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女之倾城医后

第二十三章:躲起来等我(求推荐求收藏)

    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传来,说罢太子一掀衣摆大跨步离开了。

    这一幕被藏在后面的三人尽收眼中,萧至寒自是不用说,他本来就知道自己的这位王兄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可惜世人都被他的外表所蒙骗。

    倒是颜夕,十分的淡定,像是早都看透太子的为人似的。

    颜夕以前是心理学的专家,虽然只是短暂的见面,但是从一个人的眼神就足够判断出,太子这个人,在装。

    她不由得感叹一句,这皇家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危险,好歹萧至寒是明着危险,可是这太子,典型的笑里藏刀啊。

    等到太子的人走远,三人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

    颜夕环抱着双臂最先开口:“没想到啊,你这个哥哥,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

    “大惊小怪。”

    萧至寒冷冷的回应了一句,对于他这个哥哥,他并不想作任何评价。

    幼时的经历早都让他不相信这个世间还有亲情可言,除了他的母后,皇家之中没有一人让他感到温暖。

    想到自己的母亲,萧至寒双眸中的光黯淡了片刻。

    如今药王之心被眼前这个女人吸收,离自己计划的实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王爷,我们该回去了。”

    飞影附在萧至寒的耳旁轻声说了一句,萧至寒微微点了点头。

    随后他回过身来看着正在东张西望的颜夕叮嘱道:“不要乱跑,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我。”

    这个女人能吸收药王之心,她的身份绝对不简单,甚至有可能根本不是普通人。

    留着她,还有很大的用处。

    说罢不等颜夕回答,就带着飞影离开了。

    颜夕看着萧至寒逐渐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心里暗暗的想,姑奶奶我可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怎么可能在这里乖乖等你。

    不过如果按萧至寒所说,那个东西进入到了自己体内,可是目前来看,除了吸收灵气带来的特殊效果以外,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其他变化。

    这个宝物为什么会进入到自己体内呢?

    颜夕觉得十分困惑,难道是跟阿若说的凤命有关?

    罢了,不论如何,那一对偷梁换柱、滥杀无辜的母女绝对会得到她们的报应,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

    药王谷的花苑之中,每个角落都放置了一盏细细描着山水的方灯,虽是夜晚,但是也亮如白昼,刚从灵湖过来的太子就正在一个宫人的陪伴下缓缓踱步。

    今晚的事,怎么想怎么蹊跷。

    到底是自己那个废物弟弟察觉到了自己的动机,还是那个小侍女说谎。

    正想着,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女子嬉笑的声音。

    身后的宫人刚想过去通报一声,太子右手一扬示意退下。

    远远看去,似乎是几个侍女簇拥着一个身着华服的女子。

    这药王谷之中,除了谷主的女儿颜柔,再没有人会是这样的打扮和身份。

    等他走近,颜柔正背对着他和身旁的侍女不知在说些什么。

    眼前的女子虽只能看见背影,但是就足以倾国倾城,身着浅紫色长裙,衬的肌肤洁白胜雪,一抹薄纱覆在肩上,圆润的肩膀若隐若现,长发如瀑垂在身后,透过长发隐隐可以看到少女脖颈后的金色图案。

    那个应该就是象征着凤命的图腾。

    他的眼眸微微眯起,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与其讨好药王谷的谷主和夫人,倒不如直接接近这个凤女更好一些,

    更何况,呵,他的嘴角扯出一个不屑的弧度,未经情事的少女,就像是一只温顺的绵羊,稍稍给点好处就会毫不怀疑的跟着走。

    此次前来,他抱着势在必得的想法,凤女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太子还未行动,颜柔身边的侍女紫苏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太子。

    她低呼一声轻轻扯了扯颜柔的衣物,颜柔这才回过身来顺着紫苏的视线看过去。

    身着深紫色长袍的太子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嘴角微微噙着笑,在月光之下看起来芝兰玉树,风度翩翩。

    颜柔的脸瞬间就红了,本来一张脸蛋就嫩的可以掐出水来,此刻更是白里透红,看上去娇嫩欲滴,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吻芳泽。

    看来娘亲说的没错,这太子果然是不同于常人的气度,想到这样一个人将来就会是自己的夫君,颜柔的脸更红了一些。

    见着那边的太子正朝着自己走近,颜柔将自己的头慢慢的低下了。

    “见过太子。”

    半弯的膝盖不过刚刚顿了一下,太子立刻过来将颜柔虚扶了起来。

    颜柔的心里对太子的赞赏又多了一分,看来太子不仅看起来风度翩翩,为人也是十分君子。

    “颜小姐不必多礼,只是夜晚霜寒露重,小姐还是不要在外面过多停留的好,以免染上风寒。”

    轻柔的声音传来,温润的宛如三春流水,颜柔此刻满心欢喜。

    本来还有那么一份忐忑,在此刻已经彻底消失了。

    太子这样谪仙一般的人,只有自己才能嫁给他。

    萧辰裕将颜柔的反应尽收眼底,一抹意料之内的嘲讽一闪而过,这凤女,看来也不过如此。

    “谢过太子,那小女就先行离开了。”

    颜柔微微福身谢过太子,带着紫苏缓缓的从太子身边擦肩行过。

    她走过的地方,一方锦绣帕子赫然落在萧辰裕的脚边。

    这凤女倒是胆大,萧辰裕将那方帕子捡起,佯装不知情的转身看时,颜柔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拿着收好。”

    萧辰裕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殆尽,随手将那方帕子递给了身边的宫人。

    有了凤女的加持,这天下,怕是无人能与他相抗衡。

    他那个废物弟弟他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过,自他降世,就不受父皇的待见,故而行事也是十分低调,他的母后曾经再受宠又如何,还不是因为生下他这个瘟神而被打入了冷宫。

    呵,没曾想,他竟这般不成器,不仅不思进取,甚至成日里做一些无用的事。

    这次前来,真是不自量力。

    萧辰裕将自己的双手背在身后,这次算你侥幸,下一次,你的运气可能就没有这么好了。

    成文帝在位的第十三年,萧国发生了一件大事。

    无念大师夜观天象,探到凤命降世于药王谷中。

    凤命之女,聪慧灵秀,得凤女相助者得天下。

    这个消息一出,引起了所有国家的关注。

    虽说这药王谷和萧国太子早已定下婚约,但是萧国民风开放,婚约不作数也是常有的事。

    所以其他国家的皇子听闻此事皆纷纷请求拜访药王谷,若是能娶得凤女,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如虎添翼。

    药王谷谷主颜松难却盛意,在自己的女儿十六岁生辰当日,设下盛宴。

    宴会还未开始,药王谷谷门之外车马就已经络绎不绝,一整箱一整箱的金银珠宝往谷中运。

    此种盛况,难得一见。

    红色的毯子从药王谷的入口处一直铺到了宴厅。

    数百盏琉璃灯放置在宴厅中的每一个角落,把这宴厅之中照的如同白昼。

    每一扇窗户上都挂上了水晶串成的帘子,在琉璃灯的照映之下,闪闪发光,晃得人眼睛疼。

    成队的侍女此刻正鱼贯而入,从衣裙到发钗都换了新,每个人的身量个头都极其相似。

    她们手上都端着美味佳肴,一道一道的放置在宴厅里放好的圆桌之上。

    在宴厅的侧堂之中,阵阵乐声正从里面出来,婉转动听,宛如仙乐。

    几个舞女正在侧堂之前随着乐声起舞,每个人脸上都蒙着一层薄纱,头上挽着飞天髻,看起来就像是九天下凡的仙子。

    颜松身着一身竹青色礼服和李氏站在宴厅门外,庄重而不失威严,此刻正满脸笑意的迎接着每一位来客。

    来客大多都是王爷皇子,身份尊贵,身旁皆是侍女小厮环绕。

    “风夏国大皇子到。”

    “明邦国四皇子到。”

    “半月国太子殿下到。”

    当今天下,五国鼎立。

    分别是萧国、岐国、风夏、半月和明邦。

    而这三位皇子,均位列五国之中。

    所以一听到传报,颜松就连忙走到宴厅门外的台阶下,等着不远处在簇拥下朝着他们走来的三位皇子。

    他们还未走近,颜松已经几个跨步上前,短暂的寒暄之后,几位皇子便进入到了宴厅之中。

    等到宾客都来的差不多了,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李氏微微朝前探了探头,似乎还在等着什么贵客来临,半晌之后门外仍无人来传,她颇有些失望的探了口气:“不知为何,岐王竟是没有来。”

    颜松听闻此话,连忙看了一眼四周有无旁人,随后没好气的小声斥道:“这种场合提这个干什么。”

    今日这种排场,颜松已经极其满意了,自他继任以来,药王谷还是第一次有如此盛势。

    看着所有宾客都进入到了宴厅,颜松这才清了清嗓子,将自己的衣服整了整,李氏连忙朝着颜松两侧的侍女招了招手,她们立刻提着灯先行进入到了宴厅之中。

    宴厅之中的传令侍卫见状,立刻高呼:“谷主、谷主夫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