剑身古朴,但光晕却将之衬托的犹如神剑。

    江家的人全部被震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明明没有看到白夜出手,江鹤的胳膊便断了?

    还有之前的孟尝!这都是白夜的缘故吗?

    连对方怎么出手都察觉不到,白夜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大?

    江家人畏惧了。

    白夜提着剑,朝江鹤走去,每一步,皆如死神踏来。

    这就是一念剑法的可怕。

    一念,剑出。

    念落,剑落。

    完全以魂力支撑的剑法,虽然对魂力的消耗极为恐怖,但他有四尊天魂支撑,魂力之庞大简直令人无法想象。

    “之前你要我跪下来,自废修为,向江浩道歉,那么现在,我废你修为,斩你双腿,不算过分吧?”

    白夜淡淡说道,眼里充斥着戾意。

    江鹤满面苍白,恐怖已经弥漫了他的全身。

    剑已举起。

    江浩等人眼神一红,发疯似的朝白夜冲去。

    江鹤是江家最有天赋的后辈,也是江家唯一一个可以拿出来冲击初宗的人才,年不过三十左右,便拥有绝魂境四阶巅峰实力,他是江家的骄傲,也是江浩的骄傲,之前在白夜手上吃了亏,江浩立刻向自己的兄长说明了此事,希望能通过兄长这边找回场子,但不想江家的希望,却在白夜面前连一招都没撑过。而且,现在白夜还要废了江鹤!

    如果江鹤被废,江家肯定要疯了!而江浩也将成为江家的罪人!

    决不能让江鹤出事!

    江浩咬牙想着。

    就在这时,一记冷哼突然从远处传来。

    “小娃,先不说这里是神女宫,单单就论他初宗替补者的身份,那也是你动不得的,还不快快住手!免得天怒人怨,你不好收拾!”

    话音落来,一股魂力以声音的形势传向这边。

    白夜眼神一寒,忙催魂气,但这股魂力极为霸道,瞬间击碎了他的魂气,狠狠轰于胸口上。

    白夜后退了半步,眉头一皱,朝远处看,只见一名穿着火云长袍的老人快速飞来。

    老人衣着火红,头发也是火红一片,就连胡须亦是,他身材佝偻瘦小,双目泛着炯炯之光,落于此处,四周温度立刻上升了数分,他的魂气如同火焰,天魂的属性怕是火属性。

    “是火云爷爷!”

    江浩看到来人,欣喜无比。

    “火云前辈!”

    “见过火云前辈!”

    江家人激动不已,纷纷作礼。

    就连这边的嬛诗樱也不敢怠慢,立刻上前欠身:“见过火云爷爷。”

    “嗯。”

    火云点点头,神情凝肃,盯着白夜:“小子,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白夜默不作声,将视线收回,突然身躯再动。

    火云仿佛察觉到什么,脸色剧变:“竖子,你敢?”

    咚!

    下一秒,白夜的拳头已经砸在了江鹤的胸口上。

    江鹤口里直接吐出鲜血,天魂破碎,修为直接被废。

    “混账!”

    火云勃然大怒,浑身直颤,双臂突然一震,人朝白夜跃去。

    “不知天高地厚,敢在老头子面前放肆!我要教训你!”

    婚庆朝白夜笼罩,白夜周遭的空气突然窜出大量火焰,朝之裹去。

    “火云爷爷,不要!”

    嬛诗樱见状,脸色大变,连忙喊道。

    但却来不及了。

    “江浩跟江鹤找我麻烦时,我就感受到了极远处有一股灼热之气传来,这气息应该就是从你身上传来的吧?你已经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可你那个时候不来阻止,待江鹤不敌再出现,足以可见,你是江鹤那边的,既然如此,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我凭什么要放过江鹤?”

    白夜冷道,古铜剑一挥,剑气宣泄,竟将火焰斩碎。

    江家人暗惊。

    “老头子纵横群宗域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你这么狂妄的后辈,今日你这一身修为,我废定了!”

    火云大怒,双手窜起火焰,朝白夜抓去。

    白夜说的不错,江鹤跟江浩来找白夜麻烦时,他早就看到了,他刻意不动,便是想让江鹤跟去试探试探白夜的实力,毕竟整个神女宫都传着白夜进献神奇法阵的消息,连青云公子的流云珠都被比下去了,那到底是何等恐怖的法阵?

    火云岂能不心动?

    但没想到,这个从公岳嘴里冒出的气魂境七阶之人,竟一招败掉江鹤!

    白夜剑锋一转,剑身荡出一个气盾,迎向火云利爪。

    咚!

    盾被撕破,白夜被震退数步,火星如雨点般撒向四方。

    白夜胸口一阵起伏,脸色微白,体内鲜血如翻江倒海,好生难受。

    火云见状,轻咦一声:“竟能正面接下我一击,小子,你不简单,不过你也并非公岳所说的气魂境七阶,你的实力,应该已经到了绝魂境一阶了吧?”

    火云几步上前,周身燃起熊熊烈火,甚至将两旁的桃花点燃,气势极为可怖。

    白夜被火焰烘烤的浑身溢汗。

    的确,在洞府内得了奇遇后,白夜受十二把神剑加持,修为大增,更习得一念剑法。

    但即便是剑神一念传承,也不可能让他瞬间匹敌火云这样的高手。

    其实力,已经超出了绝魂境级别。

    二人之间的魂境差距太大。

    白夜眼神凝紧,单手扣着古铜剑,却看不到半点慌张之意。

    “相助火云爷爷!”

    江浩大喊。

    江家人呈半月形包了过来,堵住白夜退路。

    “都住手!”

    嬛诗樱再也忍不住了,看火云及江家人这事态,怕是要杀了白夜。

    闹出了人命,那性质便不一样了。

    但她刚要冲过去,便被两名江家人挡了下来。

    “谁都知道老头子的脾气火爆,你既然招惹了我,今日不把你这身修为留下,你是别想脱身,没人救得了你!”

    火云沉喝,突然张嘴大吼,喷出一口气,周身火焰立刻传递于那口气上,气化火龙,咆哮着撞向白夜。

    呼!

    火龙发出阵阵呼吼,如怒龙长啸。

    白夜双脚一震,头顶窜出一道天魂,魂化元力,汇聚于古铜剑上。

    “吼!”

    在其面前,庞大的饕餮天魂之影瞬间出现,饕餮身躯荡起可怖的白色火焰,可怕的温度竟抵消了火云的高温。

    “变异饕餮天魂?”火云微诧。

    却见白夜携饕餮之力,提剑怒斩火龙。

    砰!

    剑锋触碰火龙的瞬间,惊人的爆炸响起,恐怖的气浪直接吹向四方。

    火云后退半步,急朝白夜望去,火龙被完全斩碎,但白夜也被气浪冲击的连连后退,浑身的衣袍更是被灼烧的破破烂烂,模样极为狼狈。

    这一招,白夜明显吃了大亏。

    但让火云无比震惊的是,这个年轻的家伙,居然接下了他这一招!

    这怎么可能?

    火云心脏狂跳。

    这一招之恐怖,火云心知肚明。

    绝魂境一阶,竟能在这一击中不死?

    此子绝非泛泛之辈!不行,若今日不除他,假以时日,必成一方豪强,对我是个威胁,必须杀了他!

    火云心头狞想,不再做任何留手,浑身魂力一放,一股火焰冲向云霄,宛如火云,覆盖了白夜的头顶。

    气势惊天,四周景象顿如末世。

    他低吼一声,朝白夜冲去。

    刹那之间,宛如太阳撞来,白夜周围的一切全部燃烧起来,大地仿佛被烤化

    一切仿佛要被净化。

    “此人之实力,不比散雨真人差!”

    白夜眼神发紧,视线落在腰间的死龙剑上。

    然而距离上次发动死龙剑相隔没有多长时间,即便拔出剑来,威力也不足。

    他吸了口气,眼神冰冷。

    莫不成要把底牌掀出吗?

    不管了!

    白夜双眼突然爆出阵阵杀意。

    但在这电光火石间,一股冷如钢刀的劲风突然吹来,瞬间将周遭的火焰吹散。

    “火云,你好大胆子,敢焚烧我神女宫,屠戮我神女宫之客,你眼里可还有我们神女宫?”

    一记冰冷的厉喝响荡开来,紧接着一道迅捷如电的身影窜来。

    火云气势立刻被镇压。

    这道身影直扑火云。

    火云仓促接了几招,但对方速度与力量太过蛮横,掌影漫天,火云胸口立刻吃了几招,被震得连连后退,那恐怖绝伦的气势,也被彻底击溃。

    身影没有乘胜追击,折返回来,落在白夜面前。

    众人皆是一震,定目而望,却见一个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女孩。

    龙月!

    “龙姐姐!”

    嬛诗樱顿时一喜。

    火云脸色变了变,缓了缓气。

    “见过龙灵尊者。”四周人纷纷作礼。

    “龙灵尊者!”火云紧咬着牙,却不敢再乱动。

    “马上滚。”龙月冷喝。

    火云脸色一变,恼道:“此人侮辱我,我必须要教训教训他,莫不成龙灵尊者打算干预此事?庇护此人?”

    “我叫你们滚,没听见吗?还是说,你要我再重复一遍?”龙月声音冷的如同冰窖,一张小脸冰寒至极。

    火云脸色极度难看。

    “龙灵尊者,你不要以为我怕了你!”火云感觉颜面尽失,咬牙切齿的低吼。

    但龙月却步步紧逼,丝毫不让:“你不怕我?那动手吧,让我看看你火云到底有什么能耐!!”

    “你”火云脸作猪肝色。

    江浩脸色难看,他从未想过,局势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有龙灵尊者庇护,哪怕是火云在这,也奈何不了白夜了。

    他走了过去,抱拳低声道:“火云爷爷,暂时作罢,这里到底是神女宫。”

    “我若退缩了,这一世英名岂不尽毁?”火云沉道。

    “火云爷爷放心,不日之后紫嬛招亲,可一雪前耻。”

    “江鹤一手被废,你们江家何人可战白夜?”火云皱眉。

    “江家虽无人可敌,但是,我大哥江鹤的至交却是寒江陵,如今大哥被斩一手,寒江陵岂会无动于衷?”

    “初宗寒江陵?”火云眼前一亮。

    若是寒江陵在此,区区白夜,何足为虑?

    火云扭过头,盯着白夜冷道:“小子,今日看在龙灵尊者的份儿上,我且放过你,不过,你不要以为我会怕你!不日之后,紫嬛神女招亲大会上,会有人收拾你的,记住他的名字,寒江陵!”。

    说罢,火云挥手,众人离去。

    但这三个字出来,包括龙月在内,所有人脸色皆是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