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之倾城医后

第五章:传说中的密语传音(求推荐求收藏)

    颜夕差点一口气呛住,蠢货?正欲理论,眼角余光却正好瞥到那个石头巨人,那个刚刚还毫不犹豫大跨步追上来的石头巨人,此刻动作却是十分诡异,似是极其不确定一般,朝这边缓步而来。

    颜夕见此,从手边捡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拼尽全力将它扔了出去。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个石头巨人立刻侧头,应该是察觉到并无人体生气,才又看向这边。

    颜夕嘴角勾起,心中已经了然,立刻屏住呼吸站在原地。

    玄衣王爷见此,看了一眼身后的巨人,虽然内心多有狐疑,但也跟着颜夕一起站在原地屏住了呼吸。

    “这是为何?”眼前的人嘴巴明明未动,可是一道声音却清清楚楚的传入了颜夕的耳朵。

    颜夕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玄衣王爷,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密语传音。

    “你这么没见过世面吗?我问你站在原地不动是为何。”

    又一道声音传来,颜夕默默翻了个白眼,尽管如此,她还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石头巨人。

    玄衣王爷也不再说话,看样子是明白了颜夕的眼神。

    这个石头巨人靠人体呼出来的生气和动作判断猎物,如果他们都站在这里不动屏住呼吸,那石头巨人就会失去目标。

    此刻他们二人四目相视,石头巨人终是停下了脚步,在原地张望。

    趁此机会,颜夕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不远处的石头巨人,它身上的每一寸都由大大小小的石头组成,看起来似乎无懈可击,可是这想要瞒过普通人可以,却瞒不过擅长机关术的颜夕。

    目力过人的她已经发现,在巨人双腿与身体之间的接缝处,可以隐隐看到两个状似齿轮轴的东西。无论什么机关,哪怕再细小的零件都是缺一不可的,颜夕心中已经有了对策,可是现在的她面临一个更严峻的问题。

    本来刚刚就耗费力气跑了很久,气还没喘上来就屏住呼吸了,此刻颜夕的脸已经越憋越红,她感觉再憋一会儿自己就能活活憋死,不行,得想个办法。

    颜夕看着眼前面色如常的王爷,这人是在身体里藏了个氧气罐吗,这么久了,他还跟没事人一样,既然如此......颜夕眼睛一转,下一刻就跨步上前。

    玄衣王爷也察觉到了眼前颜夕的异常,一张脸已经憋得红通通的了,眼睛还在滴溜溜转个不停,不知道脑子里又在想什么坏点子。

    果然不出他所料,下一秒,颜夕就向前跨了一步,嘴巴撅起直直对着自己而来。

    这女人,还有没有一点廉耻,思考之间,手已经掐上她的脖子,硬生生把她卡在了原地。

    颜夕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自己再不呼吸就要死了,本想问这个王爷借点气,谁知道他竟然以为自己想占他便宜?她费力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身后的石头巨人,终是没有忍住,一口气呼出。

    石头巨人在察觉到这边的人体生气之后,虽不确定,但总算是有了目标,朝着这边而来。

    玄衣王爷的手又紧了一分:“你干什么?”

    密语入耳,颜夕瞥了瞥眼前的王爷,也不再憋气,就直接张嘴回答道:“我要是再不呼吸我就憋死了,而且难道你打算一直站在这吗?”

    闻言,玄衣王爷将他的手从颜夕的脖子上松了下来。

    “你有何对策?”

    “现在知道问我了,刚刚不是还说我是个蠢货吗?”

    眼看玄衣王爷的手又要掐上自己的脖子,颜夕才看着石头巨人说道:“看见它身体和双腿之间的两个齿轮轴了吗,你只要破坏了那两个零件,这个巨人的双腿定不能再动了。”

    玄衣王爷冷哼一声不再看她,脚下又是一个轻点,转身就直奔石头巨人而去。

    知道目标的攻击比刚刚没有章法的攻击要好得多,再加上石头巨人虽巨大,但是并不灵活,尤其是玄衣王爷在它的身前飞来飞去,并不停下,石头巨人一时竟也无从下手。

    不过片刻的工夫,石头巨人双腿的接缝之间已经有碎石掉落,随着玄衣王爷的最后一招击下,瞬时之间,石头巨人的双腿不听使唤似的停在了原地,再加上它体型巨大,猛地刹住脚步让它失去了重心,整个身体都朝下倒去。

    一声闷响之后,整个悬崖下似乎都感到震了一震,石头巨人只剩一双石臂还在无力的挥着。

    颜夕转过头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心里不知怎么有点难言的情绪,常年制造机关的她清楚,制造出这样一个大型机关需要花费多少心血,难免会觉得可惜。

    “怎么,你想让它再重新站起来追着你打吗?”

    似是看破了颜夕的情绪似的,玄衣王爷在她的身后悠悠开口。

    “今日看在刚刚你看破机关的份上不杀你,放你一条生路,不过......”玄衣王爷深深的看了一眼颜夕,眼中的温度已经被无尽的冰冷代替,“若是你敢将今日之事说出,无论你走到哪里,都逃不过一死,你大可以试试。”

    说罢,玄衣王爷也不再看颜夕,拂了拂衣摆自顾自朝前走去。

    颜夕默.....

    这王爷竟然没有丝毫带上自己的想法,看着他走的越来越远的身影,颜夕叹了一声,本来不想说的,看来现在不说不行了。

    她从地上捡了根树枝,放在手里晃来晃去,过了良久,才自言自语似的开口:“唉,某人如果要是找什么宝物的话,走那个方向只会离宝物越来越远。”

    颜夕的声音并不大,甚至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但是前方玄衣王爷的身影还是顿了一顿。

    他耳力过人,是以颜夕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那女人是如何知道自己是来找那个东西的。脚底下已经折回,重新行至了颜夕眼前。

    颜夕也不看他,也不再说话,眼睛不住的瞟着天空。

    玄衣王爷额头的青筋已经暴起。

    “说出你知道的,我自能带你离开这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颜夕之后,几乎是咬着牙说,“如果被我发现你骗我,我立刻就能要了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