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逆剑圣

第179章 第一时间(求推荐求收藏)

    什么样的气魂者能不用剑而催剑气?

    什么样的气魂者能拥有连绝魂境一阶都不可能拥有的恐怖速度?

    什么样的气魂者可以劈开山峰,碎裂大地?

    公岳瞳孔扩大,大脑都在颤抖。

    气魂境者!根本不可能做到这一切!

    嗖!

    寒意袭来。

    剑影重重。

    就在公岳失神的瞬间,白夜的剑,轰削了过来。

    如雷龙划破夜空!

    公岳冷汗狂溢,急忙提剑抵挡。

    咚!

    人又从地里面轰了出来,极为狼狈。

    “死鸦!!”

    公岳一声大吼,头顶窜出光芒,一只乌鸦的光影在他头顶盘旋,那是他的成名天魂,来自于九重天上的死鸦天魂!

    “生剑!!”公岳一喝,剑身甩开,一面透亮的剑气在其面前激荡。

    白夜挥剑斩来,被剑气凌空挡下,难进半寸。

    “死剑!生死剑法第二式,剑决生死!”公岳再喝,那股宛如气墙般的剑气瞬间刺出,化为万道剑刃斩向白夜。

    白夜身躯后退,不断躲闪,古铜剑狂轰,大量剑气飞梭出去。

    双方剑气对撞,空中响起鞭炮般的响声,肆虐的魂力直接将周围的侍卫都震退了。

    “这怎么可能?”

    女子于凤目瞪口呆的望着白夜。

    一个气魂境人,竟有如此可怕的实力?跟初宗排名第七的公岳打的不分高低?

    于凤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若是换做她,根本接不下公岳这么多剑招,但这个被她蔑视的废物办到了。

    这岂不是说,她的实力都不如白夜?

    一时间,于凤羞愧不已。

    “看样子我小瞧你了,你值得我出手”

    公岳收剑一甩,剑锋再舞,魂气从剑锋中溢出,凌空书写起一个巨大的死字。

    死字形成,溢出毁灭力量,朝下方坠落。

    白夜脸色一变,立刻后撤。

    咚!

    山峰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洞,周围人被震得险些摔倒在地,潜龙与沐清清不断后退,根本靠近不得。

    白夜神情凝肃,紧紧盯着公岳。

    却见公岳再动,剑舞长空,一个巨大的生字出现!

    刹那间,白夜感觉周身魂气不断流动,竟被头顶那偌大的生字汲取。

    刚刚蓄出魂力,就被吸走,还如何施展魂技?

    反观公岳,竟慢慢变得精神抖擞起来,那生字汲取来的魂力全部被他吸收。

    公岳到底是初宗之人,哪能这般容易战胜?

    “我要认真了!”

    公岳冷道,之前的狼狈姿态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夜陷入被动。

    公岳再度舞剑,头顶死鸦天魂光芒大放,一声鸣叫啸破苍穹,其剑尖竟出现一道戾芒。

    他单手扣剑,单手成指,指头抵着剑身,剑身闪烁青光,诡异无常。

    “这是最后一剑了,此剑过后,你必死无疑,很可惜,虽然我之前想留你一条狗命,好为你的狂妄受罪,但你的顽强抵抗令人不得不杀你!”公岳淡道。

    白夜紧握手中剑,朝地面刺去,他看也未看公岳,剑刃刺入大地不断挥动着。

    “垂死挣扎!”

    公岳冷哼,魂力不断朝他手中那柄暗黄色的剑刃涌去,剑身表面窜起一团奇异之光,宛如彩霞,美轮美奂,但却杀意重重。

    “是生死剑法最后一式,生死一线!”更新最快电脑端:/

    于凤失声惊呼。

    这一剑,她记得公岳只对一个人用过,那就是前任初宗排名第七的剑道天才,林三破。

    林三破成名十年,剑术在年轻一辈堪称登峰造极,即便是那些剑术大成的宗师,对林三的剑道也是赞赏有加,尤其是他的成名剑技剑吟三声破,号称三剑之内必杀敌。可对上生死剑魂公岳时,却惨败于这生死一线上,公岳以林三破的性命作为踏脚石,登上了初宗第七。

    自那起,群宗域内,无人不识公岳,林三破化为尘埃。

    却不想今日,这个叫白夜的人竟让公岳使出此技。

    光是这样,白夜足以自傲了!

    “此人虽只有气魂境七阶魂境,其实力,恐怕已经挨进十二初宗!假以时日,成就不会比十二初宗任何一位差,只可惜,此剑之后他必死无疑!”于凤冷哼。

    白夜天赋再强又如何?还不是要死在这?

    这一剑,天地失色,只见公岳凌空一劈,二人之间出现一道灰色的长线,这线非魂气凝结,好似分割了天地,隔绝了世间,线的左边与右边,仿佛是两个世界。

    公岳抬起脚朝这边迈来。

    只有一步,却生出一种惊艳之感,他得到了新生,身上的伤痕、狼藉全部消失。

    他握着剑,继续前进,每一步,触目惊心,惊艳而震撼。

    周遭所有人全部将视线集中在公岳身上,他的身上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视线落上去,便再也挪不开了!

    反观白夜,周身的魂气已经荡然无存,他周身的一切开始枯寂、萎蔫,呼吸变得急促,体内的天魂疲软不堪,往日里暴躁无比的饕餮天魂也平静下来,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就是生死剑法的威力!

    线那边的公岳,代表着生。

    线这边的白夜,已被划为死!

    白夜喘着气,停止了舞剑,他一剑刺在大地上,再催天魂,灵花天魂的光束绽放头顶。

    “双生天魂在我眼前也不过是插标卖首之辈,这一剑,判你死!”

    公岳大喝,步伐迈大。

    人即将靠近那一线,却见那线突然溢出大量魂力,朝手中剑涌去。

    “结束了!”

    于凤道。

    “哥哥!”

    沐清清小脸苍白,再也忍不住了,想要冲过去为白夜拦下这一剑,但她刚动,便被潜龙拉住。

    “丫头,别乱动,看着!”潜龙沉道。

    “可是”

    “魂者对决,最忌有人干预,你就算上去,也接不下公岳这一剑,一切,只能看白夜自己!”潜龙沉道。首发

    沐清清目光复杂,紧紧盯着白夜。

    “哥哥是为我而战,若他出什么意外,我也定会随他而去!”沐清清低声呢喃。

    铿锵!

    一道脆亮的剑鸣声突然震荡了整个巫山。

    却见那一根线完全没入了公岳的利剑内,利剑绽放七彩霞光,如仙家神兵。

    剑成!

    众人精神一震。

    “一剑!”

    公岳大喝,人瞬间消失。

    刹那间,天空降下一道七彩奇光,灼人双目。

    天神降临?

    周围人全部睁不开眼了,只能听到嗡嗡的剑鸣声。

    “生死!”

    冥冥中,大喝再起。

    四周温度骤降,如堕冰窖。

    结束了吗?

    每个人心中泛起狐疑。

    但在这时,一记沉喝冒出。

    “反转两仪剑阵!!”

    铛啷!!

    像是铁器碰撞的沉闷声响起。

    彩光渐渐羸弱,每个人的呼吸都停止了。

    “准备为你的情郎收尸吧。”于凤冲着沐清清冷笑道。

    沐清清脸色煞白,嘴唇哆嗦,望着那漫天尘土的地方,泪珠子情不自禁的落下。

    “谁说要收尸的?”

    这时,潜龙冷不丁的喊了一句。

    “嗯?”于凤瞅了眼那丑陋的妖兽,但在这时,中央处的决斗区域传来异响。

    于凤心中咯噔一下,大觉不妙,赶忙看向中央。

    眼前的景象,让她目瞪口呆。

    只见公岳贴着白夜站着,公岳的剑刺穿了白夜的肩膀,鲜红染了白夜的衣袍,而白夜的剑也将公岳的肩膀刺穿。

    这形势看起来旗鼓相当,实则不然,白夜的另外一只手,已经狠狠的抓在了公岳握剑的手腕上,公岳的剑,难进半寸。(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这不可能!”

    公岳呆了。

    下一秒,古铜剑一抽。

    哗啦啦,魂力乱泄,猛击公岳的身躯,他凌空翻了个身,重重摔在地上,身上皮肤满是裂痕,天魂受到重击,瞬间瘫痪,人直接重伤!

    四周鸦雀无声。

    “我的生死一线怎么怎么没有将你的心脏刺穿这不可能”公岳竭力的睁着双眼,不甘大吼。

    “剑,应当自信,但你的剑,自信过头,已成目中无人之剑,你认为我不可能接下你这一剑,于是你松懈了,动摇了,随意了,随心了!而我这个阵,能够反转一切!逆转局势!如何接不下你这一剑?”白夜淡道。

    公岳瞳孔放大,才反应过来,刚才施展生死一线时,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剑像是受到什么重击,那好像是白夜的剑?

    “这个阵?”

    公岳低头一看,顺着纹路望去,脸色白的吓人。

    生死一线,并非纯粹的剑招,其中也蕴含了不少剑阵的力量,公岳施展这一剑时不断舞剑,就是在蓄积剑力,这与画阵有异曲同工之处,白夜以反转两仪剑阵去接,两仪阵发动,阵力卸掉了生死一线大部分威力,白夜孤注一掷,同样将剑刺出,二人剑尖对撞,左右位移,于是二人肩膀同时中剑。

    但公岳太自信了,他虽然震撼于自己受伤,可他也认定,白夜必死无疑。

    却不想白夜不仅没死,反而在第一时间继续出击。

    “一个气魂境七阶的人居然凭借这样一个随意的阵便破掉了我的生死一线我不认同,我绝对不认同!”公岳嘶吼着,浑身裂口溢出更多的鲜血。

    他的高傲,他的自信,他的尊严,在这一刻完全被白夜击碎,被践踏

    “你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了,今日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

    白夜走过去,一脚踩在公岳的胸口上,冰冷说道。

    “放开少爷!”

    四周侍卫立刻杀来。

    却见潜龙踏步冲来,大嘴一张,一口一个吃掉这些侍卫。

    于凤完全被吓傻,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剧烈发抖,惊恐的望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