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之倾城医后

第三十五章:等着试出人命来(求推荐求收藏)

    不知为何,郑野总觉得这个小丫头说出的话总是很有信服力,让他没来由的信任。

    他自是不知道为何,摸了摸头就去寻水了。

    剩下的几人看着这边忙活的二人,似是下定了决心似的也上前来帮忙。

    柳神医自是没有动,似是更有底气了一般,对着忙活的众人冷哼了一声。

    他们信谁不好,偏要信一个来路不明的丫头,和一只毛都没长全的狐狸?

    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两株杂草杂花,就说是那难见的未麻子和赤桑花?

    行,那他就在这等着,等着看他们试出人命,到时候,定要问村长要来这小丫头,让她还那么嚣张!

    想到此,他用手轻抚了抚自己的下巴,看着那边正蹲在地上捣药的颜夕,无耻的笑了一声。

    而那边,颜夕不是没有感觉到这股浓烈的视线,只是她实在无心计较。

    反正这柳神医这样盯着她也不是一会半会了。

    只是手下捣药更用力的一些。

    一帮人忙忙活活了好一阵子,药香才缓缓的从药锅里飘出。

    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寻药,带上那被感染的一人也是为了试药,所以随身都带了熬药的药锅和药碗。

    郑野将未麻子熬成的汤药从药锅中缓缓倒出,不多不少,刚好一碗。

    颜夕也拿着已经捣碎了的赤桑花走到了那竹笼之前。

    其余的几人都围在一旁,等着看这最后的结果。

    他们的眼中充满了忐忑和期待。

    若这药真将郑勇医好了,那他们郑家村就有希望了。

    他们这几日的辛苦就都是值得的。

    郑野已经端着那药碗走到了颜夕身旁,笼子里的郑勇表情极其痛苦,似乎在刻意隐忍着什么。

    趁着他此时还能将自己控制住,郑野立刻上前将那竹笼打开了。

    笼子打开的瞬间,郑勇顺势倒在了地上。

    郑野连忙上前去将他扶起,一只手扶着郑勇,另一只手端着药碗,慢慢的给他将那碗药服下。

    所有人的眼睛此刻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郑勇,既紧张又期待。

    他们做好了医好郑勇的准备,也做好了郑勇发狂的准备。

    服下药的郑勇一时间似乎是并没有什么变化,仍旧神志不清,一双眼仍是毫无生气的死灰。

    颜夕拿着捣碎的赤桑花迟迟没有上前,她在等,她在等郑勇的变化。

    她的手心里都冒出了一些冷汗,这个法子也是她在书中看到的。

    究竟能不能医好,她自己也不知道。

    可是试试,总比不试的强。

    郑野怀中的郑勇似乎开始有些变化了,只是,他似乎即将发狂!

    本来毫无生气的眼此刻已经慢慢爬上了血丝。

    郑强是最先看到这个变化的,他惊叫一声连连后退,用手指着郑勇,一句话也说不出。

    其余几人本就紧张,被他这么一嚎,所有人几乎是立刻弹开了十几米远。

    颜夕看着身边瞬间空出来的地方,颇有些无奈。

    有她在,怕啥?

    现在郑勇的身旁只剩下郑野和颜夕二人,郑野本来也是有些紧张的,只是看着仍然淡定自若的颜夕,没来由的安定了下来。

    他试探的问道:“姑娘,那赤桑花,什么时候用?”

    “时候未到。”

    颜夕的一双眼,死死的盯着郑勇,生怕错过一点点变化。

    比起刚才来,郑勇的眼睛已经被红色的血丝铺满,眼中的瞳孔缩成了一个黑点。

    他的神志似乎更加的不清晰了,浑身开始不停的抽搐,本来刚刚还在努力的克制着身上的怪病发作,现在似乎已经是全然无意识了。

    嘴里有一双尖牙撑着,此刻正不断的往外流着口水。

    就在此时,郑勇忽然停止了抽搐,一双血红的双眼缓缓抬起,盯着正扶着他的郑野。

    随后,似是试探般用鼻子在他身上嗅了嗅,接着他像是闻到了什么美味似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确定了身旁人身上的确有生人的气息之后,他猛地将自己的嘴巴张开,一双尖牙在火光映照下看起来尤为恐怖。

    尤其是柳神医还在一边不住说着:“看吧看吧,吃死人了,你们准备给他收尸吧!”

    颜夕见状,心中更焦急了一分。

    嘴里不断念着:“快出来、快出来...”

    眼看着他就要咬下,忽然在他脖子的两个血洞之中冒出了汩汩鲜血。

    就是此刻,颜夕连忙上前去将捣碎的赤桑花拍在郑勇的脖子上。

    恰好将那两只冒血的血洞堵住。

    就在颜夕将药草给郑勇敷上的瞬间,郑勇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似是慢慢恢复了神智一般将自己的嘴巴合上了。

    双眼中的血丝也逐渐褪去,瞳孔慢慢的变大,恢复成正常大小。

    嘴中的一双尖牙也慢慢的缩了回去,片刻之后,郑勇俨然已经恢复成了正常人的模样。

    他像是不确定般的转了转头,又看了看身旁的郑野。

    “野...”

    这个字从他嘴里蹦出,就连他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捂住了嘴巴。

    他们都知道,活尸不会说话。

    可是他如今,竟然可以说话了。

    郑野也听到了郑勇的那一声呢喃,伸手就将郑勇拉入了自己怀中,他轻轻的拍了一下郑勇的后背,在他耳边说道:“没事了。”

    像是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似的,郑勇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眼泪如同决堤的洪水,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郑家村...有希望了。”

    颜夕看着地上抱在一起痛哭的两个大汉,嘴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是啊,郑家村,有希望了。

    本来躲得远远的几人,听到了郑勇的哭声之后都犹犹豫豫的走上了前来。

    等到他们看到正坐在地上痛哭的二人,眼里露出的,是难言的惊喜。

    老村长颤颤巍巍的上前去,掰着郑勇的肩膀,用发抖的声音问:“郑勇啊,你可还认得出来我?”

    郑勇哽咽着叫道:“村长...”

    老村长听到这话,再也没忍住抹起了眼泪。

    颜夕看着此种情景,不由得感叹,还是这山村之中的人最为淳朴。

    老村长抹了几把眼泪之后,仿佛才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走到颜夕面前大声说道:

    “感谢姑娘,感谢姑娘救了我们郑家村!”

    说罢,双膝一弯,竟是要跪下。

    颜夕连忙上前去将村长扶起。

    其余几人见状,也连忙上前来,跟在村长身后齐齐说道:

    “感谢姑娘,感谢姑娘救了我们郑家村!”

    咚的一声,几人齐齐跪下,对着颜夕重重的磕了个头。

    颜夕无奈的扶额;“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不要说跪就跪啊...”

    她不是没有触动的,以前的她都不知道善字要怎么写,总觉得这天下可怜事那么多,就算管,也轮不上她。

    可是就在此刻她忽然觉得,好像做一些善事,这感觉也挺好的。

    颜夕摸了摸鼻子,忽然有些难为情。

    突然这么正儿八经的做好事了,她还真有些不适应。

    看着那几人还在地上跪着,颜夕连忙摆摆手让他们都起来。

    不知道的,看见这副场景,还以为是什么邪教呢。

    那边的柳神医见状脚下不住往后退着,竟然是想趁着所有人不注意逃跑。

    颜夕回过头来正好看到悄悄后退的柳神医,立刻道:“抓住他!”

    本来抬着他的那两人迅速将柳神医拧着胳膊拿下。

    柳神医不住的在那里哎哟哎哟的叫着,颜夕冷眼看着,走到了他面前,柳神医还不死心,嘴里还不停的叫骂着。

    颜夕怒从心起,径直甩了他一巴掌。

    柳神医似是没有想到颜夕会打他一巴掌,一瞬间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又听到颜夕在自己耳边凉凉说道:“你拿了这村民多少,就给我还多少,不然,今天你的一双胳膊可能是要留在这里了。”

    “我给我给,姑娘饶命!”

    兴许是颜夕的眼神太过于凶狠,柳神医哆哆嗦嗦的把自己的药箱子打开,里面什么药都没装,反而装了一箱子的银子。

    村长见状叹了口气,都是他们救人心切,这才让这江湖骗子钻了空子。

    柳神医将药箱中的银子倒出,就想开溜,谁知颜夕凉凉的嗓音又从后面传来:“药箱留下再滚。”

    柳神医闻言脚下一顿,纠结了好半天,才将药箱往地上一甩,快速的跑了。

    看着柳神医越跑越远的背影,颜夕将药箱拾了起来,如她所想,这药箱里还有一个暗层,里面装着的,是满满当当的金银珠宝。

    这骗子究竟骗了这郑家村多少钱财。

    颜夕将这些银子要回,尽数交给了村长,村长连忙对着她道谢。

    而另一边,郑勇虽然已经恢复了神智,但是身体仍旧有些虚弱,此刻正由郑野扶着。

    其他人此刻都信了那两株不起眼的药草就是那未麻子和赤桑花,都眼巴巴的盯着颜夕的小银狐。

    若要拯救这整个村子的人,只能去寻找更多的未麻子和赤桑花。

    这小狐狸能找着一两株,定能寻着更多。

    颜夕自然也是这个想法,就是不知银狐刚刚是在哪里寻到的。

    如果它能带着众人一同前去,那就再好不过了。

    这个想法刚在心头浮现,小银狐立刻从颜夕身旁窜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