驭龙珏

第九十八章 共工(求推荐求收藏)

    就这样,茶婆就跟凤喜出了茶铺,去了附近的村子里。此时的我也是十分的紧张,毕竟在我有难的时候身边从来都不曾缺过玄磊和敖润。现在我就要之身一人去对付那个河神了,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没有多大的把握呢。我可不想就这样死在二千年前啊!毕竟我不想让敖润、烈儿还有奶奶就此就消失啊。

    “洛神,你在想什么呢?想的那么入神。我们该商议一下,一会你下水以后该怎么对付那个河神呢?”

    我回了下心神,然后看向了土地公。

    “土地公你有什么好主意吗?赶紧说来听听啊!”

    “用你的琴,唤醒他,你的琴音可以感悟世间的万物,唤醒和复苏生命,他一定会在你的琴音之下醒来的。不过你须得把你的锦瑟瑶琴带到水底才行。”

    “可是我的琴是木制的啊!那样的话,会影响到音瑟的。”

    “你以为伯邑考送你的事普通的琴吗?这是大圣遗音琴,伏羲当年身归混沌之际,想着自己的修为也要随着自己的离去而消失,然后就把自己的一身的修为融入了这把古琴之中。只有有缘之人才能够发挥出这把琴的绝妙之处,也就是伯邑考弹它却不能阵人心脾,不能感悟青藤和鸟雀的原因啊!”

    “你是说我是这把琴的有缘之人?那不是我与伏羲还曾有过交集?”

    “这个老夫可是不了解了,我只知道这把琴的来历,伏羲那么久远的人物,老夫不知啊!”

    好吧!生死由命吧。坐等茶婆和凤喜回来。就这样我和土地公喝了一盏茶的功夫只见一群人滴滴答答的吹着唢呐向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我在看向那一群人的去中间凤喜,身着一身白色薄纱的装扮,发髻也半批散下来。一半则是高高的挽起。本来凤喜的样貌就是出奇的俊秀,这么一打扮还真的是仙气十足呢?而跟着凤喜后面走着的正是这茶铺的茶婆,也不知道这茶婆究竟是用的什么办法叫这些人跟过来的。

    一会的功夫,只见那群人已经满满的排着队站在了这大柳河的河畔旁了。我想该是我动身下水的时候了。于是我和土地公便是走到了河边。只听那群人中吵吵嚷嚷的后面还陆续的跟过来一些村民,快点啊来看仙姑下凡了来拯救我们了,这下我们村有救了。以后不会闹粮灾了,也不会有那么多落水鬼了。

    好吧这茶婆是让凤喜扮仙姑,没想到这招还挺管用,随即只见那凤喜做在那些男村民抬的露天步辇上向着水里撒着花瓣。我看着土地公,

    “这里就交给你了,千万要保护好他们。”

    随即我则是抱着我的锦瑟琴纵身跳下大柳河,而那边的唢呐还是震耳欲聋的想着,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我跳下了河。

    由于上次我已经摸清河底的路线,这次我倒是没有废多少功夫。就直接来到了河底的河神府,这里的大门则是两水族的兵将阻拦着,我则是一只手抱着琴,一只手幻出长剑。几下便将那两个水族将士制服了。

    一个被我一剑刺穿心脏,变成了一只大青蛙。另一个则是抱着膀子求我饶命。我看向他,

    “少废话,赶紧的带路,带我去找这河神。不然也一剑将你刺穿,化成原型。”

    “姑娘剑下留人啊!这河神身边还有一个河童把守,想来姑娘这小身板,还不够它一顿食的呢?”

    “别放屁,赶紧带我去便是。”

    “好好,姑娘请跟我来吧!”

    于是我就紧跟在这个水族将士的身后,穿过这河府的大殿之后就辗转的来到一个卧房,那将士看着我说道,

    “姑娘河神就在里面。”

    我看着他说道,

    “你先开门进去,让后我在进。”

    只见那个将士推门而入,然后我便是紧跟在了其后面。进门以后,只见一长圆形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人形的东西,却长着蟒蛇的脑袋。混身的黑色鳞片,那模样还真食惊悚。我没有仔细的看他那颗蟒蛇的头是好看不好看,就算是好看,我也是欣赏不来的。

    此时他的身侧并没有人,我赶忙的坐在了地上,把我的琴摆在身前,舞动双手,不断的拨弄着琴弦。由于是在水里,还是有些阻力的,弹琴的手指也是着实的费些力气。但是我还是不断的拨弄着。

    只见一会的功夫着家伙的卧房里跑来了好些的水里的贝蚌啊!水鬼啊!一依靠在门口安静的听我弹琴。而刚才送我来的那个把门的将士也是听的我入神,也依靠在那里许久都没有离去。

    我抬眼望去,床上的河神翻了一下身,把身体侧到了另一面。我则是加大了手指的力度,动用修为想着躺在床上的河神的方向用力的波动的琴弦。

    片刻的功夫那河神的卧房里的东西全都飞了起来,飞离水底的地面有一段距离,包括那河神的床板,也已经贴到了卧房的棚顶之上了。我又加大了手指的力度,此时的手指已经拨弄的流出了血,可是还是不见那河神醒来。

    忽然,只觉得后背一阵的凉。有个东西从我的后背穿到了前胸,我回过头来一看,是一个半人多高,头顶则是杂菜丛生,定眼瞧去,根本就不是杂草,那东西头上的就是害人性命的水草,那东西浑身绿幽幽的,又大又圆又凸的眼睛,占了整个脸的一半。离远看,就像一只成了精的大眼儿蛤蟆。他的舌头就伸出了差不多两米有余,直穿透了我的胸腔。只听旁边刚才听我弹琴的那些人里有人说道,

    “快跑啊,河童来了。”

    原来这家伙就是河童,想来我今天是逃不掉被它挖出内脏,让它饱餐一顿了。我闭上眼睛心一横,继续弹着眼前的琴。直觉的那河童的舌头向后缩着,而是进到颗我的腹腔之内。我也没管那些还是继续弹着。

    只听眼前,一块东西飞过,我睁开眼睛,转过头看了过去。之间那河童的舌头被斩成了两节,一段就还留在我的腹腔内。在看向后面的墙上就死死的嵌入了一块黑色的鳞片。

    我立刻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然后看向了那床上,问道,

    “你醒了?”

    此时由于我停下了琴音,房里的东西都归了原位。之间眼前的圆形大床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只见床上的那个一身黑鳞的家伙坐了起来看向了我,

    “被你这么折腾,我能壶醒吗?”

    现在我才觉得肚腹之上一阵的酸痛,然后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身体,想要从后背扯出那条还留在我身体里的舌头。

    只听那东西忙说道,

    “千万别动,不然你会将自己的内脏连带着舌头一起扯出来的。”

    我看向了它问道,

    “那我该如何是好呢?”

    “姑娘莫慌,我来帮你取出来。”

    只见那东西从床上起了身,随即就换成了一身黑衣的男子。我还没来得急看他的模样,他就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后,而后面的河童见是他过来了,则是扯着舌头连连的磕头,只见那个家伙一扬手,上去就是两个巴掌。随后说了声,

    “滚!”

    只见那个河童扯着自己只剩下一小段的舌头踉踉跄跄的走颗出去。

    而那男人一边在我的背后给我聊着伤,一边和我说着话,

    “姑娘,我叫共工,你怎么会来到这柳河的水底的呢?想来姑娘也不是凡人吧?不然也不会在这水底呆这么久了!其实开始弹琴的时候我就已经醒了,只不过姑娘的琴音太好听了,我只想多听一会。”

    此时的我扯了扯自己的头纱。我心想,共工莫不是世人都说的水神共工吗?只听那共工说道,

    “姑娘不用介怀自己的容貌,这容貌也只不过是一身的皮囊而已。况且,姑娘身上的气息真的是让我感到似成相识。”

    我心想,莫不是这又是我以前相识过的人不成。于是问道,

    “难不成你认识我吗?”

    “不不,我认识你这把琴。也认识它之前的主人。”

    “哦?他是男人还是女人呢?面庞如何?”

    “是个女人,姑娘你千万不要介怀我才说。”

    “没事的,你但说无妨。”

    “此人美到极致!”

    好吧!现在不管是谁想来也都会比我好看的多的多,这也是自己找不自在,干嘛要问这个问题呢?

    只听那人说道,

    “姑娘你的内脏我已经帮你修复好了,这最后一下会有些疼,你忍耐一下,马上就好。”

    我闭着眼睛咬着牙,回答说道,

    “来吧!”

    随即只觉得他将那根舌头缓缓的抽了出来,虽然有些疼,但是我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随后我歇息了片刻,回过头看向了这水府的河神,只见他一对黝黑的剑眉,健康的肤色,眼睛大而明亮,闪闪的不失优雅气度,这家伙真不像是这小小的柳河的河神啊。他的鼻子高而挺,还如同山峰一样挺拔,而且浑圆,更显整个人敦厚而踏实。嘴巴是微红的两片唇部薄也不厚,就恰当好处的和他的五官完美的搭配在一块。没想到这家伙变成人之后竟然也是这么的帅气。

    不能在想下去了,也许是我变丑了的缘故看谁都好看吧!但那家伙的长相确实是非常的精致,髯我都舍不得将眼睛转到其他的地方。

    不想了赶紧说正事,

    “河神,你可知道你沉睡了这么久,这里的河童害了多少无辜村名的性命吗?你这大柳河之中现在已经有数万的亡魂,不能投生的落水之鬼了。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要是天帝测查起来的话你也难逃罪责啊!”

    “没想到这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那我现在该做些什么呢?”只听那共工回答说。

    “现在岸边就有一些村民,今天他们都是来帮我分散那些河童的主意的,我才有机会潜到这水里,将你唤醒啊!不如你就先同我上岸对付那些河童吧,不然我会担心那些村民会有危险啊?”

    “可以到是可以,不过那些河童对我也是衷心耿耿,请姑娘就饶他们性命,我一定会好好的管束,如果他们在害人性命,我绝不姑息。”

    “好吧好吧!赶紧随我去岸边,晚了那些村民就要没命了。”

    就这样我和共工直奔河岸游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