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

第15章 奶奶,让她走(求推荐求收藏)

    站在大厅的韩老太太看着叶寞头也不回的要离开韩家,满是疑惑,但也立马跑起来追了上去。

    韩老太太连忙拉住了叶寞的手,语气十分护短的说:“寞寞,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连鞋子都没穿就跑出来了,是不是韩齐那个臭小子欺负你了,告诉奶奶,奶奶帮你揍他。”

    叶寞压下情绪,垂着头,努力平静的回复韩老太太:“奶奶,我没事儿,就是我突然念家了,有点儿想家,想现在就回到家里去看看我爸妈。”

    韩老太太当然不信叶寞说的这番鬼话。坚定的认为,就是韩齐那个臭小子造成的。害得她可爱的寞寞这么伤心。

    不过,这也怪自己,要不是自己乱点鸳鸯谱,也不会害得寞寞这么伤心,韩老太太也是自责不已。

    韩老太太正要向叶寞解释,韩齐其实为人不坏,他只是不太喜欢生人靠近而已的时候,楼上一道冷厉让人如同置身于冰窖般的声音传了下来。

    韩齐双手插兜地站在栏杆边,居高临下地说:“奶奶,别管她,让她走。”

    韩老太太听到这话,气的是两眼直冒火花。

    叶寞也不是那种脸皮厚的人,一听到韩齐说的话,才被韩老太太说的微微动摇的心,立马又坚决了起来。

    叶寞向韩老太太说了声“奶奶,对不起”,然后就开门而去了。

    立马就一副吹胡子瞪眼看着韩齐,怒吼韩齐道:“你这个臭小子,胡说什么呢你,你是不是最近皮子痒,欠教训了是不是,竟然把我请来的这么尊贵的客人给气跑了,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而此刻的韩齐直直地望着叶寞消失的门口,他已经木楞住,眼里全是呆滞,黑眸低沉,没有神采,周身气息冷冽,完全听不到韩老太太还在说些什么。

    韩老太太被韩齐气的连话都已经说不出来了,然后,极其失望和气愤的走向了后院。

    等韩老太太走后,韩齐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只是简单的对对方说了句“送她回家”,就挂断了电话。

    韩齐刚进自己的卧室,看到叶寞刚刚睡过的床,一想到刚才叶寞没穿鞋就跑了出去。

    韩齐真是恨不得将自己杀死,他右手一击重拳,打在了洁白光滑的墙面上。

    血滴开始浸染白墙,逐渐的形成了一朵妖艳魅治的花朵。

    在马路上的叶寞,赤着脚,偶尔的石子咯的她的脚有些疼,可是,还是没有她的心疼。

    叶寞眼底趋近麻木,唇角勾着自嘲的笑。

    叶寞,你还在期待些什么?

    这样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吗?

    “呵。”

    叶寞轻语冷哼一声。

    她对韩齐心里残存的最后一抹希望,在今夜,灰飞烟灭!

    就在叶寞感受着身心俱疲,脚心冰寒之时,一辆普通的小轿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

    ……

    第二天早上。

    韩家。

    韩甜甜早早的就起了床,跑向了楼上,边走边喊着“麻麻”,去找寻叶寞了。

    找了许久,韩甜甜东瞧瞧,西看看,还是没找到她昨天才拐骗回来的麻麻,韩甜甜小嘴嘟的高高的,眉心紧皱,两眼迷茫的眼神,昭显了她此时的失望和无助。

    于是,韩甜甜匆匆忙忙的踏着小短腿啪嗒啪嗒地跑到了自己哥哥的房间。

    韩甜甜呜咽的喊着“哥哥”,骨碌碌的大眼睛全是雾气,让人看起来好不可怜,门都没敲,直接冲了进去。

    韩酸酸正在很自觉的整理床铺,一转头,就看见韩甜甜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韩酸酸眼角下跌,黑眉上蹙,稍显稚嫩的脸上带着一丝不符合他年龄的平静和成熟。

    韩酸酸幼年老成的对着韩甜甜说:“你怎么哭了?”

    话刚说完,韩酸酸想到平时她都不会主动叫自己哥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于是,韩酸酸就迈着步子向韩甜甜走去。

    这不说还好,一说这事儿,韩甜甜就想起她的麻麻又不见了,顿时嚎啕大哭,很委屈的向她的哥哥倾诉。

    “哥哥,麻麻又不在了!我们又没有麻麻了!”

    韩酸酸听到这话,也是有些震惊,不过一会儿,他理智恢复,便对韩甜甜宽慰说:“你先别哭了,我们去问问奶奶也许就可以知道麻麻去哪里了。”

    韩甜甜听到这句话,像是终于在黑夜中找到了指明灯一样,连忙就拉着韩酸酸的胳膊,跑向了后院。

    一到后院,韩甜甜就扯开嗓子,大声的呼喊“太奶奶”。

    韩老太太听到她家甜甜小公主咆哮似的呐喊,外套的衣服扣子都没扣好,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

    一出来,就看见她家甜甜小公主和酸酸小宝贝满头乌云,一脸沮丧的站在院子里。

    韩老太太看的心都心疼的哇啦哇啦的。

    韩甜甜看见了自己的太奶奶,就想要向她问自己麻麻去哪里了,可是奈何有些着急,这韩老太太也是听的云里雾里的。

    没一会儿,韩酸酸直接打断韩甜甜吚吚呜呜的说话声,谈吐清晰地问向韩老太太:“太奶奶,我们麻麻去哪里了?”