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觞

第三十三章 栖霞嬉戏(求推荐求收藏)

    从小诊所出来,外面已经是阳光明媚了。

    “怪人,吓死我了!你还心慌、手抖,脚软,舌头硬吗?嗯?小巴郎!”斜眯着眼睛,心怀叵测地上下打亮我。

    “嘿嘿,看了医生心里就踏实了,也就不觉得了,可能是吓的吧!”我装作可怜巴巴的说道,心想,刚才都急成那样了,我还在装神弄鬼吓唬她,现在没事了,再说实情,她还不闹死我才怪,闷在心里好了。

    “不会吧,哥是那种推波助澜的人,平时,无风三尺浪,有风,你不兴风作浪才怪,吓着了?这做派,可不是你的风格呀!老实说,你是不是在捉弄我,嗯?”像家长审问撒谎的小孩一样,满脸的不相信。

    “真的,我现在又有些头晕了”我在扮可怜。

    “哼!信你才怪呢!”嘴上虽是这样说,可还是上下观察了我一番。我不忍心再让她着急,就笑了,“没事的,逗你玩呢!”

    “逗我玩?我在河边给你咋说的?你又来吓我,怎么说你都不长记性是吧!非要让我叫家长是吧!”冷着脸说,真的有点生气了。

    在学校的时候,校方对待有问题但不是很严重的学生,通行的做法是班主任或学生科的老师把犯事的叫过去,一通狂训之后,就威胁一句:要是再犯,我们就叫家长来把你领回去!这句话经我们这些“坏”学生口口相传,就衍变成了一句警告语了。记得我威胁大灰狼的时候,说过一句:你要是对不起安妮,我就叫你家长来把你抬回去!这话够狠吧!

    “切!”我没法不笑,阿英这学院派的生气方式。“还叫家长呢!自个儿找个墙角罚站去吧!”听出我在笑话她,就笑着要掐我,我躲着跑开了。她追了两步,就蹲在台阶上朝我招手喊:“哥,我实在跑不动了,腿疼,撵不上你!”听得喊,我赶忙跑近前拉起她,“骗我是吧?”

    “不是,刚才背你用力过猛!腿有点抽筋!跑不动了,扶我上楼吧。”显得很痛苦。

    “来,我背你!”我就矮下身子,做势要背她。

    “没事,扶着慢慢走就行了。”瘸着要走。

    “那不行!刚才你背我了,现在轮到我背你了。”不容分说地背上她就往楼上走。“轻飘飘的,咋没见你长胖呢?”

    在楼梯上,见没人,阿英就拧住了我的两个耳朵,“你再这样吓我,我就长成一个大胖子,让你娶我的时候背不动,压得你喘不上气来!”

    “哇!太阴险了吧。嗯,真是那样的话,你比杨贵妃更漂亮!我岂不是又赚到一个胖美人,你就不用赶着马车还要带个妹妹来那么辛苦了!”

    “想得美吧,我还带个妹妹,不说我没有妹妹,就是有你也别想!”说得跟真的似的。

    “切,歌就是这样唱的哎,假如你要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带着你的嫁妆,领着你的妹妹,赶着那马车来…又不是我编的,好事要成双嘛!”我小声地哼唱着,继续逗她玩。

    “这首歌第一次听班上的男生唱的时候,还以为是他们自己编的词,后来一听,真就是这样写的,看来,你们男人脸皮厚是有传统的哈!特别是某人,更是厚得让男人都惊讶呐!”

    “某人是谁呢?真让人羡慕,拜他为师好了。”

    “你说呢?小巴郎!”

    “哎哟,那是我的耳朵,不是你的,不能吃的!”背上的家伙听到我的嚷嚷,笑得麻花似的。

    “呀!这小俩口,天天都这么开心哎!”在过道中正好碰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像是度蜜月的,女的用羡慕的口吻赞叹道。男的则长着脸,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们一眼。显然,两人正在闹别扭呢。

    阿英立刻觉得不好意思了,想从我背上挣脱下来,我篐紧她,没让她动。

    “也是度蜜月的?小媳妇可真漂亮啊!”女的说京腔京韵,很好听。

    “就是!脚扭了,走不了路。”我认真地回答着她们问话。小姑娘害羞地头埋在我的肩头,附在我耳边小声地说:“编,你就编吧!”

    “你们是从哪儿来的?”

    “新疆!”

    “噢!好远呢!”以女的夸张的表情计算,新疆离这儿最少是月球到地球的距离。

    “没那么远,三个晚上而已。”

    “真的?”女的一脸诧异,一听就知没出过远门。“这么近?那我们再到新疆去趟吧!”扭头看着男的。“我还想去拉斯维加斯呢!想一出是一出的!”男的无可奈何地小声说着。见状,女的忙说:“回见!我们要游西湖去!”

    “回见!”各自转头走开。楼道里传来:“人家大老远都跑到这儿来了,你这么近还嫌远,可真是…..”两人似乎还在继续叮当。

    “男人真是的!得不到的时候要死要活,得到了又闹死闹活的,人呐,何苦来着!”看到这一幕,阿英好像有所感触地说道。

    “哟,现场观摩,感想还挺深刻的呵!”

    进得门来,阿英坐在床边,我为她搓着大腿的肌肉,关切地问她:“还疼吗?”

    “哥,你跟谁学的,还会按摩呢!”

    “你们体育老师没告诉你吗?肌肉疲劳的快速恢复方法?”

    “切,都忙着勾毛衣去了,哪上过!”

    “难怪了,吾买尔老师每节体育课上穿的毛衣,花色、款式都不一样,原来全是你们这些小女生送的!”

    “胡说八道!我那是在为你勾呢!”她有点被误解之后、想急于表白的激动,声音有点高。

    “看把你激动的,开玩笑也当真,我还不知道你吗!十七、八岁就跟一个家伙不清不楚,混到现在还是个不明不白的,好容易勾了一件毛衣,还有一半是别人的功劳。简单说来就是一个字---笨!”就逗她!

    “谢谢了,这么高的评价!小女子不配!唉---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那家伙害的!可惜了,我一朵鲜花插在了…插在了…嗯,是咋说的?我忘了。”脸上露出狡猾的笑意。

    “插在了美玉上!”你挖坑,我偏不跳。我要来个标榜和自我标榜全覆盖。

    “皮厚!谦虚点,低调点撒!噢!想起来了,是牛粪上!哈哈,真贴切!”仿佛报了一箭之仇似的,很开心。

    “啊?你竟然还有这么沉重的过往!真令人同情呐!”我故作深沉地摇了摇头。

    “哥---讨厌啦!你就不能让着点你家小姑娘吗?还当哥呢,一点爱心都没有!”斗不过,使出杀手锏,耍赖了。两脚乱蹬,腿,看样子是好了。

    斗嘴,这功夫我已经颇具火候,比她早出道一年,别以为这一年我在打瞌睡呢!

    “阿英!饿了没有?”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也就不再逗她了。时间已是下午4点多了,按新疆时间才中午2点多,闹得有点饿了。

    “我不饿!”没精打采的样子。

    “真生气了?小心眼,逗你玩的!还当真了!”我正经地说道。

    “没呢!跟哥在一起说笑,我哪会生气,只有突然有些想安妮了,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

    “安妮去年就和大辉结婚了,写信过来告诉了我一声,现在一家国有公司上班,公司效益一般般;大辉一直想辞职,他在区五交化上班,也觉得没意思,想自己闯一下,不知辞没辞,很久没有他们的音讯了。”

    “结婚了?这么快,她们还没有我们认识得早呢!咋没给我说一声呢?”她有些想不通。

    “她和你本来就隔着一层,你还在读书,给你说也没啥意思。”

    “隔着一层?不会怨我抢她男朋友吧!”

    “切,都啥年代了,还提那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更何况没有的事!”我不以为然地劝慰她。

    “男人都心大呵,自己做的坏事,扭过头就可以忘掉,而女的就不同了,会记一辈子的,别以为过去了,就没事了,雁过留声,人过留名,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无影去无踪,总有一个人会记得的!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可以不经意地一晃而过,不在一起了,一语一笑一转身都能回忆得清清楚楚的,哪能说忘就忘了,那多半是骗人的借口罢了!”她似乎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埋怨我。

    “好啦,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别过于纠结,世上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哪能都背在身上,放下才能轻松,放弃才能走得更远。舍不得,放不下,会累死的,最终还是一事无成!所以古人才有大辞不拘小让,大行不顾细谨之说。”

    “道理是这样的,可是很多人,很多时候做不到!”站起来,看向窗外。“明天应该可以通车了,我爸妈早就急着想见你了,我们也不可能长久待在这儿,最终还是要和家人见面的!哥!你过来吧!求你了!”

    “这…给我点时间好吗?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想着我妈还在等着我把她的小仙女一样的女儿带回家,我竟有些犹豫了。

    “唉,哥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痛快的答应?我很期待哎!”她有点失望,不经意的一声叹息,扎了我一下,让我一激灵。

    “其实答案早就有了,只是命题条件改变了,又要重新论证啰!”我没说你老爸的态度才是这答案的关键,不想给她过多的压力。草原上的人从小到大无拘无束惯了,不愿寄人篱下,弯腰驼背地生活,遵崇那种:站起来顶着天,倒下去是座山的尊严。如果遭人白眼,还要苟延残喘,又何必放下尊严,当初迎合呢?可是,让小姑娘左右为难,那不是我的目的!实在不行,就硬抢!

    有些野蛮!但很浪漫哈!想到这,我不仅哑然失笑,好像此次我是过来抢亲的!

    “哥笑得这么险恶,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说来我听!”见我笑得莫名其妙的,她盘问起来。

    “没有,只是觉得可笑,就忍不住想笑,没什么,一会儿告诉你!走啦,我背你!”

    “没事的,早就不疼了,可以自己走了,背来背去人家笑话。”她扶着我站起来,踢了踢腿,“没事了,可以走了。”笑着挽着我。

    “有事才背,没事就不背,也太功利了,不符合当哥的逻辑.想背就背了不要理由!”

    “切,这么想背?我以后天天让你背,粘在你背上不下来,到时你又要嫌烦了。”笑着推着我的手:“不要啦。”推来搡去的免不得又嬉笑一番。

    “哪能呢,背你一辈子是我愿意的!不会烦的!只要你愿意要我背!”

    “哼!尽捡好听的说,谁知道呢?该不会像那位北京大哥似的,嘟嘟囔囔的没完没了,老大不乐意!”又扒开我的领口仔细查看一番,见肿块已经消失了,这才放下心来。“走啦,走啦!小屁孩似地繎起来没完没了!”笑容满面地拉着我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