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189章 如此自信(求推荐求收藏)

    一处花香四溢的桃花林内。

    花瓣飞舞,花香满林,白夜静立于林间,双目微闭。

    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林内,看着白夜,缓缓开口,声音悦耳,却透着一股清冷。

    “你不该来这,现在走还来得及。”龙月低声道,声音软绵。

    “你是害怕我得知这件事吗?”白夜淡道。

    “我害怕你会毁了她的一切。”龙月淡道。

    白夜沉默了片刻,深吸了口气。

    “她还不知道你进入了神女宫,趁着一切还能挽回,快些走吧。”龙月淡道。

    “她是我娘!”

    白夜猛然转过身,视线冰冷却又复杂的看着身后这名少女,声音沙哑道:“而现在,她却要嫁人!你让我无视这一切吗?”

    “她当年少不更事,为了逃婚才跑去大夏,一气之下,嫁给了白辰,这本就是个意外。”

    “原来我的出生,只是个意外”白夜自嘲一笑。

    “我不是那个意思。”龙月忙道。

    白夜抬起手,示意她不必说下去。

    二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知道她并不喜欢我父亲,否则当年,也不会一走了之,相反,我对她也算不上有多大的感情,尽管她有苦衷,但这么多年了无音讯,她可曾考虑过我跟父亲的感受?”

    白夜沙哑道:“我且问你一句,此次招亲,她同意吗?”

    “她当然不同意,她不想嫁给任何人,但就算她不同意也没用,因为这是宫主的决定,也是神女宫大势所趋!她没有选择。”龙月淡道。

    白夜闭起了双眼。

    “待招亲结束,我再离开。”

    “你不要打扰她,这件事情,群宗域人并不知道,若你将这件事情说出去,会毁了她的。”龙月低声道。

    白夜没有做声,亦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离开神女宫的那段时间,我旧疾复发,这段时间主人在用药为我疗伤,好了不少,你若打算招亲结束后离开,那便等招亲之后再走吧,若有什么需求,可让人通知我!”

    龙月深深的看了白夜一眼,转身离去。

    白夜吸了口气,心头沉重,转身朝桃花林外走去。

    本只想远远看上一眼,却不想娘亲竟是紫嬛神女。

    白夜暗暗咬牙,眼神凝了起来。

    然而没走几步,一个身影拦在了白夜的面前。

    “你是嬛诗樱?”

    白夜皱眉。

    进入神女宫后,他对嬛诗樱也有了些许了解。据说嬛诗樱是紫嬛神女也就是自己的母亲收养的义女,体质特殊,天赋异禀,深受众人喜爱,尤其是降天老人,对她也寄予厚望,若是紫嬛神女不考虑接手神女宫,嬛诗樱也是有机会的。

    “有事吗?”白夜淡问。

    “你果然认识龙姐姐?”嬛诗樱上下打量了白夜一圈,问道:“你究竟是谁?”

    “这跟嬛小姐没关系吧?”白夜淡道。

    “龙姐姐极少与人接触,我听别人说,你只有气魂境七阶,实力如此低劣,你怎会认识龙姐姐?白夜,我劝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龙姐姐是神仙一般的人儿,不是什么人都能触碰的。”嬛诗樱哼道。

    “你在警告我?”白夜皱着眉。

    “你若这般想,那就算是了,不要以为你败了个孙浩,就能无法无天,龙姐姐什么人,你又是什么人?你要清楚你自己的身份。”嬛诗樱哼道。

    一谈起神女宫,人们除了想起姿容动四方的紫嬛神女外,就属这神女宫第一人龙灵尊者了,在很多人眼里,龙灵尊者的实力、手段甚至要强于紫嬛神女,若非她性情冷漠,怕求情者足够将神女宫踏平。

    白夜神情却淡漠无比。

    “说来说去,这是我跟龙月之间的事情吧?干你何事?”白夜反问。

    “你这白痴,你还不明白我这是为你着想吗?倾慕龙姐姐的人多了去了,你若再这样接近龙姐姐,触犯了那些人的眉头,倒上大霉我可不管!”嬛诗樱冷哼道。

    白夜摇摇头,懒得理会嬛诗樱,径直朝外走去。

    可就在这时,又有一群人迎面走来,为首之人,白夜也认识,正是当初被他击败的江浩。

    “刚才有人说你在这,没想到果然如此!”

    江浩目露凶光的盯着白夜,快步走来,眼里满是恨意。

    嬛诗樱皱着眉,看着江浩身后那些魂修高手,小脸凝起:“江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此人打伤我江家之人,我等来此,自然是为讨个说法!”

    一名比江浩年长的男子站了出来,指着白夜道。

    “打伤?上次的事吗?上次是公正比武,公平对决,胜败只看双方实力,受伤概不负责。”嬛诗樱道。

    “嬛小姐,你莫要管这件事情,若今日我不出这口恶气,我心里便不舒坦。”江浩沉道。

    “这里是神女宫,容不得你们放肆!”嬛诗樱哼道。

    “我弟弟身为你们神女宫的客人,在你们神女宫被人打,受了伤,难道你们神女宫就应该吗?你说公平对决?那应该是点到为止,可我弟弟却口吐鲜血,差点昏迷,这就是你们神女宫的待客之道?若我将此事说出去,群宗域人该怎么看我江家?”

    江鹤怒道。

    嬛诗樱哑口。

    “不过,我们也不会太过分,毕竟江家与神女宫的关系还不错,我们不会让神女宫难堪。”江鹤指着白夜,冷道:“你让他过来,向我弟弟磕头认错,然后自废魂修,此事就暂时揭过。”

    “自废魂修?这太过分了!认错便认错,废什么修为?”

    “看在嬛小姐的面子上,那暂时不废他的修为,小子,你先滚过来磕头认错再说。”江鹤喊道。

    白夜淡漠的看着这些人。

    “白夜,你惹的事,你要自己承担,过去认个错,此事便可一笔勾销,若你还死倔着不肯低头,在神女宫我们能护着你,出了神女宫呢?你该怎么办?”嬛诗樱低声道。

    “行了!”白夜低喝。

    嬛诗樱愣了下。

    却见白夜冷漠的盯了她一眼,沉道:“我白夜还轮不到你们神女宫来庇护。”

    “你你不要不识好人心!”嬛诗樱气的小脸煞白。

    “嬛小姐,这个废物根本不值得您屈尊纡贵的为他求情,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他只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而已。”江浩冷冽道:“你且站在一边,我不会杀了他,只会让他承受应得的惩罚即可。”

    嬛诗樱被气的不轻,一跺脚,直接站在一旁,也懒得理会白夜。

    “五个绝魂境一阶,四个二阶,一个三阶,一个四阶?”白夜双手后负,淡淡说道:“你们是打算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

    “对付你,何须我们一起动手?”江鹤挥了挥手,人群里走出一名身材壮硕的大汉,一身魂力刚猛至极,浑身肌肉犹如磐石。

    “大哥,此人虽无绝魂境,可实力不简单,小心。”江浩低声道。

    “到底只是气魂境人,有什么好害怕的?你败给他,多半是你轻敌的原因!你待会好好看孟敞如何制敌的,好好看,好好学!”

    说罢,江鹤冲大汉点点头,大汉会意,三步做两步走,朝白夜踏去。

    “绝魂境二阶?”白夜淡道:“我看你们还是一起上比较好!”

    “一起上?就凭你这个废物?你先打败孟尝再说。”江鹤冷笑。

    但就在这时,那朝白夜走去的大汉突然停了下来。

    “他已经败了。”白夜淡道。

    江鹤皱了皱眉:“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耍嘴皮子?”

    “白夜,你不要再逞强了,待会儿吃了苦头,有你后悔的。”嬛诗樱冷冷道。

    “换人吧,下一个是谁。”白夜又道。

    “你先解决孟尝再说。”

    “他已经败了,我不是说了吗?”白夜不耐了。

    人们闻声,哈哈笑了起来。

    孟尝还站在那,怎会败?

    但笑着笑着,声音却渐渐小了起来。

    人们心脏快速跳动了起来,一双双眼睛聚集在孟尝身上。

    那大汉,此刻立于白夜面前,竟是一动不动,犹如雕像。

    “孟尝,你在做什么?快出手啊!”江鹤大喊。

    但,孟尝置若罔闻,依旧不动。

    “不好。”江浩脸色聚变。

    人们终于感觉到不对。

    却见一阵风吹过,孟尝身躯朝后栽倒,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人直接昏了过去。

    “啊?”

    江家人大惊失色。

    绝魂境二阶的人就这么败了?

    他们甚至没有看到白夜出手!

    “我说过,你们一起上比较好。”

    白夜朝孟尝走去,眼里充斥着一丝狠意:“另外,要挑战我,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们应该三思后行!”

    话音落下,他抬起脚,狠狠朝孟尝的胳膊踩了过去。

    咔擦

    昏迷过去的人被剧烈的疼痛刺激醒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遍了桃花林外。

    江浩江鹤脸色极度难看,人更是僵在原地。

    嬛诗樱呆若木鸡,怔怔的看着白夜。

    气魂境七阶?怎么可能?有哪个气魂境七阶的人能够如此轻松击败绝魂境二阶的高手?甚至连出手的动作都看不到。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何白夜如此自信了。

    “不对,他的气息,不是气魂境气息!”

    终于,江鹤察觉到了不对劲,白夜,早已突破。

    “一起上!”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大喝一声,领着江家人全部冲了过去。

    一旁的嬛诗樱冷哼连连:“就算你实力再强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手,你不可能抗衡的了这么多江家高手的!”

    “江鹤,你刚才说要我下跪,废我修为,现在,我打断你双腿,废你修为,你可有异议?”白夜突然喊道。

    “别太狂妄了!我们江家人可不是任你宰割的!”江鹤大吼,倏然一掌高举,一道寒光在他掌心闪烁。

    一柄修长的长刀。。

    魂力在刀身闪烁。

    “给我去死!”江鹤怒火,刀光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