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体内有黑洞

第449章 水火神石(求推荐求收藏)

        炽木道人的孙子伤势的确挺重,但他修为与不高,医治起来并不难,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差不多好了。

    “郡王殿下的医术真是高明,贫道佩服!”炽木道人检查了一下,不禁啧啧称奇,他的孙子就好像没有受过伤一样,修为甚至还得到了沉淀。

    “道长客气了!”唐锋把藏宝珠交给了炽木道人。

    炽木道人去闭关破解禁制了,韦剑在一旁跟着。

    唐锋就在空月峰的一个小院住下,开始参悟钻石级湮灭铭纹。

    湮灭铭纹中有空间、时间方面的奥妙,哪怕铭纹等级较低,其中的奥妙只是浅层次的,参悟起来依旧十分吃力。

    用了三天时间,唐锋才勉强入门。

    每一步都走的十分艰难,就像一个缺水的人,在无边无际的沙漠中,一步一步的走着,不知何时才能走出去。

    古长青整走了唐锋,这两天心情不错,刚刚又俘获了一个新入门的女弟子,走路都哼着小曲。

    他身边是刚俘获的小师妹,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崇拜,这让他愈发得意。

    “古师兄,你惹上大麻烦了?”徐信急匆匆的赶来。

    有小师妹在身边,古长青很自信的摆摆手,道:“什么麻烦,对我而言,都不是麻烦。”

    “青焰被炽木道人废了,很多窍穴被撕裂,这一生都不可能再修炼了。”徐信知道这消息时,差点被吓傻,这下手也太狠了,“就是因为他假传师命。”

    古长青自信不起来了,炽木道人是太上三长老,地位只比他师父低一线。

    他脸色变了变,道:“青焰假传师命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装傻没用的,炽木道人的孙儿受了重伤,那天炽木道人在康太医的推荐下回头去请唐锋,被回绝后,炽木道人盛怒之下,青焰可什么都招了。”徐信道。

    “这都三天过去了,炽木道人没什么动静,可见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古长青松了一口气。

    “太上二长老与太上三长老一向不对付,过去并未殃及门下弟子,这次青焰被废,所有人都知道是因为你。

    今早八师弟去挑战空月峰的张九峰,结果被砍断了一条腿,刚刚刑堂都介入了。”徐信叹了口气,“古师兄,你还是趁早做准备吧,一旦太上二长老出关,肯定会过问此事。”

    徐信走了。

    古长青刚刚俘获的小师妹,说了一句:“师兄,我肚子不舒服,先告退了!”

    就像躲避苍蝇一样,急匆匆地跑了。闪舞

    “该死……”古长青愤怒之极。

    在参天星,他败给唐锋后,又被当众痛殴了一顿,颜面尽失。

    这长生观可算是他的大本营,结果唐锋没出手,就让他陷入现在这一步境地。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唐锋拥有七彩精神力,悟性极强,也只将湮灭铭纹领悟了七成。

    “这湮灭铭纹可真难悟。”唐锋也不着急,制作湮灭傀,需要碎空古玉和空流仙木。

    他从商盟那儿得到一大块碎空古玉,却没弄到空流仙木。

    所以就算彻底领悟了湮灭铭纹,一时也无法制作出此傀。

    在参悟湮灭铭纹时,他每天都吃一个星辰神果,一个九窍神果,现在修为直逼地位星皇,全身窍穴已达到银窍穴级别。

    “靖天郡王,我师请你过去一趟!”有童子过来道。

    唐锋忙去见炽木道人。

    “这个藏宝珠上的禁制,乃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复杂的禁制,好在我在月赐中获得的天赋够厉害,找到了破解这禁制的办法,但是需要水火神石辅助。”炽木道人道。

    唐锋道:“哪儿有水火神石?”

    “水火神石是水火星上一种特产的赤蓝两色的石头。”炽木道人笑着解释,“那水火星非常神秘,时而现世,时而消失,你运气不错,它最近在九州星域东南区出现了。”

    “那我去找水火神石了。”唐锋收起藏宝珠道。

    “请!”炽木道人道。

    唐锋离开空月峰时,灵机一动,决定去望月峰拜见一下三姑奶奶。

    这一段时间,古长青一直在关注师父府里的动静,他想等师父一出关,就先一步去见她,趁着其他人告状前,将罪责全部推掉。

    可这时候,他看到唐锋出现了,不由勃然变色,现在绝不能让他见到师父。

    他站在师父府门口,看了一眼府内,主动迎上大步走来的唐锋,冷声道:“我师父正在闭关,不见任何人。”

    “哦!”唐锋转身走了。

    古长青有些搞不懂了,这姓唐的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他玩什么把戏。

    他不会是想等我走了,偷偷溜过来吧。

    古长青决定守在这儿。

    过了大概五个小时,太上二长老的静室上空的猿形虚影消散,她出关了。

    古长青立马入府拜见。

    太上二长老看起来是一个很和蔼的妇人,驻颜有术,不见一丝老态。

    “老五,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吗?”太上二长老笑着询问道。

    古长青道:“没什么大事,小事倒有不少,不久前靖天郡王来长生观请炽木道人破除一个藏宝珠上的禁制。他身为后辈,理应来拜见师父的,在长生观呆了一个月,却一次都没来过。”

    太上二长老面无表情,道:“那孩子在初级星球长大,与我未曾谋面,不愿亲近,也没什么。”

    “弟子心里不忿,就……就在他求见炽木道人的时候,使了一点手段,让青焰回绝了他。

    也不知道那唐锋说了什么,引得炽木道人勃然大怒,废了青焰,空月峰一脉便觉得青焰被废,是我们望月峰一脉的过错,在比武切磋时,还砍断了我八师弟一条腿。”

    古长青主动跪下请罪,继续道:“弟子把珍藏的青木仙丹给八师弟服用了,他的腿是接上了,但要彻底恢复,需要耽搁四五年功夫,还请师父责罚。”

    “这都是小事,你不是去参加傀儡大赛了吗,拿了第一还是第二?”太上二长老道。

    “弟子无能,遭人针对,未……未进前十。”古长青道。。

    太上二长老若无其事的道:“那么这一届傀儡大赛的冠军是谁?”

    “是唐锋!”古长青这事很容易查到,不能在这事上欺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