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大道天书

第22章 混乱的府衙(求推荐求收藏)

    县衙内,沈逍遥叹了口气。

    又要杀人啊,不过为百姓除害还是值得的。

    “你们……你们说什么?灭县衙?”

    “哈哈哈,找死吧,县衙也是你们能灭的?”

    “不说县太爷是六段的强者,即使吴捕头也是人武境五段高手,杀你比起捏死一只虫子也不会难多少。”

    “用得着捕头跟县太爷么,我们砍死他们。”

    县衙的衙役们都疯狂了,奶奶的,作威作福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被人打上县衙杀人过,太嚣张了。

    院子中,沈逍遥缓缓地抽出寒铁剑,体内武道之力暗暗运转到脚下某个穴位,一步迈出,《天凤九步》的身法施展开来。

    噗!

    沈逍遥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刹那穿过人群,血光迸溅。

    啊!

    人们只感到一股凌冽的剑势爆发,寒光刺目,然后三名同伴直接被斩飞出去,胸腔破裂,在半空中犹若一朵血色的烟花绽放,凄美而耀眼。

    县衙的前院如同被一层寒气笼罩,森冷的气息让每一个人心神颤抖,肝胆欲裂。

    怎么可能?

    这如鬼魅一般的速度以及霸道狠辣的剑招居然出自沈逍遥之手,他也没有什么渊源的家传武学啊,哪里学到的本事?

    这些念头只是人们在脑海中一闪而逝,念头还没落,眼前又是一道流光闪过,三人毙命。

    不得不说,沈逍遥剑道上的天赋垃圾,但修炼身法方面的资质没的说,《天凤九步》才练了没几天,已经可以做到随心所欲的地步了。

    噗噗噗……

    院子中,沈逍遥的身形犹如光电,在常人看来,也许只是闪过了几道光,然后,院子中就多了十几具尸体。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沈逍遥前后共出了五剑,每一剑斩出必有三到五人毙命。

    他提着寒铁剑,站在染血的府衙院落中,保持着姿势不变,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

    唉,虽然自己穿越到诸神大陆,没有见过这具身体的老子,但说起来,也算自己老子。哪怕没什么感情,却也听不得别人对他的羞辱。

    没有虐~杀这些衙役,已经是沈逍遥最大的仁慈了。

    “去后衙!”

    秋姑娘冷冷地说道。

    然后沈逍遥冷酷的造型直接垮了下来。

    “秋姑娘,我刚才施展的剑招怎么样?”

    沈逍遥追上去,一脸期待地问道。

    秋月灵想了想,轻轻点头:“还行,只是……你怎么总是用那一招。”

    沈逍遥讪讪,我能说我只会这一招吗?

    其他的剑招练是炼了,但都是花架子未得精髓,我怕施展出来会被人打死。

    沈逍遥很忧伤,心中暗道,解决了这些事情后,回去一定要换一部武学。

    奶奶的,耍来耍去,只有一招,忒丢人了些,我特么有不是郭靖。

    不过目前来说,只此一招在苍龙县也够用了,一招鲜吃遍天嘛。

    关键自己如今是人武境七段,没人比自己的境界更高。

    沈逍遥提着滴血的寒铁剑,很快与秋姑娘走进后衙,这里一些仆人正忙活着,花匠、木匠、侍女什么的。

    见到他们到来后,全都尖叫起来。

    沈逍遥将剑抵在一名侍女脖颈,冷冷地问道:“县太爷在哪个房间?”

    “在……在……在前面……”

    侍女吓得脸色苍白苍白的,尤其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宝剑上的血液后,随时能晕过去的样子。

    “走吧走吧,以后别回来了,苍龙县再也没有县衙了。”

    沈逍遥说道。

    侍女带着一脸的疑惑,慌乱地跑开了。

    走了不长时间,沈逍遥见到一间房中走出一名贼兮兮的中年男子,很猥~琐的样子。

    对方见到他后,也是吓了一跳,却被沈逍遥一步上前,将剑架在脖子上。

    “你是谁?”

    “我……我乃县太爷管家刘福,你……你是谁?好大的胆子,你敢……”

    噗!

    沈逍遥没等对方说完,一剑划过咽喉。

    这种管家就没有好东西,小说里电视里都演着呢。

    而且,沈逍遥大概也摸清了大道天书的尿性,从自己进入府衙开始,便不断闪烁着光芒,尤其遇到那些衙役以及这位管家后,光芒格外刺眼。

    这代表他们的罪孽值很高,在清理的范围内。

    所以,沈逍遥毫不犹豫直接斩了。相反的,之前遇到的那些工匠、侍女等,大道天书的光芒很暗淡,这代表这些人即使做过些坏事,也都不大,最起码手上没有人命。

    秋月灵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杀伐果断了。

    不过她也没在意,沈逍遥好像一直对杀人乐此不疲,杀的还都是坏人。

    刚要向前继续走,沈逍遥发现大道天书还在发光,可这个管家已经死了啊。

    嘭!

    他一脚踹开身侧的一道门,里面一名穿着肚兜的侍女正瑟瑟发抖,脸色苍白。

    沈逍遥顿时明白了点儿什么,撇了撇嘴,才露这么点儿,差评!

    他提剑大步流星走进去,剑指此女。

    “将你做过的坏事儿一一说出来,敢有所隐瞒,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不要,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说!”

    “是……是,我……我杀过府上一个侍女,因……因为她跟刘管家好上了,想抢我的位置。我……我还暗中下药,让刘管家的夫人流产过三次,让他以为自己夫人不能生育,迫使他娶我……”

    最毒妇人心!

    噗!

    沈逍遥一剑划过,顺手结束了这恶毒的年轻侍女的性命。

    这小娘皮一个人怎么也抵得上两三个人头了吧。

    “老子杀了这么多坏人,最后给出的奖励要是让我不满意,当心我撕了你这破书,听到没有?”

    沈逍遥内心对着大道天书狂吼。

    结果对方发光,最后抖落下几个大字来:

    撕开有奖!

    沈逍遥气得不行,玛德,又被怼了。这是仗着皮糙肉厚,自己撕不动跟他嘚瑟呢。

    “你怎么知道她做过坏事儿?”

    秋月灵奇怪地看着他,问道。

    “这女人长着一双狐狸精眼,看着就不像好人,所以随便问了问,没想到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逍遥漫不经心地说道。

    秋姑娘:“……”

    不过,这家伙杀起女人来居然也这么顺手了。但秋姑娘觉得还好,对这些坏女人心狠,这样的男人才不容易坏。

    而且,要做大事的男人岂能婆婆妈妈,在女人面前犹犹豫豫的?

    最起码,秋月灵是这么认为的,天之骄女嘛,想法总是不一样。

    整个县衙,只有前堂十八个衙役看护,具有武力值,后衙这里根本没人能挡住沈逍遥两人,他们在这里走着如入无人之境,没人敢拦。

    当沈逍遥与秋月灵找到县令的房间后,两人直接推门而入,却是发现房间内空无一人。

    “难道这狗官提前逃了?我说怎么这么闹腾他都没现身呢。”

    沈逍遥纳闷儿,毕竟县太爷也是人武境六段的高手,耳聪目明,不可能到现在都听不到,原来是提前逃了。

    秋姑娘没有搭理他,在房间内溜达起来,敲敲打打的。

    喀!

    忽然,在搬动了一本固定在书架上的书籍后,一道暗门被打开……

    “走!”

    两人对视一眼,直接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