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校花保镖

第一百六十七章 庆祝(求推荐求收藏)

    就算现在肖南是部落的英雄,仍然有部分的人是无法接受肖南的。

    在不远处的汗巴正向肖南投去了仇恨的目光,也不知道这货到底为什么这么不待见肖南。

    似乎是肖南的出现妨碍了他什么一样,眼神里面都恨不得肖南去死!

    汗巴的这一举一动可都逃不过肖南的眼睛,只是肖南不想要和他计较罢了。

    族长举起酒杯敞开了心扉愉悦道:“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敬我族人们一杯!”

    所有欢歌载舞的人都停了下来举起手中的酒杯,肖南也是给脸族长主动的举起了酒杯。

    “干了!族人!”

    “干了!敬族长与预言之子!”

    所有人豪爽的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肖南也是一同举杯仰头就闷了进去,这酒刚一下肚肖南就感觉到了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在燃烧着自己的喉咙。

    这部落的自酿酒是真的辣!得劲!肖南一杯下去都有一点点上头的感觉了。

    这时部落的人们开始哼起了小调,一个人带头慢慢的所有人都开始唱了起来。

    肖南略微带着醉意的欣赏着这优美的风景与动人的歌声,就好像是置身在了仙境世界当中。

    听见他们唱歌后肖南乘着醉意主动的跳下了高轿,融入了部落人群当中。

    人们手拉着手围绕着篝火旁起舞唱歌,肖南也跟着哼跳了起来,不知为了肖南很享受这样子的气氛。

    不一会后肖南便记住了调调,主动的哼了起来,当所有人听到了肖南的声音后都安静了下来。

    肖南动人的歌喉瞬间进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就好似被天使吻过的声带一样,哼出来的都是天籁之音。

    一旁的公主痴痴的看着肖南的独唱,忽然觉得肖南这个人好完美。

    跟着肖南所哼的调调部落的人们开始给肖南和声!这一瞬间肖南在此成了玩味中最引人注目的主角。

    部落里面的许多年轻女性纷纷也都相中了肖南,虽然她们很排挤外界人,但是肖南却又让她们无法自拔。

    一杯酒下肚欢歌载舞。

    两杯酒下肚放开束缚。

    三杯酒下肚如同梦中。

    四杯酒下肚置身仙境。

    ......

    在一杯杯酒的后劲下肖南完全的忘记了自己来此的目的,放肆的放开了自我。

    看见肖南完全放开欢歌载舞的一面公主已经完全被深深迷住,甚至都已经想到自己与肖南成亲的画面了。

    “你难道就是我的如意郎君吗?好奇怪啊......”

    公主也喝了不少酒,开始迷迷糊糊的自言自语起来。

    这种酒发明出来似乎就是为了灌醉人的,在场凡是喝了此酒的人都放开了自我。

    在酒劲的怂恿下公主站起了走向了肖南,本正在拉着别人手的肖南突然被公主一把抢过。

    肖南疑惑的回过了头看着公主,公主此时脸颊微微泛红,眼神里面映射出了夜空中的星星。

    美酒配美人肖南当即就露出了笑容,主动的就楼主了公主喝起酒来。

    同一瓶酒肖南与公主你一口我一口的,两人已经间接性的接吻了,但是公主却并未在意,反倒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在歌舞中一番痛饮之后所有晚会的人就地就睡了下来,躺在柔软的草地上吹着舒服的凉风这可比在城市的床上舒服多了。

    肖南与公主两人相拥入睡,但这都是醉意促使的,肖南本人并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估计醒来后都会很尴尬。

    ......

    一个多小时后草地上安静了下来,所有部落的人都睡在了草地上面。

    从远处来看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会因为这里死了一堆人呢!

    本该祥和一片的画面突然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人影,人影手持长矛静静的走向了肖南。

    长矛的尖上面覆盖着一层淡绿色的毒性液体,要是被这刺中要害的话必死无疑!

    “外界人!去死吧!”

    汗巴一声怒吼举起长矛就对准了肖南。

    在刚才的晚会当中汗巴没有喝下一滴酒水,因为他根本就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此时肖南睡得十分死,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逼近了。

    眼看着长矛就要刺在肖南身上,一只后立即控制住了汗巴的行为。

    汗巴猛地回过头看向阻止自己的人,只见老族长对着汗巴摇了摇头。

    “族长......您怎么没醉......”

    “我都喝这酒几十年了,怎么可能轻易的会醉!要是我醉了的话又怎能阻止你犯下大错?”

    “可是!族长!这家伙可是外界人!如今我们已和大蛇达成了协议!他已经没用了!”

    “难道我族的传统教你的都忘了吗?!他可是我们部落的恩人!你不能杀他!”

    “族长!您老糊涂了!他可是外界人!”

    “别说了!回去吧!此事我不对你进行追究!但是别再有下次了!”

    汗巴直视着族长的眼睛,看见族长那不可否认的眼神后汗巴不服气的放下了带毒的长矛。

    族长夺过了长矛后顺手就扔出了几十米远的树林中,汗巴憋着怒气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族长看着汗巴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其实老族长已经是在包庇族人了,只是他心中似乎也有心事。

    看了一眼与肖南相拥入睡的孙女,老族长并未表露出过多的情绪就离开了这里。

    ......

    第二天一早一阵柔风吹在了肖南的脸上。

    肖南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映入严重时刚刚开始亮起的天空,这时肖南隐约的感觉到了自己怀中还像有只手在搂着自己。

    往侧边看去只见公主的脸就贴在了自己的耳边!看着还在熟睡的公主肖南回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却一时头疼的啥也没想起来。

    为了避免发生没必要的破事肖南小心翼翼的拉开了公主的手,起身后肖南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公主的身上。

    留下外套后肖南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草地之中。

    “终于把这给做完了!浪费了我一整天的时间!”

    “我看你小子倒是玩的挺欢的!哈哈哈!”

    黑龙打趣起了肖南。

    不过肖南也不当回事,其实经过昨天的事情肖南还是感觉到了自己能力的提升的。

    就那短短的五分钟痛苦修炼,让肖南在与大蛇的而对战中感觉到了自己力量似乎提升了一个档次。

    按照肖南平时的全力来说的话打大蛇肯定是有压力的,但是当真正的动手后肖南确实意外的发现了自己体能的争强。

    在品尝到了修炼的成果之后肖南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修炼了。

    肖南到达清水湖后二话先是脱掉了上衣,紧接着二话不说的就跃进了湖中。

    刚已经如湖中肖南大脑残留的酒劲立即就消失不见,躺在水面上肖南先让自己的大脑冷却了一会。

    几分钟后肖南才潜入了水底。

    “老龙!我准备好了!”

    “嗯!”

    肖南盘坐好了之后黑龙开始给肖南制造出了黑气护罩。

    肖南紧闭双目准备好了迎接会让自己痛不欲生的痛苦,黑龙提炼好了力量后便开始为肖南传输起了力量。

    开始之前肖南主动要求道:“我今天好持续十分钟!不到的话别停下来!”

    “嘿嘿嘿!只要你别哭着跟我求饶就行!”

    “靠!能别提了吗!痛的又不是你!反正不管我说啥你别停就是了!”

    “好好好!我要开始了!”

    瞬间肖南感觉到了身体一抽!

    紧接着就一股由内而外的灼烧感传遍了自己的全身每一个细胞!肖南咬着牙不到一秒便浑身大汗淋漓。

    不到五秒肖南便再次趴在了地上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

    “小子!定不顶得住啊?!哈哈哈!”

    “靠!看不起谁呢!继续啊!”

    “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要加大传输了!”

    “哈?!!!”

    本来就万般痛苦的肖南顿时感觉到了身体各处又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

    黑龙见肖南吹牛的样子故意的加大了力量传输的功率,不过都是控制在了安全范围的最大值。

    这一种修炼方式可是冒着生命危险的,要不是肖南有强大的自愈能力的话估计肖南撑不住五秒就七窍流血身亡了!

    所以一开始黑龙就说过,这种修炼方法是为肖南量身定做的,别人想试都试不了。

    这种修炼的方式效果十分的明显,但是风险也十分的巨大,黑龙必须要精确的控制着自己传输的力量。

    力量过少的话肖南就是等于白痛苦,力量过多的话肖南随时会爆血管身亡,所以黑龙压力也是很大的。

    不到一分钟后肖南彻底的忍受不住了!开始疯狂的锤击这地面!

    轰隆——!

    轰隆——!

    ......

    此时正在湖底熟睡的大蛇被肖南的动静也惊醒了。

    感觉到了晃动后立即朝着肖南修炼的地方游去,期间还在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发出声响。

    等它游到了生源发生地后就只看见了一个半圆形的护罩盖在湖底下,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撞击地面一样。

    仔细的感知了一下这股力量后大蛇立马就认出了这是肖南的力量,知道是肖南后大蛇不自觉和害怕的往后缩了一点。

    经过被肖南胖揍了一顿之后这大蛇已经对肖南产生了阴影了。

    这条大蛇看似体型庞大,长相凶猛,但实际上胆子小的很,而且很怕死。

    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活了这么多年的,估计是这地方没她的天敌吧,就算有也不急不敢攻击她。

    “啊啊啊!!!停下!!!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在大蛇准备离开的时候黑气护罩内传来了肖南痛苦的声音。

    大蛇眉头微微一皱再次靠近了黑气护罩,为了更近距离的观察到底怎么回事她化成了人形。

    游到了黑棋护照的旁边后她身后去摸了一下护罩,在触碰到黑气的一瞬间一股黑气顺着她的手指立即进入了她的体内!

    顿时她开感觉到了体内有东西在撕裂她的内脏一样!大蛇立即面露痛苦的在水底里挣扎了起来。

    黑气护照内的黑龙似乎感觉到了她的存在,随即就停止了力量的传输。

    “小子!外面有东西来了!是那大蛇!”

    “她来做什么?”

    肖南满身大汗的趴在地上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