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第一剑

第1章 三年磨一剑(求推荐求收藏)

    赤金色的朝霞,飞射进九阳剑派的山门之中。

    练剑场上,一个短发少年,正不断的挥舞着手中的木剑。

    他没有任何华丽的剑招,只是在不停的刺出木剑,收回木剑。

    刺出,收回……

    再刺出,再收回……

    刺,收……

    然后,他就湿了……

    咳咳,是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衫。

    他看起来已经非常累了,这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累的气喘吁吁。

    但他仿佛不知疲倦一般,重复着枯燥乏味的动作。

    一刻钟后。

    陆陆续续有其他的九阳剑派弟子,背着木剑来到了练剑场中。

    弟子们看到那不断出剑的少年时,眼中都露出了些许轻蔑之意。

    “呵呵,范剑这个废材,可真是锲而不舍啊!”

    “即便他每日都是第一个来到练剑场上修行,也只是白费功夫罢了!”

    “连咱们九阳剑派最基础的外门剑谱都无法领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范剑也是难得一见的人才了。”

    听到这些弟子们的议论声,少年不禁皱起了眉头。

    但他手中的剑却依旧没有停下,对于这些同门弟子的嘲笑,他已经习以为然了。

    这是范剑来到中土世界的第三年。

    他原本只是地球上一个普通的宅男,在他看动漫《一拳超人》的时候突然穿越了。

    当时,动漫主角琦玉老师一拳砸出,手机屏幕突然跟着一起爆炸了。

    范剑眼前一黑,再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灵魂就来到了中土世界的这个范剑身上。

    继承记忆的一瞬间,范剑恨不得一头撞死。

    前世,他就因为范剑这个名字,从小到大都被同学们嘲笑。

    好不容易穿越了,拥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结果他的名字还是叫范剑!

    中土世界的范剑,原本是一个孤儿,被九阳剑派的外门长老捡回九阳剑派。

    因九阳剑派崇尚剑道,外门长老便用“剑”为他命名。

    希望他的命运,能够如同剑道一般坚韧不拔、锋芒毕露。

    这本来是一个好名字,只可惜,他偏偏姓范……

    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奇葩的名字,范剑下定决心,重活一场,一定要闯出一番前途来。

    前世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宅男,除了看动漫打游戏看小说,没有其他的爱好了。

    而中土世界是一个玄幻的世界,这里到处都是修真者。

    九阳剑派,更是中土世界当中地位尊崇的名门正派之一!

    对于范剑这种中二少年来说,剑这种冷兵器之王,无疑是充满了魅力的,他决定要成为中土世界赫赫有名的剑仙!

    即便他又得到了范剑这个奇葩的名字,但生活嘛,总是有一些起起伏伏伏伏伏伏……

    从原本那个范剑的记忆中,他得知了一个事实。

    范剑虽然在九阳剑派之中长大,受到剑道的耳晕目染,但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剑道废材!

    正如那些弟子所说,他连最基础的外门剑谱都无法领悟!

    加上穿越过来的这三年,范剑今年十七岁,他也已经在九阳剑派之中待了十七年。

    这十七年来,他目送着一批又一批的弟子晋升内门,自己却一直徘徊在外门弟子的最底层。

    都已经是一个废柴了,但他还是如此认真的练剑,是因为他发现自己与别人有所不同。

    他的脑海之中有一团迷雾,每当他劈出一剑,就能无形中斩掉脑海中的一丝雾气。

    他隐约的能察觉到,只要将那一团迷雾彻底的劈开,他必然会发生一些未知的改变。

    所以这三年来,他日复一日的劈出手中的木剑,只为等待云开雾散的那一天。

    三年的坚持不懈,如今那一团迷雾只剩下一小丝,正有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即将破土而出……

    此时,一个声音在练剑场上响起:“诸位弟子,大家都停下手中的剑,我有事情要宣布。”

    众弟子连忙都停下练习,朝着说话之人看去,范剑也不例外。

    开口说话之人,是一位老者,其须发皆白,身形消瘦,但浑身上下却透着一股令人无法直视的锋锐气息。

    这位老者,正是九阳剑派的外门长老范天明。

    范天明长老目光扫过众多弟子,落在范剑的身上,眼神中不免露出失望。

    他膝下无子,范剑是他捡来的孤儿,他对范剑原本充满期待,几乎是把范剑当成自己的孙子来抚养。

    只可惜,范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剑道废材,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失望。

    目光在范剑的身上短暂停留之后,范天明长老大声说道:“诸位,一年一度的内门弟子考核将在半个月之后举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一定要刻苦练习。成为内门子弟的好处,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弟子们纷纷议论起来。

    “这一次,我一定要成为内门弟子!只要进了内门,就可以专心练剑了,再也不用承担门派中的杂活。”

    “不用干杂活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内门弟子地位尊崇啊!几乎可以和外门长老平起平坐!”

    “你们说的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成为内门弟子之后,每个月都能领取大量的修炼资源!还有名师指点剑道。”

    一听说即将举行内门考核,弟子们都兴奋的交谈着。

    却唯有范剑独自一人站在原地,没有人愿意和他这个废材谈论什么。

    听着其他弟子说出成为内门弟子的好处,范剑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他也非常希望能够成为内门弟子。

    以前一直没有机会,但现在,他脑海中迷雾已经接近云开雾散,也许这一次的内门考核,他是有机会的!

    范天明长老离开之后,突然有一个弟子大声说道:“诸位同门,马上就要内门考核了,我们何不一起去喝上一杯,共同勉励一番,从明天开始便玩命的练剑?”

    说话的这个弟子相貌堂堂,器宇轩昂,一开口,便赢得其他弟子的附和。

    有人道:“楚师兄说得对!今日多多增进感情,日后我等进入内门,也好互相有个照应!”

    又有人道:“楚风师兄不愧是我们丙组的第一天才,此等豪情壮志,我们岂能不支持?走,一起喝酒去!”

    那英俊青年楚风面露灿烂笑容:“好,多谢大家赏脸,以后进了内门,大家有什么麻烦,大可找我帮忙!今日一起去喝酒的,都是我楚风的好兄弟好朋友!”

    九阳剑派外门,分为甲乙丙丁戊五个分组。

    范剑他们这一组,便是丙组,这个楚风,乃是丙组目前的第一天才。

    有如此身份,再加上他这一番豪言壮语,引得丙组的弟子们纷纷响应。

    呼朋唤友,勾肩搭背,准备前去喝酒。

    这个时候,范剑就有些尴尬了,别人都三三俩俩相邀而去,却唯独他没有人邀请。

    那楚风走到范剑跟前,面带微笑说道:“范剑兄弟,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楚风这个丙组的第一天才,竟然亲自邀请范剑这个第一废材前去喝酒。

    不禁引得众人对楚风又是一阵钦佩。

    “连范剑这种人,楚师兄都愿意自降身份去邀请,楚师兄是真义薄云天啊!”

    “平时我们对范剑都不怎么搭理,能够得到楚师兄的邀请,想必范剑会十分感激吧!”

    不管其他的这些弟子说的天花乱坠,范剑却没有兴趣加入他们的酒会当中。

    这些弟子平日里就没有少嘲讽他,要是和他们坐在一块喝酒吹牛,那也太虚伪了。

    况且,范剑马上就要破开脑海中的迷雾,此时此刻,他只想继续练剑。

    便朝着楚风说道:“多谢楚师兄的好意,不过我还要练剑,便不去喝酒了。”

    范剑的拒绝,让楚风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如果范剑找一个其他的理由,楚风或许还能接受。

    但偏偏是因为要练剑,才不去喝酒的。

    范剑这是什么意思?

    嘲讽他们这些人,还不如他这个废材努力?

    楚风尚未开口说什么,其他的那些弟子瞬间就爆炸了。

    “范剑,你算什么东西!不撒泡尿尿照照自己?楚师兄邀请你去喝酒,你竟然拒绝?”

    “真是笑死个人了,还要练剑?就凭你这个废材,再怎么练也不会有进步。连基础的外门剑谱都无法领悟,你就别忘想这辈子能有什么成就了。”

    “楚师兄随便参悟一下,都比你强上百倍不止!你好意思在楚师兄面前说练剑,真是犯贱!”

    众弟子对范剑一阵口诛笔伐,让原本笑容僵住的楚风,又顿时眉开眼笑。

    颇为怜悯的看了范剑一眼,楚风大手一挥说道:“大家不要说了!每个人都不一样,我们不需要这么努力的练习,却不代表范剑兄弟也不需要!既然他还要练剑,就不要为难他了,我们走吧!”

    楚风此举,看似是在帮范剑说话,其实还是话里藏刀的嘲讽范剑的天资太差。

    瞧不起范剑,已经是一种趋势,性格再好的人,都会忍不住对范剑踩上一脚。

    众弟子纷纷散去,口中还在不断吹捧楚风宽宏大量、义薄云天……

    也有不断贬低范剑,说范剑不知廉耻、废材多作怪……

    看着那些人离去的背影,范剑黯然摇了摇头。

    他对于剑道,确实天资太差。

    所以他只能努力练习,在别人吃喝玩乐的时候,他把时间全部用来在练剑场上挥洒汗水。

    皇天不负有心人。

    呼!

    木剑划过空气,仿佛斩断了冥冥中的某种枷锁。

    三年如一日的坚持练剑,使得范剑脑海中那最后一丝迷雾,瞬间散去!

    一股滔天剑意,从范剑的身上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