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之倾城医后

第七十三章:和废人有什么区别(求推荐求收藏)

    不管是梁昭那满是羡慕嫉妒恨的语气,还是飞影听到之后脸上一闪而过的诧色,都让颜夕断定那马车价值不菲。

    她现在正是缺钱之际,如果能将那马车弄到手,然后转手一买,指不定她就能摆脱缺钱的窘境,然后带着钱财在这个世界里逍遥快活了。

    “王爷,属下去试试这些人。”

    飞影上前一步,看着萧至寒。

    梁昭能想到的事情,飞影怎么可能想不到。尤其是看到萧至寒脸色越发苍白的时候,他就打定了主意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将那马车抢过来。

    颜夕正想着怎么将那辆马车弄到手,却听到了飞影的声音。眼中精光一闪,立刻往前走一步,到了萧至寒面前。

    “你们这个样子和废人有什么区别,还逞什么强,那些人都不用动手你们就自己倒下了。”

    颜夕嫌弃的看着萧至寒等人,摇了摇头。

    飞影和梁昭一愣,萧至寒脸色一黑,就连苏离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颜夕这一句,可是直直的戳在了他们的心上了。

    “所以啊,还是我去比较好。”

    颜夕将萧至寒等人的表情尽收眼中,露出一抹微笑,转身往山脚而去。

    看到颜夕的背影,飞影有些愣神。

    他们全身酸软无力不适合,颜姑娘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吧?

    头发凌乱,还有着已经干涸的血迹,身上的衣服也明显不是她自己的,虽然看上去很合身,可是被裁剪过的衣襟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颜姑娘就这样过去,真的不会直接被那些人撵走吗?

    飞影看了看萧至寒,见萧至寒冷着一张脸,不由得暗地里叫苦。

    “王爷,颜姑娘她?”

    看着萧至寒,飞影觉得他还是多问一句比较好。

    “跟着她。”

    萧至寒说完之后,便跟在了颜夕的身后,也不管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现,会不会给颜夕的计划带来什么不方便。

    颜夕自然是察觉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也不在意。萧至寒他们跟着一起,她的戏才更逼真。

    走到了山脚处,颜夕才觉得梁昭的形容词有多匮乏。

    车身上那拳头大小的珠子是夜明珠没错吧?

    车顶那金灿灿的一片是黄金吧?

    车帘上垂着的那些通体乳白色拇指大白的方片是玉吧?

    帷幕上绣的那些花鸟虫鱼用的是金银线吧?

    那一瞬间,颜夕只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看直了。

    现在,她一点也不想把这两马车卖了换钱了,她只想将这么拉风的马车据为己有啊!

    颜夕脚下生风,直直的就向那马车冲了过去。

    看到颜夕的举动,梁昭和飞影瞪大了眼睛。

    颜姑娘这是想要干什么?说好的借路呢?怎么就这样招呼都不打就冲上去了。

    萧至寒看到颜夕的举动,也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反倒是苏离,一脸的平静。从他认识颜夕开始,几乎每天都在被颜夕刷新对她的印象,现在看到颜夕不按常理出牌,已经见怪不怪了。

    然而,苏离的淡定也仅限于此,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他的脸上就挂上了一缕不自然。

    飞影和梁昭几乎是同一时间将带着质疑的眼神看向了萧至寒。

    王爷,这真的是以后的王妃吗?

    萧至寒看到颜夕干了什么之后,只感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这个女人,简直太无耻了。

    颜夕以极快的速度冲上去,直直的撞在了那辆马车上。

    马车上那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向自己袭击过来,都没有看清楚来的是什么,就拔出腰间的鞭子抽了过去。

    颜夕在碰到那个华服女子抽出来的鞭子的一瞬间,轻轻一掌击在马车上,借着这一掌的力,让身体倒飞出去。

    突然从荒草堆里撞上来的颜夕速度太快,以至于守在马车两边的护卫根本就来不及做任何的阻拦。此时颜夕被马车上的华服女子一鞭子抽飞了出去,他们立刻上前,将颜夕围了起来。

    “噗。”

    颜夕吐出一口鲜血,手捂着胸口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马车上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华服女子,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指。

    “你们的马车撞伤了我,你竟然还要杀我灭口!噗!”

    颜夕指责着华服女子,又是一口鲜血吐出。

    在将军墓中,颜夕自己的衣裙早已被血染透了,虽然外面裹着萧至寒的外衣,可是自己的衣裙依然还穿在里面。

    刚才这一摔,她刻意在萧至寒的外衣上用了力,本就被她裁剪过的外衣便多了几道口子。她自己染血的衣裙,就从这些口子中隐隐透露了出来。

    加之颜夕脸上净是脏污,头发凌乱。此时又连吐了两口血,看起来倒真的像是被那华服女子一鞭子抽的。

    看到颜夕这个样子,华服女子也是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她敢肯定她的鞭子根本就没有碰上颜夕。

    可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为什么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

    明明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突然朝着他们的马车冲了过来,怎么现在变成了他们伤人理亏了呢?

    守在马车周围的护卫们看到颜夕这个样子,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子,也太无耻了吧。分明是她自己往马车上撞,被他们小姐拦了,她竟然敢睁眼说瞎话,颠倒黑白!

    看到颜夕的无耻,华服女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红。又见颜夕一副大限将至的样子,华服女子忍不住从车辕上跳下来,向颜夕走近。

    “怎么,一鞭子没打死我,还准备再来一下?”

    见到华服女子走过来,颜夕佯怒的瞪着她。

    颜夕的话激怒了华服女子,华服女子不往前走了,指着颜夕,怒声喝斥。

    “不要命的疯女人,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不要命了,连我们都敢讹!”

    听到华服女子这句话,颜夕眉头一挑。

    这话听来,她还不小心拦住了什么大人物?

    可是,大人物跟她有什么关系?这马车她看上了,管他是谁的呢!

    听到华服女子的话,见颜夕没有任何反应,一旁的一个护卫白了颜夕一眼,给她做起了科普。

    “我们小姐可是宁城叶家的千金,叶馨儿。”

    “我管你是哪家,撞了人就得赔偿!”

    听到颜夕的话,几个护卫倒吸了一口气。

    这个女子,竟然不将宁城叶家放在眼里。

    再一打量颜夕的穿着打扮,几个护卫又忍不住腹诽。

    看来,这乡下丫头是没什么见识,根本就没有听过宁城叶家的名号。

    “我们叶家可是萧国最大的药材商,是药王谷的姻亲。别说是你一个山野丫头,就连帝都的那些王公贵族见了我们叶家的人,也要给上几分薄面。小丫头,你敢招惹我们小姐,是嫌命太长了?”

    一个护卫看了看颜夕,瘪了瘪嘴。

    听到这些人自称他们是宁城叶家的人时,苏离的脸色就在不经意间变了一下。如今又从他们嘴里听到药王谷,苏离的脸上更是添上了几分狠戾。

    颜夕的脸色也变了,只不过和苏离的刚好相反,她的脸上更多的是玩味。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既然如此,那她还真就不用客气了!

    “啧啧啧,好大的颜面啊。可是,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们撞了我,还伤了我,就是得赔偿!”

    听到颜夕的这番话,叶馨儿瞬间怒上眉梢。还从来没有人敢当着她的面,这样不将叶家放在眼里的。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长鞭挥出,如同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舌,向着颜夕咬去。

    颜夕眼神一冷,手撑在地上,就要翻身而起。

    叶馨儿这一鞭中加了内力,飞影等人一眼就看了出来。正苦恼无力搭救颜夕,就见一人飞速的从马车中飞出,在叶馨儿这一鞭子打到颜夕身上之前,抓着颜夕的胳膊,将她转移了位置。

    “馨儿,不得无礼。”

    听到耳边的声音,颜夕将准备攻击的手收回,任由这人将她护在身后。

    看到来人,叶馨儿如同见了夫子的学生,立刻规规矩矩的,哪里还有半点嚣张跋扈的样子。

    颜夕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这个让刁蛮任性的叶馨儿瞬间变成乖乖女的男子,心底不住的感慨。

    真有钱!

    这男子身着一袭白色锦衣,衣料一眼便知绝非凡品。衣上绣着雅致的竹叶暗纹,和头上精心雕刻的玉竹发冠交相辉映。一条玉带束在腰间,手中还拿着一本翻开的百草图。

    “舍妹任性,伤了姑娘,子瑜在此给姑娘陪不是了。”

    叶子瑜方才虽然在马车中,却也对外面发生的一切知道的清清楚楚。本以为颜夕他们是附近讹人的恶徒,便也任由叶馨儿应对了。

    可是却没想到叶馨儿经不得激,被颜夕三两句话就逼出了杀招。为了不惹上人命官司,徒添麻烦,叶子瑜终究是坐不住了。

    将颜夕从叶馨儿的长鞭下救走,看到颜夕褴褛的衣衫上,还染着许多的血迹,叶子瑜便有些不忍苛责了。

    再看看不远处的几位全身无力的男子,浑身无力,脚步虚浮,分明就是被人下了药。

    看来,这姑娘并非什么恶徒,只是刚好碰上他们,生了些不该有的心思罢了。

    “大哥,分明是她没事找事!”

    叶馨儿听见叶子瑜给颜夕道歉,眼睛都气红了。

    大哥是不是看书看糊涂了,怎么宁愿护着一个外人,也不相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