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之倾城医后

第四十一章:可能是在跳舞吧(求推荐求收藏)

    颜夕不禁失笑,不过一夜的工夫,郑野已经将自己调整过来了。

    这样,甚好。

    等她换好衣物梳洗完毕,从房中出来时,太阳已经高高挂在空中了。

    她昨夜睡不着,做了一些思考,她今日要做的,就是做一些基础的锻炼。

    即使她现在的身体状况,是因为过度使用了药神之力导致的,那还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的身体素质太差。

    如果她的身体素质足够好,她也不至于虚弱成这样。

    等颜夕到了院子中,令她意外的是,苏离早早的都坐在院子里了。

    他正坐在石桌之前捧着一本书在看。

    颜夕见他专注,便也没有过去打扰,只是她远远看去,似乎苏离的书停在扉页就没有翻过。

    她心里觉得奇怪,但只要一想到苏离这个人本来就很奇怪,倒也没那么好奇了。

    颜夕都已经想好了,等苏离有空了,她需得问问苏离愿不愿意教她调控内力。

    不管这内力学不学,在此之前,她要做的,就是先将自己的身体素质加强一些。

    所以一大早起来,颜夕就围着院子跑起步来。

    锻炼身体嘛,怎么能少得了跑步。

    等她跑了不过五圈的时候,就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了。

    这身体素质也太差了些,这院子,一圈至多两百米,跑了不过五圈而已,就累成了这样。

    颜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她心里明白,锻炼这回事,不能急于求成,要循序渐进。

    所以也不跑了,一下一下在院里做着拉伸运动。

    村长和郑野此时也到了院中,一眼就看见了院里正在做运动的颜夕,他们二人面面相觑。

    “江姑娘这是干啥呢?”

    “不知道,可能是在跳舞吧?”

    “我看着不像,跳舞动作哪有这样的。”

    “兴许跳的是她们那的舞蹈呢。”

    村长听到这句话,才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郑野看了一眼桌前的苏离,又看了一眼院中的颜夕,默默的将视线收了回来。扶着村长到屋里坐了。

    自从活尸都被医好之后,郑家村又恢复了往日的景象。

    各家各户都将自家门打开了,该做生意的做生意,该劳作的劳作,除了那些人身体还有些虚弱以外,倒也慢慢恢复了祥和。

    自从这件事过了之后,颜夕再跟苏离接触起来,觉得他对自己的敌意已经尽数消失了。

    后来两人有一次一同吃酒,颜夕才从他的口中得知,他竟然有一度想杀了自己。

    颜夕当时就觉得气愤不已,自己辛辛苦苦为了郑家村的尸毒跑前跑后,这人反倒想把她杀了?

    趁着吃酒,颜夕顺势就向苏离要求道:“我觉得你做的这件事让我幼小的心灵很受伤害,你总得弥补一下吧。”

    苏离斜眼瞟了一眼正皱着眉头的女人,鬼知道她又在打什么算盘,短短几日相处下来,他已经见识到了这个女人的狡猾,她这么说了,肯定没什么好事,但是嘴上还是问道:“怎么弥补?”

    颜夕嘿嘿一笑,凑近了一些说道:“我不需要你以身相许。”

    苏离默,谁想以身相许了?又听颜夕继续说道。

    “我只需要你教我修习内力就好。”

    苏离还当是什么难以达到的奇怪要求,没想到就是让他教习内力而已,当时头脑一发热就应下了。

    颜夕美滋滋的就回房了,看来这郑家村还得多待些时日,毕竟还要在苏离这里修习内力。

    说不定修习了内力之后,她体内这股乱窜的气息就能调节好。

    这之后他们倒是在这郑家村中过了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

    颜夕每日早上自己锻炼身体,下午就跟着苏离一同修习内力。

    苏离这人只是在初识颜夕那会刻薄了些,察觉到颜夕并无恶意之后,倒像一个温文尔雅的教书先生了。

    颜夕本就极其有天赋,再加上当初吸收天地灵气的功效,修习起内力来,事半功倍。

    就连苏离都震惊,少有女子能有如此天赋。

    所以不过短短半月,颜夕对内力的运用已经相当熟练了。

    这一切的宁静一直持续到半月之后,当日正午,颜夕刚同苏离和村长吃完午膳,窗外蝉鸣叫得人心烦意乱,颜夕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刚准备回屋里睡着,就听见大门外敲门声不断。

    一声一声,急促的好像有人在后面追。

    颜夕察觉不对,跟苏离对视了一眼就连忙奔去将大门打开。

    门外是惊慌失措的郑伯,颜夕认得他,他每日里都挑着两筐菜在村口卖,话也不多,跟谁都是笑眯眯的,似乎从未见过他跟谁急眼。

    可就是这样一个温和的人,此时却一脸惊慌失措,满脸都是汗的在门外喘着粗气。

    颜夕连忙拍着郑伯的后背让他顺了口气,才说道:“郑伯,你别急,慢慢说怎么了。”

    苏离方才进房中为郑伯倒了一杯水,郑伯连水接都没接,攥着颜夕的手道:“不好了,尸毒、尸毒又犯了。”

    尸毒又犯了?

    颜夕心里一惊,不是已经治好了吗,怎么又犯了。

    郑伯只抓着颜夕的手说:“跟我走。”

    颜夕跟苏离对视了一眼,就跟着郑伯一路奔跑,还没到村口,就看到村口已经聚了十几个人,他们都在外圈看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郑伯还没走到,就急急说道:“都让开,江姑娘来了。”

    众人闻言迅速让出了一条路,颜夕连忙奔到圈中。

    在圈子中间,正躺着一个人。

    此刻正满脸痛苦的蜷缩在一起,身上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青紫色,眼睛中已经遍布红血丝。

    颜夕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已经治好了么,怎么就又复发了。

    只是现在村中已经没有那两味药材了,若再任此人发展下去,定会再次传染给整个村子。

    颜夕立马反应过来,喊道:“大家退后!”

    话音刚落,地上躺着的人突然伸出捂着肚子的手,朝着颜夕抓去,颜夕迅速躲开。

    多亏了她自己近半月跟着苏离修习内力,再加上时不时做个运动,她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除了体内那股气息总是控制不了以外,比起之前来,颜夕的实力还更上了一个层次。

    现如今面对起这些活尸来已经不需要苏离动手了,颜夕右手快速一抓,就将活尸的两只手抓在了一起,任活尸力气再大,一时也并未挣脱。

    苏离见状立刻上前来点了活尸的穴位,同颜夕一起将活尸带了回去。

    等到了村长家中,村长正满心焦急的在门外候着,待看清楚颜夕手里的活尸之后,惊的朝后退了好几步。

    任是谁都没有想明白,为何这尸毒再犯。

    村长家中刚好有一个空房子,苏离将那活尸一提,就关进了那空屋子之中。

    院里,颜夕和村长正面面相觑,两人表情都十分严肃。

    这尸毒之事并非一件小事,既然能再犯,就代表上次的两味药材是治标不治本的。

    若想真的将这尸毒除了,还得寻到那源头才是。

    只是上次尸毒事件之中,那第一个被感染的人已经被苏离拍碎了头颅,谁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才被感染了尸毒。

    不对,或许有一个人知道。

    颜夕心中想法立现,脚下就朝着门外走去,那人不是郑野的堂兄吗?郑野一定知道那人先前去做了何事。

    她还没走到门口,郑野就已经从门外进来了,他一看到颜夕,就连忙抓着她的手问:“听说尸毒又犯了?”

    颜夕点头,将郑野的手反抓在手心,直直盯着郑野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堂兄在被感染之前干了什么?”

    郑野似乎是没想到颜夕会提到他的堂兄,眸中的悲痛一闪而过,仔细回想了好一阵之后说:“我堂兄他,嗜赌如命,我也是听他有次吃醉了酒说,他在旁人处听到这附近的七煞山中藏着一笔宝藏。”

    郑野低了低头,语气略微带了些不忿继续道:“家里的钱基本上都被他输光了,他也是太想要钱了,才听了旁人的话去了那七煞山中。”

    颜夕不解问道:“七煞山?是什么地方?”

    “这一带有传言,七煞山中有去无回。”

    颜夕回头看去,说这话的是站在一旁的苏离。

    苏离看了一眼郑野说道:“不过你堂兄错了,错的是这七煞山中并无财物,只有一座将军墓。”

    “将军墓?”

    苏离看了一眼颜夕继续说道:“没错,这七煞山中葬着的,是萧国以前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名曰顾苍云。他这一生,收失地平战乱,做了不少好事,只是后来有一次在药王谷中帮忙制服野兽,中了剧毒,药王谷也束手无策,这才英年早逝。他手下的将士们和附近的村民为他建了这座将军墓。”

    药王谷,又是药王谷。

    颜夕正想,忽又听苏离说道:“这墓中似乎是有一本绝学心法。”

    心法?和药王谷相关的绝学功法,是不是就正好是调节体内这股乱窜的气息的。

    一想到这个,颜夕立即道:“我要去七煞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