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治愈者

第18章 逃不掉色彩的头目(求推荐求收藏)

    徐广白似乎看出了什么有些担心的对着项菲的耳边说:“今天这里好像有些不寻常,你一会要跟紧我”说完示意项菲看那楼上,项菲远远看到他们身上的光与混迹在那群女孩中的警务人员是同样的正蓝和银色光,项菲断定警察要在这里来一次抓捕行动,项菲看着徐广白那锐利的眼神观察着在座的每一个人,显然有些坐立不安,项菲冲他抿嘴一笑,拿出纸笔写了几个字拿给他看,徐广白接过纸条迅速的将纸揉成团,他知道此事不宜声张,只是有些惊讶的看着项菲,那眼神似乎在说:你怎么知道的!

    而此时在那群女孩中间出现了一个穿着打扮非常得体道貌岸然的中年男子,项菲惊恐的双手捂着嘴巴,有些哆嗦的退到徐广白身后……

    他头部周围有混浊的黑色光说明他是一个极其虚伪的人,蜂蜜搅着金咖啡色代表他是一个拥有极大的财富,而他的整个脸部仿佛在向外冒着黑气,令人无法看清他的脸,照天书上说,这说明他小时候曾经遭受过严重的虐待,而非常浓郁的浅咖啡色光说明他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他有可能是个色情狂或者是精神变态杀手,或者是一个诈骗组织的头目。

    徐广白不知项菲为何突然如此害怕的盯着一个方向,他顺着项菲盯着的方向望去,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只是看到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在他努力回想之下,他终于想起来那个女孩好像在碧溪园见过,而碧溪园一般都是些退休的老干部常去的地方,而且那次见她落魄又憔悴,今日为何如此花枝招展,就在他思索之际,影院通知观众可以检票进入了。

    人群渐渐向入口攥动,那群女孩簇拥着那位男士走在最前面,旁边的那桌盯着她们的人跟了上去,不过他们故意放慢了脚步,中间大概有四五个人的距离,项菲知道这几个人有问题,虽然害怕但是因为有一个女警员混在里面,也就大胆地跟了过去。进入影院的一瞬间,项菲完全看不到任何人影只能看到每个人身上散发的不同色彩,而且似乎比日光下看得更加清楚,他和徐广白坐在了三排靠左的位置,那群女孩一起坐在了二排中间,而监视那群女孩的几个人与项菲他在同一排靠右的位置,因为光线较暗徐广白一直前后寻找着那些可疑的人,他不知这些人在一进影厅就像萤火虫似的努力得闪耀着各自独特的光芒,这一切都被项菲轻而易举的捕捉在了眼底……

    影片开始了,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盯着荧幕,而项菲因为太多色光的干扰注定无法好好观看影片,她目光游走在那几个女孩和那个冒着黑气的可怕人物以及右边的那群看起来像混混的几个人之间,影片播出大概20多分钟的时间时,那个脸冒黑气的男人摘下3D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交给了旁边一个女孩,然后双手揣在裤兜出去了,项菲看不清那是一部什么样的手机,只是能看到那个手机跟那个男人的脸一样冒着黑气,那个女孩把手机装在化妆包里等了几分钟也出去了,然后那个混在里面的女警员也跟了出去,右边那几个混混也陆续跟了出去,项菲猜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就想跟出去看看,但是她又觉得自己不该接近这些危险人物,可是那个女孩好歹也是她们里仁学院的同学,不能装作没看见,她决定跟出去看看,于是就跟旁边的徐广白说自己要去上厕所,而此时的徐广白带着3D眼镜正沉浸在冒险与刺激之中……

    外面的便衣警察分成两列守在出口,却不知这些人哪个才是他们的抓捕目标,项菲跟在那几个混混后面,其中有一个人似乎有些疑虑的回头看了下项菲,项菲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这么跟着他们,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加快了脚步直接从他们中间穿了过去,走到了他们的前面,而前面的人就是那个女警,项菲抬头一看前面就是洗手间了,于是就跟着女警一起进了卫生间,那女警站在那面镜子前不看自己而是敏锐的观察着镜中的每一个小门,项菲随意进了一个然后关上门,她竖起耳朵一边的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低头琢磨着:那个拿着化妆包的女孩就在这个卫生间里面,她拿的那个手机里也一定有什么秘密,就在她低头沉思之时,她看到从隔板底下离地面有十公分的空地处隐隐的流动着那种暗绿色的光,项菲眼睛一亮,她知道那个女孩就在她隔壁!项菲不知是该告诉隔壁的女孩外面的人是警察还是告诉外面的警察那女孩就在隔壁,就在她犹豫之际,那女孩推门出去了,项菲只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

    “哎呀,刚才不小心把眼影蹭花了,可以借你的补下妆吗?”

    “可以给你用吧,你是木木的朋友吧,刚才忙着跟莫总说话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项菲推开门也出来了,她拿出一支口红模作样的对着镜子画着,而那个女警在那女孩的化妆包里翻了翻却不见那个手机,就随便拿了个眼影对着镜子心不在焉的描了描,就又放了回去,项菲也奇怪就这么一路跟过来的怎么这手机就凭空消失了呢?

    那个女孩整理好头发拉着女警员一块出去了,而项菲在镜子里看到一股淡淡的黑气从一个门下面慢慢的挤了出来,她转身打开那扇门,那团黑气正从那纸筒里往外冒,项菲知道那手机就藏在这纸筒里,这一定是警察要找的关键之物,只是觉得有些恶心不知如何去拿,她从包里翻出来两支笔,走过去在纸筒里翻了翻,奇怪怎么没有呢,可这黑气一直在往外冒着呀!项菲提起套在纸筒上面的黑色袋子,那手机竟然在纸筒的最下面放着,那是一部看起来很旧的苹果4,项菲抽了张纸拿起那部冒着黑气的手机,用纸巾包好装进了自己的包里,就在此时一个戴着口罩的保洁员推着一个大的垃圾车进来了,肺部的浊橙色说明她已经患有严重的肺病,暗绿色搅着暗青色说明她是一个很贪财又爱占便宜的人,暗红色说明她可能是离婚或分居的状态,她戴着一双橡胶手套拿着一个铁夹子,挨个推开每一扇门都去看水箱上面的摁钮,好像在找什么标示似的,当她进入到那个刚才藏着手机的门时,项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难道她是来找那部手机的?

    项菲快速的背起包小跑着出去了,在通往大厅和影厅的丁字路口时,她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胳膊上有纹身的背影,如果没猜错他就是那几个混混中的一个,他躲在角落,头往外探着望着大厅门口对着手机说:“门口的猫还在,通知并掩护莫总”

    项菲心里嘀咕着:原来他们是那莫总的手下,他们发现自己被警察监视了,那个莫总从刚才一出来就没看到人,看来警察也没有逮着他,那他会去了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